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16章 第十六章
 
“你说……这庆阅楼到底是什么来历?”

自打从庆阅楼回来,这个疑问仍然搁在苏淮安心中。

回想那一夜发生的事情,苏淮安还觉得有些梦幻。

那一夜,就在他们离开庆阅楼不久,便有一道恐怖的气机从庆阅楼里发出。

整个坛城有无数人因为这道气机而彻夜无眠。

第二日,便听说楼里死了人,更有传言说,导致这次恐怖事件的,是潜入坛城的魔俢。

正因为此事动静极大,云隐宗执法堂弟子专程来了一趟。

据云隐宗说,那些“无辜”的弟子之所以出事丢了性命,是不小心触碰了一位魔俢大能在楼上留下的禁制。

因为禁制的缘故,所以才会被撕成碎片。除此之外,那道恐怖的气机也是因为禁制被触发的原因。

这等结论当然无法取信于人。

那禁制难道还能筛选打击不成?

但一些好奇之人见云隐宗这样解释,也明白了自己惹到了不该踢的铁板。

探子四处打探并不光荣,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默默认下了损失,并且不敢再去庆阅楼挑衅。

按说这一场小的风波已经圆满结束,可苏淮安一听到“魔俢”两个字,又忽然又重新关注上了。

“为什么又与魔俢扯上了关系?”

可是身边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苏回不知道玉佩之事,只当是苏淮安好奇,凑过来说:“安哥快别想了,宗门的收录大典马上要开始了。到时候咱们也去看看吧?”

云隐宗的收录大典分为好几个环节,其实并不限制灵根天赋参与,这些年来,只要够了年龄,都会花点钱参加一下。

哪怕在第一个环节被刷下来,也是一种长见识的好办法。

苏淮安可有可无地点点头。

这时候,春桃拎着菜篮子从外面走进来,一脸迷惑:“少爷,我今天与卖菜的二大爷聊天,忽然听到一个消息。”

春桃虽然在苏府当侍女,但并不是卖身于苏府,相反,她的家人在坛城有工作。

这个卖身的二大爷就是一个不小的菜贩子。

“什么消息?”

“那个庆阅楼,是最近刚换了东家。”

苏淮安诧异地抬起头:“最近是多近?”

春桃:“我二大爷说,也就是这一旬的功夫。”

一旬……恰好就是他们从云隐宗回来的时间节点。

苏回原本不以为意,但听到这里,也不得不安静了下来。

·

此时此刻。

就在苏淮安等人讨论庆阅楼时,也正有人讨论着他们。

“这苏淮安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与苏淮安被恭恭敬敬送出庆阅楼不同,苏颂词与林恩是差点横着出来的。

他们派去的探子没了,又受到了未知大能的威压攻击,当时就吐了一口血出来,好悬没死在里面。

“你还敢查?”苏颂词惜命得很,遭受那一番打击之后,便将之抛在脑后。

秘密不知道没关系,可别丧了命。

林恩百无聊奈道:“派人跟着苏淮安身边的人而已,总不能这样也不行吧?”

两人正在说话时,派出的人回来了。

“那苏淮安身边的丫鬟,似乎去打探魔俢的事……”

这倒是奇了怪了,难道这苏淮安还与魔俢有关不成?

那属下见林恩陷入沉思,没敢打扰,但整个人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直说。”

属下说:“少爷,我有个朋友在神隐峰,不久之前与我们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是与这个苏淮安有关的。

“哦?”林恩直起身来。

“我那兄弟负责库房,他说,当日给苏府送东西,从库房里找了一件法器1

“法器?”

林恩与苏颂词面面相觑。

如果按照苏府几位地位最高的小主子来看,地位最高的就是苏颂词等人,可这三个人,都没有收到法器。

也就是说……

“被神隐峰看重的,是苏淮安?”

“他一个五灵根的废物——凭什么啊1

·

一场不经意的饭局引来风云变换,这是苏淮安所想不到的。

只是,哪怕知道庆阅楼来历诡异,但他很快无暇多想,投入了找房子的过程中。

随着万众期待的云隐宗的收录盛典即将开始,作为苏府不起眼的存在,苏淮安也被安排了任务。

多接触了几次后,忙碌的苏夫人终于发现了苏淮安的懈担

为了促使苏淮安回到以往那般努力的状态,苏夫人念唱作打,使出百般技艺。

但苏淮安到底不是原主,他虽然不愿意违背原主的意愿对其亲人恶语相加,但也不会再如往日那般付出一切。

如此一来,他也烦了,加上之前卖“求学竹卷”赚了一些钱,搬出苏府的计划就提上了议程。

听到苏淮安的决定,春桃只顾得上欢呼。

“太好了!公子如果能搬出去,就能自己当家做主了1

“到时候少爷给春桃一个小房间就好,春桃继续伺候少爷1

比起春桃纯然的开心,苏回更明白苏府是什么回事,打心眼里替苏淮安感到不值。

“安哥早该搬出去了1

这些日子苏回将苏淮安的所作所为看在眼中,明白要是没有了苏府的掣肘,想必安哥能够更加自在。

下定决心,三人很快就投入了找房子的任务中。

坛城是个中型城市,近日正值云隐宗收徒人流量激增,为了找到合适的小院儿,他们很是耗费了一番功夫。

“怎么样,安哥?位置不错吧?快进来看看。”

苏回推开了小院的门,得意地引着苏淮安参观。

这是一个位于城东的小四合院,周围住的都是一些在坛城里做生意的商人。

院子面积不大,但是五脏俱全,刚一进门,就能看到院子里一棵巨大的石榴树,石榴树下,还有一个大水缸,里面有两尾金鱼游来游去。

“这是怎么找到的?”

在被苏回叫出来时,苏淮安正在犯困,此刻逛完了小院,困意顿时不翼而飞。

这不就是他的梦中情宅吗?

上辈子,苏淮安家住一线城市,父母离婚的时候,将一个五十平的小房子留给了他。

那房子很是老旧,夏天闷得像一个蒸笼,冬天又潮湿难耐,可正是因为它地处市中心,仍然价值千万。

随着城市房价的飙升,苏淮安心知肚明,依靠他自己的能力,短期之内是不可能再换一个更好的房子。

可如今看看眼前的小宅子,苏淮安的梦想瞬间得到了实现!

他……在这里世界即将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小四合院!

“是我父亲的朋友介绍的1听到苏淮安的问话,苏回高兴地说,“他这位朋友兼职干房牙的生意,听到是我朋友要买房,专门介绍的。”

这几日他忙忙碌碌,他父亲原本对他颇有微词,但后来一听到他是在帮安哥找房子,那老头子就不再多说了,还主动帮忙打探消息。

说起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父亲对于他和安哥来往这件事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但,对于这样的转变,他是求之不得就对了。

听到苏回的答复,苏淮安点了点头,请苏回向其父亲道谢,并且愈发仔细地看起了这个小宅子来。

这宅子的确挑不出什么毛玻

除了院子里的景观,房间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光看木质家具,也知道房屋的前主人是个体面人。

除此之外,待客的正厅,主人住的卧室,还有放置物品的厢房,都很符合苏淮安的心意。

整个院子转下来,苏淮安已经对房子有了大体的了解,喊苏回来问价。

“我想买下这个宅子,需要多少钱?”

一分钱一分货,苏淮安在此之前已经看了几家,但都没有这个小四合院来得合心意。

“有些贵。”

“不过安哥你别担心,这房屋的主家急着离开坛城,先低价将屋子交给牙人,牙人是我爹的朋友,给了我们一个折中价。”

不久后,牙人就差人报了一个价格过来。

苏淮安一听,的确是个合适的价格。

“既然如此,那就将这处宅子买下来吧。”

既然决定要买,接下来的流程就相当迅速。

那主家在出售房屋时,已经将各个环节的手续办妥,此刻,苏淮安只需要与房牙付款交付就行。

手续办完,房款交付,牙人的做主将屋子里的家具折价半卖半送地交给了苏淮安,然后愉快地离开了。

苏淮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肆意地享受一番属于有房一族的快乐,然后与春桃和苏回出了门,打算回家。

“明天我们就搬1苏淮安开心地说道。

谁知道刚转身,就遇到见一人笑吟吟地与他们打招呼:“好巧呀,安公子。”

正是不久前才见了一面的庆阅楼掌柜。

“月掌柜?”

对方见苏淮安搭话,热情地说:“我就说今天怎么隔壁来了人,原来是安公子买下了房子,要搬来吗?”

一旁的苏回接话道:“原来掌柜的住在隔壁吗?”

“是呀1

苏淮安无话可说。

只不过相比于热情的月掌柜,他的注意力瞬间被对方身边的人吸引。

墨发如瀑,一双紫眸,气质出尘——这、这长相,完全是在他的审美上跳舞!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觉得对方有些……熟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