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镇国奶爸 > 第一章 通天大人物
 
  
临海市。
穿城而过的定安大道。
上百辆军车领航,三千荷枪实弹的将士护送,头顶战机轰鸣。
其规模,比之阅兵大典,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不向世人昭示着,那被护在中间的吉普车上,坐着一位通天彻地的大人物。
沿街商铺大厦,皆在半天前已被清空。
无数临海名流,想通过关系一睹大人物真容,却都被黑漆漆的枪口顶了回去。
临海首富,甚至差点因此入狱。
“吼……将尊威武!”守卫在路边的军警,见车无不激动,自发抚胸恭敬拜喝。
声浪震天。
车内,坐着一个神话。
曾以一己之力横扫八方,定边疆、制独裁、安天下、除暴恐的绝世悍将。
更是华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六星大元帅。
被封柱国神将,百将之尊!
傲睨万物,唯我独尊。
世间传唱其名,皆以一睹将尊真容为毕生之幸。
……
吉普车里,张韬睁开眼皮,轻扫窗外,眼含唏嘘。
六年了,临海已物是人非。
当年那个一手建立月辉集团,响誉临海的天才少年,恐怕早已被人淡忘。
留下的,不过是个弑父杀母的畜牲。
“将尊,张家中午便有一场周年庆典聚会。”
开车的美女少将从后视镜中看见张韬眼异色,恭敬说道:“您只需下令,他们将会从此消失,无须将尊亲自动手。”
“不必了,我双亲之仇,何需假借人手。”张韬淡淡拒绝。
脸上一抹痛色浮起。
当年,他天资绝顶,十八岁便将月辉集团发展到上市阶段。
却也因此引起二叔张建元的嫉妒。
当夜,张建元将他一家灌醉,指使歹徒纵火烧房。
父母当场葬身火海,他也被重度烧伤,侥幸跳楼逃生。
醒来时,却被张建元诬陷杀害自己父母逮捕入狱,飞雪之冤无法洗脱,接着便听到月辉集团落入二叔手中。
心灰若死,一度想在狱中自杀。
但他忘不了张家亲戚为利所驱,落井下石的那副狠辣面孔。
更忘不了那个满面绝望,已经怀孕三个月的未婚妻。
恨意滔天!
悔之莫及!
情绪交织,几欲疯魔。
幸而天无绝人之路,半年内他在狱中获玄医传承,治好自己烧伤,又被军方秘密征召入伍。
仗着超绝医术跟必死之心,仅五年半,张韬屡立不世战功。
成就华夏将官之尊的无上荣耀。
君临天下。
如今,他回来了。
曾经失去的一切,他誓亲手夺回。
张韬隐去眼中痛色,沉声问道:“斩月,我妻儿现在何处?”
美女少将面露犹豫答道:“将尊,她…她们就在苏家……”
“无须吞吞吐吐,直说。”
“是,您未婚妻受家族逼迫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富商,日子定在明天,今天晚上是她们家族聚会。”斩月咬牙说道。
张韬闻言,虎目寒芒暴闪。
苏茗,这个让他牵肠挂肚六年的女人。
为他留下了血脉,可自己却负了她六年。
这一刻,顺张韬恨不得马上飞到苏茗身旁,拥她入怀。
但现在还是时候,他必须先拿回张家产业,以此做聘礼,弥补这六年的缺失。
“我记得张家通过关系送来过请贴吧?”张韬扬眉问道。
“是,属下不敢擅自作主,拦截了。”
“让车队去府邸,我们去张家。”张韬闭上眼睛,淡淡说道。
他之所以选择在将尊册封大典后立刻返回临海,为的就是这一天。
张氏庄园。
为了庆贺月辉集团上市六周年纪念。
特意邀请了临海各届名流,现场美女云集,热闹非凡。
“你们听说没有?上午定安路整个被封了,为了迎接一位大人物两边全部清空,整个临海军区全员出动。”
“这阵仗真TM吓死人,不会是国家领导人来定安考察吧?”
“据说是新册封的柱国将尊,王首富想去见一面,差点被当场毙了……”
“难怪了,如此人物,当之无愧!”
几位跟张建元站在一起的企业家,神秘兮兮地议论着,
张建元闻言笑道:“你们还只是猜测,我早就通过关系把请贴给送去了,要是他能赏脸赴宴就好了。”
“开玩笑,这种大人物会看得上张家?”
虽然张家虽然资产几十亿,但跟柱国将尊一比,就是蝼蚁般的存在。
张建元尴尬笑着。
他也知道两者的差距,所以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不愿错过半点机会罢了。
这时,张家长子张子晋脸色潮红,兴奋叫嚷着:“爸,大人物回信了,大人物说要来我们张家!”
声音之大,响彻全场。
“快,快准备迎接!”张建元双目圆瞪,满面红光。
天助张家,能邀请到这种大人物,可谓一步登天。
从此以后临海张家,还有谁敢犯?
在场的张家人无不兴奋至极。
就连不少宾客都露出羡慕嫉妒之色,多少人想见一面不可得的大人物,竟给了张家这么大的面子。
临海,要变天了。
张建元亲自监工,指挥着铺路摆花,红毯铺上大路。
所有宾客皆拥在庄园门口列队等候,无不想一睹柱国将尊真容。
哧啦!
终于,在无数人翘首以盼中,一辆吉普车停急速驶来,压上了红毯。
车门打开,一人下车,踏上红毯。
挺拔如松,渊停岳恃。
如日中天,身上散发着让人胆寒的铁血气势。
“张……张韬,他伤怎么好了?何时出的狱?”这时,张子晋一脸骇然,尖叫道。
刹那间,在场张家人皆尽变色,宾客生疑。
六年前那个一手创下月辉集团,却在上市庆功之日杀害自己父母的畜牲。
不是应该终身关在大牢么,怎么会在今天大摇大摆回到张家。
而且全身重度伤烧,竟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怎么可能!
“我明明买通关系,判他终身监禁……”张建元眼神阴毒,心念蹿动。
脸色一沉怒喝道:“小畜牲,你是怎么出来的?”
他万万没想到,张韬这个丧家之犬竟会出现在这么重要的场合。
更开车压脏了给大人物准备的地毯。
罪该万死!
张韬背缚双手,不急不忙走着,答道:“张建元,你好像很震惊。”
“小畜牲,你忘恩负义,杀父弑母,不得好死!”
不等张建元反应,张子晋已经面目狰狞骂道:“你在临海早就臭不可闻,法律没有判你死刑,是法律人道。”
“我张家绝不会允许你这种丧尽天良的畜牲乱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