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二十二章 刀、剑、影
 
  街上市集随着太阳的升起开始逐渐热闹起来,这是叶晴最爱的烟火气息,各种叫卖声音各有特色,他不觉得嘈杂,反而觉得好听。要不是叶晴早早用过早膳,怕这各种好吃的都逃不了他的虎口。不过,在经过一个商贩看着的冰糖葫芦,他实在没忍住,买了一支,开始吃了起来。这人畜无害的少年郎,不再像过往那样。人群中有不少人认出了他,看向他,但没有一个敢上前和他打招呼。叶晴也活在当下,不管这些人的眼光,一路边吃边走,好是惬意啊!

  不过叶晴的突然出现,让民众有了点亲切感,原来高高在上,幕后操盘的大佬,也不过是个少年的模样,是个爱吃冰糖葫芦的少年。如果这个时代有狗仔队,那他必将成为今日头版的新闻。谁家的父母不希望也生一个这样的孩子,叶晴自然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孩子。叶晴多少知道路人的想法,但他不用花心思去细究,这对他无意,他只想别人不要因为他的身份,而不与他做买卖,或者不要直接将东西送给他就好,不然他会尴尬的不知所措。

  很快,冰糖葫芦只剩最后一颗,叶晴细致的感受嘴中酸甜的完美平衡,很快嘴中的山楂被他吞下,又把最后一颗给吃了,扔掉手里的竹签就往巷子里钻。今天的体验工作已经完成,就不再有闲心再慢慢逛去,还有很多事务等着他做呢。叶晴正盘算着等下开会的事情。

  突然一声,“站住!”,拐角处走出来了三个人,中间那人继续说道:“你就是叶晴吧!”,这三人明显带着杀气。只见那三人一人手持着剑,但还未出鞘。中间那人,则手握一柄大刀,置于身前。而最右的那人双手抱于胸前。

  叶晴也不怯场,慢悠悠的说出了五个字:“正是你阿耶!”,然后微仰着头,嘲笑似的看向那三个人,眼神里充满了蔑视。只见那人也没被挑动,而是自顾自的喊着:“出来!”,那三人背后一下子涌出了十几个人,而叶晴背后也围了十几个人。叶晴看着身后的人,原来这些人都早早跟在他身后,自己竟然如此大意,还全神贯注的品尝自己的冰糖葫芦,着实有点可笑。

  接着,中间那人又继续喝道:“今日我便要让你在此陨命!上!”

  叶晴心里嘀咕,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是反派的废话都特别多。只见身后那群人冲了过来,叶晴本能的调动真气输往全身,但真气并不外流,叶晴习武以来这么久,还没真正的出手过,看这背后一群人并未带兵器,就想试试自己的外家功夫。巷子偏小,一群人涌过来的看起来多,但一排最多三个人。叶晴纵跃起来,动用腰力,将身子横了180度,双脚往冲来的前三人踩去,从右至左,三人分别挨了两脚,叶晴还未旋听,只见这三人向后飞去,压倒了后面的人。那三人样子特别凄惨,胸前内凹,嘴里一股一股的吐着血,想必也是活不久了。

  待叶晴停稳后,笑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第一次,力道用了大了点。你们再来,我轻一点。”这阵仗并没有吓住叶晴,反而调皮的开始调侃。不过,叶晴也是认真的,他将真气收回丹田。他想公平的搏斗。被撞倒的众人立马起来,见到叶晴的功力,他们不敢懈怠,用尽了所有力气,向叶晴冲来,速度远比先前的三人快了很多。这么多年的修炼,叶晴眼疾手快,见第一个拳头挥来,稍侧了下身,左手抓住了这人的手臂,往身后轻轻一拉,同时右掌化刀,砍向了这人的后颈。刚做完这些动作,另外一个拳头紧紧跟来。这时,叶晴已经来不及躲闪,左手立即自下而上向那拳头打去,这突然的卸力让那拳头的主人踉跄扑来,叶晴则提起右膝,踢向了那人的腹中。只见这人顿时没了力气,全身瘫软。而叶晴可没有时间扶着他,立即把他向边上推导。这攻势接二连三,叶晴眼前又出现了一把匕首,正往他肚子刺来。叶晴这次则是出于本能,斜向前跨去,同时面对敌人,反手一抓,便拧了这人的手腕,只见这人自然的松开了手,匕首掉落。说时迟那时快,叶晴另一只手,反握着匕首,将这匕首夺了过来。就这么一下,那人应声而倒,叶晴也不松手,拖拉着他,同时拿着匕首在倒地之人的手臂上横拉右滑,随着此人的凄惨声,手臂上也喷出了许多鲜血,往叶晴的脸上喷来。那人则是用另外一只手,掐住自己流血的手臂,预图止血。

  突然的血腥,让手握长刀的那人,立马举起了手,向前一挥:“上!”,身后的人则手持同样的长刀,向前猛冲,势要砍死叶晴。叶晴见状,立马调转身头,朝着猛冲而来的人,但左手没有放开手中那个躺在地上凄惨喊叫的人,叶晴也摆出了防守的姿势。意思就是你们敢上前来,也跟这人一样的下场。猛冲过来的人在快到叶晴跟前时停了下来。互相看向身边的人,似乎要等旁人先出手,自己再跟上。这一举动,让他们身后的头目很是生气,怒喝道:“上!”

  这一声就是发动的口令,众人不再迟疑,冲了上去。在这一声的同时,叶晴调动真气,往外关、四渎两个穴位输送真气,再通过两个穴位将真气覆盖到手臂上,保护手臂。顺手也放开了手中的另一个人的手臂,专心抵挡着这乱砍而来的长刀。当当声中,叶晴不断败退,而身后的人也冲了过来,要抓住他。

  叶晴看实在没办法了,要露点真本事了。不过,谁能想到,艺高人胆大的叶晴,一直保留着实力,在测试自己的外家功夫。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叶晴一声喝道:奇阳真气!一股赤红色的真气,从叶晴身上爆开,把围过来的众人炸的飞开。巷子两边的墙壁也内凹了起来,显露出漆下的青砖,还有由中间向四周散开的裂痕。

  为首的人见这溃败的队伍,知道无法再观战了,而且这情急爆发出来的实力,让他心里也有底。

  只见这人跳跃而起,向着叶晴方向,劈下刀来,嘴里同时念念有词道:“阴伏刀!”,“当”的一声闷响,只见这刀砍在了叶晴的匕首上,这匕首可是注入了叶晴的真气,不然这一挡,恐怕匕首断去,叶晴的手臂也将断掉。随着这刀的不断用力,刀刃已透过真气,与匕首短兵相见,磨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叶晴看快要抵挡不住,用力向前一推,紧接着向后翻转360度,只见注入真气的右脚踢向了这人的面门。这人像泄气的气球,向着天空软软的翻转。叶晴知道,这一脚,这人也就断气了。当的一声,他手中的大刀向下落去,插进了地上的搬砖。嗡嗡嗡的在那颤抖着,似乎透露出那人死前的心理活动。

  “拿命来!”手持长剑的人,早已拔出剑鞘,那长剑也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与那长刀应和着。叶晴也不迟疑,立马拔起了眼前的长刀御敌。

  几个回合下,有真气御体的叶晴,胸前和右手臂上还是都被划伤。这么惊险的打斗,叶晴是没有丝毫保留的。只是这长刀,叶晴用着很不习惯,他从未练过这大刀架势。

  “等等!先停一下,敢问阁下这使的什么剑?好是犀利。”叶晴面露笑意,有点兴奋的问道。

  执剑之人冷冷说道,“你不配知道。”说罢,便再次刺来。叶晴不见阻挡,而是逃避,将真气灌注至昆仑穴位,飞速的旋转、跳跃,躲避攻势。同时,体内也飞速运转真气,往丹田汇聚、提炼。

  叶晴接着说道:“我是武凡唯一的弟子,这应该有资格知道吧。”说完,那执剑之人便停下了攻势,怒骂道:“武凡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一个废物!你还是受死吧!”,说完又发起了攻势。

  这时叶晴想中了魔怔,杵在了原地,等着执剑之人刺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剑快刺向叶晴时,叶晴突然喝道:“奇阳拳!”,举起了右手,朝着飞来的人挥出了拳头,一股浓烈的红色真气顺着拳头迸发出去。那飞来的剑被击弯,而执剑之人的头却因此不见。只在这一瞬间,脖子上喷发出了无数鲜血。但此人还是握着手中剑,本能的动了下,接着就是重重的摔打在墙壁上。

  只见这时,原本白衣的叶晴,身上所剩无几的白色,其余的都被红色的血液染红,脸上也被泼满了血渍。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就是那个双手抱在胸前的黑衣男子。叶晴看着眼前的这人,问道:“还要继续吗?”,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是充满了威胁。

  突然那人身影变的模糊,与此同时的瞬间,叶晴脸上传来剧痛,他像被踢飞的皮球一样,重重的砸向了墙壁,原本就裂开的墙壁,无法抵挡住这冲击,轰然倒塌,但叶晴没有像这墙壁一样倒下,而是继续往院中飞去。

  这一拳让叶晴的意识有点模糊,望着院外的人,慢慢收起了左手,再次将双手怀抱在胸前。

  叶晴强撑着保持清醒,从怀中取出一信号弹,往地上一划,便立即往天空丢去。“棒~”的一声,天空散发着红色的烟火,还挺好看的。

  叶晴知道此时自己不能倒下,不然绝对会一命呜呼,他想拖延时间,便开始问道:“你这人怎么不说话?都不给人准备的时间。你是个卑鄙小人。”叶晴的这污蔑,终于让那人开口:“功夫决斗,并不剩在口舌之争,而是拳脚功夫。我叫影,你可以上路了。”

  “等等。”眼见这人简单明了,并没有完全中了叶晴的计,叶晴则马上开始补救:“我死可以,但你总得让我知道我为什么而死吧?”

  这问题算是问住了影。他犹豫了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