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苏小友, 你怎么了?”

宋峰主明白苏淮安与其母亲关系不睦,再加上一个“妖修”血脉疑问重重,在请这对夫妇来时, 并没有主动通知苏淮安相见。

因此, 在苏家夫妇路过三问堂时,苏淮安并不知道有人在围观。

此刻,他只是在与祝余真君比划后,疑惑于自己的变化。

“真君,我的灵气运转……好像有点问题。”

步入炼气中后期,修为带来的力量提升极大,此刻, 肚子里哪怕揣着一个崽崽,走起路来仍然健步如飞。

与此同时, 他在突破之后,正式地与灵兽们建立了联系。

不同于与灵兽一对一的契约式关系, 他与灵兽的关系更倾向于是同类认可。

——灵兽们之所以帮它,是将他也当成了同类。

换句话说,如果说他愿意的话,灵兽园里未来想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只不过,苏淮安在刚刚的比划中,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虽然可以指使灵兽攻击,可自身却无法调动灵气进行输出。

似乎在双修之后,他经脉中的灵气产生了惰性, 懒洋洋地一动不动。

如果说, 在双修之前,他搬运灵气一周天,需要耗费一个时辰的功夫, 那么现在,恐怕两个时辰都打不住。

如此一来,他的修为就和停滞住了一样,恐怕短期之内无法再攀登更高一层的阶梯。

“是啊,你的灵气的流速怎么变慢了?”

祝余真君伸出手,感受了一下苏淮安的经脉运行,不由得拧眉。

“这怎么可能?”

按道理说,苏淮安的双修过程宛如另外一次顿悟,在双修过程中灵气灌注,结束之后,灵气应当更为顺畅才是。

“难不成,是这功法有问题?”

猝不及防地发现了新问题,祝余真君被重新吊起了好奇心。

“你等等,我之前好像看到过一个类似的资料!”

祝余真君抓着苏淮安匆匆离去。

与此同时,神隐峰。

“砰”地一声,正厅中爆发出灵气爆炸的声响。

宋峰主与容诩面面相觑。

苏夫人倒在地上,口鼻中渗出了鲜血。

“宋峰主,发生什么了?”

为了方便查探,不久之前被安排去了隔壁房间的苏大老爷诧异地赶来。

“稍安勿躁。”宋峰主看了灵幻真人一眼,后者再一次将苏大老爷请去了隔壁。

半个时辰之前,苏夫人与苏大老爷一同来到了神隐峰,在寒暄之后,宋峰主便道出了此番目的。

“您是说,落云峰与邪魔有所勾结……怀疑邪魔上了我们的身?”

宋峰主八卦归八卦,但做起正事来相当靠谱。

纵然苏淮安通过双修已然渡过了最危险的时刻,但这妖修血脉、妖修功法宛如不□□一般。

为了保证苏淮安与魔子的安全,宋峰主宁愿多费一些功夫,也要将问题搞得清清楚楚。

保密起见,他并未提及“妖修”这两个字,反倒是找了别的借口。

——比如给落云峰扣上一口大锅。

这借口的确有效。

苏家一对夫妇听宋峰主如此说来,顿时急了。

先是赌咒发誓说自己与落云峰没有关系,再心急一点,连忙供出四处听来的、与落云峰不利的言辞。

似乎想要凭借这些,洗脱身上的嫌疑似的。

宋峰主乐呵呵地看着这对夫妇表演,等到他们实在说无可说,停了下来,才温声劝道:

“我知道苏家是积善之家,两位也是有德之人,只是,这邪魔入体,让人防不胜防,还须得让我查探一番才好。”

话到此处,苏氏夫妇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为了查探两人是否有妖修血脉,宋峰主专门吩咐祝余真君找了资料。

妖修血脉与人类血脉所不同之处,不在于外观,而在于质。

妖修发端于兽,有天养地长之特点,若被激发,观其血脉,将会有生机盎然、绿意融融之感,反之则无。

宋峰主将神念探入苏大老爷体内。

下一秒,神念便想退出来。

正如酒肉糟蹋的中年男人一般,苏大老爷血脉浑浊,行走凝滞,散发着腥臭阵阵,端是普通人无疑。

但保险起见,宋峰主仍然老老实实地完成了整个探查过程。

在神念退出来之后,他甚至决定在短期之内不再吃肉。

“恭喜。”

苏大老爷松了口气。

与苏大老爷相比,苏夫人的存在却是重中之重。

苏夫人祖上小有名声,也驻扎在当地多年,有族谱可考,经过执法堂的弟子查探,往上数若干辈,并没有与妖修扯上关系的机会。

若是出问题,恐怕就会出在苏夫人身上了。

在查探之前,宋峰主找借口吩咐灵幻真人将苏大老爷请去了侧厅。

谁知道,当宋峰主的神念探入时,他所见到的并不是单纯的妖修与人修之别,反倒是……

“域外天魔的气息?”

域外天魔之气,怎么会出现在苏夫人身体之中?

据他们目前掌握的资料显示,域外天魔的魔气一旦入体,很快便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成为天魔在此界的化身。

到时候,非但会失去对自我的控制,还会成为域外天魔的傀儡,彻底放弃此界身份,成为天魔入侵时的助手。

只是,域外天魔想要发展化身,须得双方接触才行,苏夫人近两年内,活动范围都只是坛城,从哪里来的天魔之气?

“道友。”

宋峰主与容诩脸上,都出现了极为复杂的情绪。

近日域外天魔出现的频次减少,他们还当是魔子的出世震慑了天魔。

谁知道,震慑倒是震慑住了,只不过对方换了一个更为隐秘、更为让人猝不及防的方式卷土重来。

见宋峰主愁眉不展,面露苦色,容诩提醒道:“苏原身上并无天魔之气。”

这便也是说,苏夫人身上的东西,是有人刻意安排。

——这倒是瞬间缩小了难度。

宋峰主回过神来:“我找人仔细探查苏氏的接触范围。”

“只是,此时还请道友帮忙。”

容诩神念一出,顿时将那苏夫人体内的天魔之气控制住。

与此同时,宋峰主使出了探查之法。

探查之法这一回倒是使用的顺利无比,苏夫人与苏大老爷一样,都是正儿八经的人类。

与妖修半点关系也不沾。

对于此结果,在场两位早有了心理准备,因此,正式证明苏夫人与苏淮安并无血脉关系,倒也算是顺理成章。

“将她叫醒问问吧。”

片刻后,昏迷的苏夫人悠悠转醒。

“——两位尊者莫与妾身开玩笑,淮安怎么可能不是妾身的孩子?”

听到两人的结论,苏夫人看上去颇有几分啼笑皆非。

“他从我肚子里爬出来,我怀胎十月,这难道还能作假?”

宋峰主与容诩也不着急,只是问:“苏夫人仔细想想,那一年的细节。”

“是什么时候怀的胎,又是怎么生下的孩子。”

苏夫人在宋峰主的引导下思考起来。

然而,诡异的是,她的思绪中,除了“苏淮安是她儿子”的念头之外,其他的竟然都如同消融的冰雪一般,了无痕迹。

怎么会这样?

在苏夫人拼命地想要记起来些什么时,宋峰主与容诩对视一眼,眼神中有所了悟。

普通人均认为记忆、思维都是私域,是外人碰触不到的存在。

然而,对于专攻此道的修士来说,记忆也只是一张白纸,如果不具备足够的修为、加持足够的手段,想要做手脚,也不是难事。

“我、我记得……”

剧烈的思索导致记忆震荡,大力的冲击终于震开了外人设置的记忆,窥见了片刻的真实。

那是一个雪天。

她的丈夫外出归来,手中抱了一个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你生下他辛苦了。”

在温暖的灯光下,她竟然觉得前夫的笑容有一些些的陌生。

“不对,不对!”苏夫人拼命地抱着头。

“淮安是我亲生的,是我和如许亲生的。”被强行撕裂的记忆幕布重新合上。

“不对——”

“当心!”

砰地一声,过于强烈的情绪引起苏夫人自身所存灵气的炸裂。

当事人也终于忍受不住这痛苦,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泰平峰。

灵松真君低调地落地,进入洞中。

“师尊。”

借着苏淮安突破的契机,泰平峰主顺利渡过了最危险的一段时间,如今,伤势正在慢慢愈合。

“灵松。”

听到熟悉的声音,灵松真君眼泪都快下来了:“师尊!”

泰平峰主未受伤之前,灵松真君倒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师尊闭关,他受宋昙那老贼磋磨,才知道靠山的可贵。

“您总算出关了!”

灵松真君扑到了泰平峰主的腿前,恨不得大哭一场。

泰平峰主心中叹息,见灵松真君这情态不似作伪,心中也有几分感动。

然而,下一秒,洞穴中响起了一声冷笑:“演什么演,两个加起来几千岁的老骨头,演戏谁看啊。”

泰平师徒顿时尬住了。

“师尊,这是?”

“我是你爹。”没等泰平峰主说话,那声音便接过来,不客气地说。

“青灯!”泰平峰主无奈道。

“无趣。”

那声音不说话了。

经过这一打断,灵松真君准备的那些个感情牌都没派上用场,只得老老实实地站着,干巴巴地说眼前的局势。

然而,任由他添油加醋,将宋峰主与玄天魔尊勾结之事说得天花乱坠,师尊也没有他想象中的反应。

反倒是对方在听他说完苏淮安之后,好奇地问道:“前几日搞出大动静的,是他?”

这一回,只待灵松真君说完了苏淮安与那神秘魔修之间的关系,便听到那“青灯”愤怒地道:“这魔修,王八蛋!”

妖修本就不易,还被人这样糟践。

他虽然不认识这小妖,但物伤其类,一想到那小妖受了委屈,小小年纪就怀着孩子,顿时怒火中烧。

灵松真君抓住机会,连忙透露了自己的猜测。

他怀疑那魔修是玄天魔尊。

果然,青灯怒不可遏:“泰平,你快把那魔头杀了!”

“好好。”泰平峰主安抚:“你别激动,对你的魂体不好。”

青灯这才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泰平峰主掐了个诀,让青灯昏睡。待确定对方不会中途醒来时,这才放了心。

只是,当洞中只剩下两个人时,泰平峰主终于卸下了伪装。

“灵松。”

“请师尊吩咐。”

泰平峰主冷漠道:“不用管玄天魔尊,当下首要的目的,是接引域外天魔之气入内。”

“是。”

任务没有产生变化,师尊也还是老样子,灵松真君松了一口气。

考虑到那青灯对于苏淮安的态度,灵松真君小心地请示道:“那……天生魔子?”

“还用我说吗?”泰平峰主冷淡道。

“处理的时候小心点,别留下马脚,他心软,见不得这些。”

“是!”

“对了,”泰平峰主掐算一番,垂眸道:“以后少在他面前提‘苏淮安’这个人。”

“是!”

灵松真君领命离开,过了好一阵子,泰平峰主才轻声叫道:“青灯,青灯?”

四周寂静无声。

泰平峰主心头猛地一跳。

忙拿出青灯寄生的木偶来——

他不见了?

·

云隐宗外门。

苏淮安在藏书阁留了纸条,撇开痴迷的祝余真君,自己回到了小院中。

进门,他便见到几只灵兽眼巴巴地看着他。

苏淮安无奈,只得运转经脉,喂了一点灵气给这些灵兽。

“谢谢小安,小安最好了!”

这是在开启灵智后,学会了说话的鹦鹉。

当苏淮安转过头去时,鹦鹉高兴地飞来飞去——

“呜呜呜小安看我了!”

“小安啾啾!”

啾什么?

眼看着几个凑过来的脑袋,苏淮安无奈,只好一只揉了一下。

“好了好了,今天的份额用完了。”

将灵兽们送走,苏淮安进了房间,忽然,接收到了崽崽的神念。

“阿爸有了灵兽,都不喜欢崽崽了。”

“是崽崽不够好,不能让阿爸喜欢。”

“呜呜呜可是崽崽好喜欢阿爸啊!阿爸能不能更喜欢一点崽崽。”

苏淮安:“……”

“你不要和许师兄学!”

小孩子为什么模仿能力这么强?

安抚好崽崽,苏淮安盘腿试图修炼,只是,正如白日所见的那样,他的灵气运行仍然慢吞吞。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苏淮安想办法,打算用神念强行驱动灵气行走时,忽然听到室内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

“傻叉,你是妖修,不是个水渠!”

“灵气它不动显然是有问题,你整这玩意儿有用吗?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下水游泳呢?”

苏淮安:“?”

听这声音,似乎是个妖修功法的内行,苏淮安压下心中惊讶的情绪,谦虚地请教道:“请问前辈是?”

“我是你爹。”

那声音不客气地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一段时间后。

青灯:我还真是你爹。

·

因为一些原因,被编辑要求改了个文名……

午安

感谢在2021-08-17 11:50:03~2021-08-18 11:51: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键鼠君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帅一木南 20瓶;农场里面种枸杞 12瓶;呆小七 10瓶;是陌陌呀~ 3瓶;道德标兵zzh 2瓶;草莓冰沙不加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