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13章 第十三章
 
法器、宝器、灵器。

在修□□里,法宝的等级便是这样简单。

但不简单的是,由于法宝难得,修士们往往是到了金丹期,才会拥有自己的法器。

然而,此刻在这平平无奇的盒子里,就摆着一件法器。

“它叫金缕衣,是一件防御类的法器。”

之所以有名气并且被苏回所知道,完全是因为与这法器相关的,还有一个故事。

“是云隐宗一位峰主疼惜爱人,花了重金拜托睦月真人打造的,但是做好之后没多久,爱人就去世了。”

“对了,这个爱人是个凡人。”

正因为这个故事中主人公所体现出的深情,以及悲伤的结局,导致这故事广泛传播。

不但让人对大佬之爱想入非非,还警醒了不求上进的普通修士——

哪怕大佬的爱人都会死,更别说尔等没资源没背景的小修士了。

“可是,神隐峰为什么会将法器送来?难道是送错了?”

面对苏淮安的质疑,苏回不忿地瞪大眼:“怎么可能?1

先不说安哥的礼物与他的礼物完全不同,就算是拿错了,神隐峰凭什么给他一个不知名的小弟子恩惠?

“或许,这金缕衣并不是法器?它只是个仿品?”

……这倒有可能。

否则怎么解释神隐峰无事献殷勤?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苏淮安当即找了一个小刀来,伸手往这疑似仿品的金缕衣上慢慢一划。

下一秒,小刀卷刃。

“好家伙。”

苏淮安与苏回两人面面相觑。

如此看来,就算这金缕衣不是仿品,也是一个极厉害的宝物了。

“所以……神隐峰到底想干什么?”

·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摆在心中,苏淮安无暇去想,就被苏夫人叫去说话。

或许是双胞胎的俯首让苏夫人心情好了许多,导致苏淮安再见她时,能明显地感觉到对方不再紧绷。

“听明哲说,你也开脉了。”

这是苏夫人最诧异的一点。

作为一个修真世家的当家夫人,苏夫人自身也有着五灵根的资质,只不过因为没有缘分,一直都没能开脉。

无法踏入修真之路,是苏夫人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也因为这个遗憾,导致她在得知苏淮安是废灵根时,便失去了对这个孩子的全部期待。

“开脉只是道途的第一步,以你的资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不容易了。”

苏淮安颔首。

他当然明白苏夫人的意思。

修道是实力与机缘的共同体,他这一次之所以能突破,多是借了那玉佩与溪涧的东风。

只不过,他习惯了当普通人,对于不当普通人这件事,也并没有太多的执念。

苏夫人盯着苏淮安的表情看了看,见他眉眼间没有不满的神色,这才微微点头。

“你弟弟这次得了大能的看重,是我们的幸事。如果说他表现得好,之后未尝没有你的机会。”

苏夫人说的仍然是苏淮安的灵根之事。

按道理说,灵根之间并无绝对的好坏之分。五灵根并不比天灵根差。

奈何前者总是需要更多的灵气,更多的修炼,而这世界上灵气有限,五灵根往往到达不了筑基期,就会因为寿命限制而结束。

因此,从实际可操作性来看,天灵根是最容易得道的灵根。

与灵根数不同,废灵根又是另外一个维度了。

废灵根之所以“废”,是差在先天发育期,或是先天受损,或是明珠蒙尘。

但若是有大能愿意,辅之以天材地宝调和,便能弥补上缺漏。

到时候,废灵根也未必不能“变废为宝”。

苏夫人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苏淮安何尝不知道苏夫人是在空手画大饼?但争辩无益,他不愿多费口舌,更不愿意与原主的人设相差太远,便点头应是。

因他的态度,苏夫人脸上的态度更加柔和了些。

“对了,我还听说,你开脉时因一个玉佩……”

问的,自然就是溪涧那场奇观,同时也是苏淮安昏迷的缘由。

对于这个问题,苏淮安早已经想好了说辞。

“是之前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的,一直戴在身上。母亲,这玉佩有什么问题?”

根据原主的记忆来看,其父亲似乎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修士。

虽然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修为,但料想一个刻有聚灵阵的玉佩,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这也是他的风格。”

果然,苏夫人在听完苏淮安的解释后,微微蹙了蹙眉头,叹了口气。

“罢了,你自己带着,平日里就不要拿出来了,免得旁人看了在意。”

苏淮安眼观鼻,鼻观心。

他倒是不在意,那么在意的人是谁?

说完了一系列片儿汤话,苏夫人终于说到了此番喊苏淮安前来的正经事。

“这是开脉期的修炼方法和注意事项,你自己拿回去看看。”

苏淮安哪能想到还有这一茬,诧异地抬起头。

“这是你弟弟给你找来的,借我的手给你。”

说起苏明哲,苏夫人脸上露出了自然的笑意:“原本以为你这辈子与道途无缘,没想到在收录大典之前开了脉。”

“不过也好,你开了脉,到时候你弟弟拜入神隐峰,你也跟着去,无论是当外门弟子,还是仆役,都是极好的。”

苏淮安眉头微微一挑。

只是还没等他说话,便听到苏夫人快言快语地安排:“我知道你之前去落云峰受了伤,现在好了,就不要再窝在院子里,要出来交际。”

“别的修士都有鞍前马后的人,你总不能让你弟弟落后吧?”

“……”

听到这里,苏淮安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叹。

上辈子,他父母离婚早,在他高中的时候,就各自有了家庭。

那时候,他也曾经羡慕过别人能够被父母管束,可到了现在,他反倒是释怀了。

虽然他之前的父母疏离、无情,但好歹没有像这样,为了另外一个孩子的飞黄腾达,而押上另外一个孩子的一生不是?

出了正院门,苏淮安还在思考苏夫人口中关于原主生父的信息。

原主生父去世的时候,原主还是个小孩子,对于生父的印象就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一个剪影。

现在想来,恐怕生父的去世,也不是自然死亡那么简单。

苏淮安带着苏夫人赠予的开脉期注意事项回到了西侧院。

刚刚回家,就遇到了匆匆赶来的苏回。

“安哥,好消息,你的画卖出去了1

什么?

苏淮安诧异地看着苏回。

之前,苏淮安为了筹钱,将卖画的活计交给春桃。

前两日苏回见了,主动将差事揽了过去,打算从批发做成零售,最好能将价格炒上去。

可没想到,不过是区区两天的功夫,画卷竟然都卖出去了?

后者激动连连:“是,都是安哥作画的题材选得好1

最近云隐宗收录大典即将开始,不少前来拜师的弟子从四面八方云集而至。

苏回听从苏淮安的吩咐,在卖画的时候蹭云隐宗的热度,将“仙鹤”与“入门大吉”联系在一起。

果然,用这个方法,几幅栩栩如生的仙鹤图便以高价卖了出去。

后来为了抢画,几个人几乎快打起来了。

苏淮安听完,一边感慨于苏回的执行力,一边感觉到商机涌现。

“我们抓紧时间。”

云隐宗招录弟子就只有这一两个月的时间,过了这段时间,恐怕生意就不好做了。

何况,苏淮安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商标保护,他们生意做得好了,恐怕会很快有人跟上来。

他们需要在最短时间内覆盖到尽量多的用户群体,然后赚到能够一击脱离的钱才是。

看来这一次,不画画了,而是换别的产品。

几日后。

坛城中出现一种特殊的竹卷,竹卷上刻着广为流传的云隐宗低级心法,竹卷外,还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鹤。

“据说这是当时云隐宗大能用过的版本,只要背诵熟记,此次收录大典一定能用得上。”

一时间,“入门参考书”卖疯了。

到处都是求购“求学竹卷”的年轻人。

一家客栈内。

容诩听着下属的汇报,看着手下抢来的一宗竹卷,眼神中露出一丝嫌弃。

属下魔使拿不准魔尊对这位的态度,于是干脆挑好的夸奖:“不愧是使君关注的年轻人,这安公子,可聪明着呢。”

用竹简和入门心法所制成的“求学竹卷”要价合适,每一个想要有所斩获的年轻弟子都想买一卷。

哪怕不相信其效果,也会花点钱买个心安。

竹子制作与工艺需要一定的时间,照抄起来不甚容易。

就算是对家想要推出相同的东西,也得消耗一定的时间。

“最绝的是,苏家如今与神隐峰、落云峰都有关系,因此云隐宗的反应也只是查了查便放任自由了。”

这思路,这办事方法,真是难以想象出自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之手。

容诩听了属下的夸奖,冷哼一声,将竹卷扔在桌上。

这小崽子,借了云隐宗的势,却不干大事,汲汲营营于蝇头小利上。

真是胸无大志,上不得台面!

属下早习惯于魔尊这等喜怒无常的模样,见对方发脾气,也就习以为常地低下头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诩生完了气:“继续说。”

属下愣了愣,继续禀告道:“使君,属下听说有人正在查这竹卷背后具体的经营之人。”

“?”

容诩活了数千年,哪怕清高自傲不占俗物,却也不是不懂这凡间生意背后的弯弯绕。

哪怕知道竞争对手背后有后台,为了利益,仍然会铤而走险。

他冷下脸,冷言冷语地说:“好得很。”

这苏淮安拿了他的玉佩他还没计较,倒是有人先因为一点蝇头小利欺负上了。

“谁要是胆子大敢伸手,你就不要客气,先斩断了再说1

“……是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