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十五章 叛逆的女子倒追男
 
  翌日,叶晴开始走访自己的书店和思远堂,算是考察工作吧。这么多年以来,书店和思远堂也都只是勉强存活,主要就是他们的产品过于单一,虽然在童掌柜的努力经营下,也出了不少画本和一些小说,但都不是惊艳之物。核心的销量都来自于《论语》和《孙子兵法》,这两本奇书,也都得到了很多大家的肯定,私塾中也开设这两堂课。私塾的开课,童掌柜没有从中作梗,他知道越多人读,自己的销量才能好。但叶晴这十几年来只专心武道,没去管这些事,所以他自己也认为自己难辞其咎。不过这几年,他已默写出很多唐诗宋词,够他出一本诗集,除此之外,他还编撰了一本《飞花令》,看来这两本该出版了。也应该快点出版了。和李世永无硝烟的战火已经开始弥漫,他也无法再等下去。

  叶晴来到编墨坊,这里是给凤凰书店印刷书籍的厂房。他叫来童掌柜和这里的掌事叶原,叶原是叶晴的叔父,文化产业的命脉当然是这编墨坊,里面有着印刷术等核心技术,叶晴和叶著都怕这核心东西外流,便让自家人掌管,才能放心。叶原则是自家人中的佼佼者,这差事当然也落入了他的手中。叶原是叶著的堂弟,为人耿直,做事事必躬亲,这样的人用得特别让人安心。

  叶晴做了如下的安排,一是交出了诗集和《飞花令》,给诗集取名《堂诗》,让他们连日连夜赶制印刷版。二是改进了印刷术,将印版拆分成各个独立的字,再把这些字拼装在套框之内,这样可以大大缩减刻板的功夫。第三,《堂诗》售价定位三两银子,相较之前《论语》和《孙子兵法》价格都有下调。叶晴通过竞争对手知道,这个价格能保证他们利润的同时,还能大赚,但这个是在他们售出三十万册的前提下。三十万册,按照以往的油墨使用成本,如果按照《堂诗》的字数量来估算,应该是四千三百七十二两。三十万册,纸张费用在两万二千两左右。刻板在印刷术升级的情况下,只要三千五百三十七两。算上这一个月的人工赶制,只要七百八十两。那么这三十万册就能创造八十八万九千一百一十一两。如果还按照之前十两售价卖,《堂诗》没有《论语》他们那么刚需,更偏向休闲娱乐用,那销量估计只有原有《论语》的一成,不仅利润没达到,数量也少很多,更难在社会上产生影响。

  叶晴刚说到这里,童掌柜的算盘还没停下,叶晴就已经报完这些数字。叶原则没像童掌柜计算,而在那抄录,做笔记。不过一样的是,叶晴说完,叶原也还没写完。待童掌柜算完后,凑到叶原面前,核对上面的数字,接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特别有默契的一起看着叶晴。叶晴看到他们的表情,也停了下来,看着他们:“有什么问题吗?”,叶晴用着特别天真的表情诚恳的问道,用现在的话讲则是特别碧莲。童掌柜和叶原有点结巴的异口同声道:“没、没,您(你)接着说。”

  叶晴顿了顿,继续说道:“这里面的利润,再拆分出零头,三千一百一十一两,我要再办个“信达报”,就是把飞花令分成三百份,每两天出一份,就是总共三百期。一期售价10文钱,让所有想看的人都看到。《飞花令》前面不求利润,只要能大面积推广出去即可。在《飞花令》大肆传播的前提下,《堂诗》才有可能突破三十万册。这前后的动作,都只为了后续的布局。”

  叶晴说完这一点后,确认他们都记录详实后,拿过了叶原手中的笔,直接在桌上画着一些方块,一顿画后开始解释道:“这里用大字写着“信达报”,最好去求一个大书法家的字,借用他的字,该花钱的花钱,然后这里写飞花令。这里,则是注上当日发行的日期,还有我们的落款。。。”叶晴指导着信达报的排版,待完成后,话锋一转,继续道:

  “童掌柜,能帮我找来几个最好的铁匠吗?招募他们,我有事情安排。”童掌柜斩钉截铁的回答:“没问题。明日就让他们来见少爷。”叶晴补充道:“多少钱都不是问题,但不用透露具体金额,只说高薪招募,具体我会和他们谈。还有也找来一些木匠、织女,一样的要求,要这全城最好的。不管几个,只要好的,我都要!”待一切安排妥当后,叶晴便去街上闲逛去了。

  这是叶晴来到这个世上以来,第一次真正的逛街。虽然有几次上街来,都是匆匆而过,并没有认真体验。他又变回那个天真的孩子,东瞧瞧西看看,就像乡下的孩子第一次进城。这个小吃买一点,那个小吃买一点,没一会儿他就饱了。不过,还是没有满足叶晴的好奇心,时而拿起笛子吹了吹,问多少钱?问完后,又放下,那这个呢?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成为这个街最讨人嫌的顾客,光问不买,除了买了点吃的。但谁知道,叶晴这是在考察市场,考察这座城的物价。不过,叶晴还是不在意老板逐渐变坏的语气,反而问的不亦乐乎。

  “叶晴!叶晴!”突然一声银铃般的喊声,让叶晴转过头,往声音来源处瞧去,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女声:“小姐,不可以这样的。小姐,不可以去。”叶晴一眼就看到一个白衣裙子奔跑而来,飘逸的长发随风飘扬,不一会儿,便停在了叶晴面前,娇气微喘。随风而来,带着一股女子自带的体香,让叶晴闻得心花怒放,脸上刷的,红了。那丫鬟也跟了上来,幽怨的说道:“小姐!”然后就没有了声音。白衣姑娘气还没喘匀,就娇喘的说道:“你,你就是叶晴吗?”。叶晴被面前的女子完全吸引住了,但是让他不知所措,却破天荒的戒备起来,冷冷道:“正是,姑娘有何事?”。这姑娘很是大胆,接着说:“我叫上官寒蕊,现年方二六,待嫁闺中,也未有婚约。”还没说完,就被压簧打断:“小姐!要矜持!”不过,寒蕊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但是被丫鬟这么一提醒,突然还娇羞起来,不过还是语出惊人:“我仰慕公子很久,阿耶上门提亲多次,都被拒绝。”这些说完,叶晴还是无动于衷,因为他心里正想着,好家伙,叫寒蕊,怎么没有一点高冷的气质。当街如此大胆的表白,还主动让阿耶去提亲,这什么世道啊!!!他家人也够乱来,不管世俗,任由这姑娘胡来。这大胆的气质也不像她的外表给人的印象。叶晴忍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白皙的皮肤,柳叶眉,长着可爱的杏眼,瓜子脸,这是多么符合国人的喜好。而且才十二岁,则该有的都有了,身材极好。

  寒蕊终究是个小女孩,被叶晴这么默默打量着,更加害羞了。白皙的脸上,泛着一股红,显得更加动人了。又是丫鬟破坏气氛:“你看什么看?你这无耻之徒,这么盯着我家小姐,我会让我家老爷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叶晴有点哭笑不得,明明是你家小姐这么无礼、直接,现在怎么还怪罪起他。但这话虽然粗鲁,还是提醒了叶晴确实有些失态。叶晴尴尬的咳了两声:“抱歉,我还没有成家的打算,失陪。”这寒蕊热脸贴冷屁股,不过她真人如其名,像寒冬中的花蕊,一样坚强,也不答话,就跟在叶晴后头。旁边的丫鬟一顿教育和劝返,寒蕊都无动于衷。一直跟到了叶晴回府,在府门前,叶晴停了下来,说道:“上官姑娘,我已到家了,你再跟下去就更不成体统。快回家吧,你阿耶会担心你的。”说完,便转头和丫鬟说:“为了你家小姐好,还是快带他回去吧!”叶晴已经被这丫鬟一路来的唧唧咋咋治得不行。不想再把这麻雀带回家,让全家人都遭殃。

  寒蕊像个打不死的蟑螂,这时,主动上去挽住了叶晴的手,死死的抱着:“巧儿,你回去吧,告诉阿耶,我晚上就在叶府用膳,让他用完膳后,来接我回去。”,那丫鬟哪里肯:“小姐,这样,我会被老爷活活打死的。”寒蕊也有自己的套路:“你就说我说的,你顺便再带句话,就说我说的,他没有办法定这门婚事,那我自己来!”说完就放开叶晴的手,去推着巧儿走,巧儿也实在没有办法,她知道小姐的脾气,要是赖着这里不走,回去一样要挨骂,还不如早点回去禀报少爷。

  看着巧儿拔腿走去后,巧儿又跑回来抱着叶晴的手。这来来回回,让叶晴意识到,这手臂上传来的柔软与温暖,让他小鹿乱撞,心神悸动,一面享受,一面尴尬。他也没办法撕去这“狗皮膏药”,只能带着他往正堂走去。府里的下人,看着叶晴这次回来还带着一个姑娘,而这姑娘他们想必都认识,一个个都面带奇怪的笑容向叶晴问好。这让叶晴更是尴尬。待到正堂后,祖父和祖母、父亲和母亲都在那等候,显然,门口的事有人马上通风报信来了。叶晴也看的明白,待问安后,就指着这小丫头,说:“救命呀!这个怎么解决?”寒蕊既大胆又害羞,直到叶晴这么一说,才硬着头皮说:“大父、大母、公、婆,奴家这给您几位请安了!”在上的四位,哈哈哈大笑,特别是叶著笑里明显带点坏意:“别!别!别!亲事还没定呢!我今晚要是这么认了你做儿媳,你阿耶不得杀了我。况且,叶晴有自己的打算,你还是要先看他的意思。但不急,不急,边用膳边说吧。”叶著特别坏,故意把这难题扔给了叶晴。不过也不怪叶晴,这三年来,上官家死缠烂打,不用说逢年过节,只要这上官澄有空,就带着厚礼来拜访,旁敲侧击的要定这门婚事。要不是叶秉钦和上官澄的阿耶有交情,早就把这烦人的玩意儿拿笤帚驱赶出去了。叶家和上官家也是世代之交,叶著和上官澄从小一起长大,也是有撇不清的关系。上官家又是独女,这么多年来上官澄也没有添子嗣,自然对这唯一的女儿宠爱有加,也让她骄横无比。不过是大家闺秀,学识、涵养都不差,又长着这么亭亭玉立。叶府大人都很喜欢,即使这骄横脾气在他们眼里也不算什么。

  寒蕊,看起来蛮横无理,但不是嚣张跋扈那样,所以这蛮横也没给家人带来什么麻烦。这冰雪聪明的寒蕊,自然也知道什么事情可以撒娇,什么事情不可以。

  “蕊儿,你就坐叶晴旁边,开始用膳吧。应该也饿了。”众人纷纷坐下,动起了筷子。

  寒蕊也不客气,拉着叶晴就往所指的方向坐下。上桌后,拼命的给叶晴夹菜,很快叶晴的小碗就满了起来。叶晴是刚吃了那么多的小吃,这时候不饿,而寒蕊这么给他喂菜,他就更不知道,是吃呢?还是不吃?

  没吃一会儿,下人急冲冲跑来,“禀报,世家上官澄求见!”

  “哈哈哈,世叔,老著!给你们添麻烦了!哈哈哈!”一阵爽朗的声音紧跟着下人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