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吹落星雨 > 第五章 东边不亮西边亮
 
  聪明的你已经猜到,叶晴目前只有两个计划,一是练《奇阳决》,二是他的商业帝国。

  他商业帝国的起步计划也很简单。用自己默写出来的《论语》,给这个文治较差的国家带来一些生机。他准备用这中国瑰宝,中华最早的治国圣典,来帮助齐武国壮大。毕竟“半部论语治天下”,借用这个戏剧家高文秀在《遇上皇》杂剧的台词,作为宣传口号。肯定会让《论语》成为爆款。

  夜里,叶晴独自坐在父亲的书房中,望着窗外白皑皑雪景,心里异常的安静。他没有过多的苦恼《奇阳决》一点进展也没有。选择了活在当下,人生一世,本就匆匆忙忙地走,为什么就不能幸福的走下去。毕竟人最难安抚的便是自己的内心。只要过得不压抑自己,随性潇洒坦然,不也是一段美好的旅程。叶晴望着窗外,哼起了周杰伦的《发如雪》,这个在二十一世纪初的经典老歌,还是那么的动听。其实也印证着叶晴内心其实还是有些孤独,他怀念他原来的世界,他怀念的是原来的那些家人和朋友,已经快要结婚的女朋友。稚嫩的小手,不断翻动手上的那本《论语》边角,就好像在抚摸自己女友的发丝。

  咿呀,父亲推开了卧室的门,说道:“晴宝,等阿耶等累了吗?”

  “没有呢,阿耶。不过,阿耶,我有个计划能帮我实施。”

  “哦?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叶晴开始了阐述他的计划,计划是这样的,“阿耶您先帮我把这个《论语》印制一万份,然后再印制一万份宣传单,上面写着“旷世奇书:读懂半部《论语》,便可治天下。”然后您再开一个书店,在郡里读书人最多的地方或者最热闹的地方,开一家“凤凰书店”,寓意是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这个枝头就是我们的书店。让要考取功名的、为官的、想上进的人都来买我们的书。一本书就卖二两。这样我们就能营收两万两。接着用这些钱,在各个郡都开一个凤凰书店。不断印制,不断刊发。您放心,除了这个论语,我还有其他好书可以卖。”

  父亲很尊重的等叶晴把话说完。虽然听了个半懂不懂,但他能感觉到这个计划很宏大。

  叶著说道,“首先,你说得这些都没有问题,记得之前陛下赏赐的一万两黄金,这些黄金就是给你来使用。不过如何印制,我不明白。另外宣传是什么?”

  叶晴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原来这个世上还没有印刷术啊。那我可以创造这个世界的四大发明之一,印刷术!但紧接着叶晴的固执有点隐隐作祟。他不想把世界搞得不伦不类,就像有些穿越小说那样,带太多的现代模式,把这个世界搞得不伦不类。叶晴还是很尊重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一直佩服古人的智慧结晶。在满足自身目的的前提下,尽量不做过多的改变。其实叶晴这么考虑,还有一层原因。他不想一下子步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

  这些想法在叶晴的脑中呼啸而过,便开口说道,“其实很简单,只要烧制一块这本《论语》大小的陶土,接着把字该在这块陶土上,按字的轮廓进行刻字,那么一块印刷板就完成了。。。”叶晴详细的说着制作流程还有营销方式,当然已经把过程和方式尽量都讲得通俗易懂。

  阿耶叶著也表示明天将会去着手安排。在权利和财力的加持下,没过几天,凤凰书店便开张了。大街小巷中散发着各个人手,手上派发着“旷世奇书:读懂半部《论语》,便可治天下”的传单,上面还印有凤凰书店的字样以及地址。叶晴不方便上街查看,但多少能想象到这个奇葩的场景。

  今天的早市异常的繁华,因为这新奇的模式,还有这大胆的宣传口号,让好多好奇的人络绎不绝的往凤凰书店走去,一探究竟。

  叶晴也没有闲着,《奇阳决》的门槛他还没跨进去。作为偏向理工男的他,开始试着琢磨《奇阳决》的原理。这么多天以来,他多少能慢慢感觉到散落在空气中淡淡的气。不过连日的暴晒,让他皮肤慢慢开始过敏,皮肤也变得黝黑起来。这个婴儿看起来丑了许多。

  到了夜间,负责凤凰书店的掌柜跑来汇报今天的工作情况。是一盆凉水泼来。传单发了有3000多份,也有很多人涌入书店一探究竟,但是买书的人还是很少。今天的销量只有135本。叶晴早有预料到这个情况,他知道万事开头难,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他也没有过多的指示,只是让掌柜明日照旧。待掌柜离去后,他独坐一会儿后便来到自己的书房,真儿在帮他磨墨,他则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一直奋战到子时才去休息。第二天早上,他很早便醒来。今天他并没有去演武场,还是闭关在书房里奋笔疾书。很快,他就默写了一本《孙子兵法》。接着,他如法炮制,安排来掌柜,找书法好的人,抄写《孙子兵法》,开版、印刷、发传单。这样又是几天过去了。

  刚好这连续几天的雪,让他没有很好的环境修炼《奇阳决》,那便静下心开始搞生意。

  很快,在《孙子兵法》宣传的第一天,书已经被抢购一空。这在叶晴的意料之内,又在他的意料之外。道理其实很简单。这是个以武为尊的国家,基本草木皆兵的国家,对军事有在天然的教育优势背景,他们的兴趣和上升渠道和军事离不开。孙子兵法,自然就很受待见。而《论语》过于精辟,需要注解才能理解其中深意,而且更加偏向理论,不好实践。不过,叶晴也没有过多的着急,他相信好的作品,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只是让掌柜不解的是,叶晴让他继续印刷《孙子兵法》,尽最大的产能去继续印制,但让他继续营业的前提是不卖《孙子兵法》而是卖《论语》,只是门口立个招牌-“《孙子兵法》已售空”。这让掌柜很是不解。

  另外,在《奇阳决》上叶晴并没有闲置。他画了一个像传统天线那样的锅,中间支棱起来一小块地方,能够盘坐的地方。跟阿耶讲了细节和尺寸外,便让他找人去制作。

  待到五日后,《孙子兵法》开始正式销售,每天限量500本,每本售价涨到了二两。铜锅也打造完成。经过几日的忙碌,对业务的复盘、打磨,叶晴终于有时间能好好专研他的《奇阳决》了。他来到演武场,命人在通过内部铺一层白布,接着他就被抱到中间支棱起来的木板上进行打坐。

  制作这个天线铜锅其实原理很简单,就是用“聚焦”的方式,将太阳能聚集到他的身上。这样光合作用更加直接。为了保险起见,蒙一块白布,也是怕直接聚焦,能量太强,他肉体无法抗受。很快,叶晴便觉得身上异常燥热。他深吸一口气,便按照心法口诀,开始吸收这能量,往心口去聚集。慢慢的,他这奇怪的装置,吸引了演武场士兵的目光。但是没有人敢上前打扰。只是抱着好奇的目光,注释着这边。

  渐渐的,叶晴身上被一股若隐若现的红色空气所覆盖。包裹住他的红色颜色慢慢浓烈起来。叶晴也感觉到这股气的翻腾,体内的奇迹八脉迅速流淌着一股能量,在跑完一圈静脉后,这股气往丹田不断汇集、压缩。说来也奇怪,这股气游走了全身细胞后,叶晴的皮肤开始慢慢脱皮,就是表皮开始起皱,脱落。露出了他的白色的稚嫩皮肤。身上的变化,让叶晴奇痒无比。好在他心神控制得很好,他慢慢陷入了冥想境界。

  林之雄教头守在旁边,安静地注视着叶晴的变化。林教头身上要弥漫着淡淡的蓝色光晕。一是他要感受着叶晴身上的变化,同时也是随时准备保住叶晴,就像保镖时刻握着枪,准备随时出击。“突破一层了?”林教头心头一紧,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这么快?林教头随着心头一紧,淡蓝色的光晕慢慢也开始浓烈起来,他有点紧张了。

  叶晴知道自己的变化,但是没有打算停止。他就像一块特别干的海绵,拼命吸收着周边的能量。很快,又突破了第二层。但到了第三层开始,他感觉体内的能量开始逐渐暴动起来,很难压制住,并且去提炼它。看来今天只能到这里了。慢慢的,叶晴散去了心法,开始收工。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让林教头抱他下来。叶晴其实敢这么乱来,也是因为旁边总有着林教头守着,他才能如此安心的胡来。

  林教头特别宠溺的抱着叶晴,就像看着自己孩子那样一般,眼里抑制不住的父爱目光。叶晴有点难受,他这心理年龄受不了这样的对待,便要下来。林教头尴尬的志浩放下叶晴,以一股哭笑不得的表情对叶晴说,“少爷,果然天赋异禀,这么快就在第三层了。”叶晴也特别识趣,“还是要感谢林教头为我护法,不然我也不敢如此胡来。对了,林教头,这就是真气吗?”说着,便伸出左手的食指,在指尖凝结出淡红色的火苗。林教头吓了一大跳,“少爷,您能凝气于型?这是心法到了八层左右才能做到啊。而且您的真气还如此稀薄,如何提炼出来?”叶晴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也露出了他还未长全的牙齿,一个特别惹人喜爱的表情。谁能知道,在此之前,他其实能感觉到气的扰动,但是过于稀薄,他只能极其小心翼翼,去感受,去让他流转。就是这微小的真气,锻炼了他如此精准的控制手法。

  “少爷,少爷,有要事禀报少爷!”掌柜的一声嚷嚷,打断了二人谈话。

  “什么事如此慌张?”叶晴淡定的问道。

  “禀报少爷,街上突然涌出有很多人在卖《孙子兵法》的抄写本,并且售价只有100文钱。今日我们只卖出1本。”掌柜说道。

  我去,竟然有人做盗版,看来什么时候,人都是一样的。叶晴脑中快速转动了起来。立马做了安排。

  “童掌柜,第一,你找人假扮要大量收取这些手抄《孙子兵法》,尽量找到源头是谁在偷偷指使。第二,去找最好的讼师,找来与我沟通,第三,找五个你最信得过的手下来与我开会。事情按照这三点先后顺序快速去执行。我在书房等你们。”

  这件事完全出乎叶晴的意料。不过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叶晴让林教头抱他去见阿耶。

  眼前这个是个危机公关的好时机,是福也是祸,那么就趁这个机会让凤凰书店的名头更响亮一些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