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镇国奶爸 > 第五章 你进不去
 
  
“你……简直无可救药!”
苏茗气的俏脸发白。
她不知道张韬哪来的自信,半句不想多说。
回到家里。
孔曼拿着手机,脸色铁青,屋内气氛像被冻结。
小萝莉离的远远的,大眼里充满害怕,见两人回来连忙扑到苏茗怀里。
“妈,怎么了?”苏茗问道。
“你还有脸问我!”
孔曼腾地跳起来,厉声骂道:“你为什么要答应老太太,去跟国建集团签合同?”
“难道你不知道那是老太太在逼你吗?”
“你爸都已经被发配到了国外,你还不放过他,非要害我们一家流浪才开心是吧。”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犟种!”
她在家族群里看到亲戚议论这事,心急火撩,差点气吐血。
“妈!”
苏茗闻言,脸色苍白,解释道:“这不是我的意思。”
“是……”
“是他干的?你个扫把星,自从苏茗认识了你,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孔曼脸庞扭曲,破口大骂:“你这个杀人犯,人渣,凭什么替苏茗答应?”
“自己就是一滩烂泥,还要把我们拖下水。”
“你除了让我女儿伤心还能给她什么?”
“你个丧家之犬!”
“我告诉你,苏茗必须嫁给周成功,你趁早给我滚蛋!”
张韬静静看着孔曼,一言不发。
他知道,再多的解释都是多余,除了苏茗母女,他做事从不需要别人理解。
“嗯嗯嗯~~~”
小萝莉终于被孔曼的声音吓哭,一边抹泪一边憋嘴哭道:“奶奶…你别赶粑粑走好吗?”
“安安不想没有粑粑……”
这声粑粑,听张韬心花怒放。
恨不得搂着女儿儿狠亲上几口,所有的辱骂跟误会,在这一刻都不值一提。
从苏茗怀里接过小萝莉,柔声说道:“放心吧,爸爸再不离开安安。”
“也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安安和妈妈。”
“养不熟的白眼狼!”孔曼见自己的咒骂毫无作用,气的把自己关进房间。
苏茗满脸无奈。
她对张韬也极度不满,但见女儿如此,心便再硬不下去。
为了眼不见心不烦,也把自己关进了卧室,一个个翻着曾经的好友,想通过他们找找联络国建集团的途径。
客厅,张韬轻轻抹掉小萝莉脸上的泪痕,变戏法似地拿出一颗巧克力。
剥开皮纸,纳入女儿嘴里。
见她大眼中不减惶恐和畏惧,心里如针般刺疼。
他知道,自己从她出生便缺席至今,给女儿带来的伤痛,可能需要一辈子来弥补。
她的心变的敏感而脆弱,不敢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一点放肆。
生怕他这个爸爸再离她而去。
“宝贝,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人能让你害怕。”张韬暗下决心。
整整半天,父女俩越混越熟,小萝莉眼中的恐惧不安终于渐渐消弥。
等她熟睡后。
张韬拨通斩月电话:“告诉临海市委,明天的宴会我会参加,另外让人送五张邀请函到苏家。”
————————————————
次日傍晚。
张韬带着苏茗母女跟孔曼,来到接风宴所在的大礼堂外。
此时早已人头攒动,各方记者闻风而动,在外面架起长枪短炮。
各出入口皆有持枪特警守卫。
“哼,自己丢人现眼还不够,竟然还把苏茗一家也带来了。”
几人刚下车,便听到周成功老鸭般的嘲笑声响起:“你以为自己真进得去?”
“演演戏骗骗自己还行,别到时候下不了台。”
“垃圾,你怎么跟周总比,人家随便打个电话,就帮我们苏家弄了五张邀请函。”
苏海安跟在周成功后面,拍马溜须:“看看你们这样子,真是丢尽了我们苏家的脸!”
“垃圾就是喜欢抱团,等着被赶出家族吧。”
上午,市委秘书派人送来五张邀请函。
他以为是周成功办的,当即打电话道谢。
周成功一脸懵逼,不过顺势便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我…”苏茗脸色难看至极。
要不是为了能联系上国建的老板,她怎么也不可能被张韬忽悠过来。
孔曼气的脸色发白。
她是来看张韬笑话的,却没想到先被苏海安嘲笑了一顿。
一路上,她跟张韬要过几次邀请函,却都被告知到了自然有。
现在怎么办?
“我说过自然进得去,不过你们就很难说了。”张韬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冷声说道。
“死鸭子嘴犟是吧,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们的差距!”
周成功得意叫嚣道:“我现在进去等着你们。”
“有种你就来闯关,看看军警怎么把你就地击毙。”
“不过你放心,苏茗跟丈母娘我是肯定会救的,毕竟我们就快成一家人了。”
“至于孩子,呵呵……”
苏家几人立刻附和道:“呸,看着就让人恶心!”
说完,周成功一脸淫笑,大摇大摆带着苏家人朝门口走去。
孔曼和苏茗脸色苍白,咬牙切齿。
“不用生气,我说了他们进不去。”说完,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就在苏家人快到门口时,斩月从门口走出,跟军警打了声招呼。
周成功把自己跟苏家的邀请函递上,满脸油光,兴奋屏息。
一下拿出六章邀请函,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这就是荣耀!
想到马上就能跟传说中的将尊亲近,他浑身肥肉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军警刺啦一声,将邀请函全部撕成两半。
“你干什么?”周成功跟苏家人集体变色吼道。
“你们的邀请函是伪造的,不具备进入资格,赶紧离开。”军警冷声喝道。
“不可能!这是我花五千万才买到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周成功怒火攻心,叫嚣道:“你个臭当兵的,老子认识你们领导,信不信老子让你……”
啪!
话音未落,军警已一脚把周成功跺翻。
仰栽倒地犹如王八。
呯!
不等他翻身挣扎,一枪崩在周成功大腿上,喝道:“此人意图行刺将尊,罪无可恕,就地逮捕!”
顿时旁边的军警一拥而上。
周成功连惨叫都忘了,惊骇欲绝,目如死鱼。
一股通黄的尿液渗出,骚臭熏天。
竟被当场吓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