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群枭天 > 第十二章 奖励
 
  离开一朵花KTV的社会青年们走在壶沟路的道路上,一群人看着就不像是好东西,遇上他们的行人也都纷纷绕道而行。

  “蛇哥,我们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对呀,难道就该好好教训一顿他们吗?我看着那瘦排骨的嚣张样就来气,恨不得给他一刀!”

  光头蛇左右两边的小弟很不解的向他问道,他们都觉得被人打了一巴掌后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离开实在是太窝囊。

  齐胜看起来弱不经风,可那一巴掌打的光头蛇到现在还觉得脸皮隐隐作痛,这不科学。

  “鲨鱼哥给我说的是带人过来吓唬吓唬一朵花KTV的人,逼迫他们去找鲨鱼哥再谈,可没有说过让我们动手。”光头蛇说出了原委。

  好歹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一个见都没见过,连名字不敢说的齐胜扇了一巴掌,光头蛇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火,要不是因为他大哥没让他动手,他早就想把齐胜按在地上暴揍了。

  以他这体型这吨位,暴揍齐胜一顿那绝对是不费吹风之力的妥妥。

  “蛇哥,你未免也太听鲨鱼哥的话了吧,要搁我我肯定忍不了。”光头蛇的小弟说道。

  这小弟的本意是替光头蛇打抱不平,可光头蛇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走在这群人最前头的光头蛇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人也全都停下来了。

  下一秒,只见光头蛇一拳就朝着那小弟抡了过去,那小弟直接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才止住,腹里一阵翻江倒海,一口鲜血从他喉中喷出。

  “给我打!”光头蛇冷冷的看着那吐血的小弟,指着他的脑袋说道。

  还没有待那小弟再说些什么,已经有人将他围在了中间,当街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光头蛇看都没有看一眼,而是点起了一根烟,对着身后除动手外还站着的小弟们吼道:“管好你们的嘴巴,要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不然别怪我光头蛇不客气!”

  “是,蛇哥!”

  跟了光头蛇有些年头的小弟都知道,这光头蛇一向以鲨鱼马首是瞻,耳中绝容不得半点有关鲨鱼的坏话。

  而那吐血后还被当街暴打的小弟,犯的就是这个错误。

  ……

  ……

  回到一朵花KTV,光头蛇带着他的人离开后,KTV里就恢复了往常,所有人员都在忙碌着今夜的工作。

  齐胜今天还是管仓库的运送,他刚推着空空如也的小推车回到仓库,就看见有个人站在他的面前。

  这个人是陈登,齐胜可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内心里还对他昨夜惩罚自己怀有疙瘩。

  见齐胜见到身为经理的自己,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跟没看见自己一样,让陈登微微一愣。

  陈登毕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思考一下就明白了齐胜为何会这样,他没有任何其他感想,只是往前走了几步挡住了齐胜的路。

  “陈经理,你干嘛呢?”齐胜抬起头来说道,既然躲不过,那就面对吧。

  “不是我干嘛,而是琴姐想找你。”陈登说道,他只是过来传达的。

  “老板娘?她找我干嘛?”齐胜有些不明白了,这好端端的怎么会想起找他呢。

  “这个我不知道,琴姐没和我说。”

  “哦,那她在哪里呢?”

  “办公室。”

  “好的,我知道了。”

  齐胜将小推车推回仓库,和徐家杰交代了一声,就朝着楼上办公室去了。

  顶头上司老板娘要找自己说话,正好还可以偷偷懒,何乐而不为啊。

  齐胜没有敲门,直接省去了这个章程,推门就进入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着一股浓浓的香味和浓浓的烟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齐胜感到一阵刺鼻,甚是难受。

  “老板娘,你找我呀?”齐胜说道,他的小手在鼻子前挥了挥,想要驱散些那混合着的气味。

  胡一琴坐在大软椅上面,背靠着大软椅的靠背,两条裹着带蕾丝边纹的黑丝袜的大长腿翘在办公桌上。

  重点在于,她穿的还是裙子,特短的那种!

  见到老板娘这个姿势,齐胜忍不住地咽了口唾沫,内心暗道:妖精!

  胡一琴的朱唇一张一合,略有不开心的说道:“进来之前不会先敲门吗?一点礼貌都没有。”

  知道齐胜进来了,可胡一琴翘在办公桌上的双腿还是没有放开去,她好像是故意的。

  齐胜真的是被诱惑的连眼皮子都舍不得眨一下,又咽了口唾沫才说道:“不好意思,下次会注意的。”

  “呵呵,来,坐下来聊。”胡一琴微微一笑,终于放下了她翘在桌上的腿。

  齐胜眼中带着不舍,心中带着可惜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看着坐在自己对立面的胡一琴说道:“老板娘,你找我?”

  胡一琴并没有答话,而是拿起桌上的香烟盒,往自己的嘴里塞一根,又递给了齐胜一根。

  不过齐胜拒绝了,他抽不惯细烟。

  齐胜先是起身为自己的老板娘打火点燃了烟,然后又从自己的兜里也掏出了一根烟,不过他抽的是粗烟。

  “听说,你今天打了过来找事的头头一巴掌?”胡一琴说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有种深入骨髓的那种酥麻感。

  “是的,好像是叫什么光头蛇来着。”齐胜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可知道这光头蛇是什么来头?”胡一琴询问道,她很好奇齐胜的想法。

  “管我屁事?”齐胜直截了当地回答。

  有听同事们说过,那光头蛇是一个混黑道的大哥麾下大将之一,可那又怎么样?反正打都打了,还能后悔吗?

  再说了,齐胜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对于骂自己父母的人,即使时光倒流一次,他依然会打。

  “哈哈哈,说得好,有个性。”胡一琴被齐胜嚣张的话语给逗乐了,笑得花枝乱颤着。

  胡一琴也算是明白了,齐胜根本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是换作在普都待了有些年头的人,估计听到‘鲨鱼’这两个字,早就吓坏了。

  今天,胡一琴里边穿着是一件低领的红色毛衣,上身的两团软肉因为她的笑而跟着颤动。

  这等景象,可遇不可求呀!

  齐胜看的眼睛都直了,好在他的头发够长,遮住了双眼,没让被窥视的胡一琴发现。

  “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我准备奖励你。”胡一琴不再笑了,抽着细烟对齐胜说道。

  她今天比较晚过来,毕竟身为老板娘的她,上班时间还是比较自由的。

  一过来,经理陈登就向她汇报了今天营业前的事情,包括了齐胜的所作所为。

  所以胡一琴才会知道这件事情,并且让陈登去把齐胜叫过来找她。

  “奖励?那真是太好了,老板娘你准备怎么奖赏我呢?”齐胜一听到就奖赏,眼中就泛光。

  胡一琴从大软椅起来,她并没有穿着高跟鞋,只是穿着丝袜,光着脚丫踩在冰冷的地砖上,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齐胜的身旁。

  她弯下了腰,离着坐在椅子上的齐胜很近,精致的脸蛋对着齐胜的耳垂呼了一口热气,然后才说道:“你,想要什么奖励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