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不对劲。

这种感觉很不对劲。

考试结束交了试卷, 旁的考生都在忙着对答案,远远看去,脸上的表情都不大愉悦。

而苏淮安此刻根本不在意成绩如何。

此刻的他正陷入沉思之中。

……那个神念, 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别的声音在自己脑海里说话?

总不能是他穿书之后, 再给他加个系统吧?

苏淮安试图在脑海中问“你是谁”, 但那神念似乎只出现了一次, 就了无痕迹。

如果不是苏淮安本身多疑, 恐怕真要将其忽略过去。

“安哥, 你怎么了?”苏回刚刚从考场出来,就看到苏淮安站在一旁发呆。

“担心自己考得不好吗?不要担心, 大家都发挥不好。”苏回劝道。

这一次考试中, 被辅导资料坑了的是大多数,答完题出来倒好, 还有许多人根本就没撑住,干脆丧失了考试资格。

“还好。”

面对苏回的劝解, 苏淮安简单地回答了一句, 便又拧眉深思。

“安哥, 你有什么问题, 不如说出来,同我们商量一下?”苏回热情地道。

这倒也是个办法。

苏淮安想了想, 问:“你在考试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

“心跳加速算吗?看完题, 我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苏淮安:“……”

早知道是这答案, 他还不如不问。

云隐宗的考卷由元婴期大能祝余真君亲自批改, 元婴威能搬山填海, 修改未入门小弟子们的试卷,只是片刻中的事。

“考试结果快出来了,你们怎么不去占位置?”

苏明哲出了考场, 被传送到了另外一处,废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找到同伴。

没想到找到人时,却发现另外两人都在发呆。

“喂,在想什么?”苏明哲忍不住蹙眉,一张俊脸崩的紧紧的。

苏回被苏淮安问出的问题惊了一下,此刻见到苏明哲,连忙拉着苏明哲问:

“安哥说,他在考试的时候感觉到不对劲,你有没有感觉到?”

苏明哲嫌弃地甩开苏回的手,看了苏淮安一眼:“怎么了?”

看着苏明哲不明所以的眼神,苏淮安拧眉,将疑问咽了下去。

看来只有再观察了。

就在三人面面相觑时,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成绩出来了!”

随着这一声响动,苏淮安抬起头,发现眼前偌大的山体上,出现了一张榜单。

这榜单几乎占满了整个山体,上面密密麻麻地显示着所有考生的姓名与成绩。

“……这和公开处刑有什么不同?”

苏淮安不想到,自己都死了一回了,竟然还要受到这样的羞辱。

但下一秒,他不说话了。

身边响起了苏回兴奋又惊讶地叫声:“安哥!安哥!你是第一!”

放眼望去,那排行榜上位于第一的,赫然是苏淮安的名字。

“这怎么会?”

“这怎么可能?!”

就在苏淮安脱口而出时,在远处,一个人发出同样的惊愕之声。

“明明题目全变了,他为什么会得第一?”

林恩看到了自己排名,第八。

连第二都不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祝余真君修改试题的消息,苏淮安也提前知道了吗?”

林恩身旁的小弟说道:“……不会吧。”

作为云隐宗的弟子,林恩等“修二代”对于内幕消息比外边人知道得多。

为了在考试中脱颖而出,他们拿捏住了祝余真君的性格,将外面卖“参考资料”一事透露给真君。

果然,这位顽固的祝余真君改了卷子。

而他们,也通过对真君的了解,靠着“押题”来复习。

本以为用这样的方法能保证他们脱颖而出,可谁知道,他们竟然还没有考过苏淮安这个外人?

“不行。”林恩说,“我得想办法,要是他真的进了云隐宗,要想动他,就更难了。”

想到这里,林恩的脸色冷了下来。

旁人只道他为难苏淮安,是因为被拒婚丢了面子。但他却明白自己在意的点并不是这么简单。

庆阅楼背后是魔修,苏淮安勾结的是魔修。

而他父亲丢了面子,被人嘲笑……也是因为魔修动手!

他就不行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

“师兄,那怎么办?”因为那日在苏府丢了面子的缘故,林恩近日连苏颂词双胞胎都不肯见了。

“我还记得落云峰地牢下关的那个东西吗?”

“这……”

落云峰的地牢,当然不是他们这些“修二代”所能知道的秘密。

只不过在抓捕那个东西时,林恩与修二代刚好在一旁。事后,落云峰的使君专门来与他们强调重要性。

“这是一种极为骇人的恐怖之物,勿听勿想勿念,否则就会有被俘获的可能性。”

为了关押这只恐怖之物,落云峰甚至将其他的魔物、妖兽从地牢里转移了出去一大部分。

据说,待落云峰研究结束,便会移交给神隐峰处置。

“林师兄,你是想?”

林恩说:“你说,如果我想办法将他传送到地牢,岂不是一举两得?”

既解决了心中刺,又能帮落云峰研究这魔物。

“可是,若被人发现了……”身旁人提醒,“这苏淮安虽然可恨,但林师兄勿要为其影响了前途——他不过是个废灵根而已。”

这话倒是说到了林恩心中。

他伸出手,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是罗盘来。

“这是?”

“我父亲给我防身的宝器。”

这罗盘没什么其他用处,唯一的办法就是即刻传送,只要使用,就能将人传送到目标地点去。

更重要的是,罗盘功能单一,耗能少,只要使用得当,甚至能瞒过元婴大能的视线。

“等会我会在最后一关传送前一刻时使用,让他以为是考试测评的传送。”

“我在来之前,已经于地牢记录了定位。”

“到时候,想必他还以为自己在考试吧……”林恩脸上露出了一个冷漠的笑容。

身旁属下愣了愣,强忍着心惊肉跳低下头。

他这个时候才明白,林师兄并不是因为苏淮安考第一挡了道才出手,而是无论如何,都会将苏淮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给消灭掉。

就在两人商量着等会的具体行动时,远在天边的宋峰主正皱着眉,看着手上东西。

因为那一道气息的缘故,宋峰主等人在浩渺的知识之海中,找到了的新的突破口。

上古无界膜,对外通道敞开,那些域外天魔常常降临,但那时,域外天魔虽然难以解决,但当时修士并不惧。

因为大部分域外天魔在降临时,都会遭遇到他们的克星。

“上古竟然有以域外天魔为食的物种?”

那克星被称为魔子,来源隐秘,诞生条件极为苛刻,但长成之后,非但以域外天魔为食,自身天赋卓绝,也是能够飞升的存在。

只不过,这魔子在界膜形成之前,就已经销声匿迹。

“难道说云隐宗那股气息是魔子诞生的征兆?这……不可能吧?”

不怪宋峰主刚一冒出这念头,就自己否定了这猜测,实在是因为这想法太过天马行空。

总不能他们想要什么,就来什么。

在宋峰主试图猜测这股气息的来历时,容诩担心的则是另外一件事。

“为何这令域外天魔化身惊惧的气息,会在云隐宗出现?”

宋峰主愣了一下。

下一秒,他想起了不久之前有天魔化身踪迹的天裕山脉——

那天裕山脉,正是在云隐宗附近。

“难道说……天裕山系那只化身,还没有消灭?!”

“糟糕!”

就在宋峰主话落之时,只见容诩脸色大变。

苏淮安此刻正在云隐宗参加收录大典!

而且,如果天魔化身摆脱控制,恐怕一整个宗门都会凶多吉少!

此刻,云隐宗。

落云峰的地牢内。

眼前一片漆黑。

被传送至此的苏淮安皱了皱眉,实在是不明白云隐宗收录大典的套路。

如果说灵根测试是为了测天资,笔试是测智商和心理素质,那现在是干什么?

考察一个弟子的生存能力吗?

那也不必如此黑乎乎吧?

苏淮安尝试着打开储物袋,从中开始向外掏东西——

周围天气冷,大衣是要的。

饿了,再吃点点心。

照明用的火把。

然后……咦?

这玉佩,怎么变成了这样?

苏淮安将储物袋中的玉佩拿出来,看着那缩小了几圈,如今只有葡萄那么大的玉佩,陷入了沉思。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因为需要从储物袋里翻找东西,恐怕等玉佩彻底消失,他也不会发现问题。

难道这玉佩还会因为时间推移不停融化不成?

疑惑地将玉佩看了又看,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理由,苏淮安将其重新放回储物袋中。

等结束完这一轮,再找原因吧。

慢吞吞地吃过了午饭,再点起火把,如果不是此刻正在考试的话,他恐怕会选择立刻打地铺睡个午觉。

举着火把,苏淮安一路向前移动,利用火焰的光芒,他渐渐能清楚地看清周围的模样——

他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座监牢。

但这监牢好像又不是很正规。

监牢两侧分成铁格子,格子内关押着三三两两的兽类。

这些兽类无论称之为妖兽还是魔兽都不大贴切,但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散发着可怖的气息。

只是苏淮安出乎意料地并不害怕。

从理智上,他知道自己无比弱小,在这些兽类面前,根本抵抗不了对方一爪子。

可是在情绪上,他仿佛无端地有一种沉着和冷静,似乎笃定这些兽类不会伤害自己。

果然,在对上苏淮安的眼睛时,这些凶狠的猛兽愣了愣,然后像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向后退。

但很快,它们又忍不住动动鼻子,目光忍不住跟随着苏淮安的方向移动。

苏淮安举着火把,一路从监牢中的小径走了下去。

终于,在小径的尽头,他看到了一个单独的、更大的监牢。

只不过这个监牢的“犯人”,是专门用不知名的绳索捆绑,此外,还专门设置了结界,看上去格外重要。

苏淮安移动火把,看到了一个茧一样,被包成了粽子的物事,仔细看去,发现这东西竟然有几分熟悉。

这是……小龙虾?

不对,是域外天魔!

可云隐宗怎么会有域外天魔?收录大典的入门测试,为什么会有域外天魔。

苏淮安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准备撒腿逃跑。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力量从自身身体上延伸了出去。

那名为“域外天魔”的东西,发出了恐惧的惊叫声。

“阿爸这个真的好好吃。”

苏淮安听见自己脑海中一道神念道。

那股神念是一个极为稚嫩的感觉,透露着无法用言语言明的依恋。

与此同时,赶往云隐宗的容诩、位于魔域的护法星极、所有元婴期以上的修士,都感觉到这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

顷刻间,这力量为所有魔域的魔俢所感知。

“这个气息是……天生魔子?”

星极护法望着天边,惊诧道。

“还有……尊主的气息!”

“是尊主的儿子?”

使者、护法们也感知到了这个消息。

与此同时,一些正道宗门的修士们也察觉到了端倪,宗门内紧急召开会议。

苏淮安低下头,望着自己在“吃完”域外天魔之后,渐渐显怀的肚子。

嗜睡、想吐、长胖……

那些个曾经忽视的一个个症状,都有了解释。

他、他真的怀孕了?!

医书害人!

苏淮安现在脑海中就只剩下这四个字。

与此同时,从极北之境离开的容诩,正在赶往云隐宗的路上。

只是,等他落了地,等候他的不是担心的苏淮安的安危,而是无端生出的,一股与他血脉相连的羁绊。

……他,真的有个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biubiubiu文案回收!

可见崽崽是个吃货

可见身体不适不能靠百度

午安!

感谢在2021-08-03 11:03:15~2021-08-04 11:1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苏姚 3个;卡群面具、哈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猪是的念来过倒、小羊要加油 20瓶;星、鸭梨要瘦呀、42393356 10瓶;48158370 6瓶;惊蛰、白衣点梅妆、妖风锯子手、是哪吒耶 5瓶;你开心就好、addictor 2瓶;fbxtfh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