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镇国奶爸 > 第二章 乌合之众
 
  
“可怜我大哥大嫂,本该一生享福,却生下了这种白眼狼,最终落得个死无全尸。”
张建元眼神阴毒,装做大义凛然:“我们张家不会任由这种丧尽天良的畜牲逍遥法外,在场亲朋好友做证,我张建元今天要大义灭亲!”
父子俩一唱一和,颠倒黑白。
正如当初,不给张韬半点活路。
“满口仁义道德之所,必是世间肮脏所在。”张韬心血俱冷。
六年前,为霸占月辉集团。
这对父子不顾亲情,纵火烧杀他一家。
诬他入狱,让他身败名裂。
若非得遇良师,他早已堕入地狱。
如今,又要当着这满园宾客的面,对他道德压制。
伪善至极!
说话间,张子晋带着两名保镖已走到张韬身边。
带着狞笑,凑在他耳边叫嚣道:“废物,六年前我一把火没烧死你,让你偷生了这么久。”
“今天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
“谢谢你送的月辉集团,下了地狱我这个当堂弟的,不会忘了给你烧纸。”
说完,手一招示意保镖拿下张韬。
啪!
保镖未动,张韬已然出手。
轻描淡写一巴掌扇在张子晋脸上,把他整个人扇的凌空飞起,狠狠撞在两名保镖身上。
三颗牙齿飞溅而出。
捂着脸惨叫哀嚎,眼神惊惧。
保镖更是被他当场砸晕。
嘶……
全场震惊,一片倒吸冷气之声。
没人敢相信,张韬竟敢当着这么多的面,扇张子晋的脸。
无法无天!
咔嚓!
张子晋忍着痛想起身咒骂,但张韬已不给他机会,往前几步,一脚踏在他大腿上。
让背脊生寒的骨裂声炸响。
张子晋大腿连根而断,粉碎性骨折。
疼的白眼一翻,当场昏迷。
张韬傲立如剑,气势如日中天。
眼光所指,众人无不胆寒,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张建元眼眶欲裂,连退数步,脸色一片苍白,背后冷汗淋漓。
“张建元,六年前你们父子为了月辉集团,放火烧死我父母。”
张韬直视张建元,冷声说道:“大肆许诺好处,联合外人置我于死地,那时你就该想着这一天。”
“我今天不打算杀你。”
“半个月后,是我爸妈祭日,届时我要看到你们父子跟你背后的靠山到墓前下跪忏悔。”
“然后,我会亲手送你们下去赎罪!”
这番话,听的众宾客面露骇然。
“他是不是疯了,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张家……”
“亡命徒,你看他打张子晋毫不手软,现在还想倒打一耙把杀父弑母的罪栽到别人头上。”
“莽夫而已,你不会以为张建元会怕这种人吧?”
张韬懒得理会他人嘲讽,转身上车,扬长而去。
“小杂种,天堂有路你不走,偏偏要下地狱!”张建元看着昏迷的儿子,恨意滔天。
要不是想着大人物即将到场,他早已让保镖当场废了张韬。
权衡利弊之下,他只能放张韬离开。
让人把张子晋抬走,张建元面露焦急问道:“大人物怎么还没来?”
手下立刻查问,几分钟后,脸色难看低声说道:“老爷,大人物说来过了,又走了……”
“怎么回事?”
“大人物说我们张家一群乌合之众,没资格见他!”
轰!
张建元如遭雷劈,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一软跌坐在地。
直到被人扶起,他才反应过来,眼眶欲裂吼道:“肯定张韬闹事,被他看见让他不满。”
“小杂种,你坏我好事,我要你生不如死!”
不止是他,张家不少人都已猜到。
张韬打伤张子晋,气走大人物,彻底斩断了张家登天的阶梯。
血海深仇。
“杀了这畜牲!”
一时间,不少要恨不得将张韬凌迟。
可惜张韬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离开张家庄园后便让斩月赶到苏家。
张家的仇恨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他已等不及见到妻儿。
这六年,他被诬陷入狱。
苏茗独自抚养女儿,背负着巨大的屈辱和辛酸。
他欠她们母女的,实在太多了。。 
“你不负我,我必让你后半生再无忧虑,我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张韬暗暗发誓,按下门铃。
咯哒!
门打开,出现个小女孩,雪白干净,略带婴儿肥。
一双大眼如皎洁皓月,怯生生地看着张韬,小手指轻轻绕着。
奶声奶气问道:“你是谁呀?”
“我……”
纵横沙场、铁血无疆的张韬,竟被这声问的浑身紧张。
看着跟自己小时一个模子拓出来的小脸,胸口竟如被大石挤压,透不过气。
不由自主蹲在小女孩面前,竭力用着最柔和的声音答道:“我…找苏茗……”
“麻麻有人找!”小女孩哦了一声,高声叫道。
“宝贝怎……”立刻,一个身材偏瘦,气质忧郁的女人,疾步走到客厅。
话没说完,便看到了张韬,声音嘎然而止。
完美无瑕的脸上,一片惊愕之色,整个人呆若木鸡。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正是苏茗母亲孔曼。
看到张韬,瞳孔急剧收缩,抓起尘掸便怒吼道:“你个杀母弑母的小畜牲,怎么还有脸来我家?”
“你知道这六年,我女儿为你受了多少屈辱吗?”
张韬看着爱人,无视孔曼叫骂,轻轻起身说道:“苏茗,六年前我心盲不查,被人陷害!”
“现在我回来了,我知道这六年你背负了无数的委屈。”
“从此以后,这世间无人再敢让你不悦。”
一字一句,发自肺腑。
“闭嘴!”
孔曼满脸讥笑:“你个丧天良的畜牲,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你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二少爷吗?你早就是坨没有自由的行尸走肉了!”
“不知所畏,满嘴空谈!”
张韬面不改色,淡淡说道:“妈,月辉集团是我一手创建,如今我回来了,半月之内它会回到我手里。”
“我会让苏茗娘俩过上好日子的。”
直到这时,苏茗才从震惊和恍惚中醒来。
积攒了六年的屈辱和怨霾,如江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猛地冲到张韬身边,把女儿紧紧抱在怀里,泪如雨下,声似泣鸳骂道:“张韬你个混蛋。”
“六年了,我以为你早就死了……”
“五年前我去牢里看你,你为什么不见?你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你现在突然回来空口许诺,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想害死我跟女儿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