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二十三章 叶晴的真正实力
 
  影迟疑了片刻说道:“有人雇我来杀你!”说完,影就要继续动手。

  叶晴哪里肯依,继续喊道:“那你总要告诉我个名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名字我不能告诉于你!”这影子在这个时刻还固守着自己的职业素养。

  叶晴脸上受到的重重一击,无法清醒的调动自己《里昂经》的真气,只见叶晴艰难的泛着淡淡的紫光。叶晴实在大意,不知道这一群人和影的实力差距如此巨大。刚才那一击要不是本能的用《里昂经》御体,恐怕现在早已一命呜呼。但这一击也击散了他的真气,现在要想再凝聚,则是十分困难的。

  叶晴也开始认栽了,但他心有不甘,他在这世上,已经有了新的亲人、新的爱人,自己打造的商业帝国也很顺利的开启了新的版图,还在很好的年纪,这个世界他还没看完,他要做的事还没做完。。。就在一瞬间的时间,叶晴脑中回想了种种点点,他突然凝神,尽最大的努力调转真气,只见他身上的紫色真气,越加浓烈,待真气运转至神道穴,就立马散发真气出来。躺在地上的叶晴,做着防备的架势。

  “咻~”的一声,一个冷箭向影射来。影鬼斧神工般的避了开来,只见这箭刺向了土地上,入土三寸。随着箭来,还有一个声音:“谁人在此斗殴?来人啊,拿下!”但只见其声未见其人。影知道有人要来,立马弹射向叶晴去。

  “混天斩!”叶晴腾空而起,双手合十,向着影劈去。只见叶晴化气为刀,紫色的真气长刀,向影砍去。叶晴的突然勇猛,让影万万没想到,这打的影措手不及。慌乱中被叶晴砍去了一只手臂。这下行刺不成,只能逃了。影强忍着剧痛,飞跃逃脱。

  这最后的反击用去了叶晴所有的真气和力气,等到看影逃去后,才放下心防,沉沉的昏了过去。

  刚来的一行人正是叶著,这是叶著给叶晴的讯号弹,在危急时刻释放,就有人前来相救。今日碰巧是叶著在城墙上巡视,第一时间发现了这边动静,急匆匆的往这边赶。但看到叶晴躺在地上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来的刚好,还是来迟了。

  过了三日。

  叶晴在左脸上的疼痛和瘙痒中醒来,迷迷糊糊的看到,阿布正在舔他的脸,看着这天生忧郁的神情,叶晴露出了微笑,伸手摸着这平平的脑门。接着便起身,对阿布说道:“我没事!去玩吧!”听到“玩”字,阿布就像瞬间被启动,朝门外飞奔而去。不一会儿,阿布带着蕊儿进来。蕊儿手里端着汤药,神色有些憔悴。叶晴一看就知道,这蕊儿应该没日没夜的照顾自己,不免有些心疼。

  “我睡了多久?”叶晴问道。

  蕊儿吹着汤药说道:“差不过三日了吧!”接着又开始吹着汤药,然后说:“差不多了,你把药喝了吧。好的快些。”

  三日,怎么就睡了三日。叶晴不知道自己体质优异于常人,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只能靠身体的本能吸收着真气,运转心脉。他这三日已经是快了很多人。叶晴乖乖的喝了汤药,和蕊儿聊起了这几日来的工作,索性并无什么大事。现在的蕊儿也都把事情处理的很好。父亲也在全城搜捕影,但已死去的人身上都无信物,很难追查来源,但现在基本派出这些是本城的人。

  待说的差不多后,叶晴突然握住了蕊儿的手:“想必这几日你也心神具累了吧!快去歇息,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办。”,蕊儿心头突然一紧,这叶晴突然的含情脉脉,让蕊儿很是触动。在叶晴的拉扯下,也躺上了床,没一会儿就重重的睡去。

  叶晴轻掩房门,便朝演武场去了。他重拾那个练功装置,轻浮在那锅上,运转奇阳决。相较于里昂经,奇阳决已经算是温和很多,奇阳决也属火,能加速自身的新陈代谢。有着现代医学基础的叶晴,在修炼你真气和运用真气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在真气凝练完成后,叶晴细致的控制着真气,在左脸上行走。运用真气,将左脸上的淤血排去,让淤血回到血液中,随着血液流转,吸收、排出。接着又极其细腻的调用真气,细致入微的滋养受伤的细胞,如果现在有显微镜,应该能看到这细胞肉眼可见的在分裂、生长,修复着受损的脸部组织。最后,再用真气将组织中的细胞液带往皮肤,流出去,排泄掉。这一段真气运作,已经让叶晴的脸部恢复如初,甚至比原先还嫩点。

  不对,虽然在调用的是奇阳决真气,但丹田内的里昂经真气在蠢蠢欲动,逐渐开始变得暴躁起来。叶晴赶紧收回奇阳决真气,用着极其困难的办法,让里昂经真气有条不紊的慢慢走满全身。在外人看来,叶晴从原先的红色,变成了紫色发光体,逐渐这紫色变得有点黑,散发着黑色光芒。没错,这黑色带着光,说不上耀眼,但能感觉这略带黑色的紫光,向他们袭来。这股汹涌的真气在叶晴的控制下,慢慢开始流转全身奇经八脉,在通往风府穴后,真气又突然冲向昆仑穴,又从昆仑穴只转直上,冲向了任脉。叶晴感受到这真气像是突破了瓶颈,在任脉旋转后,又齐举阴门穴。

  “突破了?”叶晴尝试着再走一遍奇经八脉,这一次,他能明显感受到真气的充盈和活力。在真气收回丹田后,叶晴就立马开始脑中的运转,他必须得停下来,不然分去心神,很容易走火入魔。

  这天下武功怎么这么奇怪,最难攻克的不是每越一层的困难吗?叶晴想不明白,自己在修炼至匠级一阶时,一路都是顺风顺水,在奴徒工匠这四级的跨越时,也都未见波澜。但直到在匠级一阶时,可是停了很久,这半年来也是很难摸到突破二阶的门槛。这真气修炼,就像一个无底洞,不断的被丹田吸收。虽有提炼凝纯,不过还是远远不够。丹田像饕餮一样,肆意吃去这修炼而来的真气。

  难道自己打了这一架,是刚好打通了什么穴位吗?叶晴很是想不明白,静了下心,再次开始了真气运转。

  但真气走一小周天后,逐渐开始暴躁起来。待到叶晴走大周天后,真气彻底暴躁起来。叶晴极其勉强的将真气束缚在奇经八脉内。在真气刚走到至阳穴,就猛的爆发了出去,而丹田此时迅速的向至阳穴补充真气,这源源不断的真气,冲击着演武场。

  顿时风尘滚滚,让原先注视着叶晴的人,开始被风沙迷住了眼,即使没有被迷住也看不清叶晴的模样。大周天上的真气也向至阳穴冲去,瞬间,叶晴体内的真气便空空如也。

  但刚有这感觉,身体就变得像海绵一样,又把散发出去的真气吸了回来,不过吸的极为缓慢。这真气的吸收,不受叶晴的控制,是身体自发的吸收,就连每一个细胞也在参与。慢慢的体内真气充盈了起来。沙土这时也都落了下来,能见度恢复如初。

  突然,叶晴觉得身体一涨,这感觉便就消失了。他体内的真气迅速塌缩到丹田,接着身体就又像海绵一样,开始疯狂吸收万物真气,但这一次吸收的速度比上次猛了很多。叶晴的身体周围能明显看到被扰动的气流。接着身体又是一涨,就又开始吸收着这真气,这前前后后,重复了有一个时辰。

  就在云朵刚要盖过烈日之时,叶晴猛然睁开双眼,双目如炬,炯炯有神,眼里散发着异样的光芒。他!他又突破了!

  现在的叶晴已经达到匠级三阶,虽然没有越级,但这跳跃的两级,真气明显是一阶时的好几倍,具体几倍叶晴感觉不出来,但这感觉不会错。

  贪婪的叶晴,这时还想继续突破,但这盈盈真气,又似乎似无缥缈,叶晴一直触摸不到第四阶,便就放弃了。这个收获,他很满意。

  “咕噜~”叶晴这一修炼,已到了正午时刻,不知是多日未果腹,还是这修炼让他饥肠辘辘。他来到前厅,疯狂的吃着饭,让后厨可是加了好几次菜。英子看到这孩子又生龙活虎,脸上的淤青也消了,不知笑的有多开心。这慈母的神态,充满了宠溺。不过人到中年,话也开始多了,英子讲着最近的种种事情,有谁来看过?谁都送了什么来?丈夫和公公是有多担心?自己是有多担心?叶晴的胡吃海塞没停,她的话也就没停。这些叶晴都习以为常。

  只是叶晴察觉到,在一旁伺候的真儿,那略带忧伤的神情,想必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安危,而且这担忧她更无法表达。

  叶晴吃完,相对大声的说:“我吃完了,母亲。我没事!”说完,看了一眼真儿,似乎这话是要对她讲,接着叶晴又把目光放回了母亲身上,继续说道:“不要担心,我现在活泼乱跳,我还要去戏币地处理事情。有话我们晚上再说!”

  说完便拔腿就跑。英子娇嗔:“这孩子!”说完,看着真儿相视而笑,而真儿也露出了笑容,迟迟未散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