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十四章 林家灭门血案,少年侦探亮相(三)
 
  “你们像对犯人一样,把他们绑着,逼他们跪成一排。任由他们痛苦的挣扎。让他们在死亡的边缘抽搐着。还没待他们昏厥过去,你就开始从老人下手。用榔锤砸向了他们的脑后。还是没问出想要的答案,你们就一个个砸了过去。这惨无人道的拷问、残害,看着这一个个倒去的人,你可能有些失望。不过,你幕后的人却依然静静的看着,甚至悠然的喝着茶。你们看询问无果,便开始翻找书信,想在这上面查到你们想要的。不过那个人应该只想要书信,其他财物则被你拿去。你是最直接的凶手,但你也是他的替死鬼。你也不傻,你故意弄乱各个地方,防止别人查到你真正的目的。而你拿走了许多财物,也怕这些成为你命案的证据。所以你急着要把这些东西典当掉,换成金钱。我说的没错吧!”

  叶晴很淡定的说出了这些推理:“对了,在那个人的安排下,你也把他们拖往了房间,不想这么直接的就让人想到大堂里发生过的一切。你很傻,你是得到了你想要的,但你无疑也是做了别人的替死鬼。我看你还是招了吧,我可以求大人免你一死。我叶家的实力也可保你家人安享晚年。”

  在这推理的过程中,乌什先是从坚定的表情,慢慢变的扭曲,接着是惊恐,然后是崩溃。叶晴的一番话,让他恐惧的内心彻底崩溃,哭的像个犯错的小孩,撕心裂肺:“大人,饶命啊!我都招,我都招。”

  乌什把事情前后都交代出来,与叶晴的推理相差无几。但他始终不肯说出那喝茶的幕后主使,都是用“他”来代替,等到乌什说完最后一句:“大人饶命啊!”,郎大人心里就更有底,怒喝道:“死到临头还不如实招供,来人啊!大刑伺候!”说完,拍了下惊木。左右衙役把乌什压倒在地上,用刑棒架住他,后面的两人便举起了这一头圆一头方的刑棒,轮流的打着乌什的屁股和腰。这大刑伺候没几下,乌什便吐了血。朗大人看差不多,便喊到:“停!”接着则是乌什的痛苦喘息声,一会儿吐一点血,一会儿吐一点。除了乌什的动静,堂上便安静下来。只有堂外的围观群众在那议论纷纷。朗大人和叶晴好像在等着什么。

  没一会儿,人群中挤出了童掌柜,向叶晴打了个招呼,叶晴向朗大人说明后,便放行童掌柜过来。掌柜小跑到叶晴身边,小声说着什么。但没讲几字,叶晴就大声说道:“听不见。”童掌柜愣了一下,便用正常音量说道:“乌什一家人,已被我。。”叶晴打断了,“听不见!”这下童掌柜明白了,提高了音量,似乎要让所有人都听到。于是童掌柜大声朗道:“乌什一家人,已被我们接走,现已安排妥当。并据乌什妻子说是乌什最近和李世永交往密切,说是替李府在做大买卖,并赚了很多金银珠宝回来!”童掌柜说完,大家都安静了,也不说话,又在等什么。

  “报大人!”人群中有人叫道。郎大人淡定说道:“何人啊?”,这时人群中又走出一个书生模样的,径直走到堂前跪下:“报大人,我乃李府幕僚,叶青。刚才听闻有人陷害我家老爷,所以想一探究竟。”郎大人阴沉着脸:“你有何话可说?”郎大人知道,这人已经中计,他们已经慌乱。现在就等他们自己说吧,自己说得越少就越赚。不过,叶晴听到这个人叫叶青,有点恶心,和自己同姓就像是侮辱自己,而且也叫一个青字,这更让他可恶不已。但叶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想着什么。

  叶青继续说道:“我家老爷确实和乌什有过交集,不过,我家老爷只是安排他贩卖布匹,这有契约为证。”

  郎大人命人取来查看。叶青继续说道:“但我家老爷并不知道这厮竟犯此命案,实在可恶。还影射我家大人是这命案真凶,更加可恶。如此冷血无情之人,又所犯命案,望大人就此杖杀这厮,还林家一个公道,也还我家老爷一个公道。”

  叶晴冷哼道:“你这是想杀人灭口?杀人灭口,那你家大人就是幕后真凶!不打自招!”

  叶青突然被问的哑口无言。朗大人抢着话题:“来人啊!传李世永!”接着,他们又都安静下来,在等这个人的出现。堂上也只剩下乌什的呻吟声。不一会儿,李世永便来了。李世永也算这一方土豪,交友甚广,也带着一股土豪气和一股不懈的情绪,站着微微躬下声,说道:“秉大人,招李某前来,所谓何事?”但他没猜到,郎大人早已被叶府疏通关系,而且李府再大,也只是钱财上,而叶府不仅有权还有财,这自然让郎地知道应该要站在谁那一边。况且李世永的待人之道和叶府天差地别,一方是对他的不懈,一方是对他的尊重,他也早想出出这股恶气。惊木使劲一拍,“你这厮,见着大人为何不跪!”谁知这李世永欺软怕硬,见这架势也吓了一跳,但还是不情愿的跪了下去,解释道:“见到大人比较激动,忘跪了。”

  郎大人也不再深究,而是直奔主题,“你所犯命案,如实招来,否则重刑伺候!”

  叶青赶忙抢话:“大人,我家老爷愿望啊,您这是要屈打成招吗?”

  “你好大的胆子,本官有问你吗?”郎大人非常不爽。叶晴见到这个情况,就怕郎大人被李世永他们转移话题,拖延时间。直接让童掌柜取来两个木匣子。叶晴呈报道:“大人,这是林家大堂上取来的茶杯,上面有指纹,我已取下来,印在这面团之上。大人可以让这李世永画押,便可知道这命案与他是否有关联。”

  这一操作,让李世永惊出了冷汗。现在不画押,那就相当于直接承认自己的罪行,如果画押,也证明了自己的罪行。再取来纸、墨之时,李世永也想出了对策。他这商业帝国也不是白来的,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早就历练出随机应变的能力。他乖乖画押,经过对比,这杯上的指纹就是他的。

  “你还有什么辩解?!”郎大人直问道。

  “回大人,今日我与这乌什交往密切,在下无可辩驳。但也正是这交往密切,在下不知什么时候他偷去了我喝茶的茶杯,现在有栽赃陷害我。还望大人明察!”李世永这样辩解着。

  朗大人愣了一下,看向叶晴,叶晴也不做回复。

  李世永接着说:“小人这两日听闻林家命案,深表痛惜。刚才才知道这乌什竟然如此丧尽天良,残害林家上下。在下惊恐不已,幸好这多日交往中,他还未对我下歹徒之新,现在想来实在后怕。如此不仁不义之人,还望大人还林家一个公道!”李世永卖足了乖,朗大人撇了一眼李世永,转头问着叶晴,“你有什么想说的?”

  叶晴好像早已想通了一切,又有一些打算,他很干脆的回答道:“大人,幕后之人,我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但这乌什已供认不讳,还望大人严惩,还林家一个公道!”叶晴其实早已准备万全,但是在知道李府的背景和眼前的这个情况,他想再下一个更大的棋。只是苦了这林教头,他也知道叶晴准备完全,这时为什么打退堂鼓。但他相信叶晴,叶晴绝对不会亏待自己,所以也没什么其他表示。

  接着,朗大人命师爷拿来案本,让乌什画押。乌什恶狠狠的看着李世永,有苦说不出,只能乖乖画押。刚画押完,郎大人就大声说道:“来人啊!将这乌什就地杖杀!”。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就这样重复的喊着,没有其他话语。他知道这次要认栽,也无法供出李世永,只能重复这些话,求一丝生机。

  “啊~啊~”没几声,李世永就断了气,只在院中留下了一滩血迹和一具尸体。

  这公堂上的人,随着“退堂”的声音都离去了。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在回去的路上,叶晴搭着林教头的肩膀,悄悄的说:“我突然想到,不能就这么简单的让李世永死去。我要下一盘大旗,让李世永生不如死,我还会让你顺理成章的亲手杀死李世永。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三个月内就帮你把这仇报了。”林教头没有信错人,他也没猜错,叶晴绝对不会让他平白无故受此牵连,却只做了公堂上的那些。

  另外一边,李世永虽然逃过了今天的一劫,但已经让他着实难堪,他要报这仇,即使这仇他们早已种下。李世永也要下一局报复的棋。他不想直接就去火拼,那这样就太没意思了,他也想让叶家生不如死。他已经眼红叶府好多年了,这么多年,他往京都输送了不知道多少钱财,想打造自己的官商之道。但碍于皇室的权利,他能做到如今的规模,已经是尽最大的努力。

  而叶晴的出现,让他知道要抓紧步伐了,不然这几十年的心血将会毁于一旦。

  李世永也没想到,今天这一役已经给他埋下了祸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