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对于灵兽们暴动, 将苏淮安围在中间,堵得他快暴走这件事,若干年后, 专门记载仙家名事的《仙宿》是这样记载的:

“道尊天资卓绝, 天道佑之。初入道时,龙腾虎跃、百兽齐鸣;翌日出行,诸兽朝拜, 送之千余里。”

另一个较为正统的历史书则是说“道尊入道, 百兽从之”。

……百兽从之个鬼啊!

明明就是百兽闹腾,就他一个人遭殃。

时间回到一刻钟之前。

眼看着灵兽们越堆越多, 并且有堵着空路水泄不通的趋势时,苏淮安连忙吩咐崽崽传递消息, 让它们不要再围堵。

然而,崽崽似乎也有待机时间一般,方才还活跃的崽崽, 此刻却是悄无声息。

苏淮安这才意识到, 崽崽现在还小呢,并不能立刻回应他的要求。

于是,意识到自己孤立无援之后, 他开始进行苦口婆心的劝说活动——

可在诸多灵兽的喧闹中, 他一个人的声音怎么够?

而且,灵兽们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在苏淮安不小心碰到一个仙鹤的脑袋之后,它们也都要凑过来蹭蹭。

一蹭, 就蹭的打起了架。

苏淮安这厢被围得失去自由,另一边,庶务峰的修士们也分为了两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有人故意挑衅还是?”

云隐宗对于灵兽的管理颇为严格。

灵兽是兽, 虽然沾个“灵”字,但到底还是兽类,动物□□,修士们第一个反应便是镇压。

于是,战斗便又从兽与兽之间,转到了灵兽与修士之间。

载人的仙鹤、长耳兔子、还有各种毛绒绒,它们在平日里或许不起眼,随便一个炼气期的小弟子都能吆来喝去。

但当它们团结在一起时,力量是巨大的。

先是赶来的炼气期弟子败退,紧接着,筑基期的弟子成群结队地来。

灵兽这一方也开始受伤。

苏淮安的面色渐渐沉了下来,他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停下”。

在场所有人果然停了一下。

只不过,很快双方又战作一团。

而且,一些庶务峰的修士们也看到了灵兽群中影影绰绰有一个人影。

“……那该不会就是被绑架的那个师弟吧?”

修士们开始默契地动手,一边向灵兽们出手,一边朝着苏淮安移动去。

“这位师弟,你别着急,我们来救你!”

眼看双方就要又一次战在一起,就在这时,原打算在庶务峰守株待兔的祝余真君匆匆赶来。

“都给我停手!”

元婴大能之威,岂是小小弟子们能够阻挡的?

就在双方不得不停手时,一个祝余真君熟悉的气息从另外一个方向移动过来。

“祝余,你不是说今天闭关修炼吗?”

“落梅,你不是去走亲访友吗?”

为什么两人都在这里?

——好端端的元婴真君,为了收个徒弟,脸都不要了。

“两位……峰主?”

庶务峰上。

对于眼前的情况,苏淮安着实有些纳闷。

不久之前,在元婴大能的威压下,在他苦口婆心的劝解下,灵兽们终于回到了灵兽园里。

只是,刚劝解好了灵兽,眼前两位峰主看上去又不对劲了。

“咳,我们没事,你是叫苏淮安是吧?”

又一个认识自己的人!

先是顿悟引起灵气震荡,导致门内若干弟子一朝突破,继而又是引发灵兽狂潮。

苏淮安入门之后的动静,实在是令人侧目。

想到这里,祝余真君不由得心中火热。

苏淮安身上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对于这样的大气运者,谁不想和他扯上点关系?

“来,我们看看刚才发生了什么。”

很快,水镜中显示出了方才发生在庶务峰前灵兽狂潮的始末。

原来,在苏淮安乘坐的轿子行驶到一半时,空中就有一只仙鹤发现了他。

在此之后,更多的灵兽受到感召,朝他所在的位置移动而来。

从水镜中看,他自己就好像一个信号发射塔一样,吸引着灵兽不断前来。

“是因为……它?”

苏淮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除了崽崽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能。

可是,崽崽为什么会吸引灵兽前来呢?

“不光是这样。”

“你方便我查看一下你的心法和经脉运行吗?”沉吟片刻,祝余真君问道。

云隐宗是大宗,有自己的一番自己的流程,对于刚晋升的弟子,不光要查探对方的修为,还要判断对方的心法是否是正道,以防邪修混入。

“当然。”

祝余真君得到了允许,小心翼翼地将神识探入,下一秒,他就遭到了一股霸道之力的抗拒。

似乎有人用此方法警告他不要逾越。

——这魔修,真的霸道。

但正道也有着正道的一番方法,在神识彻底被剿灭之前,祝余真君发现了一丝端倪。

“……咦,这是什么?”

祝余真君惊愕地说。

为什么苏淮安灵气的运行方式这样奇怪?

而且,正是因为这样的运行方式,导致他的经脉中有着一种生生不息之感。

这种欣欣向荣、生生不息之感,正是吸引灵兽的原因。

想到这里,祝余真君忍不住朝着门外看了一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前被赶走的灵兽们偷偷又回来了,其中还增加了几个新面孔。

当祝余真君望过去时,灵智稍高一些的灵兽佯装淡定地移开了眼。

而修为低一点的灵兽,仍然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淮安的方向。

祝余真君与落梅真君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双方眼中的茫然。

·

苏淮安出门时晨光熹微,等到回到自己的小院时,已经是晚霞遍地。

他回忆起这几个时辰发生的一切,有一种茫然无措之感。

为什么他明明只是去登记破境,但却被拉进了藏书阁,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被迫学习。

“等等哈,我马上就找出答案了。”

苏淮安进门时是茫然的,在出门时更加的疑惑。

他是谁,他在哪,他为什么要学习?

然而,就和苏淮安永远“下次一定”一样,祝余真君也并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

苏淮安只好给对方留了一个便条,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此时已经很晚了,没有夜灯的照亮,苏淮安脚下一片漆黑。

就在他犹豫地考虑是否转身回去借一盏灯时,一个狮子一样的灵兽冒了出来,拱了拱苏淮安的腿。

这狮子毛发雪白,在黑夜中散发着微弱的光,宛如一座雕刻精美的玉器。

而对方,此刻正示意他爬上它的背。

“是崽崽让你在这等我吗?”

白玉狮子没有说话,只是绕着苏淮安转了一圈,尾巴扫了扫苏淮安的腿。

于是,在骑过仙鹤之后,苏淮安第二次骑着灵兽回家。

一路上,接收羡慕的眼神无数。

苏淮安不知道的是,白玉狮子能够载他,是内部竞争胜利之后的产物。

而白玉狮子之所以能够竞争胜利,是因为它本身便是灵兽园中的头一份。

许多弟子悄悄地给它取名叫“高岭之花”。

幸福的无知者苏淮安就这样被白玉狮子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儿。

见到他,苏回与春桃都快疯了。

“安哥,你没事吧?怎么才回来?”

原来,三问堂距离庶务峰的路程较远,加上他们仍然在上课的缘故,导致他们听说苏淮安被围的消息时,祝余真君已经救下了苏淮安。

因此,苏回请假的消息就被压了回去。

后来等到下课之后,安哥还没有回来,他们就急了,然后这时候又等来了及时赶来的宋峰主。

宋峰主一届化神大能,之前见过苏回一面,再次见到,竟然一口叫出了苏回的名字。

为了让苏回、春桃两人不再担忧,宋峰主干脆施展了神通,化出一道水镜来,让他们通过水镜看苏淮安。

哦对了,值得提一下的是,水镜竟然还有回放功能!

“……所以,你们看到我被灵兽们围攻的场景了?”苏淮安不可置信地问。

“安哥好帅!”

“少爷好棒!”

苏回与春桃回忆起水镜上看到的画面——

安哥/少爷坐在轿子上,修长的手指挑开轿子的帘子,半边侧脸露出来,脖颈修长,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注视着窗外。

窗外,一只仙鹤亲热地探出头,亲昵地啄了啄青年的手指,显示出非同一般的信赖来。

远处,是陆陆续续赶来的灵兽。

比起说“绑架”,倒不如说是灵兽们求亲亲抱抱更加准确一切。

少爷,是有魔力吗?

听完春桃和苏回两人如小粉丝一般的发言,苏淮安十分想无奈地扶额。

小朋友们,看事情不能光看好的一面啊!

你们难道没见到吗,天空密密麻麻的灵兽,就和下饺子一样,这对一个密集恐惧症来说,是多么不友好啊!

在心中默默吐槽完两位小朋友,苏淮安想到了前来小院登门的宋峰主。

“对了,宋峰主呢?”

“……好像,在隔壁?”苏回说道。

话落,只听见“砰”地一声,宋峰主被揍了出来。

“?”

宋峰主一转头,见到了苏淮安等三双齐齐的大眼睛,不由得汗颜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好巧。”

“……并不巧。”

话落,院内飞出一个身影来,对着宋峰主照揍不误。

“你让小安判断一下,到底是谁对谁错?要不是我拦着你,你能把云隐宗的灵兽都杀光了。”

“不就是灵兽想和小安亲近一下,你怎么就这么小气?”

许师兄一身玄色长袍,眸若寒冰,表情冷凝,像是一个散发着森森寒气的冰块。

在宋峰主阻拦他时,他浑身的气质竟然让人感觉到一种森然。

好可怕。

然而,当对方刚刚落地,听到了“小安”这两个字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坚冰融化。

“你回来了?”一双星眸朝着苏淮安看来。

一瞬间,苏淮安甚至能从中感觉到看到家人归来,长舒一口气的轻松之感。

——他们,真的不认识吗?

就在苏淮安心中好奇时,忽然,他与面前的人,都感受到了一个稚嫩的神念。

神念中诉说着崽崽的不满。

“还有崽崽呢,崽崽也回来了!”

刹那间,许师兄眼中的坚冰彻底融化,宛如冰河解冻,春暖花开。

在意识到自己听到什么之后,甚至有几分……不敢置信的狂喜?

“咦?”

苏淮安好奇地看着眼前的许师兄,再看看周围一脸如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三个人。

难道许师兄也能收到崽崽的神念吗?

作者有话要说:  崽崽限定神念,只能联通阿爸和它的爹爹们。

午安~

感谢在2021-08-09 11:29:37~2021-08-10 11:10: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潇亦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olf他爹 100瓶;哎呦喂呦 20瓶;莫问归途、皮卡丘、劉、哈哈 10瓶;洋洋不爱道长、墨言轩 5瓶;jwmikkeli、宇宙世界无敌最可爱 2瓶;兰亭序、落ψ、原来如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