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好奇,害死恋爱的猫 > 17.我知道,我从来就不是个好女人
 
  我是阿芳,下面的故事由我自己来讲述。
  对于小陈,我其实有过愧疚,可是每一次愧疚都被那无休止的争吵所击溃。
  我是真的想改变,可是我没有能力工作,我又不想工作,可我想要钱,我没办法放弃我得香奈儿包包,没办法丢掉我得YSL口红,更没办法不穿我得CK内裤,那些东西就像是长在了我的肉里,拔掉一根,都会让我头破血流。
  我知道,我从来就不是个好女人。
  可作为人,及时行乐有什么不对的呢?
  在认识小陈前,我有过两个男朋友,我承认我骗了他,我根本不是完璧之身。
  但我也不想,我不想让他难受。
  “安安,我知道你怀孕了,但我就是想,想看看,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你变态吧。”
  “你念在我们恋爱一场,而且以前我们俩什么没做过呀,是吧,我就研究研究,一千块,一千五,我给你两千总可以了吧。”
  我心动了,小陈辛辛苦苦的在KTV工作,我挺心疼他的,所以我没多想。
  但他的两千块怎么能白花,事已至此,我只能束手就擒。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让小陈发现了。
  于是,我得名气开始臭的惊人,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在孩子一岁之后,我本想出去打工赚点钱,没想到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麻烦的男人。
  有些男人,确实有吸引力,他们帅气、多金,或者多金、丑陋,但又有一点好处,就是为了这些好处,我堕落了。
  “无所谓吧,露水夫妻吗,又不会有什么问题,做好安全措施就好了。”
  但事情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
  我就像是上了瘾,在享受那一切,在体验那一切,无论是物质上、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都像是吸了du品一样,整个人天旋地转,甚至连孩子都忘了。
  当然,也忘了小陈,我想,只要我把钱拿回去不就得了。
  结果,一会去,我们就要大吵一架,本来我准备好的钱,让我一口气全部买了奢侈品。
  如今,我什么也没有,只留下那一堆一堆知名的包包、衣服和用了一半的化妆品。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似乎我也是去了兴趣,是的,我想回归家庭了。
  但小陈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很生气,毕竟我还爱她。
  虽然我言辞锋利,可我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真舍不得小陈,遇到那么多男人,他们没有一个是想跟我白头偕老的,完全是为了一时的欢愉,只有小陈,他最朴实。
  何况,我们还有一个孩子。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在家里排行老三,爸爸经常打骂我们三个姐妹,说我们都是扫把星,让他断子绝孙,让他人丁不旺。
  后来我长大了,大家都说,我长得好看可以靠一张吃饭。
  久而久之,我便心高气傲起来,我开始打扮,不学无术,更加学不进去习,慢慢的,我成了班级里学习成绩最差的那一个。
  现在我知道了,她们一直在捧杀我。
  因为我只有这张脸蛋能超越她们。
  可是,我这张脸能让我支持多久呢?人生很长,却也很短,也许明天我就会死去,或者长生不老,运动不止,我便不会停滞。
  可我的爱情呢,或许,我永远不配得到爱情吧。
  “阿芳,你有没有算过,你已经背叛了我多少次,给我戴了多少次绿帽子。”
  “你给我滚,我没有,我就是没有!”
  是,我嘴硬,但我嘴硬的同时,我真的在思考,我究竟做了多少错事。
  从认识小陈前的两任男朋友,到出去闯荡的一个老板,再到这几年汕市的阿温、阿侠、阿日,北方的大高个、小东北,还有我打工地方的老板。。。。。。
  是啊,算起来,我真的犯下了滔天大罪。
  可那又能怎么样,我也需要被人爱,我也需要一个家啊。
  现在的我,只希望能和小陈重归于好,我也会金盆洗手。
  或者说,我想安稳地生活了。
  “你休想,我一定要跟你离婚的,你这样的女人,谁敢要?”
  “尼玛的,你个死鬼,想想你自己多大本事,你不要老娘,老娘有的是人要,孩子我要带走,我让你哭死,我让你活不下去。”
  “看看法院是判给你还是判给我。”
  我怕失去孩子,也怕失去小陈,我觉得,我快发疯了。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总是要为自己的过去受罚。
  可能的话,我想和小陈心平气和地谈一下。
  但我知道,只要我还爱他,我就根本放不下架子,他也在逃避,等到他完全不恨我的时候,或许,我们彼此都放下了对彼此的爱吧。
  那样的爱,留下来还有什么用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