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二十五章 会议营销
 
  在内堂上,摆着几张八仙桌,桌上都是上好的果品与茶水,雍容华贵的众人,各坐一边,面朝前台。这俨然变成了一个课堂,前台上支起了一块长方形模板,上面画着大字报,是关于银行的介绍以及理财产品的介绍。一身米黄色衣裳的人,拿着笔直的细木枝,边指指点点,一面训练有素的讲解起来。

  在外堂上,人头攒动,一个个交头接耳,一直无法安静下来。不过,这情况早在讲师的意料之内。这人清了清嗓音,高声叫道:“我要开始介绍了,大家要认真听,等下有相关问题提问,答对者送十两银子。”齐刷刷的哇了一声后,便开始安静下来。这突然的安静,让叶晴耳朵终于得以清净。叶晴一直留守在这里,便是要在这控场,这里头还是有李世永这魔头,他不能掉以轻心。

  叶晴所做的这些也是无奈之举,谁让这齐武国只注重武学,即使处在封建王朝,但治理水平极差,货币制度混乱。叶晴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也想做很多事情。历史故事和哲学告诉他,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必须要出一份力,来保住国家的安定,国家不安定,家人就会受牵连,这个隐患不除,他无法安心致力于武学的修为上。学武可能能救百人、万人,但做好经济建设,那救助的可就是整个国家。孰轻孰重,他很明白,有着自己坚定的目标,并且坚定的走下去。只要有理想,任何困难都不是困难!这就是叶晴给自己经常打的鸡血。

  内、外堂进展的很是顺利。在内堂里,更是许给了他们三厘复息,坐着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纯赚着三厘的利息,还可以利滚利,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尤其是这谢老先生,更是扬言要将毕生积蓄存进钱庄,只不过这具体数目别人不得而知,因为签的都是秘密契约。其实原因并不简单,这谢老先生表面仁义道德,背后收受贿赂,但他还是特别勤勉,在叶晴回来后,他就经常带着《论语》、《孙子兵法》、《堂诗》来向叶晴请教,二人相敬如宾,并且交往久了,也知道叶晴的为人。以他的格局,是断不会做出偷鸡摸狗之事。所以,他才敢如此大胆,况且他是唯利是图的本性,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外堂上,却只需了一厘利,但也不同于以往。普通老百姓得了银钱,要东躲西藏,每家都有自己藏钱的方法。现在有这银票可使用,不仅大大方便了他们的生活。需要用的钱换出银票来,不需要用的钱可以存到银庄,还有利息可以拿。大家都很乐意。而且,还有一招,每月将随机送给一名储蓄户一百两银子,这对普通人可是巨款,大家纷纷急着要签订契约,回去取钱来存。

  “晴儿!”只见一身宽体庞的中年男子,望着角落的高个儿——叶晴。叶晴立马从墙壁上弹了起来,“师父,你怎么来了?”这一声落地后,这乌压压的人群也反应了过来,这就是武凡大师,他怎么突然来了?叶晴还喊他作师父?这嗡嗡的嘈杂声,随着叶晴的步伐,开始变得唧唧咋咋起来。待到叶晴走到师父面前见礼,武凡才说道:“今天是你的大事,为师怎么不能来祝贺呀?”,叶晴听着这话,更是羞愧难当,立马解释道:“师父忙碌,徒儿不敢惊扰,小小生意不敢惊动您老人家。”

  武凡还是爽朗的笑声,他可是对这徒儿摆不起架子:“哈哈哈,没事,没事,路途又不远,就当下山走走。怎么样?今日可还顺利?有人捣乱吗?”说罢,看向人群。那李世永本就理亏,只能低着头,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本来要刁难的打算,还没施行,不然这武痴来了,哪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定会让他明年今日成为他的忌日。

  武凡说罢,又立即凑到了叶晴耳边,悄悄说道:“你个臭小子,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不告诉我?还要我来找你!”

  叶晴赶紧赔笑:“没事了。”立马召来了蕊儿,向武凡介绍道:“这是我快过门的妻子,蕊儿,蕊儿,这是我师父。”,蕊儿特别懂事,微微屈膝,温柔的交道:“师父。”武凡嗯了一声,拍了拍叶晴的肩膀。叶晴躬了下身,说道:“师父,这里不方便说话,先让蕊儿带你回府,我这边事情处理完,就去找您。”武凡嗯了一声,在用威严的目光,看了在场所有人,扫视了一遍,便转头跟着蕊儿走了。

  叶晴知道武凡的好意,待他走后,就开始主持大局:“今日大家也都了解了板刻银庄的作用,如果愿意相信我叶晴,可以有序排队,在前面办理契约等。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来找我单独聊聊。”说罢,大家都没有言语,只是交头接耳着。最后,叶晴的目光定在李世永身上,看他也没反应,就继续说道:“你们可以去办理了!”说完,便靠在门边,等人来找他。

  李世永的护卫推搡着人群,给李世永开路。这魔头走到了叶晴身边,恶狠狠的说道:“哼!今日便暂且绕过你,但你私用盐来施惠,我定要参你一本。”叶晴不受这刺激,悻悻的笑道:“恭候您的手段!”说完,李世永就气呼呼的带着手下离开了。

  在了解他们前后渊源的人眼里,一半痛恨李世永的为人,一半也可怜李世永,完全不是叶晴的对手,如果换成脾气更暴躁的人,苦怕早该气炸了吧。

  叶晴见这难缠的家伙离去后,便来到了内堂,向各位长辈解释道:“家师武凡大师在家中等候,在下要先失陪了,改日定当亲自上府谢罪。”这话说得让大家心里一怔,武凡大师?这叶晴是什么样的奇遇能让武凡收他为徒。叶晴其实也可以悄然回府,但这特意的跑来说明,其实就是想要炫耀家师武凡,让这些人把自己看得更高,也算是拿家师武凡来作背书,他这储蓄的钱可就更稳了。

  这为首的谢老先生先是反应过来:“叶公子客气了,有事便去办吧,我们已明白其道理,他们会好生安排的”。叶晴与众人互相见礼后,便离去了。

  不出所料,这些权贵都加大了砝码,有的已经签了契约的,再要求再签,而且都大大提高了储蓄金额。

  叶晴的运气向来很好,而且他带着这些成熟的手段,在这世间游历,完全是降维打击。叶晴一半庆幸自己的境遇,一半嘲笑这奇怪的世界。

  几个刹那间,叶晴便已赶回府。正堂上,叶秉钦和武凡聊得正欢,叶晴的到来只让他们稍微停滞了一下,见礼完毕,还是不管叶晴,继续谈了下去。叶晴也懂事的在旁倾听。祖父年纪也上来了,话竟然也特别多,他有说不完的当年和武天两个人故事,还有武天在妩媚楼闹出的笑话,众人听的哈哈大笑。武凡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阿耶当年在青楼里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不过他听完的结论是,自己不懂女色,也是算遗传了自己的父亲。

  难得的叶晴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问道武凡:“师父这次前来,应该不止是我受伤的事吧!”

  武凡假嗔道:“你说的什么话?你昏迷三天,我还能不来?”,叶晴嘻嘻笑到。

  武凡叹了口气:“真是为你而来,不过顺道要参加明日的年终拍卖大会。”

  这叶晴可是来了兴趣,也不在意细节的问道:“年终拍卖大会,我怎么不知道?”

  武凡似乎被问的也忘了叶晴受伤的话题,顺着话茬说道:“这年终拍卖大会,一般不对新人,都是要由内部引荐才有资格,每年这拍卖也都只会邀请以往参加过拍卖的人。阿耶不在,我就替阿耶来了。”

  叶晴一听,这么有门槛,肯定有好宝贝,就要求着他也要参加。

  武凡说道:“你去也好,你这小子现在可比我有钱,到时候有好宝贝,你可不要手软啊!”

  呃。。。这武凡什么时候也开始会调侃人了。叶晴不知道,武凡和他相处这么久,性情也不知不觉中被叶晴给影响了。

  “旺~旺~”阿布叫嚷着,冲了过来,扑在武凡的身上,开始狂舔,还一边哼唧的叫着。

  这话题也被阿布打断了,在用过晚膳后,叶晴听了童掌柜对银庄的汇报后,很满意、也很满足的去睡了。

  就等明日的年终拍卖大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