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古代当先生 > 第183章 第 183 章
 
两人整理了一番衣物, 总算能够见人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如此坦诚,秦湛还好,因为与卫苏更近了一步, 心情大好, 恨不能黏在卫苏身上。

卫苏面红耳赤不敢看秦湛, 两辈子洁身自好, 偶尔有需求也只是自己一个人弄弄就好了。结果被秦湛这样缠着两个人一通胡闹, 他也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他又不似秦湛那般厚脸皮, 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发生这样的事,他不是没有想过,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般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他也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既然做了就没什么好后悔的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今日还有晚宴,你,你这般胡闹。时辰已经到了, 让他国使臣久等, 这不是一国之君该做的事。”

秦湛还想与他腻歪温存,却被卫苏一把推开。秦湛委屈,刚刚才春风一度, 当真是无情, 翻脸不认人。

秦湛的委屈, 卫苏看在眼里,无可奈何的道:“一国之君, 岂能荒唐不经, 正事要紧。”

看卫苏认真起来, 秦湛也不敢再闹了, 连忙道:“是,先生,湛知道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般模样出席宴会不太好,怎么也要沐浴更衣,洗漱一番才是,现在看来时辰的确晚了。不过既然已经晚了,那就让幽国的使臣们等等就是了。

他笑盈盈的道:“先生放心,我让赵立去着人准备物品就在此沐浴。也不用回去耽搁时辰,这样一来,等会我们可以一起前去宴会,耽误不了多久的。”

说完就唤来赵立,吩咐了一番,让他准备好晚宴的衣物,等会沐浴完,直接就能前去大殿。

赵立一进门就已经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再看大王和颜悦色,心满意足的模样,就已经心中明了了。他不禁替大王高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不过他表面上并没有显出任何的异样,只是躬身行礼,然后领命离开。

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卫苏听了秦湛的安排,也说不出什么不是的话来,既然这样能节省时间,那就这样罢。

王子奚盼了那么久,他倒是想着早些进王宫,也能早些见到秦湛。然而,这使臣队伍中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人家秦国接待之人定好了时辰,也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人轻易更改,所以,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了。

在驿舍中坐立不安的翘首以盼,总算等到了时辰。有前来的宫人派了马车过来,迎接幽国使臣一行人入宫。

一路上王子奚的心情激动难耐,自从学宫中一别后,他与秦湛这么多年未见了。也不知道这人有没有改变,他是否还记得自己。

想起在学宫中,两人虽然很少有交集,可是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秦湛可以说是第一个令他心动之人,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今日能再次见面,如何不激动?只是如今,他们各自的身份地位却都不相同了。

一路上他暗自琢磨着,等会儿宴席上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与秦湛单独相处。他还想着能与秦湛说说这些年来分别之后的境况,更想着表明心迹,让秦湛能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据他所知,秦湛到现在尚未立后,更没有后宫妃嫔,这样是不是代表着自己有机会呢?如果秦湛能够接受他,他甚至可以自请来秦国为质子,以加强两国之间的结盟。

可是,万一秦湛还跟以前一样,对他冷漠淡然置之,他该怎么办?不过,如果加上幽国这样的筹码,秦湛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毕竟幽国同意与秦国结盟,那是秦国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如果接受自己,自己能给他带来的好处可以说是多不胜数。身为一国之君的秦湛,自然会做出聪明的选择,怎样对他有利,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看能不能与秦湛独处上。王子奚蹙眉,俊秀的脸上神情莫测,他要想办法,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才行。

进了宫,入了席,却迟迟不见秦湛前来。王子奚有些浮躁起来,秦国的王子盱怕冷落了贵客,还特意过来找他说话。然而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却连连问了好几次,秦湛什么时候能来。

王子盱也有些尴尬,他已经派人前去催促了。只是不知道大王在忙什么,明明知道宴请幽国使臣一行是重要之事,可却不将它放在心上。若是因此得罪了幽国使臣,到时候结盟不成,岂不是要误事。

“王子奚稍安勿躁,我们君上得知幽国使臣到来,是万分高兴的。君上很看重与幽国的结盟,现在想来还在准备,用不了多久就能过来了。”

王子盱只能打着圆场,心里却急死了。大王到现在还没有过来,连卫相国也迟到了。如果卫相国在此,说不定还能活跃下气氛,缓解一下幽国使臣的情绪,现在,也只有他出面说和了。

又过了一盏茶功夫,才听到宫人禀报,大王来了。

王子盱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来了啊!这个王子奚对他爱答不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不满。他赔笑可是赔得脸都麻木了,现在大王过来了,自己也总算解脱了。

听到秦湛来的消息,王子奚心头一跳,连忙抬头看过去。

秦湛一袭玄色十二章纹冕服,挺拔的身姿,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流露出君王的霸气凛然。他早已经褪去了当年的少年气,曾经在颍阳学宫中茕茕孤立弱小无助,到如今已经变成了强大自信睥睨天下的一国之君。

王子奚几乎挪不开眼,这就是秦湛,他放在心上多年的人。果然他才是独具慧眼,今日这样的秦湛更令人心驰神往。他的心扑通扑通乱跳,比起少年时更加爱慕。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向着秦湛行礼拜见,说些恭维的话。王子奚却愣在那里没有动,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秦湛。

这道目光让秦湛微微皱眉,有些不适。抬眼看去,这是幽国的王子奚?这次的幽国使臣中,就有幽国的王子韩奚一同过来,想来就是他了。

以前他们同在学宫中,王子奚偶尔会找机会前来寻他说话,不过他却从来没有兴致对一个陌生人多交流。对于王子奚的样子,他也从未记在心上,所以,秦湛早就忘记了王子奚的面貌,现在只能靠猜测了。

王子奚心如擂鼓,秦湛看向他了。虽然只是短暂的对视,可王子奚心中的雀跃之情却难以言喻。

这是宴会之上,来者是客,对于王子奚的无礼,秦湛也不好发作。他环视一圈,客套道:“寡人刚刚遇到一些事,与卫相国来晚了,倒让各位使臣久等了。今日之宴,大家都尽兴痛饮。”

众人这才看到与秦湛一同出来的卫苏,幽国使臣心思各异。能与秦王同进同出,有传言说秦王很是看重卫相国,看来这是真的了。

世人都说没有卫相国就没有今日的秦国,有如此非凡的人物相助,也难怪秦国能异军突起,由弱变强了。

王子奚这才看向秦湛身后的卫先生,这人温润儒雅风光霁月,与当年还在颍阳学宫时一般无二。

“大王身后之人便是我们秦国的相国大人,卫苏。”王子盱以为韩奚不知,还特意介绍了一番。

王子奚收回目光,笑着点头道:“我曾经也在学宫求学,就在卫先生门下,所以也是识得的。只是不曾想,卫先生什么时候居然到了秦国。”

听他这么说,王子盱恍然大悟,避重就轻道:“原来竟是如此,既然都是熟人,那一切都好说。”

王子奚点头,若有所思。那边卫苏也已经落座在秦湛右下首位,与王子奚正好对上。

王子奚朝着卫苏行了一礼,“不想竟在此遇上卫先生,先生别来无恙?”

卫苏点点头,笑着说道:“我很好,一别数年,王子奚倒是稳重了不少。今日幽国与秦国结盟,还多亏了王子奚的鼎力相助。和则两利,日后秦幽两国守望相助,同心同德,必然会大放异彩。”

听到卫苏的夸赞,王子奚谦虚了一番,又说了些在学宫中的事,很快就抛下了隔阂。

秦湛在王座上,他的眼神没有一刻离开过卫苏,见到卫苏与王子奚谈笑风生,心中不由开始警惕起来。

王子奚好男风,曾经在学宫之时就与王子稷不清不楚。回了幽国之后,听说这些年豢养了好些俊美的男子于府中。他与卫先生这般投机,该不会看上了卫先生了吧?这不可不防。

想到这里,秦湛心慌了,一定要将危机扼杀在萌芽中才行。这个幽国也是,派使臣就派使臣,派个王子奚来干嘛。

他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笑着看向王子奚,“王子奚远道而来,辛苦了。等两国邦交盟约签订,王子奚可以好好游玩游玩,看看我们秦国与幽国不同的风貌。”

王子奚对上秦湛的眼睛,脸上慢慢泛起红晕,秦湛这是要留他多待一阵子吗?是不是也舍不得他离开?

不管是不是自作多情,王子奚都顺势应承下来,只要在秦国就有机会。

卫苏看着这一幕,眯眯眼,将手中的酒轻轻抿了一口。这个王子奚有意思。

大殿之中,歌舞升平,大王发了话,今日大可尽兴。众大臣也都纷纷响应,给诸位幽国使臣敬酒,大有不醉不归的意思。

酒过三巡,秦湛见到被众大臣围着敬酒的卫苏。此时的卫苏因为酒气上头的原因,双颊绯红,眼神也有些许迷离起来,带上了盈盈的水气。

这个样子的卫苏很少见,平日里卫苏几乎都不怎么沾酒,更别提喝得七八分醉意了。秦湛心痒,这样的卫苏真恨不能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觊觎。

卫苏已经不胜酒力,这些人就没有眼力见的吗?秦湛刚想出声替卫苏解围,那边王子奚站了出来,“我敬秦王一杯,秦王英明神武,威泽天下,奚早就心仪已久,今日再见,实乃幸事。”

秦湛心不在焉的一饮而尽,王子奚又提了酒壶直接上前来,“我亲自为秦王斟一杯酒。希望秦王赏脸,祝愿秦国幽国两国永世为好。”

秦湛点点头,这杯酒却不能不喝。

王子奚小心翼翼的为秦湛倒满酒,秦湛看了他一眼。王子奚一个手忙脚乱,竟然将手中的酒撒了,正好滴落在秦湛的袍服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