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半生细沙风雪中安冉叶墨均 > 第17章 心里好痛,他后悔了
 
恍惚地,叶墨均一个人回到了他和安冉一起住的跨院。

从柔柔出事,把安冉撵出叶府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回到这个地方。

院子里的桃杏树都已经落花结果了,好久没人来照顾很是荒芜。这是安冉喜欢的,她在的时候,没他的关心,有时候就自己侍弄些花花草草,打发时间。

叶墨均心底又是一痛。

走进卧室,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是一种女人胭脂香水,和洗涤被褥的香皂混合起来的味道。

卧室里所有的东西她都会亲自料理。

被褥是她亲自挑选洗涤,家具是她安排位置选择式样,她说要在一起生活的地方好好用心,因为她爱他,她希望一起生活的每分每秒都舒心,这样才能让他永远都忘不了她。

她说得对。

这些日子,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空气里少了这种很普通、很日常,却已经深深刻在他生活中的味道,如今重新闻到,人才变得熨帖起来。

他脱了衣服却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愣了愣,才想起来从前这个时候总是安冉把衣服接过去,送去换洗,这时候却再也没有人理会他,他只能随手把衣服搭在椅背上。

想喝一口水,茶壶里却也不像往常一样,总是温着茶水,随时倒给他喝。茶水的方子是她特地给他配的,她说对嗓子好,他却没在意过。

屋子里好久没人气,有些发冷。

明明还是同一间屋子,叶墨均却总觉得有些束手束脚,他愣了愣,才明白过来他根本对屋子里的一切根本就不熟悉。东西放在哪里他不知道,吃喝怎么解决更是无从谈起。

从前是有安冉一直照顾着他,他也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这些照顾。可如今再也没有了。

叶墨均慢慢走到床头,慢慢躺在那里,眼泪簌簌落下。

他好像终于有些懂了——

很多人在的时候,你因为她爱你而有恃无恐,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离开。甚至当她真的走了,也不会第一时间就感到疼痛,而会觉得愤怒和不可思议,这样一个一直隐忍温顺,一声不吭的人,怎么会不经我的允许就擅自离开?

可你最终发现,她真的不会回来,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但你会在很多细节里重新回忆起她。

这些细节你从前几乎都没注意过,更不会特地去品味,但直到你回忆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它们跟了你这么久,融入到了你的生活之中。也许直到有一天,你上街的时候闻到阳春面的香味,才能意识到给你做面的人,再也不在了……

他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记得曾经安冉很想要一个孩子,她说有了孩子有了骨血,他们之间才会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彼此的血脉在这世间打上一个结。

可他很不想要,他甚至几个月都不碰她哪怕一次。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娶过来光耀门楣的工具,他会对她负责保她一生衣食无忧,但从没考虑过要和她生下孩子。

他给自己设计的未来里,他的孩子应该是和姜柔柔的。可如今他和姜柔柔已经不能相看两欢,从前自己以为的都成了笑话,自己厌恶的却抓住了他的心。

原来他早就爱上了安冉却不自知。

……

半年后。

叶墨均跪在安冉的墓碑前,已经一天一夜。

天上下着大雨,秘书远远地站着打着伞,心头很是担忧,署长不许任何人靠近,生生浇在那里已经很久了。

从安冉死了,署长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把从前很喜欢的表妹送到了大学去念书,每日反而是怀念起安冉来。

叶墨均身子一歪,秘书咬了咬牙想冒着斥责上前,却没想到叶墨均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走到秘书跟前:

“回家。”

秘书急得劝:

“署长,我们先去医院吧。您淋了好几个小时的雨,不去看看的不行的啊!”

叶墨均并不理会他,边走边喃喃道:

“我欠她的,永远也还不清了。”

……

叶墨均处理了自己的财产,一部分赠给了姜柔柔,并将安家原本的府邸全部买下,写在了安广的名头。

这个老头子一辈子痛悔自己没能守住祖业,如今他替安冉都还给他。再加上账户里的存款,有了这些,足够安广衣食无忧。

他实在不愿意再待在这个世上。对安冉的思念缠绕着他,让他不得安生。他已经和姜柔柔告了别,并为她找到了好归宿,这个世上他再也不欠谁的了,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条命。

回到卧室,拿出安冉曾经用来自尽的匕首。

把匕首插进心口,她就永远在自己心里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