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月将隐 > 第八章 法器
 
  西柳村独眼壮汉家,此时村里的男女老少正围坐在长桌前,昨日猎的野猪已经被分食在桌上,酒气飘香,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独眼大汉喝了一口浊酒道:“小雨,这几天外面不安生,你们也别去郡城了,你就和小哥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吧!听说雷烁国的血冥教潜入到了我北风国境内,皇室还动用了天雷司来追缉入侵者!”

  “是啊,听说我们西州第一大宗万法宗也派弟子去追查了!我说这雷烁国怎么这么不安分,要不是曾经被魔灾影响国力下降,现在怕是要翻天了!”

  “可不是吗!已经没落了还不安分!”

  “没落?你怕是不知道雷烁国大军时常侵犯我北风国领土,要不是胜关州永胜王阻拦,他们早就打过来了!”

  “我听说这次血冥教众是从欧兰国潜入我北风国的,我看他们是忌惮永胜王所以才绕道过来的!”

  ……………

  “可是…我担心爷爷!”苏晴雨柔声说着,眸中泛起了泪光,手不自然的捏起,轻瞥了封异一眼。

  封异察觉了苏晴雨的黯然的神色,道:“诸位前辈不要担心,既然北风国皇室已经发觉,我想此时潜入者怕是已经落网了。”

  “话虽如此,但就怕他们现在还逍遥法外,小心使得万年船,等过些时日再去也不迟!”独眼壮汉坚持劝说着。

  虽然封异和他们只相处了短短几日,但他们却将封异当成了村里的一员,在这个小小村庄里他们朴实善良,辛勤劳作自给自足,没有被权势欲望左右,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多年后,封异便会发现他当时被这些人拯救是多么幸运。

  “多谢张伯提醒,但韩老至今未归,我和苏姑娘都担心他的安危,若再拖些时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封异凝重道。

  “哎~好吧,我们也担心韩老,那就去吧!路途遥远我去准备些干粮!”独眼壮汉随即起身,拿来了一张兽皮地图和一些干粮交给了封异。

  “谢谢,张伯!”道谢过后,他们随即启程,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了西柳村。

  天荒郡郡城,距西柳村二十余里,虽说路途不算太远,但却多是山地小路,道路崎岖不平,难以疾行。

  封异跟在苏晴雨身后,两人没有言语,直至日落时分他们来到一个小镇上,在这偏远之地,名义上城镇比才比西柳村大上一些,镇子虽说简陋,但却有一条狭窄的街道,街道两旁的的门头挂着昏黄的的灯笼和破旧的店幡,寒风浮动间,地上的人影在晃荡的烛光中瑟瑟发抖。

  这里的人尽显疲态,无精打采,只能依稀听到零散的寒暄。

  封异和苏晴雨走在压抑的街道上,一个乱入的八字胡青年打乱了气氛,他身材消瘦个子矮小,虽至中年但个头只到封异肩膀,他神色匆忙左顾右盼似在躲避什么,一身黑衣上布满了泥土,汗臭味隔老远就能闻见,看上着实可笑。

  封异和苏晴雨来到狭窄街道的尽头,镇上唯一的客栈坐落于此,客栈门匾自己被风雨侵蚀,更别说看清店名了。

  他们走进客栈内,等许久也未见有人来招呼,在两人不远处的椅子上,方才那八字胡青年也在等待,不知他经历了什么落得这般狼狈模样。

  似乎感觉看到封异的注视,八字胡青年从椅子上起身径直朝封异走来,嘴角咧起一抹笑意,道:“不知小友要去往何处啊?”

封异随即应道:“我们打算去郡城,但路途崎岖耽误了,便打算在此地落脚。”

 “我看两位小友身上隐隐有灵力波动,想必也是修行之人吧?”八字胡青年目露狡黠。

  封异没有迟疑的答道:“是的,前辈。”

  八字胡青年凑近细声道:“我这里有件玄级中品法器,小友可以看看,若是喜欢,我可以低价卖给小友!”

  一旁的苏晴雨闻言,眉头紧锁沉声道:“这位前辈,我和公子虽是修士但却出生贫寒,更何况还有几天行程才能到郡城,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钱财了,您还是另寻他人交易吧!”

  苏晴雨知道,这八字胡青年绝非省油的灯,他们素未谋面却要以低价售卖玄级法器,葫芦里卖的的绝非是好药!

  八字胡青年叹了一口气,悠悠道:“我也想以高价出售法器,可谁曾想来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若不是因为钱袋亏空,我也不会这么着急出售。”

  “既然前辈,想要将法器卖给我们,那也要等我们看过法器后再做决定吧!”苏晴雨一改往日温柔,她言辞犀利,封异也为之惊讶。

  八字胡青年没有多想竟然答应了下来:“那好,就依姑娘所言,待会儿我便到你们的房间里给你们看看。”

  “前辈可知可店家去了何处?半天不见人影。”封异有些焦躁道。

  “这还不简单!”

  八字胡青年随即大喊一声:“店家,接客了…”

  声如洪钟,这一声下去屋檐上的灰尘都被抖下了不少。

  嘎吱…

  二楼的房门应声打开,从里面出来了一个满脸横肉衣衫不整的矮胖子,“嚷什么嚷?打扰老子办正事。”

  八字胡青年一脸平静没有多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碎银扔在了地上。

  “给我们三人开两间上好厢房。”

  只见那矮胖子两眼放光的摇着屁股下楼,来到他们身前捡着地上的碎银嘴里还不忘低声下气的说着:哟…原来几位大人住几天啊?小的这就带几位大人去!”

  “等等…店家我们要三间。”

  “什么三间两间的,就两间,出门在外你难道忍心让一个姑娘独居一室吗?若遇到危险怎么办?”八字胡青年大义凛然道。

  封异对着苏晴雨道:“不知苏姑娘意下…如何?”

  苏晴雨扭过头,羞红着脸轻声道:“一切…一切听公子安排。”

  “这…好吧,那就麻烦店家给我们多准备一套被褥!”封异虽不情愿但为了苏晴雨安危也只能如此了,看着那衣衫不整的油腻店家,他还是不能让苏晴雨独居一室,虽然那矮胖子不是苏晴雨的对手。

  八字胡摇摇头,一脸无奈的拍了拍封异肩膀。

  三人到了各自的房间,封异将店家送来的被褥铺在了地上,苏晴雨坐在床上羞涩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好了!苏姑娘就睡床上,我睡在地上,这样也不会担心你的安全了。”封异拍了拍地上的被褥说道。

  “嗯,那只能委屈公子了!”苏晴雨细声回道,随即掐诀一道冰障将二人隔绝在内。

  “公子觉得方才那卖法器的前辈可信吗?”苏晴雨询问道。

  封异略加思索后,道:“我觉得不像是坏人,但也还是要小心些,那人境界好深,若真是有什么歪心思也不会提出和我们公平交易。”

  “嗯,既然这样,若公子看上他的法器我会替公子买下的!”

  苏晴雨说着将冰障撤下,就在这时他们的房门被敲响了。

  封异起身打开了房门,那八字胡青年正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沐浴过后先前的邋遢模样也少了许多。

  看到房门打开后他朝屋内左右张望道:“没有打扰二位吧?”

  “前辈玩笑了!”封异尴尬应道。

  “别前辈前辈的叫了,我叫徐追,以后叫我老徐就好了。”八字胡青年自报家门道。

  “好的徐前辈。”

  “哎~随你怎么叫吧!”徐追挠挠头,随即进到了屋内,下一刻,他的纳戒蹦出一道金芒,一柄形状奇特的法器出现在了桌上。

  那法器形如残月,器身长有三尺[一米],器身呈银白色,少许锈蚀附着在其表面,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用的法器,奇特的的是残月器身嵌着十三柄十字星刃。

  “怎么样,小友觉得如何?”徐追用胳膊顶了顶封异双目狡黠道。

  “什么价?”封异脱口而出。

  “五十颗上品灵石!”

  “什么?五十颗上品灵石?不行!最多二十五颗。”一旁的苏晴雨一口咬定。

  “哎…小姑娘你可知道这是玄级中品法器啊!就算是大宗门都会去争夺的宝贝,要不是我手头紧我最起码要一颗下品灵晶才会卖的。”徐追气得咬牙切齿,若不是看在苏晴雨是女孩他早上去邦邦两拳了。

  “那我买了!”一旁封异直言到。

  苏晴雨在一旁焦急道:“可封公子,五十颗灵石价格怕是高了点!”

  要知道五十颗上品灵石可是天文数字,若以黄金兑换就是五十万两,那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财。

  苏晴雨用手拽了拽封异衣角,封异会意,二人来到了墙角,苏晴雨红着脸凑到封异耳边细声道:“封公子,我现在只有三十六颗上品灵石,若公子想买法器的话恐怕不够。”

  封异闻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凑近苏晴雨耳畔:“苏姑娘放心,我的纳戒里还有些灵石,不用你替我出的!”

  “喂…喂,小两口商量好了没有!快点的!”徐追终究还是忍受不了二人亲昵的动作,不耐烦道。

  封异道:“我身上没有上品灵石,不知这个能不能行?”

  随即封异从纳戒里取出了一块白色的晶体,当晶体出现时徐追两眼放光道:“行!行!行!这中品灵晶当然行了!”

  与此同时,身旁的小脸通红苏晴雨也露出的惊讶的神色,这让她更加坚信封异是出身皇州地界的大户人家。

  “嘿嘿…既然如此,那法器就是小友的了!我就不打扰二位休息了!”徐追没有再做停留,将灵晶收下后,满脸笑意的出了二人的厢房。

  “公子,虽说玄级法器难得,但那中品灵晶更非常珍贵之物,就算是用中灵晶去换玄级上品法器也是戳戳有余的。”苏晴雨有些不解的问到。

  “放心!苏姑娘,若不是这法器有奇异之处我也不会出此大价钱买下的!”封异沉声道。

  封异话虽如此,但他只是不知道外界的交易价格会是如此低廉,他们口中所说的灵石在太荒顶多算比普通石头强的石头,他的纳戒中灵晶虽然不多但几十颗也是有的,方才的中品灵晶只是其中质量最差的那颗而已。

  “嗯,既然公子喜欢,多点价钱也无妨,明日还要赶路,公子早些休息吧!”苏晴雨柔声道。

  “嗯!”

  封异将桌上的残月轮收到了纳戒中,待苏晴雨睡下后,将桌上的蜡烛熄灭,钻到了地铺的被窝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