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可以让我看看孩子体内吗?(万赏加更1)
 
  “会诊?这么晚了?”

  诺瓦克大法师不太高兴地站起来。施法者么,晚上都是睡眠、恢复法术的时间。虽然可以用魔法药剂顶住,等闲也没人愿意半夜爬起来……

  他嘟嘟囔囔地整理药剂,整理魔法装备,准备跟学生一起往外走。一边收拾,一边对格雷特絮叨:

  “这有什么好叫人的……孩子生下来没肛门,治疗术又不会把肛门变出来……就算是戳个洞戳通了,回头人照样会死啊……”

  噗……

  戳通……

  格雷特好险没能忍住。这种治疗思路,好吧,也不能完全说是没有道理。孩子最后还是死了……

  是感染,还是肛门狭窄,排便不畅?还是除了肛门闭锁之外,有其他的并发症?

  他嗯嗯的答应了两声,很快,就把全副心神沉到前世看过的书里:

  《儿科学》……消化系统疾病……儿童消化系统生理解剖特点……肠套叠,先天性巨结肠……我去,没有!

  不是他要临时抱佛脚,只是这个病,他前世没治过。

  生下来没肛门,医学上称为先天性肛门闭锁。一般来说,都是孩子从产科抱出来,一查发现有问题,直接送去新生儿科,召唤儿外科的医生来动手术。

  到急诊科转一手,不存在的。这种患儿,落不到他们手上,就算偶尔有个把落到急诊科,也不是他的活儿。

  小儿治疗,和成人治疗,解剖结构、器械大小、操作的精细程度,乃至麻醉、用药,都有很大区别,连执业证都不是同一张,他绝对不敢上手的。

  《儿科学》没有,赶紧再翻《外科学》。嗯,结、直肠与肛管疾病……直肠肛管先天性疾病……先天性直肠肛管畸形……有了!

  谢天谢地,外科学上,好歹提了一笔!

  格雷特凝聚心神,一目十行地翻阅着。【分类】……【伴发畸形】……【临床表现】……【诊断】……【治疗】……

  然后,一段文字映入眼帘:

  “根据直肠肛管畸形的类型不同,治疗方法亦不同,但都必须手术治疗。肛管直肠闭锁,应在出生后立即手术。”

  立即手术!

  立即手术!

  这就不用去考虑那些生理学、病理学、生物化学之类的玩意了。医书上有了结论,直接照着结论去做就行。格雷特立刻站起,诺瓦克大法师转身准备走,见状一顿:

  “你安心睡吧,我去看一下就行。”

  “阁下,我和您一起走吧。”格雷特不敢说“也许我能帮上忙”——书上写了,肛门直肠畸形往往伴发其他畸形,其伴发率为 28%~72%,他怕自己拿不下来——只是非常谨慎地表示:

  “这种病我还没见过呢,您带我去看看呗?”

  诺瓦克大法师一笑。魔法师总是有好奇心,变化系法师看到特殊的动物植物,防护系法师发现从未见过的攻击方式,预言系法师观察到新的星辰,那都是宁可自带干粮,没日没夜地跟着看。

  而治疗者看见特殊的疾病,那也是顶着病人家属的怒火,那都要探头探脑,钻进去见识一下的。

  他也不阻止,带着格雷特乘上飞毯,直接往山下飞去。已经快要入夜,整个尼维斯城被黑暗笼罩,只有剧院大道亮成一片光带,连着星星点点的花园区。

  伊戈尔迷锁范围内,禁止中阶法师飞行,对高阶法师却管得很宽松。诺瓦克大法师飞起来没有半点压力,顶着微凉的夜风,向格雷特讲解:

  “卡伦德子爵他们家,是建城之前就扎根在尼维斯的贵族,他们家先祖的名字,也列在山道起始处的石碑上。”

  “他们家嫡系也是倒霉,之前两个儿子,一个养到三岁,掉在水池里淹死了;另一个生下来没多久,被猫抓了,当时用治疗微伤治好,过了些日子,忽然抽搐死了;现在这是第三个……”

  呃,第一个淹死,第二个狂犬病,第三个生下来……那啥。照着中国人的古话,您这是祖上没积德,要么就是当爹当娘的没积德吧?

  格雷特默默腹诽着,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此行,到底有没有必要性。诺瓦克大法师也不太想去的样子,叹了口气:

  “他们家有一位十五级的大魔法师。所以没办法,同僚情面总是要顾……”

  飞毯乘风而下,不一会儿,就停在一座宽阔的宅邸前。这会儿已经入夜,整座大宅却是灯火通明,门口停了七八辆华丽的马车,每一辆的车壁上都挂着徽记。

  格雷特趴在飞毯上随便一扫,就看见了战神神殿,和泉水女神神殿的圣徽。至于自然之神教团,貌似大家都没有马车——

  当然,伍德长老也不在城里,这大晚上的突发事件,估计也只能在港口的治疗所随便抓一个,抓到谁是谁了。

  飞毯直接降落在中庭。格雷特跟着诺瓦克大法师疾步入内,很快,就走进大宅二楼,一间华丽温暖的大房间里。

  内室人影幢幢,血腥味隐隐,有年轻的女牧师快步走进走出。很明显,里面是产妇的房间,呻吟声、啜泣声不停传来。

  外面的房间里,墙边设了一个泉水女神的神龛,一位年迈的长者跪在神像面前,头也不回,喃喃祈祷。

  神龛边上设了一张小圆桌,铺着厚厚的褥垫,上面盖着深蓝色锦缎。孩子就放在上面,似乎是为了让他离女神的保佑近一些。

  几位年龄较长,相貌威严的男子站在附近,小声交谈。诺瓦克大法师径直走了过去。立刻有人半侧过身子,给他让出通道。

  格雷特没有急着跟过去。他环视一圈,看到不少熟人。有战神牧师,有泉水女神的牧师,都是炭疽疫情那次来帮过忙的。此外……

  “马修大哥!”格雷特小小声和这位自然之神的牧师打招呼:

  “现在什么情况?孩子怎么样了?”

  “我看过了,没什么法子。”马修牧师也是冲着情面赶过来的,当然,还有一晚上500金币的出诊费用。他小声给格雷特讲:

  “孩子生出来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到现在为止,没有解过大便,也不敢给他喂水喂奶。眼看着,大家都只能待在这儿,偶尔用神术安抚一下孩子……”

  他神色也渐渐黯然。格雷特侧耳听了一下,孩子的嗓音已经有些嘶哑,明显哭到现在就没停过。

  也正常,两个多小时下来,没有喂奶,没有排胎粪,甚至没人抱他一下,孩子很明显不舒服。再这样哭下去,怕不是要电解质紊乱——

  诺瓦克大法师小心靠近,弯腰观察了一下,又和旁边几个人商量片刻,也是摇头。最后,他也只能给孩子释放了一个催眠术,聊胜于无。

  婴儿终于安静下来。几位高阶治疗者们面面相觑,片刻,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可以直接过去看吗?”

  格雷特压低声音问马修牧师。

  孩子身边站着的,明显都是十级往上的大佬。他要是过去……不给看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如果对方比较抗拒的话,他就先蹭到诺瓦克大法师身边……

  “过去吧,没事。我们都看过了。”

  马修牧师低声叹息。

  别说大佬们,连他们带来的中阶、低阶治疗者,也挨个看了一遍。很显然,主人已经病急乱投医了。

  格雷特放心的走了过去。他先微微躬身,用眼神向大佬们致意一圈,同时快速观察了一下孩子——

  皮肤红润,四肢能够屈伸,刚才听到过哭声,嗓音颇为洪亮。一眼看过去,也没见到黄疸之类的症状。

  如果不考虑先天性肛门闭锁,以新生儿评分而言,其实分数挺高的。

  肚子鼓鼓,嘴边和锦缎上都有污脏的痕迹。旁边站了一个看护妇,紧张地盯着孩子,随时准备擦去呕吐物。

  嗯……

  肛管直肠畸形,探查直肠位置,应该用什么法子来着?X光的话,要把孩子倒提起来,B超的话,要往孩子身上涂油……

  算了,算了,一步到位吧。肛门直肠畸形伴发的畸形,最多见的是泌尿生殖系畸形,其次为脊柱畸形,特别是骶椎畸形。再次是消化道其他部位,比如肠道闭锁什么的。运气不好,还会有心脏畸形……

  格雷特一直记得,他前世穿越之前没多久,新生儿科的主任亲自出手,做了一个先天性肛门闭锁伴直肠前庭窝瘘,合并右肾缺如及脊椎栓系畸形的患儿。

  后来患儿顺利出院,在他穿越之前,已经平安长到十岁了……

  眼前这个孩子,要是真的病到这个程度,他也只能认怂,当作今天没来过了。格雷特摸出胸前的微型橡木杖,向诸位大佬展示了一下杖头的小蛇:

  “可以让我看看吗?这是我契约的图腾之灵,虚体生物,我想让它进入孩子身体,探查一下体内的情况……”

  “你?你是谁?”

  神龛前的老者忽然出声。他刚刚结束这次祈祷,从神像前站起,转向众人。浓眉微皱,看向格雷特,明显是有点怀疑的模样。

  不等诺瓦克大法师开口,在场的一位战神主教,已经接过了话头:

  “他是格雷特·诺德马克,雷霆之主的弟子,在治疗术上很有一些独到见解……”

  雷霆之主的弟子?传奇法师的名头确实够大,但是,塑能系法师,和治疗也没关系啊……

  主教大人还没继续往下说,神龛另一侧,一个年轻人疾步上前,在老者身边低声解释。格雷特离得远,只隐隐听到了“青霉素”、“传染病医院”、“天花”等几个熟悉的名词。

  老者的眼神立刻变得柔和。他深深看了格雷特一眼,仿佛要把他的相貌刻在心里,随后,望着神龛边的孩子叹了口气:

  “行,你去看看吧!”

  ****

  3000字!

  又完成了一个加更……

  今天眼睛中了一个“涂了不合适的精华,流泪不止”的debuff。好容易完成了,我要去洗澡睡觉养眼睛了,晚安~~~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