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被迫与魔尊一起养崽怎么破[穿书] > 第3章 第三章
 
苏淮安一直到春桃离开,心中仍然忐忑不安。

春桃管原主的生活起居,所有配饰也都熟悉,不存在认错一块玉佩的可能。

那么也就是说,这玉佩是别人的。

苏淮安回过神,端详着手中的玉佩。

云纹,材质类似于羊脂玉,远远地散发着沁凉,但放在手心,又有一些温热。

一句话总结:这玉佩不是凡物。

若要问玉佩的来历,那似乎也不必多说——他当时收拾东西时,现场除了他之外,只有另外一个人。

玉佩是那个人的。

一想到这种可能,苏淮安顿时有一种头脑眩晕之感。

不行,冷静。

苏淮安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首先,他得想办法将这块玉佩处理掉。

按说误拿了旁人的东西,应当悄无声息地将玉佩还给苦主自然为好。

可问题是,这个选项他根本做不到。

比起完璧归赵,更大的可能性是被“人赃俱获”。

那么,剩下的就是将它换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保存。

苏淮安想了想,找了个储物袋将其包裹住,然后换来了准备告假回家的春桃。

“将它埋在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苏淮安说。

“……这是?”

苏淮安说:“不要问,记住,不要让人通过它找到你。”

春桃似懂非懂地接过锦囊回家去。

眼睁睁地看着春桃将玉佩带走,苏淮安这才松了口气。

从原主目前习得的知识来看,这是他所能够做的全部——芥子储物袋是独立空间,能够有效阻隔气息泄露。

让一个不知情的人将东西埋在不知名之处,能够防止人利用秘法通过探查思绪找到端倪。

如果这样都还不行,那也就是他命该如此,活该有这一遭了。

处理完玉佩,苏淮安松了口气,自己抹起袖子打水洗漱。

洗漱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和痕迹又淡了一些,些许看上去恐怖但不妨碍的伤口,干脆彻底好了。

伤口好了之后,那一块皮肤好像受过滋养一般,变得更加白皙细|嫩。

“……”

好家伙。

苏淮安低头看着自己从未有过的白皙肤色,忍不住赶紧将衣服放下。

这变化,让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洗漱完毕,苏淮安沉入梦乡。

大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梦中,他竟然梦到了玉佩遗失,他也被抓走的画面。

醒来后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

随着苏明哲成功开脉,在接下来的一周,苏府都处于躁动的气氛中。

在这段时间内,苏淮安在院中偶尔遇到过苏明哲一次。

对方是一个年轻的少年,身着锦袍,在宗学其他伙伴的簇拥下从外面回来。

见到苏淮安时,眸光只是淡淡地从苏淮安身上扫过,仿佛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远远地,苏淮安听到苏明哲朋友们与他的交谈。

“你哥哥今天竟然没有上学。”

“也没有追过来同你说话。”

“真稀奇。”

苏淮安征愣一秒,然后无视小朋友们的对话。

就在他昨天,他主动提交申请,结束了在苏家宗学中打酱油的日子。

按道理说,这打酱油的日子,其实早该结束了。

苏氏宗学虽然不限年龄,但潜规则是默认接受开脉之前的苏氏子弟。

往往到了年岁不开脉,便会自己结束学习离开。

原主之前是为了母亲和弟弟,不死心想要为家人博一份前程,这才死皮赖脸留下。

可苏淮安与原主不同,他更想要自己的生活。

合适的差事并不好找,苏淮安作为名义上的苏家少爷,身份高不成低不就,卡在中间相当不容易。

这一日晚,他再一次铩羽而归,却在院内见到了正房的老嬷嬷。

“安少爷回来了,老身是来宣布一件好事。”老嬷嬷的话语中带着藏不住的喜气。

“家里为了庆祝小少爷开脉专门设了宴席,就在明天晚上。”

“安少爷作为哥哥,明日一定要前来赴宴,想必夫人和小少爷也很是想要见到你。”

“安少爷可不要让夫人失望啊1

庆祝苏明哲开脉的家宴时间转瞬就到。

赴宴前,苏淮安随便找衣柜里找了一件还未穿过的新衣服,那些个配饰,竟然一个都不准备带。

“少爷,您就这样去?”刚刚从家里销假回来的春桃诧异道。

苏淮安明白春桃的疑惑。

按照原主的思维模式,今晚上这样的宴会是母亲与弟弟的大喜事,虽然与他无关,但他作为苏明哲的哥哥,也须得将自己收拾妥当,这样才会不丢两人面子。

可如今的苏淮安却不打算这样。

宴会的确是母亲与弟弟的喜事不错,但却与他无关。

换好衣服,站在镜子前,苏淮安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有些征愣。

他知道原主是属于长得好看的那一挂,可短短几天的功夫,他似乎变得更好看了。

苏淮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蹙着眉站在镜子前。

春桃在这时候忍不住屏息凝神。

苏淮安不会答的题目,她却是得心应手。在她看来,少爷的相貌并没有变化,有所改变的,是气质。

以往少爷总是郁郁寡欢,眉间是挥之不去的愁绪。由于精神长时间紧张的缘故,看上去总是神情恍惚,精力不济。

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少爷哪怕是有十分的容貌,也会只剩下五六分。

现在好了,少爷从出过一趟门之后回来,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整个都通透了起来。

精神状态的改变带来了容貌的变化,如今的少爷如同天边的云彩一般恬淡自然。

“少爷,您换个簪子吧。”

在春桃的坚持下,苏淮安换上了一支玉簪,与他月牙白的衣服相互映衬。

用春桃的话来说,“少爷,您今天真是好看!看得人眼珠子都舍不得转。”

夜。

后院,丝竹声起。

苏淮安踩着点到了正院。

今日的宴会摆在正房的院子里,院里有水,水中布置着花灯,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池边,各种鲜花接连盛开,端是一派富贵场景。

“安少爷,您怎么现在才来?”老嬷嬷站在门口迎客,见到苏淮安,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之感。

今日是正房的大日子,许多宾客都要来。苏淮安虽然摆不上台面,但好歹也是个有灵根的养子。

由他在外张罗着招呼客人,岂不是能说明夫人与老爷爱戴小辈,也说明他们正房团结一心。

可这安少爷呢?

竟然踩着点到。

他以为他是客人吗?

从老嬷嬷的目光中,苏淮安敏感地猜到了对方的想法,只是他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闻言,装作一无所知地问:

“我担心来得早给母亲添麻烦,是我会错意了么?”

“……”

老嬷嬷正想说话,忽然见门外一阵响动。

少顷,一顶四人抬的大轿由远及近。

“是老夫人来了1

老嬷嬷再没时间理会苏淮安,而是着急地招呼来一个小丫鬟,让她去后面通知苏夫人。

“快去,让夫人一定要想办法出来迎接。”

没有人关注自己,恰好合了苏淮安的意,他自顾自地站在一旁看热闹。

那青色的轿子由远及近,到了跟前,苏淮安才诧异地发现那抬轿的四个人并不是真人,而更像是没有生机的木偶。

木偶们整齐划一,行动规整,看上去就好像有灵智一般。

“是云隐宗睦月真人新研发出来的偶人。”一个声音在苏淮安的耳畔说。

见苏淮安回过头,那人笑了笑,说:“安哥,今日你竟然没有领到差事1

说话内容有待商榷,但难得的是说话语气却不惹人讨厌。

“你是……苏回。”

苏淮安从记忆中得知,这位是苏家二房的独子,名义上来说,是苏淮安的堂弟。

“安哥宗学也不上了,还用这样陌生的眼神看我。”苏回委屈地说。

苏淮安翻了翻原主记忆的,发现眼前人的确是他在苏家还算是熟悉的人。

“不过——安哥今日可真是大变样,我都认不出来了1

如今大房两派争得像斗鸡眼一样,苏回受了父母的教训,本不打算掺和,哪知道还没进门,就见到了如明月皎皎般的苏淮安。

只一眼,苏回的好奇心就上来了。

是什么让这个阴郁的堂哥变了个模样?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位堂哥这么好看?!

感受到苏回探究的目光,苏淮安岿然不动地任由对方打量。

这样一来,苏回也有些不好意思。

恰好,苏老夫人的轿子进了门,苏淮安淡定地说:“进去吧,别让长辈们等。”

于是,苏回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苏淮安抬脚进门。

“安哥,安哥1苏回无奈地跟上。

如果说正房院外已经是富丽堂皇,到了院内,苏淮安才知道什么是美轮美奂。

光影璀璨,鲜花似锦,云雾缥缈。

看上去就像是在仙宫里一般。

在这一番盛景中,苏淮安看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母亲。

对方穿着一席锦袍,梳着高髻,一副贵妇人的模样。

在她旁边,苏明哲穿着镶金边红袍,踩着云纹履,神态上虽不耐烦,但还是跟着母亲应酬。

看到这一幕,苏淮安哪怕不在意,也忍不住替原主叹息一声。

待主人翁母子请苏老夫人上座,紧接着,苏大老爷也到了。

这位苏家的掌权人看上去并不特殊,只是一个清瘦的中年道人模样,但双目炯炯,似有神光,看上去不是简单之辈。

苏大老爷到了之后,同苏老夫人说了几句话,又勉励苏明哲一番,能做完这些才坐下。

少顷,宾客到齐,鼓瑟吹笙,苏家的家宴正式开始。

“诸位,请静一静。”

然而,就在苏大老爷朝着苏老夫人拱拱手,想请老夫人讲几句话时,忽然鹤唳声响彻天空。

紧接着,风声刮来。

苏淮安眼睁睁地看着一道剑光从天空掠下,紧接着,一只纯白的仙鹤从天而降。

“这……”

面对此奇景,所有宾客都忍不住站了起来。

待仙鹤停稳,一双俊俏的少男少女从仙鹤上爬了下来。

“是颂少爷和染小姐。”

竟是苏大老爷原配所生的那一对姐弟。

他们不是在落云峰么?怎么会突然出现?

宾客们很快有了答案。

另一位御剑而来的修士笑着朝席上拱拱手:“听闻苏家家宴,师弟师妹急着回家,真君命我送他们回来。”

“苏老府君,苏老爷,叨扰了。”

见识了这仙家手段,苏老夫人哪敢拿架子,连忙站客气地回礼:“哪敢哪敢,多谢使君送这一对孩子回来。”

苏淮安立在原地,脑海中还重复着方才那一幕给三观所带来的震撼,却不料听见苏回笑道:

“这下有乐子看了。”

苏淮安抬起头,发现母亲的脸色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格外难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