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与苏淮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屋子比不同, 眼前的大宅可谓是巍峨耸立,富丽堂皇。

从宽敞的正门进入,先是一块雕刻完整的影壁, 绕过影壁后, 是一个面积颇大的五进大院。

抄手游廊、花园、池塘、阁楼, 应有尽有。

如果说苏淮安在门口见到美人时还觉得有些尴尬, 走着走着, 就什么都忘了。

“这里好大, 你平时都骑马上下班吗?”

苏淮安想起了自己没穿越前的一个笑话。

由于土豪家中过大,从房子到门口都需要开车接送。

作为一个贫穷的劳动者, 苏淮安之前对于这类笑话是当耳旁风的, 可如今真见识到了土豪的阔绰,心中又是另外一番感想了。

马?

容诩不明所以地睨了苏淮安一眼。

他发现自己似乎与这个小崽子有些代沟。

另一边, 苏淮安对于自己受到的冷遇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已经在之前见识过了东家的冷傲,他试图交流的试探没有得到回应, 他心中也不着急, 一直跟着东家往前走。

一间宅子、两间宅子, 假山、亭台楼阁……

终于, 等苏淮安都看倦了,两人的脚步才停下。

“进来。”

容诩将苏淮安带来的地方是书房, 也是平日里他经常活动的地方之一。

“嚯!”

东家美人的书房与他一样走极简风。

进入书房, 几个书架, 一个书桌, 两把凳子, 就连临时休息的床榻都没有。

看得出东家美人并不在与“实用”无关的选项上耗费任何功夫。

——当然,这话说早了。

苏淮安刚刚说完东家极简风,就在书房另一面墙壁上看到了自己的画。

……许多幅。

其中包括他亲手画的那幅云隐宗的仙鹤图、喜鹊图, 还有鲤鱼图。

都是为了恰饭画的画。

“……原来我有画这么多吗?”

之前画这些画时,苏淮安更主要的目的是赚钱解决生机,作画倒是用心的,但却没有多少心思欣赏。

如今,温饱问题已经解决,再兜兜转转一看,才发现贫穷压迫之下的自己是多么勤劳。

“看来我与东家真是有缘分。”苏淮安感慨。

可不是吗?

他们画画这一行的,最看重的是名气。一个画家,只有不停地产出作品,参赛、办展,才能运作出一点点知名度。

当这知名度出了圈,才能被圈外的大众感知。

可他穿越过来后,只画了寥寥几幅画,就遇到了一个伯乐。

虽说卖画人与买画人之间称不上是朋友,但因为欣赏与被欣赏,中间似乎多了一份别的不同的因素。

“你最喜欢哪一幅?”

苏淮安反客为主,竟然采访起了主人来。

“都不喜欢。”容诩淡淡地移开眼。

“……哦。”苏淮安无所谓地摸了摸鼻子,心中倒没有什么所谓。

反正比起嘴上的喜欢与不喜欢,花钱买的人才是爸爸。

意识到苏淮安没有多问,容诩僵直的肩膀微微放松了下来。

“喝什么?”容诩问。

他已经数千年没待过客,根本不知道该如与客人寒暄,因此只能用“喝什么”来打破寂静的气氛。

“都行。”

容诩吩咐属下:“寒泉拿来。”

等候在一旁的属下瞪大了眼。

寒泉——天材地宝,元婴期修士喝了也能涨许多修为的宝物!

给一个普通人喝,不会爆体吗?

就在属下惊讶于尊主的吩咐时,却听容诩继续道:“里面加两滴朱果汁。”

朱果,同为叫得上名字的灵果。

朱果性热,寒泉性寒,两个加在一起,效果刚刚抵消。

只是……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这么做?

怀着浓浓的疑惑之情,属下按照容诩的吩咐上上来。

“好好喝。”苏淮安说,“甜甜的。”

容诩点头:“尝尝。”

“好。”苏淮安没有与容诩客气。

两杯好喝的果汁下肚,他只觉得整个人舒服了起来,进门之前的难受、恶心,仿佛都在一时间化为乌有。

“你身体不好,不能再多喝了。”容诩拧眉道。

“好吧。”东家美人说话,苏淮安还是很配合的。

末了,配合地将果汁杯子递还给下属,并且附赠一个感激的笑。

那下属恍恍惚惚地走出门,整个人仿佛飘在棉花上。

——在这位安公子面前,他们尊主原来是这样吗?

有了好喝的果汁打底,苏淮安意识到这位东家美人并不如他脸上所表现的那般不近人情。

相反,如果撇开这一张冷脸,对方更像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想不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人设。

在心中如此脑补了一番,苏淮安是彻底不害怕对方了。

此时,他也终于想起了来邻居家做客的主要目的。

他简略地讲了讲自己在苏家的处境,道歉道:“……谎称你是未婚夫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给你带来困扰的话,我实在是很抱歉。”

说起来,当时苏淮安之所以拉东家当挡箭牌,的确有几分不厚道。

但那时那刻,苏家已经与林家商定好了婚约,他除了再提前给自己找一个“未婚夫”,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借口来。

只是没想到,还没等自己提着礼物上门道歉,就被当事人知晓。

“他们来找你麻烦了?”苏淮安问,“我能有什么为你做的吗?”

容诩看着眼前的人。

“谎称?”

苏淮安连忙点头:“是,等过了这一阵子,我一定会澄清的。拜托你……忍耐一下?”

容诩冷着脸,开口道:“不用澄清。”

苏淮安笑道:“我知道东家你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我也不能让其他人误会下去,这不是影响你日后找对象吗?”

“不会影响。”

这“不会影响”的四个字进入苏淮安耳中,被自动理解为“不会找对象。”

好家伙。

这不就和上辈子叫嚣着不婚的他一样吗?

“理解理解。”苏淮安说,“不过误会还是要澄清的。”

容诩拧着眉,看着眼前的人。

对方从头到尾笑嘻嘻的,却一直执着于将自己与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拉远。

这个人,看似好相处,其实心中有一道巨大的沟壑,阻止着旁人的靠近。

想到这里,容诩忍不住冷了脸。

苏淮安感受到了对方愈发暴躁的情绪,茫然地挠了挠头。

这东家……是有点情绪化哈?

他着实不太擅于与这样的人相处。

就在苏淮安准备说些什么,打破面上的尴尬时,只听见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而后,门口传来揭月使热情的声音。

“是安公子来了吗?稀客啊!”

话落,只见苏淮安蓦地轻松了起来:“月掌柜!”

终于不用与东家尴尬地两两相对了。

容诩也意识到了苏淮安的变化,不由得眉头紧皱,浑身散发着低气压。

月掌柜进了门:“您快坐,您能来做客,实在太好了!我们都盼着您呢!”

他是天然的社交能手,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就连对待只有几面之缘的苏淮安,也是大大方方,客客气气。

相比于琢磨不透的东家,苏淮安自然更愿意与月掌柜这样的人说话。

“盼我什么?月掌柜该知道,我最近做了件事,却是对不起你们。”

“嗨,对不起什么?”月掌柜笑着睨了自家尊主一眼。

“您能给我们东家帮忙的机会,他可是求之不得。”

“一点点找上门的小麻烦,不足为奇。”

苏淮安闻言忍不住笑,只是眼神中却摆明了不相信月掌柜说的话。

揭月使干脆将话挑明:“您不知道,我们原本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是东家听说了您这件事,非要主张留下。”

“我们虽然只有几面之缘,是极为了解您的为人的,知道您要不是找不出其他理由,肯定不会麻烦外人。”

“我们东家是最懂您的,就害怕我们不在,您受了委屈。”

苏淮安眉心微微一动,看向东家美人。

那东家竟然很巧地也在看自己。

两人眼神一对,后者冷哼一声,佯装不悦地移开了眼。

在这一瞬间,苏淮安被对方戳到了萌点。

东家美人虽然是个社恐,但他内心中是个小天使啊!

“是吗?那谢谢东家了。”苏淮安笑眯眯地说。

对上这双笑眸,容诩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得淡淡地再次移开眼。

解释通了这一点,苏淮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想起了方才揭月使的话,好奇地问道:“你们要出门吗?”

揭月使说:“正是,我们听说东边有一种我们需要的食材,准备去采购。”

“……这么麻烦啊?”

揭月使笑道:“可不是?不过为了赚钱,受点苦是应该的。”

顺着这个话题,揭月使与苏淮安聊起了他们之所以来坛城开店的原因。

“原本是因为这边有一个我们需要的食材在,所以来看看,后来不小心发现一位故人,所以才留下。”

揭月使笑着补充:“要不然,我们还在沙城呢!”

沙城,正是魔域与正道地盘的交接处。

苏淮安恍然地点点头,他想起了之前曾经有人八卦过庆阅楼的魔修背景。

看来正是因为对方来自沙城的缘故。

打消了心中长久以来的一个疑虑,苏淮安好奇地问:“那个故人找到了吗?”

揭月使笑着看了自家尊主一眼:“自然是找到了。”

如此,苏淮安便不好再多问。

苏淮安在进门时带着一肚子尴尬,没想到出门时,却只剩下好心情。

“你们走之前,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请尽管吩咐。”苏淮安说。

揭月使点头:“好。”

一对主仆看着苏淮安走远。

等苏淮安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揭月使这才恭敬地说:“尊主,东边刚刚发来传讯,说是又见到了一个域外天魔的化身。”

继天裕山出现域外天魔的化身之后,这是第二次。

从两次之间的时间间隔来看,天魔化身出现的频率提高了。

正如揭月使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是等苏淮安尘埃落定,此刻容诩早已经在战场一线。

“您放心,属下一定会照看好坛城之事,不让安公子受委屈。”

揭月使乖觉地承诺道。

末了,揭月使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对容诩建议道:“从您与安公子见面算起,如今已经两个多月了……”

这男子怀孕,与女子不同,但三个月之后,无论怎么样也都能看出来了。

“不如,下属专门安排一个人守着?”

揭月使说这话,原本只是为了尽心。

谁知道下一秒,他看见尊主竟然沉默了。

孩子。

在这一瞬间,容诩眼前莫名地浮现出苏淮安那白玉的面庞和狡黠的目光。

如果真有一个孩子……

容诩的喉咙动了一下。

揭月使正想说什么,却听容诩说:“你先回魔域,这里换个人来。”

揭月使不明所以。

等过了好一阵子才意识过来,东家,不会是因为安少爷和他说得话比较多,才将他调走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