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 > 第46章 克制
 
看着魏家姐妹的体检报告, 原地呆愣的领队不止一个,这其中既有欧拉军校的领队,也有其他外校的领队。

除了长期营养不良, 影响发育之外,魏家姐妹的身上竟然还有大大小小的暗伤。

表面虽然看不出来, 经过专业的体检器材检测, 可以查出她们骨子里受到的损伤。甚至肋骨都是断了好, 好了断。现在虽然已经养好了伤, 但骨子里还是留下了痕迹。

明明是18岁的少女, 身上的暗伤痕迹都快和上过战场的老兵一样多,这也幸好是星际时代医疗水平发达。暗伤虽然留下了痕迹, 但对她们的身体没有太大的影响。

只是看着体检报告,就连铁石心肠的外校领队们也忍不住叹息一声,“这都遭的什么罪啊。”

魏家姐妹曾经遭受过什么,谁也不清楚。但从体检报告就能看出,魏家姐妹转学欧拉军校前的日子过的并不算好。

好在欧拉军校的学生是有补贴的,进入欧拉军校后魏家姐妹二人的衣食算是有了保障。

魏欣然的体检报告好歹还能看得过去,毕竟她是战系的学生,身体还算强健。可魏欣悦的身体状况就有些堪忧了, 体检报告的评价上就差打上体质堪忧四个大字, 也难怪魏欣悦不擅武力。

魏欣悦的这份体检报告一出来,倒是让崇光的领队们之前纠结的问题有了答案。

恐怕这次晋级赛魏欣然会出场。至于魏欣悦, 如果是模拟战她出场的概率是百分之百。但在实战场上, 她一旦出场就是拖后腿。欧拉军校的领队们除非脑袋进水, 否则让魏欣悦出战晋级赛概率约等于0。

更何况3战2辅的阵容对战系队员的战斗力要求多高啊, 各大学校推算了几次, 都觉得欧拉军校上4战1辅的概率更大。就连欧拉军校内部在看到魏欣悦的体检报告一刻, 私下里也召开了秘密会议。

“以前在模拟赛场看不出来,一旦进行实战,魏欣悦的身体能承受得住吗?”

有领队担心不已,虽说之前魏欣悦已经上了晋级赛的正式队员名单,可当时就连领队们也不知道魏欣悦真实的身体状况。现在体检结果出来,魏欣悦的身体素质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差。晋级赛的输赢是一回事,把学生的身体给拖垮了那就得不偿失。

领队们不想让魏欣悦出战,倒不是对她的能力质疑,而是真的心疼她。

三位文史教授也心知领队们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出言针对他们。

云上作为总领队,在这时候必须做出决断。

事实上云上看着魏欣悦的体检报告,心中也在动摇。

晋级赛的强度极大,搞不好以魏欣悦的身体状况,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如果从保护学生的角度考虑,确实不应该让魏欣悦出场。

但魏家姐妹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必然很清楚,从头到尾魏欣悦都没有申请过退出,魏欣然也没有阻止妹妹的意思,也就是说两姐妹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以为了他人好的名义,而枉顾他人的意愿,这根本就是成全自己的私心。云上听着其他领队们的交流意见,终于狠下心肠做出了决断。

“校内实战演练的时候,就应该能够看出魏欣悦在赛场上更多是靠动脑,而不是动手。魏欣悦没有战斗力的问题,我们之前就已经讨论过多次。既然当时我们已经做出了决断,现在又为什么要轻易改变呢?更何况魏欣悦自己都没有提出退赛,我们作为师长既要考虑学生的身体情况,同时也要兼顾她们的意愿。所以,我个人坚持让魏欣悦出场。”

眼看着有些领队还想争辩,云上淡淡地道:“我知道各位领队都很心疼魏欣然和魏欣悦这两个孩子,可是我希望诸位能记得,她们二人是为什么转学欧拉。她们努力至今,为的又是什么?”

云上的一番话,让其他领队彻底歇了再劝的心思。

魏家姐妹因何转学欧拉,在场的领队都不是傻子。如果是为了求一个平安顺遂,她们又何苦转学欧拉呢?

文教授抬眸看了众位领队一眼,一锤定音道:“如果魏欣悦是能力不济,你们想让她退赛我无话可说。可如果是出于心疼她,那就大可不必。我们是军校,不是慈善堂。军校生可以流血流泪,就是不能让人看轻。”

另外两位文史教授点头应和,这一次其他领队彻底绝了换下魏欣悦的心思。

训练基地给各个学校都准备了专属训练室,接下来的几天里,学生们除了熟悉科研院最新研发的防护设备,其他时间都是在各自领队的带领下,在专属训练室进行训练。

眼看着晋级赛即将举行,在晋级赛开赛的前一晚,各校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意外情况发生。

比如,当晚崇光加入了一名新队员。

按理说组委会要求参赛师生提前进入训练基地,就不会允许有学生迟到的情况出现。但这其中也有例外,比如学生因为学籍问题耽搁了审核,组委会核实无误后,该生并不会被取消参赛资格,而是会在晋级赛前由组委会专员安排进入训练基地,与该校的师生汇合。

崇光新加入的这名学生,恰巧从帝都转学而来,因为他是跳级生,所以学籍转换上耽搁了几天。

所有的审核也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这名学生姓魏名重明。欧拉军校就差把针对二字打在横幅上了。

不过欧拉军校这次很给面子,哪怕有三位镇校神兽在场,他们也没有提起申诉。

因为当晚,欧拉军校也有一名因为学籍问题被耽搁的学生进入了训练基地。

该生同样来自帝都,不过他的转学并非临时申报手续,而是实打实的欧拉军校新生,只不过对方因为家庭原因入学晚了一段时间。

直到此时,其他学校才意识到,欧拉军校隐藏了一张牌,这张牌还是一张王牌!

看看那名学生的名字吧,姓凌名琅。

凌这个姓在帝国本就不多见,更何况他还来自帝都!帝都盛产香艳八卦的凌家,也是十大贵族之一的孤狼凌家。

崇光和其他几所学校的领队快被欧拉军校给气吐血了,崇光吸纳了烈焰魏家的嫡幼子,欧拉军校就放出孤狼凌家唯一的孙子。

论身份,谁也不怕谁。可要是论实力,魏重明是个绣花枕头,凌琅可是实打实的战系人才!

贵族院把魏重明弄进崇光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仗着魏重明的身份让欧拉军校在赛场上有所顾忌。可现在欧拉军校拉出了与魏重明身份相对的凌琅来。

崇光以及其他学校一致认为,如果魏重明敢用身份搞事,欧拉军校就敢放手让凌琅在赛场上揍魏重明。

同是贵族院的人,同是十大贵族,在商量计划的时候就不能达成共识吗?

既然魏家把魏重明调进了崇光,为什么凌琅还要去敌方的欧拉?这是在难为他们这些底下办事的人!

除了魏重明和凌琅,其他学校也或多或少的留了一手,把最强力的队员以审核漏洞的形式留下,延缓了他们进入训练基地的时间。

以至于比赛前一天,几乎每个学校都接收了一位迟到的学生,领他们去各个学校住宿区的组委会员工,和各位领队打招呼的时候,笑容都带着意味深长的意味。

其实组委会发现晋级的学校纷纷提交学籍审核的时候,心里就已经知道各个学校在打什么主意。

结果组委会不动声色,把所有学校的学籍审核都给收走了,然后在比赛前将所有审核的学生以大礼包的形式送到各个学校的领队手上。

欧拉军校收的坦然,还乐呵呵地和其他学校交流起来。

“呦,崇光不错啊,你们也留了一手啊。”

“飞羽你们也别藏着掖着了,这是你们的主力队员吧?叫什么名字?”

同样都是留了底牌,同样都是走的审核程序,为什么感觉欧拉是最大的赢家呢?

其他学校纷纷表示有此疑惑,崇光的领队更是关起门来义愤填膺地表示,崇光或是最大输家。

组委会不动声色的接纳了多个学校的学籍审核申请,却没有提前透露任何消息出来,说明组委会是有意为之。如果只有几个学校这么做,恐怕组委会早就干涉了。偏偏所有学校都藏了底牌,钻了组委会的审核漏洞,组委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反手就给了各个学校一个教训。

底牌当然是要藏到最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才能发挥作用。可现在组委会是在开赛前一天,当着所有学校的面,把每个学校的学生都当众公示了一遍。

这下所有领队都知道各个学校按着的底牌是谁了。

欧拉军校是其中损失最小的一个,甚至可以说这张底牌留到现在才打出来,确实出乎了众位领队的意料。

孤狼凌家的老家主是条龙,儿子却是一条虫,这是帝都各家族达成的共识,偏偏凌家气运不绝,被凌老家主一手带大的孙子,很有凌老家主的风范。

崇光的领队们心中暗自叫苦,本来还想利用魏重明的身份做文章,现在欧拉有了凌朗这个制衡魏重明的利器不说,崇光本身还要深受魏重明的困扰。

魏重明跳级转学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他的身份。崇光一队只有5人,如果加入魏重明能够压制欧拉军校也就罢了,可偏偏现在摆明了无法压制。

那么魏重明硬塞进队伍就是一颗废子,可现在这档口,谁敢和魏重明那位小少爷提“小少爷,不好意思,由于你实力不济我们准备把你替换掉。”

这话崇光的领队们敢说吗?他们敢提,魏重明能立马给他们脸色看!

可如果不换下魏重明,五人队伍里多了一个陌生队员不说,甚至队员们还要顾及魏重明的安全,实战的时候难免束手束脚。

用偷鸡不成蚀把米来形容崇光本次的行为,一点也不为过。

崇光的领队很想把凌朗给申诉走,可问题是欧拉走的是正规审核程序,不但欧拉走了审核程序,崇光也走了,其他学校也走了,大家都钻了漏洞,谁好意思去举报?

越想越气的崇光领队们甚至觉得欧拉军校就是故意的!

欧拉军校才不管崇光以及其他学校的领队脸色有多难看,表情有多抑郁。云上甚至拍着凌朗的肩膀当众嘘寒问暖,“来的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情况吧?明天就要比赛了,今晚好好休息。不要有心理压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

凌琅点了点头,跟着其他领队进入宿舍。

云上看着面前还没散开的其他学校的领队乐呵呵地道:“真是没想到,我们也有心有灵犀的一天啊。”

谁要和你心有灵犀,谁要和你们欧拉心有灵犀,哼!

其他学校的领队们带着自己的学生愤怒地离去,崇光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无奈已经是比赛前一天,他们就算有心和教育部说明情况,只怕教育部把情况申报给贵族院后,也未必能拿出及时有效的应对办法。

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先把魏重明小少爷给领回去啊。

事实上魏重明打从进入训练基地开始,一直在神游。

原本他被送上组委会专门接送迟到学生的飞船时,还是一脸不可一世的臭表情。可他万万没想到,飞船上竟然会坐着凌琅这个杀星!

帝都很大,贵族的圈子却很小,尤其是年龄接近的贵族子弟们,几乎从小就在一起窜门。就算彼此不熟悉,好歹也有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面子情。

可这面子情里,凌琅是被排除在外的。

凌家是十大贵族里唯一的武将世家,这就导致凌琅从小就比其他贵族家的孩子们能打。

魏重明小时候与凌琅起过冲突,原本他还回家告过状,谁知道老爷子得知他被凌家的孙子揍了之后,第一件事不是登门为他找回场子,而是把魏重明打了一顿,一边打还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怒骂:“你连凌家的孙子都打不过,好意思回来哭?”

挨了两次打,身心俱疲的魏重明后来学乖了,但凡见到凌琅他惹不起,好歹躲得起。好在两人的交际圈子没有重合,等大了一些后,魏重明和凌琅除了在宴会上,很少有碰面的时候。

谁知道这次好不容易被老爷子委以重任,他竟然又遇到了凌琅,偏偏凌琅还是欧拉军校的学生。

魏重明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凌琅就是来克他的吧?

魏重明心里有事,以至于一夜未眠,等他醒来的时候顶着两个熊猫眼走到领队面前,崇光的领队彻底绝望了。

就魏重明这状态,实战场上崇光的队员们不被拖累,那真是谢天谢地。

反观欧拉军校那边,凌琅果不其然的出现在队列之中。只不过他身上带着一股生人莫近的气场,与欧拉军校的其他队员们隔了足足有两米远。

崇光的领队们见状一喜,好事啊!凌琅和欧拉军校的其他学生不熟,所谓的配合度和默契度就不要指望了。

各校的晋级赛正式名单已经提交,现在已经是赛前准备时间,任何人想要做出变动都不可能。

每个学校的参赛选手都会经过屏幕公示,不但领队们能看到,线上平台的观众们也能看到。

等大屏幕上公布欧拉军校参赛队员的时候,其他军校的领队们目光不禁为之一变。

魏欣悦!

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名字竟然出现在大屏幕上。

欧拉军校竟然是3战2辅的阵容!

本来还以为出动3战2辅阵容,欧拉军校的战斗力会受损。可是现在看看选手名单,其他学校的领队们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风闻、凌琅和魏欣然,三个战系全部觉醒异能,异能等级分别是飓风、森木和业火,几乎是异能的顶级配置。

欧拉军校的底蕴,果真深不可测。

崇光的领队们与其他几个学校的领队相互对望一眼,彼此微微点头,回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强敌在前,必须联手。

这一场晋级赛,无论如何都要把欧拉军校拦在晋级线外。

等大屏幕上的各校参赛选手名单公示完毕,所有选手都被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引导着登上小型飞船。

晋级赛的实战赛场是在训练基地50公里外的远古森林,飞船会负责将选手们送进赛场。

每个学校队伍只能跟随一名领队,欧拉军校跟队的是云上。

其他领队虽然没有前往赛场,训练基地的观战台前却安排好了领队们的专属位置。

比起线上平台的观众们,领队们面前更是多了360度环体监控设备,可以随时查看自己的学校选手情况。如果中途有意外情况发生,各校领队可以凭监控设备的录像向组会委提起申诉。

不过场外的领队没有替学生弃权的权利,除非学生自己主动弃权,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干涉赛程,只能进行赛后申诉。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条规定的时候,三位文史教授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