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40章 第四十章
 
夕阳斜照。

藏书阁。

“果然是这样!”

祝余真君几天几夜没有休息, 就在藏书阁中翻看挑拣,终于,在持续寻找之后,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妖……修?”

距离上古时间太长, 兽类修成人型的数量也越来越少,有关妖修的资料也愈发的少。

如果不是祝余真君早年爱好收集旧书,恐怕此时也找不到相关资料。

“妖者, 自然之物也, 发端于兽;兽吞没灵气,至于化形, 妖修者也。”

在界膜落下之前,天地灵气充沛, 兽类能够充分地吐纳灵气,修炼成人。

妖修体质强悍,又呼朋引伴, 是人类修士与魔修之外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后来, 随着界膜建起,大妖消失一空,妖修也逐渐式微, 退出历史舞台。

没有了妖, 妖修的功法也随之湮灭于茫茫无尽的书海里。

“可是,这苏小友怎么会修妖修功法?”

就在祝余真君提出此疑问时,苏回与苏明哲也问出了相同的问题。

“安哥哪里来的妖修功法?”

苏淮安同样一头雾水。

他检索了自己的所有记忆,都没有关于功法的内容。

如果非要说神秘之物, 恐怕也只有那个已然消失的玉佩,称得上是未解之谜了。

可是,东家美人在聊天时, 并没有提到过此事。

难道说,玉佩还有什么别的问题?

“睦月,说清楚一点。”面对苏淮安这一疑问,容诩同样若有所思。

“是。”

对于尊主的疑惑,睦月称得上是有求必应。

“属下之所以怀疑安公子,是因为灵兽们打心眼儿里对安公子亲近,属下小时候见过一个妖修,也是具有同样的亲和力。”

“这个妖修现在在哪里?”

“他已去世了。”睦月道。

“那真人是如何知道安哥修的是妖修的功法?”苏回忍不住问。

睦月道:“自然是因为妖修功法与人修功法不同。”

说罢,睦月道:“妖修功法源自于兽类对自然的感悟,妖兽的功法,都自带一种生生不息之感。”

苏淮安闻言,捏了个新学的法诀,果然,纵然是简单的除尘诀,也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其次,妖修的经脉运行方式也与普通人类修士不同。”

经过睦月比划,其他人才发现妖修功法在灵气汇入丹田之前,还有一小段特殊的走向。

“那……修炼这妖修功法,有什么坏处?”

莫名其妙修了别的功法不怕,怕的是这功法对身体所有损伤。

“有无好处我并不清楚,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安公子身上有妖修的血脉。”

“妖修的血脉?”

可是,苏夫人是一名普通人正常无疑,难道说,他那未谋面的父亲,是一名妖修不成?

亦或者说,他干脆不是两个人的孩子?

外门。

小院中。

“少爷,您下课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自从苏淮安去上课之后,春桃就变得百无聊赖起来。

进了云隐宗,虽然干的活轻省不少,也不必像之前那样,在苏府里受磋磨,但无聊的感觉是真的难熬。

三问堂之前的事情还没有传播开,春桃并不知道苏淮安还去执法堂走了一遭,因此,见苏淮安提前下课,心中还颇有些纳闷。

“有点事先回来了。”

回到小院里,苏淮安仍然是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

见春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苏淮安问:“春桃,你进入苏府早,有没有听说过关于我父亲的消息?”

“您的父亲——?”

春桃第一反应是少爷为什么问这个,但很快,她见苏淮安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便挠了挠头回忆道。

“听我娘说,您父亲是个很好的人!”

这个“很好”,包括了一系列的夸赞之词,诸如善良、友善等等。

唯独她娘的这番话,忍不住酸了一句:“是因为长得很好吧?”

她娘闻言啐了一口,说:“当年谁不想嫁给他?”

可惜,娶了苏夫人那么一个没良心的。

“只可惜好人命不好。”这也是春桃父母提到过的。

与此同时,神隐峰。

就在春桃与苏淮安说起往事时,神隐峰的宋峰主也提起了血脉问题。

“他的父亲消失于十五年前,据说是个散修,人缘很好,直到现在,提起来也有赞不绝口。”

“他的母亲……你都知道。”

在嫁给苏淮安的父亲之前,苏淮安的母亲是一个小修真世家的庶女,两人的感情,也来自于俗套的英雄救美、一见钟情。

“会不会是两人的父辈、母辈有妖修血脉?”

执法堂的堂主问道。

“倒也有这种可能。”

宋峰主吩咐下去:“去查。”

执法堂堂主领命告辞。

偌大的神隐峰,就剩下宋峰主与容诩两个人。

“容道友?”

“容道友?”

宋峰主喊了两次,才让容诩回过神来。

“你在想什么?”

小辈不在场了,宋峰主立刻就不正经了起来,对着容诩挤眉弄眼。

“容道友,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可小安可是双修过——”

“难道你没有发现小安修的是妖修功法?”

在宋峰主见到苏淮安的第一面时,就看出了对方身上被打上了容诩的烙印。

虽然容诩的气息隐藏得很好,但宋峰主到底是化神期大能,仍然能看出苏淮安身上隐约透露的容诩的气息。

“我没有发现,才是问题吧。”容诩淡淡地说。

“哦?”宋峰主悚然一惊。

按照正常逻辑,一个修士的心法决定了其灵气的运行规律。

苏家作为坛城下属的修真世家,修真世家的孩子早在测出灵根时,便会耳濡目染背一些云隐宗的心法。

目的就是在于让这些孩子在开脉期修炼的时候,能够自发地使用心法。

“你是说……?”

“定然是有人先让他接触到了妖修功法。”

这个人会是谁?

对于苏淮安父母祖辈的详细调查结果尚未知晓,两人并不好做更详细的推断。

只是域外天魔依旧肆虐,天下好不容易得来的太平如同一张薄纸,轻易就被撕个粉碎。

说起天下事,宋峰主又不得不提一句对灵松真君的调查结果。

“无论是怎么问,他都只有一句话,并不知道域外天魔是什么。”

“他说自己地牢里抓的灵兽,也只是为了入药,给他师父修补身体用的。”

说到这里,宋峰主的表情有些凝滞。

纵然他执管执法堂,又是如今云隐宗唯一一个健在的太上长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一言堂。

将灵松等人关了这么久,已经快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君不见,素问真人挑选这个时间出来闹腾,除了给人点恶心之外,不也是在向他示威吗?

如果到了现在还没有按住对方的确凿证据,恐怕再过一阵子,就要将这群人放出来了。

“最近域外天魔的动静少了许多。”

自从那日域外天魔化身被魔子所吞噬之后,已有多日没有域外天魔作祟。

宋峰主一愣,惊讶地抬眸道:“你是说……”

话落,两人的目光均望向了泰平峰。

他们都知道,无论灵松、灵颂都不值得一提,最重要的还是这位泰平峰主。

“他要是出来,可就麻烦了。”

旁人不知,可他们是清楚的,泰平峰主之所以受伤,大部分原因是拜容诩所赐。

旧仇之深,哪怕是到了域外天魔这等大事上,对方也始终投的是反对票。

更重要的是,对方为了进入合体期,曾经想出过打破界膜的狂想。

“他是一个疯子。”宋峰主忍不住道。

就在容诩与宋峰主谈论着当下局势时,藏书阁里,祝余真君将自己所能查到的所有关于“妖修”的内容搬了出来。

“妖修,自然之钟爱,万兽从之。”

嗯,灵兽喜欢,这倒是和苏淮安的情况对得上号。

“妖修之法,多伴侣双|修,道侣情深,往往双死双生。”

……双|修?

可是苏淮安没有道侣啊。

再看这本——

“妖修婚恋不忌性别,为求子,常常雄性有孕。孕中,双|修之,有益于子。”

嗯??

祝余真君在“雄性有孕”这四个字上愣了一会儿。

风一吹,书翻到了第二页。

“妖修受孕,千难万险,所剩者不足其一。”

这个好像有点用。

再看——

“妖修孕中,常恢复原形,以躲避天敌与狩猎。”

恢复原形?

也就是说,苏淮安具有妖修血脉,也会恢复原型?

——什么垃圾资料!

祝余真君生气地将这些没用的废纸扔在了垃圾桶里,与此同时,恼恨地坐在地上。

呜呜呜他找不到答案,他是个废物。

这厢,祝余真君正在自怨自艾,痛苦难耐时,苏淮安修炼结束,正在与崽崽进行亲子活动。

“阿爸还在担心妖修的事情吗?”崽崽贴心地问。

苏淮安“嗯”了一声。

事到如今,他倒也不是觉得自己多出一个“妖修血脉”的设定会怎么样,只是,既然已经身为人父,就应该保证崽崽的安全。

感受到了苏淮安的情绪,崽崽传来感动的神念。

“崽崽也会保护阿爸的!”崽崽大声地说。

安抚好了崽崽,苏淮安沉沉地睡去。

作为炼气期的修士,在他睡着之后,身体也自动地吸收着灵气。

就在他熟睡时,一个黑影摸了进来。

——这黑影长着一双三角眼,愤恨地看着床上的人。

伸手,便是百年珍藏的噬骨散。

隔壁。

在黑影闯入的瞬间,容诩便睁开了眼。

然而,还没等他闯过来,黑影整个人便已开始融化,那月夜下的影子,仿佛只剩下了单薄的一小半。

崽崽感受到了那闯入者的手段,连忙将那毒药裹住,为了保证苏淮安的安全,它还被迫释放了一些灵气。

下一秒,苏淮安体内灵气暴增。

苏淮安的修为瞬间由炼气初期涨至炼气中期,与此同时,他开始发热,整个人如同浸没在了炉中。

容诩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青年脸颊滚烫,因为发热的缘故,衣衫半解,额头上热汗津津,一只手覆在微隆的小腹上,宛若一副名画。

容诩忍不住后退一步。

只是,当他心跳如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忽然听到崽崽虚弱的声音:

“爹爹,阿爸的状态不对劲!”

容诩定睛一看,发现苏淮安的头顶,竟然冒出了两只毛绒绒的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  午安

感谢在2021-08-13 11:42:19~2021-08-14 11:43: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罂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笙烟醉 187瓶;纸中月、巴啦啦能量 10瓶;一念之间 8瓶;是陌陌呀~ 3瓶;小熊软糖欣颀、哈哈哈哈哈 2瓶;人间理想gwt~、41780765、禁纹、珊珊、云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