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镇国奶爸 > 第四章 赶出家族
 
  
周成功在临海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
无论资源跟人脉,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苏家之所以同意让苏茗嫁给他,也是为了攀上这颗高枝。
“你要对付我?”张韬眼中寒光一闪。
刹那间,周成功感觉自己背脊发寒,汗毛倒竖。
那种眼神。
残酷无情,执掌生杀。
一眼灭神。
似乎只要他说错半个字,立刻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吓的他脸色苍白,大腿直颤,背后一片冷汗。
听到周成功威胁自己,张韬并不是生气,而是想到了种种牵连女儿的可能,心里便动了杀意。
仅仅只是一丝,但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差点把周成功当场吓尿,神情恍惚。
“张韬,你当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苏茗堂哥苏海安站起身,指着张韬骂道:“现在的你跟狗有什么区别,别给脸不要脸。”
“周总想灭你,分分钟的事!”
他跟周成功私下有过协议,只要能让苏茗嫁过去,环江集团将跟他签下五年战略合作协议。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处,怎么可能让张韬破坏。
“苏茗真是眼瞎了,竟然为了一个杀人犯守了六年活寡,她不会被人胁迫吧?”
“什么胁迫,她就是犯贱,周总哪点比不上那个张韬,真是目光短浅!”
“简直就是我们苏家的耻辱,败类……”
……
苏家人纷纷站在苏海安一边,对苏茗口诛笔伐。
这时,周成功才回过神来,惊觉全身湿透。
想到自己竟被一个杀人犯吓到心神失守,不禁恼羞成怒喝道:“张韬,我劝你规矩点!”
“现在可是法制时代,你再狠又能怎样,不过一届莽夫,说不定还有家暴倾向。” 
“你要是真爱苏茗,就该把她让出来。”
“我可是本市第五个拿到明晚将尊欢迎晚宴邀请函的企业家,你怎么跟我比?”
周成功看似站在为苏茗好的角度,但实则是心头发虚,拿出自己用尽人脉关系,花了一千万才弄到手的邀请函炫耀。
就是在告诉苏家人,他周成功绝对有实力。
“晚宴我想去就去,有何可炫耀?”张韬哑然失笑。
不得不说,周成功有点本事,连临海领导为他接风的晚宴都知道。
本来张韬打算推掉晚宴,多陪陪妻儿。
没想到,周成功居然拿这事来挑衅他。
可笑。
“张韬,你闭嘴!”苏茗闻言,怒斥道。
本来苏家人的话就让她心如刀绞,张韬却还大言不惭,想出风头。
丝毫不考虑她的感觉。
将尊接风晚宴,整个临海只有五名企业家有资格参加,苏家根本不在其中。
张韬竟然随口就来。
“呵…连苏茗都看不下去了,你还真是不知所畏!”周成功露出得意之色,讥讽道。
“周总,取消婚约的事是我不对,我跟你道……”苏茗想解决完这事立刻带张韬离开此地,省得丢人献眼。
“闭嘴!”
话还没说完,苏老太太起身厉喝道:“你个不孝女,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婚事是我定下来的,你说退就退,苏家是你作主,还是我作主!”
老太太在苏家积威几十年,无人不怕。
一声厉喝,吓的苏茗浑身一颤,下面的话硬是吞回肚中。
“奶奶,我看她存心就是想让您难堪。”
苏海安冷笑着添油加醋道:“未婚有女就算了,现在还公然跟您对着干,让我们苏家被别人一再耻笑。”
“这种人根本就是家族耻辱,不配留在家族!”
“我建议把她们全家都赶出家族,还周总一个公道。”
苏海安眼中掩饰不住的得意。
赶出家族只是手段,他要的是苏茗孤立无助,只能屈服
“奶奶……”苏茗俏脸变色,眼神焦急。
“别喊我奶奶,我没你这个孙女!”
苏老太脸色铁青,冷哼道:“海安说的没错,苏家不养无用之人。”
“你知道退婚给苏家带来多大损失吗?”
“我给你三个选择。”
“要么你嫁给周总,相安无事。”
“要么你在一周内谈下比环江集团还大的国建集团!”
“否则,你就滚出苏家,从此除名。”
老太太说完,浑身发颤。
她并非不在乎苏茗,否则这苏茗早就被赶出苏家了。
但今天场合不同,若不是施压难以服众。
私人比起家族大计,此刻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我…”苏茗满脸绝望。
国建集团那可是国企,她有什么本事能谈下合作。
奶奶根本只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嫁给周成功。
“好,一周内谈下国建集团,我替苏茗答应了。”就在苏茗六神无主时,张韬突然开口,声震全场。
轰!
顿时,全场发笑。
“一个杀人狂魔哪来的自信去签约国建集团?那可是国企,是一般人能搭上的吗?”
“我看他不但有暴力倾向,还有妄想症……”
“可怜苏茗怎么选了这么个男人,太不靠谱了,比起周总他根本就是一坨屎。”
“错,是连屎都不如,屎还能种庄稼,他活着只有浪费粮食。”
……
苏家人口诛笔伐,用最恶毒的话嘲讽着张韬的不自量力。
“小子你太嫩了!”
周成功得意非凡,叫嚣道:“苏茗我不但娶定了,我还要扒了你的皮,让人看看你下面藏的都是什么垃圾。”
“你不是说能赴宴么,明天……我等你!”
一切尽在他掌握中。
不等张韬回答,苏茗再绷不住,转身逃出酒店。
张韬连忙跟在后面。
出了大门,苏茗脸色冰寒怒斥道:“张韬,你到底想干什么?”
“国安集团是我们这种人能接触到的吗,你有没有替我想过!”
“万一做不到,我爸妈怎么办?难道我们一家人都要去流浪吗!”
“你不但自私,而且无知!”
“将尊的接风宴你都敢夸下海口说进退自如,你没脑子吗?”
在里面积攒的巨大委屈,这一刻在张韬身上全部炸开。
她心里无比后悔,竟然差点相信了这个弃她六年,伤她六年的男人。
前途一片黑暗,毫无希望。
“苏茗,我并没开玩笑。”
张韬任由她骂完,认真说道:“国建集团的合作我有把握。”
“宴会也一样,不但我一个人去,我还会带着你们母女跟妈一起。”
“请相信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