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如许在昏迷之前便已经做好了自己变成原型后, 会被人发现,被人围观的打算。

但他想凭此博一线生机。

平城是个大城,人员来往复杂, 人们对于忽然出现的兽类,也能淡然视之。

——最多发现他之后,将他当成是跑出来的异兽,交给云隐宗驻扎点的弟子罢了。

混迹平城多年,他对于云隐宗驻扎点的办事风格熟悉的很。

平城这么大,驻扎点的弟子却只有这么几个,各式各样的琐事繁多。

这些弟子不光是要完成宗门布置的任务, 负责与各个世家打交道, 除此之外,还要应对宗门考核,提升自己的修为。

在这样的情形下,驻扎点弟子也习惯了抓大放小——重要的事情加紧办, 对于不那么重要的,就统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平城出现一只受伤的兽类, 自然是属于小事。

对方大概率会将他弄回驻扎点观察一番, 在确定他不食人,看上去又不是什么灵兽之后, 便会将他放归山林。

到时候, 他伤治好了,也躲过了那群穷凶极恶追杀者的击杀。

如许对于自己的计谋颇有信心,可谁知道, 一觉醒来, 自己竟然不在云隐宗驻扎点, 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小院子里。

这是哪里?

如许警惕地睁开眼。

他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 四周环境陌生,但绝对不像是平城驻扎点的模样。

而且,他腹部的伤竟然也得到了妥善的包扎,虽然还很疼,但已经危及不到生命。

如许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安。

就在他打算再仔细辨别四周时,便听到了有脚步声逐渐靠近。

如许立刻闭上了眼。

紧接着,铁笼子被打开了,有两人钻进来,并且蹲在他身边,主动地给他换药。

……要不要现在跑?

如许计划着忽然暴起伤人,然后从这座小院儿里逃走的可行性。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料想在兽型状态下,能够拦下他的人并不多。

就在如许下定决心,准备行动时,忽然,两个侍从开始闲谈。

“这云隐宗的弟子真是乖觉,知道安公子喜欢灵兽,抓到就来讨好。”

“可不是?说是大宗门的弟子,论起钻营来,可不比我们差。”

两个侍从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嘴上却是格外的不饶人。

几句话,完全将云隐宗贬了个彻底。

如许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利爪。

他从两个人的话语中判断出自己的处境——他的确是被云隐宗驻扎点的人发现了。

但对方将他当做礼物,送来讨好另外的人。

而且听这些人对云隐宗贬损的语气,说明他们并未将云隐宗的人放在眼中。

也就是说,这个院子主人,大概率也是不弱的修士。

他暂时不能跑。

改变了想要离开的心思,如许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仍然装昏睡,哪怕仆从为他换药时手脚毛糙,弄疼了他,他也仍然一声不吭。

“这兽是什么来历?虽然看上去凶猛,但性格还算是乖觉。”

“脾性好就好,免得还要让我驯。”

“可不是?若是伤了安公子,恐怕有我们好受的。”

另外一人笑道:“这个你倒是放心,安公子才不怕这些兽类。”

“况且,安公子身边多得是人保护,何况是有主人在——就算是主人自己受伤,也不会让公子受伤。”

安公子?

什么人?

如许在脑海中将自己知道的姓安的人家过了一遍,却仍然没有任何印象。

奇奇怪怪。

如许暗自思考着,那两个仆从却已经上完了药,准备起身离开。

没听到多少有用消息的如许心中有些焦躁,但却又无法阻拦,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离开。

不一会儿,药物中包含的镇静成分起了作用,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并且一觉睡到了天亮。

其间,他听到四周似乎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但因为太困,只得闭上眼翻了个身,陷入黑沉的梦乡中。

第二日,如许发现自己的待遇似乎变好了!

铁笼子里被塞上了一层干燥的草料,他躺在上面,如同躺在云朵上一般。

除此之外,喂他的肉贴心地打成了肉糜。

两个仆从在给他换药时,动作也轻了许多。

“它怎么还不醒?”

轻手轻脚地忙完手上的活计,两个人如昨日一般闲聊了起来。

只不过,今日的话题不如昨日那般抱怨云隐宗,反倒是转到了如许身上。

“按说应当醒了,安公子为了救它,专门请了医修看诊,又是喂药,又是天材地宝,光是朱果,都舍了两颗去。”

两人的语气中充满了羡慕。

也不知道它哪里招了安公子喜欢,引得昨日安公子亲自来看望。若不是身边人拦着,恐怕还会亲自进笼子。

这异兽,怎么还没动静?

“哪怕是个只有半条命的修士,此刻也拉回来了。”

两仆从说着话,如许却暗道不好。

他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好的待遇——他就说,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好得这样快。

按照这样的速度,他很快就必须得醒过来了。

醒来之后他要怎么办?

搭上那个安公子么?

……也不知道对方到底为了什么,对他如此另眼相待。

如许心中正在思考,忽然,听到了另外一人的脚步声。

“春桃姑娘?”

给他换药的仆从恭敬地立在一旁。

这又是谁?如许悄悄睁眼。

下一秒,他听那个叫春桃的侍女说道:“这是我们少爷派人找来的,可以给它吃。”

“是。”

不多时,如许发现自己的笼子里忽然塞进了一些别的东西来,嗅一嗅,发现竟然是……

竹子?

如许脑子有点懵,但这并不影响他咽了咽口水。

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竹子了。

如果他没有感觉错的话,眼前这些,应当是极为稀少的金丝竹。

等等!

如许忽然发现了不对劲——那个叫“安公子”的,为什么会知道他喜欢吃竹子?

他的喜好也与他的原型一般,都是他深藏在心中的秘密。

如今知道的,只有寥寥几个人罢了。

难道是谁出卖了他?

这个安公子,莫非与抓他的人是同一批?

想到这里,如许无法控制自己炸毛。

不行,他必须得想办法逃跑!

·

“滚滚不吃东西了?”

苏淮安吃完早饭,听到了来自春桃的回复。

——春桃为了阻止苏淮安与那异兽接触,自己担任了传声筒,一来一回地传递消息。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听两个仆从说,虽然这熊猫一直昏迷,但喂进嘴里的东西都是吃的。

今天怎么忽然又不对劲了?

“难道是伤势又恶化了?”苏淮安拧眉道。

苏淮安不清楚这个世界的熊猫与他上个世界所见到的有什么不同,只能按照顾人的办法去治疗滚滚。

“去请睦月师叔过来。”

春桃转身出门了。

苏淮安忍不住坐下来发呆。

被打断亲子时间的崽崽有些吃味:“阿爸阿爸,你怎么喜欢这个滚滚?”

虽然说之前也有灵兽们撒娇,但这些灵兽们四舍五入都算是崽崽的小弟,崽崽大度地并不在意。

但这个滚滚不同。

对于这个能够牵动苏淮安心绪的异兽,崽崽第一次冒出了一点危机感。

苏淮安自然看出了崽崽的在意。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阿爸最喜欢你。”

崽崽也动了动,于是,一人一崽就隔着肚皮触碰到了一起。

“乖。”

崽崽就这样被安抚好了。

睦月真人受邀来到苏淮安的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年轻的男人坐在窗边,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神情恬淡静谧,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放轻脚步,放缓呼吸。

“师叔?”

苏淮安先一步看到了睦月真人。

“安公子。”

在来的路上,睦月真人已经听春桃说了大概的情况,因此还没等苏淮安开口,便应承了他的要求。

“我会派人去请医修来,你不要担心。”

“师叔,我想亲自进去看看。”

苏淮安之所以会如此看重这只熊猫,一部分原因自然是因为思乡情切。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无法宣之于口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这熊猫出现的时机太过蹊跷。

他在听到其他人将熊猫称之为“异兽”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熊猫还是旁人没听说的稀有物种。

既然是稀有物种,为什么会忽然受了伤,出现在平城?

睦月真人拧了拧眉:“安公子,您先别急。”

“不如,让我先找医修诊断,等少爷回来了,再一起陪您去看?”

睦月真人祭出尊主来转移视线:“我听少爷说,最近似乎有了您要找的人的线索。”

……他要找的人?

“如许?”苏淮安眼睛一亮。

“是。”

睦月真人这一句,果然转移了苏淮安的注意力。

“他怎么样?”

睦月真人不好说他们为了抓到如许,不但设下圈套骗人,还将人打个半死。

她只好微笑地道:“还在找,想必马上就会有消息。”

在两人谈话之时,忽然有人急匆匆地来禀报。

“不好了,安公子,那凶兽暴起伤人,冲坏了铁栏,现在已经跑了。”

“跑了?”

睦月真人“腾”地站起身。

“跑去哪了?你们还不快追?”

与此同时,如许变成人形,远远地坠在那个报信人的身后。

他心里很清楚,由于那个“安公子”的重视,在发现他的异动之后,这些人一定会第一时间报给“安公子”。

届时,他就能找到那个安公子的位置,以猝不及防之势挟持对方,逼着这院子里的人送他出去。

与此同时,他也能搞清楚,那安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秘密。

如许顺利地进行着自己的计划。

那仆从心急如焚,果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尾随。

如许利落地爬上了一棵树,隔着树梢,院内的景象一览无余。

很快,他如愿地看到了那位安公子。

片刻后,他重新化成异兽,从树上下来,如同晕眩一般,昏昏沉沉地原路返回。

于是,在仆从们精神紧绷,拿起武器准备御敌时,那逃跑的异兽竟然自己出现。

“你!还不快束手就擒!”

仆从声音颤抖道。

下一秒,他眼睁睁地见那异兽白了他一眼,然后自个儿回到了铁笼中。

非但如此,在进去之后,还自己关上了铁门。

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片刻后。

苏淮安得到了最新消息,惊愕地道:“它跑了……然后又自己回去了?”

等苏淮安与睦月真人赶到铁笼旁时,那铁笼已经重新加固好了,仆从们警惕地守在一旁。

那笼子中的滚滚吃着竹子,与苏淮安目光相对时,看上去竟然有着几分无辜和乖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