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十六章 天助我也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门转角处走来了一个身宽体胖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大腹便便上横着一条黄金玉腰带。随着快步走来,两只手大幅度摆动,甚是潇洒。脸圆耳大,更显他的富态。叶晴突然想到一句搞笑话,头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叶晴内心被自己逗乐了,不过他没有笑出来,不然别人会像看傻子一样看待他。上官澄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下座,嚷到:“来,给我天赋碗筷。”说完,有一个仆人便去给他取碗筷,一切险得那么自然。

  叶著冷眼看着上官澄,说道:“好你个老官,你们这俩魔头,要赖上我了!”,上官澄也毫不示弱,喃喃道:“你这个糟老头子的,我可看不上你,我家姑娘也看不上你。我家姑娘呀,可是看上了你家的叶晴。你这老头子可不要想独吞这宝贝儿子,我上官家也要分一杯羹。”说完,也不等叶著回他,而是转向了叶晴这边:“晴儿啊,我家姑娘你不要看她大大咧咧,她内心娟秀,也算是大家闺秀,我可没少心思培养她。只是这臭丫头,女大不中留,非你不嫁。昨天又偷看了你,更是神魂颠倒,今天非要出来找你。我不中用啊!跟老著说了几次亲,他都不给你面子,非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这些话说完,叶著也不搭腔,悻悻的看着叶晴,一家老小也看着叶晴,都露出特别调皮的神情,看这天才怎么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

  叶晴看着家人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这些老不正经的,画风都被这老官给带偏了。坐在叶晴旁边的寒蕊,这时反而害羞起来,不像先前那样大胆主动,扯着衣角,显得十分紧张,要不是低着头,大家都能看到她这已经涨红的可爱脸蛋。叶晴没有搭话,小酌了一口杯中的酒,润了润舌头和嘴唇。这拥有两世记忆的他,实际年心理年龄和上官澄不相上下,不过这突来的儿女情长,他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叶晴的不言语,让寒蕊忍不住的好奇,偷瞄着叶晴,叶晴也看向寒蕊。四目交对,两人像触电般的生理反应,快速逃避着对方的目光。但鬼使神差的,又偷偷的瞄向对方。多么像懵懂的初恋情人。

  叶晴和寒蕊忘我的暗送秋波,可是被几位大人看的清清楚楚,他们特别安静的默默吃瓜,脸上都有着坏坏的笑意。这安静的气氛,让叶晴察觉到异常。愣了愣,回想起来,这老官还等着他回答呢。叶晴不失尴尬的回答道:“令千金,还未至及笄之年,这时候谈婚论嫁,是不是太早了?”这话有明显的漏洞,寒蕊还等不到她阿耶的回答,自己就急忙忙的抢答:“没事的,我还有三年就到及笄之年,三年后,你完成冠礼之时,便是我们晚婚之日。我现在正是豆蔻年华,在我最美好的年纪,便能和你谈情说爱,这也算是一番佳话。我们可以先把亲事定了,那、那人家就是你的人了,我也安心了”这一番话,让上官澄有些吃醋:“你个死丫头,女大不中留啊!”不过上官澄还是宠溺女儿,虽然对这小情人有醋意,不过还是帮腔下,顺便火上浇油、趁热打铁,补充说道:“我上官澄只有这一女儿,我苦心经营多年的黑石生意也要有人接手,我可不想让我宝贝女儿去受苦,不过,听老著说你的才能,我相信你能比我做得更好。我愿意把我这家产都给你,你只要好好对待我这女儿就好,其他我不强求。”

  今晚的月亮特别明亮,把院子照得银光闪闪。叶晴一面听着上官澄的介绍,一面看着园内风景,内心却是激动无比,他激动的不是婚事,而是这上天派来的助力。暗暗感叹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怎么样?”上官澄问着叶晴,叶晴才回过神,有点紧张的说:“世叔的意思我明白,祖父、父亲的意思我也明白。”说着看向了家人,神情也从紧张变成了带着笑意的怒视家人,似乎怪着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然后又看下了寒蕊:“不知道你们相信一见钟情吗?我第一眼看到寒蕊,便心动了。”

  寒蕊听到这话,内心无比激动。寒蕊没细想过,女追男,隔成纱,但也算卸下心中的石头,随着放心,也把头埋得更深了,脸红到了耳后。

  叶晴继续说:“但一见钟情就未必说明我们俩合适,为了负责任,我们还有三年时间,试着相处看看。三年期满,我们觉得都合适,那便完婚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希望和寒蕊能相敬如宾,这样也算对寒蕊好点。”

  叶晴的这一番话,让寒蕊想到,之前抱着叶晴的手臂,好像有点过了。寒蕊心跳加速到了极点,感觉心脏快要爆炸般。

  叶晴说完,叶著和上官澄异口同声道:“好!”继而,两人相视一笑,上官澄先开口:“那今日便算把这婚事定下了。”叶著不等叶晴开口,“哈哈哈,好,老官,来!我们一起敬下这对新人!”

  叶著这一番话,让叶晴哭笑不得,哪有长辈敬晚辈,而且今晚这叶著十分积极,和外人如此夫唱妇随,臭不要脸!臭不要脸!臭不要脸!叶晴心中骂了无数遍。

  叶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举起酒杯:“晚辈不敢!蕊儿,来,我们敬下这些长辈。”,寒蕊也捧起茶杯,这一对准新人,轮流敬着长辈,也算是今日之约达成了。

  酒足饭饱后,母亲英子便拉着寒蕊到卧房唠家常。祖父、祖母年迈,先回房休息去了。只剩叶晴、叶著、上官澄在桌上把酒言欢,桌上的饭菜也已换成了下酒菜,桌上还摆着十几盅酒。他们聊起了两家是怎么结交的,叶著当年是怎么风流的,还有这多年来,两家发生的一些趣事。几个大男人聊着这些八卦,可不比女生聊八卦弱。

  在聊得差不多后,叶晴先开得口,“世叔,您这黑石生意做得怎么样?”叶晴可是十足的理工男,让他聊八卦可是实在不在行,但聊正经事,他可是干劲十足。另外说明:黑石就是我们所说的煤炭。

  “近几年还算顺风顺水吧,铁铺、兵工厂订单源源不断。到了冬天,家家户户炉火也都烧起来,生意也就源源不断。怎么了?突然问这个。”上官澄问道。

  “那世叔有没有办法运来更多的黑石?”叶晴淡淡的问道。

  上官澄接着问:“你要多少?”

  “那要看你具体有多少?再多的我都能要!”叶晴一脸严肃的说道。

  上官澄手指击打着桌面,估量着,“一个月给你一千担,够吗?”,叶晴想了想回答到:“如果要更多还有办法吗?”

  上官澄不淡定了,“你这小子要这么多干嘛?”

  “你先说有没有办法?”叶晴还是把问题抛了回去!得到上官澄的肯定后,叶晴开始讨价还价,“那世叔,这费用该怎么算?”

  上官澄微眯着双眼,看着叶晴,心里在盘算着:“你允我一个条件,我就按成本价算给你。”

  “请说。”叶晴先保守着,看对方有什么要求。

  上官澄也开始认真,说道:“你好好待我家姑娘,不管你有几房几妾,也都不要让她受委屈。长这么大以来,只有对你才有这么疯狂,平时都是知书达理,直到度过你的《论语》后,她便对你开始有了兴趣,知道我和你们家有来往后,就更大胆。这孩子,从小就没有了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她母亲就难产而死。”

  说到了伤心事,上官澄猛的一饮而尽,叶著在旁边默默的端起了酒杯,用无声的方式,陪着上官澄喝了一杯。上官澄接着说:“她母亲是我表妹,我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她也骄横,但只对我一人是这样,也爱吃醋,我一跟其他女子有交往她就吃醋。不过,我对其他女子也不感兴趣。这么多年也都没婚娶。所以,蕊儿从小便没有得到母爱的关怀,这是我对她的亏欠。亏欠的越多,就对她越是宠爱。但这孩子还是很懂事的。”

  叶晴看着气氛变得压抑,立马转移话题:“我是要做一个纺织的机器,而这机器,需要很多的黑石燃烧来提供动力。”

  叶晴淡淡的说,但这话里的含金量很高,瞬间就把叶著和上官澄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就是做一个大家伙,这个大家伙需要通过黑石的燃烧,来提供力气,这样这个大家伙就能自己快速的织布。我要做齐武国最大的布匹商!”

  叶晴的这句话,更是让在座的两人吃惊。叶晴也不管他们快掉下去的下巴,接着说:

  “我还需要最好的几个铁匠,让他们帮我打造这机器,世叔可有推荐?”

  上官澄也恢复平静,缓缓说道:“我知道天剑铺的屈仪,他生性洒脱,一生铸剑成痴,他打造的兵器是整个江湖最抢手的神兵利器。不过,如果要用他,还得略施小计,不然他是多少金钱都无法雇来,即使皇室的出面,他也不屑。更不能抓来,不然你就和整个江湖结仇。剩下好的铸造师则直属皇室,更不能打什么歪心思。”

  说到重点,叶晴就显得更加认真,频频点头,回复着上官澄。

  “我有一计,不知道能不能让这屈仪自动前来,还不用付什么银两。”叶晴鬼魅一笑,心里打着坏心思。

  “哦?什么伎俩,快快说来!”上官澄特别津津有味的问道。

  他们在探讨着明日的计策后,又开始了谈天说地,畅快的饮酒,直到深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