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三十章 伴君如伴虎
 
  这前后的几句对话,让叶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陛下看似平淡的几句话,甚至一句都不说,就让自己节节败退。叶晴还摸不准这个眼前的当今天子。叶晴还是很怕死的,他不怕战死,但就怕这样窝囊的被拖出去砍头。而这天子的意图,他还是没摸明白。

  皇上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桌上的书,淡淡的说道:“你看来确实聪明,只是还需要多出去历练,历练。这书也写的不错。”

  话停,叶晴立马接道:“陛下谬赞了。”叶晴心里犯嘀咕,好家伙,这是说自己涉世未深啊。叶晴心里有点不服气。

  皇上继续说道:“不跟你绕圈子了,你也不适合绕圈子。顺着刚才的话继续说吧。”说完,便起了身子,双手背在后面,朝着院中走去。

  叶晴赶紧跟在后头,他心里有底,他自己做的事情,表面上都是为齐武国的,自然不会理亏,就边走边说:“草民开凤凰书店、开设思远堂,都是为了能将《论语》《孙子兵法》《堂诗》能更好散播出去。《论语》有助于教化百姓,对为官之人能有助他们治理百姓,《论语》讲的是仁,以仁治天下,不杀戮、不血腥,这不极好的吗?”

  叶晴说完,便停了下来,想着等到陛下肯定后,再继续。只是这陛下,似乎没有在听他讲,自顾自的走到假山旁,这假山下是个小池塘,这池里的水却是活水,一个竹筒随着水流的重量,敲打着假山,这“东~东~”的声音甚是好听。

  突然的安静,似乎还打搅了陛下的闲情雅致,回头看了一眼叶晴。这眼神,不怒自威,叶晴也识趣,就接着说:“《孙子兵法》其重点就在于教人为将应有的德行,为兵应有的德行,怎么管理军队,怎么打胜战,虽避免不了杀戮与血腥,但能大大减少死伤。我央央齐武国,以武治国,这书便是极好的。在我们的长处上更进一步。”

  说到这,叶晴还是没能打动陛下,这次连头也不回。叶晴只能继续悻悻说道:“而这《堂诗》嘛,只是简单为了娱乐民众而已。”这是叶晴表面上说的,他可不敢在这个人面前说,齐武国的不是,齐武国举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不是找死吗?所以也只能把这心里话压下。

  “陛下?陛下?”叶晴喊着陛下,想确认下他有没有在听,其实也是不想再往下讲了,因为再往下说,乞巧楼、银庄的事就更难解释了。

  皇上转过头来,“说吧!继续。”

  短短四个字,是直接把叶晴推入深渊。

  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开设银庄是想改变我们齐武国的币制,让交易更为简单、安全。只要在这情况下,贸易才能打破区域、打破国界,才有进一步可能与邻国开展贸易,赚些银钱回来,充实我们的国体。但草民也不知道这可不可行,就从叶齐开始试吧。”

  前面的皇上自然懂了,这段时间的拜读,也被叶晴这文化深深折服,他相信叶晴是个聪明人。只是他不明白这银庄怎么救能做这么大。但看着叶晴的戛然而止,也没办法,只能问,但又不能问的很明显,便开口:“往深了说。”

  这四个字终于让叶晴好受一点,之前讲了那么多,就像往无底洞塞去一样,讲得实在难受。

  叶晴终于有了解释的动力:“现在我们有铜钱、白银、黄金三种币制,但这三种都是累赘一般,在置办货物时,实在不便。买小件的倒还好,但买大件的,则要带着这重重的包袱,不仅容易被抢,也不好藏匿,这逼得家家户户要嘛把这不用的钱银埋在地下,要嘛藏在炉灶中,深怕被人偷了去。还有,这铜钱倒还好,这白银的使用,还要配上剪子和小秤,不仅剪不准,还让这白银在使用过程中,变得越加零碎。那如果,草民能将这币制全部换成数字,印在我独有的纸上,不仅能解决上面的问题,也能大大较快交易的流程。再往大了说,如果官府采办,或与邻郡、或与邻国,则不用运着几箱钱,十几个彪形大汉护卫,才能采办。您说是不是?”

  叶晴讲得有点兴奋,竟然问起了皇上。不过,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叶晴虽似云淡风轻的讲着,但在关键之处,故意露出那克制不住的激动,让这些话能触动陛下。而这最后一句的疑问,则是用来验证他解释的成果。

  果不其然,皇上问了一句:“那怎么让邻国采用你的纸币?”得到应答后,叶晴彻底展露出了兴奋,激情的说道:“这不难,我会用我的布匹与邻国交易,我也会制作一些其他的精良物件,与邻国交易。刚开始,他们可以用黄金、银两与我交易,但赚取的银两,我会再采购他们的特产之物,只不过,我不会再拿银两与他们交易,而是用我的纸币与他们交易,并许诺他们,他们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拿这纸币与我换取黄金、银两。”

  皇上明显是做足了功课,便质问道:“他们怎么才会相信你?”

  现在反而是皇上落入了叶晴的圈套,叶晴假装思索片刻,回答道:“这还需陛下赐草民一个正统名义。”

  叶晴的这一回答,让皇上暗暗叫苦,心里咒骂叶晴,竟然给自己下套,而自己也中计了。皇上思考片刻,便语出惊人:“许你财政大司徒,正一品官衔。”

  叶晴欣喜若狂,但都表现在了内心,看着陛下中计,那演戏就演全套。便跪了下去,“谢主荣恩!”,接着五体投地。但叶晴不知的是,他反中了陛下的奸计。皇上也没让他起来,而是淡淡的说道:“竟然是朝廷官职了,你尚未成年,就已经是我朝正一品官职,应该是齐武国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大司徒了吧。”叶晴没有得到起来的旨意,只能继续跪伏在地。皇上也不再说下去,而是沉吟了片刻。

  皇上也不让叶晴起来,继续说道:“竟然是朝廷官职,那这银庄也归国库吧。”

  叶晴跪在地上,气的差点就把心里那句“他奶奶的”骂了出来。原本得意的奸计,竟然被这陛下反将一军,而这眼看就是死棋,动弹不得。叶晴暗暗叹了一口气,他不能认输,他觉得还有救。便支起身子,说道:“那是自然的。臣做这些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为陛下效力。”

  皇上淡淡说道:“起来吧。看你对这财政大司徒很感兴趣呀。”这可不是嘛,敢说许诺,现在叶晴便已臣子自称。

  叶晴接着话:“那可不是嘛!陛下恩宠,怎能不受?”叶晴慢慢摸准了陛下的心思,此行的目的也越来越明显了,而且这些对话中也摸准了性情。这皇上表面上很正经,但这前后的安排,前后的对话,明显都透露出一股调皮。叶晴也是顺着这个感觉,开始配合着皇上演戏。

  只是叶晴要扳回一城,就继续说道:“陛下,臣建了一个戏币地,想必陛下已经知道,为管理这些诸多事情,臣在这戏币地,设了十四部,这十四部统管着臣创下的这些产业。将来这十四部,还会继续增加,满足臣的奇思妙想。陛下,这银庄收归国库还不够,臣觉得这十四部都应归属陛下。”叶晴的这一安排,是要把戏币地变成国企的节奏啊。

  皇上转了过来,看着叶晴,这一看看的叶晴有点难受,赶紧躬下了身,避开他的目光。皇上淡淡的说道:“你可舍得?”叶晴坚定的说道:“臣所做一切都是为了齐武国,也是为了陛下。”

  叶晴把自己所做的勾当升华到了一个高度。

  但这话说得过于漂亮,皇上也不知道如何反驳,“那这财政大司徒还是委屈了你,还有你这戏币地名字取的实在不雅。就叫鸿蒙吧,赐你个新官职,鸿蒙总督吧,也是正一品。”

  叶晴听着话,唯有谢恩,但叶晴跪的够多够难受了,这次却只是深深躬下身,谢礼:“谢陛下赐名。”。

  叶晴直起身子,继续说道:“陛下,这新建府衙,臣还有一请,这鸿蒙一应人员俸禄不用国库拨款,我们自给自足,先期收入不上交国库,用于鸿蒙的再次壮大。”

  这话说得有些过了,叶晴这是要自行饲养一方势力。这皇上哪能让这老虎自行壮大,养虎容易,防虎难。皇上沉吟了片刻,叶晴就反应过来,这话说得太过透彻了,现在要麻烦了。

  叶晴很是后悔,这突来的顺境,竟然让自己得意忘形。平时叶晴所结交的人的性情,是允许叶晴这样得意。但眼前的这个人,是当今的陛下。能有这一国平安,这皇上自然是不会傻到哪去。但话已说出,就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啊。

  皇上淡淡说道:“准了。”

  这两个字更是出乎了叶晴的意料。但无论怎样,叶晴心里还是隐隐觉得,不简单。他也一时语塞,不知道要说什么。

  皇上又接着说:“小皇子,悦辉年纪与你相仿,你带去吧。多教些东西给他。再赐你个官职,太傅怕是不适合吧,就当伴读吧。带着悦辉回去吧。“

  叶晴也是明白,皇上这是要安插自己人到自己身边,但这也是折中的办法,没有强抢他的成果,而是用柔性的方式看管,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果吧。

  叶晴识趣的辞退了,刚走两步,叶晴突然想起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