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清晨。

平城许家的小院中。

被关在铁笼子的如许四仰八叉地睡着觉, 黑甜的梦乡中,他仿佛又回到了与那个人类待在一起的日子。

那时的他刚刚从青灯手中接手了身体,又因为泰平那厮的原因与青灯大吵了一架, 独自出来闲逛。

被仇家袭击之后掉入一个不知名的山谷,被一个叫做“如许”的人救下。

对方修为很低, 但非常爱笑, 总是笑眯眯地给他好吃的, 还给他讲自己与妻子的故事。

“小熊, 我和她说好了, 过两年就要生个小孩子哩。”

“你说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这崖面不陡,咱们努努力, 说不定就能爬上去。”

可惜,人类的生命是脆弱的,“如许”还没能爬上去,就因山谷内的瘴气倒下,弥留之际,请求他照顾自己的家人。

他恢复了伤势之后,先是帮“如许”报了仇,而后回到坛城, 打算处理对方的后事。

哪晓得到了坛城, 却发现对方的妻子正因为“如许”的失踪而受到父母改嫁的胁迫。

他只得顶着“如许”的身份先站出来。

后来,仇人又追了上来。

他顾不得解释, 也怕暴露身份, 只得暂时离开。

再然后, 泰平那厮要对孩子动手, 他将孩子抢了过来, 交给“如许”的妻子来养。

“哼。”

如许忍不住翻了个身。

可是看情况, “如许”的妻子并不靠谱。

想起了小崽崽,如许睡不着觉了。

也不知道崽崽现在在干什么。

就在如许失去睡眠,睁开眼睛靠在铁笼旁时,遥遥地听到一串脚步声。

似乎不像是宅子里的人。

如许睁开眼。

不一会儿,他看见几位穿着碧色道袍的修士走了过去。

或许是好奇于他的存在,有一个穿着锦服的少年修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仿佛是见到什么稀罕玩意儿一般。

“不要东张西望。”与少年一起的人低声道。

少年这才转过头。

一行人匆匆离去。

如许望着这群人离去的身影,忍不住蹙眉。

——碧萧宗的人?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碧萧宗的修士前来拜访,所见的自然先是许家名义的主人——许家家主。

不同于在容诩与苏淮安面前的柔顺恭敬,许家家主在外人面前,则是另外一副客气疏离的模样。

“不知诸位道长所来何事?”在寒暄之后,许家家主疑惑地问道。

碧萧宗的贸然上门,从礼仪上来说算得上是突兀。

许家是云隐宗下属的世家,与碧萧宗根本不搭边儿,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

就算碧萧宗有事找他们,也应当通过云隐宗才是。

“打扰许先生,实在抱歉。”碧萧宗为首的人客气道。

经过碧萧宗的讲述,许家家主这才明白碧萧宗为何不管不顾地匆匆前来。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域外天魔之事。

昔日因为域外天魔觊觎此界,导致正魔大战还未得出结果就中途中止。

此后一段时间,虽然域外天魔化身时不时出现,但因为有大能顶在前面,又刻意封锁消息,以至于一些宗门甚至认为域外天魔已经被消灭。

直到前段时间,此次云隐宗给天下宗门去信,阐述天魔之气的影响,各宗门才重视起来,进行自查。

这一查,却是查出了问题。

原来,小弟子间早就开始流传着神秘丹药能够提升修为的小道消息,就连高层修士,也似乎受了影响。

近期碧萧宗就有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走火入魔,重伤了若干弟子,在被抓捕前,悍然自爆。

在自爆金丹之前一刻,此人的意识似乎终于恢复了片刻的清明,神情惊骇,向周围急声呼救,面容扭曲,似乎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可是,到这时已经晚了。

纵然碧萧宗及时疏散弟子,这金丹期修士的自爆,仍然夷平了宗内两座高山,造成死伤无数。

听到这里,许家家主愣住了。

“……这、这怎么会?”

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然无法控制自己,被未知的力量胁迫着自爆?

见许家家主的反应,碧萧宗的修士神色黯然,但仍然提出了自己的来意:“我宗门师长已与贵宗联系,认为此事定要查个明白。”

“听说贵宗第一次发现那天魔异端是在平城,我们想知道具体的情况。”

“不知道可否方便?”

经过碧萧宗一番讲述,许家家主大致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云隐宗驻扎点那几个弟子的确是他们率先抓到的,为了此事,也在平城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碧萧宗想必是得到了消息,也想加入到对抗域外天魔的事务中来。

只不过,对方显然是不满足于云隐宗给出的笼统结果,打算自己再细细地查一遍。

这事……

若不是对方讲述那个金丹期修士自爆之事,许家家主完全可以一口拒绝。

但,若那修士当真是受了天魔之气影响,恐怕此时拒绝,倒显得不合时宜。

“此事请容我同上宗汇报。”许家家主使出了“拖”字诀。

“自然。”

许家家主差人将这些道长们带下去安顿。

在离开时,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领头说话之人,竟然在离开时侧了侧身,下意识慢了其中一个弟子一步。

咦。

难道此次碧萧宗前来之人中,还有隐藏身份之人不成?

接待完一行不速之客,许家家主心中存着事,来不及歇息,就匆匆去了后院寻找老祖宗。

只是,到了后院,许家家主才从旁人的口中得知,老祖宗陪着安公子去前院了。

许家家主懵了一下,紧张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担心出了什么正事牵绊,许家家主连忙道:“我去前院看看。”

哪知道下一秒他被拦住了。

“您可别去捣乱。”

“?”

“我们尊主陪着安公子逛园子呢!”

一大把年纪的许家家主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是人家小情侣去约会。

只是……约会的方式为什么是逛园子?

——为什么是逛园子,这问题也是问进了苏淮安心中。

他慢吞吞地向前移动着,偶尔侧过脸,观察许师兄的状态。

由于匆忙地从外赶回来,许师兄看上去颇有些憔悴。按道理说,对方不应该与他这般到处乱晃,而应当回房间休息才是。

“许师兄?”

在两人行进了一刻钟之后,苏淮安终于忍不住叫停两人的行为。

“身体不舒服?”

哪知道,在苏淮安开口之后,对方第一反应,是关心他的身体。

“没有。”

下一秒,只见许师兄一脸认真道:“那还是继续走走吧!”

“医修说,你现在应当多锻炼。”

苏淮安嘴角抽了抽。

他当然知道到了孕后期应当多动,但到了许家之后不用上课,日子过得颇为顺遂,整日除了给崽崽讲故事之外,便是待在房间内。

这种生活方式被睦月师叔吐槽过多次,他都靠着撒娇和装傻混过去了。

没想到许师兄更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他拉出来散步。

这等行为,实在是颇为有效。

就和家长管束小孩一样。

苏淮安忍不住又看了许师兄一眼,在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崽崽将许师兄称为“爹爹”的旧事。

说起来,这许师兄怎么年纪轻轻,就喜欢给人当爹呢?

苏淮安一边在心中暗自腹诽容诩时,另一边,容诩却微微舒展了眉头。

他自然知道此时应当去休息。

只是,他担心自己在讲完如许之事后,对方会在他离去之后难受。

因此,倒不如陪着对方。

两人各自心有打算,但面上却是出了奇的和谐。

只是,绕着许家的花园转了一圈,还未来得及考虑是否还要再转一圈时,便被匆匆赶来的仆下拦住了。

“安公子,您快去瞧瞧吧,您救的那只异兽……”

“滚滚?”

“它与新来的客人起了冲突,打起来了!”

什么?

苏淮安与许师兄对视一眼,连忙赶回到小院中。

院中,一群穿着碧色法袍的修士正在与铁笼中直立站起的滚滚对峙。

双方虽然气氛紧张,但看上去双方都没有受伤。

这让苏淮安松了口气。

“发生了什么?”

那看管异兽的仆从见到苏淮安,长舒一口气,连忙道:“安公子!”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瞬间都集中到了苏淮安身上。

“这些道长们见到了异兽,非说这异兽与他们碧萧宗有关,要施法查问这异兽来历。”

滚滚与碧萧宗有关?

等等,碧萧宗?

苏淮安转过头。

碧萧宗修士们弄不明白苏淮安的身份,但通过仆下的态度,也窥见了苏淮安在许家的地位不一般。

“这位……公子。”

碧萧宗为首的弟子在苏淮安隆起的腹部上看了一眼,客气道:“不知道这异兽是从何而来?”

从何而来?

苏淮安被逗笑了。

这群人倒也有意思,他又不是碧萧宗的弟子,哪有被当面质问的道理?

苏淮安没有回答,而是慢吞吞地上前移动了两步,来到了铁笼旁边。

“当心!”

碧萧宗修士虽然对于苏淮安没有回话而有些恼怒,但担心苏淮安不明白这异兽的危险,连忙提醒道:

“这异兽身上有血腥气,恐怕伤过人,公子你……”

下一秒,碧萧宗修士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他们惊讶地发现,方才还万分凶恶的异兽,竟然在见到这位公子之后匍匐下来,温顺地探出脑袋,蹭了蹭这位公子的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