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偏宠成瘾:傅少,生个崽 > 酒店房间被人动过手脚
 
  这时,傅晔寒突然醒了过来。

  他睁大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看另外一边的陈潇霓。“宝贝,你怎么了?”

  看到被吵醒的男人,陈潇霓对他微笑。

  “我刚才做噩梦了,被噩梦吓醒。”

  “别怕,我哄你入睡。”

  傅晔寒会心一笑,朝手机屏幕上亲吻。

  看着傅晔寒在哄自己,心情一下子缓和了很多。

  *

  ……………

  时间匆匆而过,傅晔寒在国外出差已经六天。

  想到明天能回国见陈潇霓,傅晔寒心里就特别的开心。傅晔寒打开钱包,看着陈潇霓的照片,他忍不住去亲吻照片。

  宝贝,好想你,我明天就可以回国见你。

  轿车停了下来,司机回头道:“傅先生,已经到了。”

  傅晔寒点头,和自己的助理一起从车上下来。

  两人一起朝一家巧克力DI-Y工坊走去。

  进了工坊店,两人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巧克力奶香味。

  “欢迎来到普瑞多工坊店,先生您好,请问您是要DI-Y巧克力吗?”服务员用蹩脚的中文问他。

  “嗯。”傅晔寒微微点头。

  “先生,那您噗要寄贼您的衣服和古品吗?”

  听到这个服务员的蹩脚的中文话,傅晔寒眉头一皱。

  “你刚才说什么?”傅晔寒反问。

  “先生,您需要寄存您的衣服和物品吗?”

  傅晔寒终于听懂了她的话,回道:“需要。”

  “好的,先生,请你跟我来。”话落,傅晔寒跟着女服务员去寄存东西。

  店里的其它女服务员都一脸花痴地看着高大帅气的傅晔寒,眼睛都快要看直了。

  傅晔寒将贵重的东西都放进了储物柜后,便套上了一条围裙和套袖,准备去制作巧克力。

  “先生,您可以童靴一下巧克力的狗味和形状。”

  一旁的助理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服务员在讲什么东西啊?

  歪国人说中文可真逗,笑死他了。

  “你可以讲英文,不需要对我说中文。”傅晔寒用英文回道。

  “真是不好意思啊先生。”服务员对傅晔寒笑了笑。

  “先生,您可以挑选一下巧克力的口味,挑好了口味后,再挑选一下巧克力的形状。”

  傅晔寒点头,去柜台前转了一圈。

  尝了尝几种巧克力,他最后选了陈潇霓最喜欢的口味。

  傅晔寒索性选择了心型形状的巧克力来表达自己爱意。

  傅晔寒开始d-iy巧克力,助理就在一旁帮忙。

  另一边,陈洛瑶和她的父亲来到了巧克力D-IY工坊店的门口。

  这父女两前两天来了国外之后,便开始打探傅晔寒的消息,悄悄跟踪他。

  傅晔寒的两个保镖在门外站岗,保镖不让陈洛瑶和李睿宸进去。

  父女只好在门口守着等待机会。

  D-IY的时间过的飞快,一整盘巧克力新鲜出炉。

  傅晔寒选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等巧克力干后摆好。

  看着自己的成品,傅晔寒轻轻勾起唇角。

  巧克力打包好了之后,傅晔寒将巧克力交给助理,让助理拿着。

  而门外,陈洛瑶见傅晔寒出来了,她便赶紧脱掉身上的外套。

  陈洛瑶身着一件暴露的贴身裙,傅晔寒的助理看到她都愣住了。

  “傅先生,真巧啊,居然在这里遇到你。”

  傅晔寒听见了,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陈洛瑶。

  看见是陈洛瑶,傅晔寒的笑容逐渐消失。

  陈洛瑶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她微微倾身,露出自己饱满的胸脯去勾引傅晔寒。

  她身上的香水味很刺鼻,傅晔寒连忙捂住鼻子。

  傅晔寒目光一转,冷冷地瞟了她一眼。

  他非常讨厌这个女人,对她有厌恶感。

  这时,助理的目光又瞟了自家总裁一眼。

  陈洛瑶又刻意走近了,两个保镖立马挡着她。

  “傅先生,我来这里旅游,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能遇到了你。”

  傅晔寒无视她,对一旁的助理道:“我们赶紧走。”

  话落,助理和傅晔寒都加快脚步赶紧离开。

  见傅晔寒越走越远,陈洛瑶是满脸失望。

  这时,陈洛瑶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傅晔寒,我得不到你的心,那我必须要从你那里得到其它的。

  ………………

  转眼到了夜晚。

  傅晔寒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后,便赶回酒店里。

  回到房间,他把巧克力放在茶几桌上。

  傅晔寒扯了一下领带,解开衬衫的纽扣,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看到茶几上有酒店备有的香烟,他伸手过去拿起,抽根烟提提神。

  抽完了烟后,便将烟丢进了烟灰缸里。

  傅晔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给陈潇霓打个视频电话。

  傅晔寒拨通了陈潇霓的电话,电话那头无人接听。

  他往后靠在沙发上,笔直修长的大长腿让沙发跟茶几间的过道变得狭仄。

  他看着手机屏幕,等着心爱的女人回电。

  等了片刻,心爱的女人始终还没回电。

  傅晔寒想了想,也许这个女人还在忙,晚点会打电话来。

  傅晔寒给她发去了一条微信后,便起身去洗浴间准备洗澡。

  傅晔寒进了洗浴间后,陈潇霓便打来了电话。

  见电话那头无人接听,陈潇霓就打算稍晚点再打过去。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

  傅晔寒穿上浴袍,从洗浴间里出来。

  吹干了湿发,傅晔寒看到茶几上有酒店备有的葡萄酒。

  他伸手过去打开这瓶酒,将葡萄酒倒入酒杯里。

  傅晔寒端起酒杯,朝落地窗走去。

  夜晚,落地窗前,月光的余晖洒进来。

  借着幽谧的月光,隐隐约约勾勒出男人深邃的五官。

  银色衬衫黑西裤,衣袖挽到手肘处露出劲壮的小臂。

  傅晔寒遥望着窗外,手中的红葡萄酒反射着夜晚街道的光。

  傅晔寒一口将葡萄酒喝了下去,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没过多久,催情香燃起,傅晔寒觉得有些眩晕。

  这时,他体内一股燥,他将酒杯放回桌上,然后往后靠在沙发上休息。

  身体越来越燥,还感到非常口渴。

  傅晔寒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白开水想都没想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快速的大口喝掉。

  本想着用温水来缓解热度,却似乎不太管用。

  傅晔寒越来越烦躁,越来越热,这令他不由自主的扯开自己的睡袍,露出了性感的锁骨和胸膛。

  傅晔寒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身体就像被火烧一样。

  他赶紧拿起空调的遥控器将房间里的温度调低了几档,然而温度降低了也不管用。

  此时此刻,他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快速膨胀。

  傅晔寒眉头轻挑,薄唇紧抿着。

  他走到窗前,打开了落地窗户。

  一股凉风吹了进来,顿时将他身子的燥热去了不少,傅晔寒稍微清醒了一点。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感觉到不对劲。

  他平常酒量那么好,怎么一喝这葡萄酒就开始醉了。

  他的目光转移到酒杯上,怀疑有人给他下了药。

  傅晔寒双手紧握成拳,眼眸中充满了戾气。

  到底是谁下的药?

  傅晔寒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

  不一会儿,他开始出现幻觉。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傅晔寒强忍着不舒服走过去开门,看到的是一个戴着面纱,打扮十分性感火辣的年轻女人站在了门外。

  傅晔寒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嘴唇,眉头紧拧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

  “你是谁?”

  “我是陈潇霓啊。”

  话落,陈洛瑶一下子就蹿了进来,将傅晔寒给推了进去。

  李睿宸见女儿进去了,他便走过来把房门给赶紧关上。

  馨儿,你要抓紧时间,别在房里待太久。

  李睿宸躲在附近等待着,心里祈祷着女儿没事,能顺利进行。

  另一边,傅晔寒没站稳,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傅晔寒突然感觉头一阵眩晕,眼前的所有东西倒转了一圈。

  陈洛瑶蹲在他旁边,她咬了咬唇,用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晔寒。”陈洛瑶小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见他没反应,陈洛瑶便用手去触碰他的浴袍。

  当她要解开他的浴袍的时候,傅晔寒立马抓住了她的手。

  傅晔寒睁开眼睛,目光冷峻地看着这个戴着面纱的女人。

  “你想干什么?”傅晔寒冷声道。

  陈洛瑶被吓住了,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怎么了?为什么身上这么多的汗?”

  傅晔寒晃了晃自己的头,眼前的人影竟然出现了两个。

  他推开她的手,然后一把扯掉她的面纱,看到眼前的人尽是陈潇霓。

  “潇霓,你怎么会在这里?”

  见他出现了幻觉,陈洛瑶温声回道:“晔寒,我太想念你,我今天特意从国外飞过来看望你。”

  傅晔寒浅笑,他听到这句话心里很高兴。

  “你不是说你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没法和我去国外?”

  “那个是因为我太想你了,想早点与你见面,所以我暂时放下工作,特意来国外找你。”

  傅晔寒被感动了,心里更加的高兴。

  “我也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没有你的日子里,每一天就像度日如年。”

  话落,傅晔寒去握紧她的手。

  陈洛瑶笑了,心里的醋意却在加剧的翻滚。

  这个男人这么爱那个女人,她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