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半生细沙风雪中安冉叶墨均 > 第16章 为什么放不下
 
叶墨均从没拒绝过姜柔柔的要求,这个时候也只能勉强答应。

可是他心里却极为痛苦。

柔柔肯原谅姜怜怜,可是安冉呢?柔柔不该替安冉去原谅,安冉甚至已经死了,无论给姜怜怜怎样的惩罚,都不能再对安冉做出补偿。

柔柔毕竟是姜怜怜的姐姐,有立场去原谅姜怜怜,可是素来温柔的她似乎也从没考虑过安冉的在天之灵会怎么想。

叶墨均明白,这是因为姜柔柔潜意识里,认为他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安冉,甚至不会在乎安冉的生死。因此只要她自己原谅了姜怜怜,他叶墨均就也会原谅,是否害死了安冉在他眼里无足轻重。

说到底,最大的作恶者,是他自己啊……

是他一直以来的轻慢,忽视,导致了如今的恶果。

叶墨均心痛地偏过头去。

“柔柔,我先去监狱安排一下。”

他不等姜柔柔回答,就快步出了门,在走廊里徘徊着抽起了烟。这个时候他只想自己静静地一个人呆一会儿,不想面对任何人……

可是总有些事逃避不了。

一刻钟之后,他把烟按灭,走出医院大门。

秘书已经在路边等了他很久。

“署长,我们去哪?”

“……监狱。”

……

监狱。

典狱长给姜怜怜安排了一个单人的囚室,忐忑地请叶墨均过去看。

叶墨均根本就不想去面对姜怜怜,随口道:

“都可以,她在我面前已经供述过全部罪状,判决下来不过是时间的事,不必给她安排什么特权,怎么对别的犯人就怎么对她!”

典狱长简直瑟瑟发抖,这位署长的家务事真的太乱,上次吩咐他们给安冉点颜色瞧瞧,谁知道那女人居然是无辜的,如今又送来一个家里人,安知他们听他的话,以后还会不会又折磨错了人——

果然,叶墨均分明把姜怜怜安排完了,却还坐在那里不走,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问道:

“安冉在这里的时候,有个狱医给她检查过身体,这个人在哪里?”

几小时后,叶墨均恍惚地走出监狱。

走了几步,他把牙咬得要出血,狠狠握住拳头,给了自己胸膛两拳!

他只是……他只是想让安冉这个千金小姐,尝尝精神上被人侮辱的滋味,却没想到这些人真的这么狠!就连当初雇来找安冉麻烦的人,他的吩咐也只是去找麻烦,却没想到这些人毁了安冉的双脚。

可是无论如何,一切还是因为他。

其实还是他对安冉的厌恶和轻慢导致了一切!如今觉得当初的行为太过分,当初的自己为何不说清,任由那些人随意行事?哪怕他打过电话问过哪怕一次,他们也不会这么过分……

想起安冉尸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叶墨均是真的痛悔了。心底很疼,疼得他无力呼吸,可是一切都晚了。

……

一周后,叶府,姜柔柔的小跨院。

姜柔柔已经能行走,被叶墨均接回了家,每日照顾。他没再提起娶她的事,姜柔柔也照顾到他的心情,体贴地不提起。

两个人看似平和地过着日子。

这一次再也没有安冉从中作梗了。

叶墨均不必再提防着身后每日看着他的眼睛,和姜柔柔守着那兄妹的名分。他想和姜柔柔多么亲密都做得到,他甚至可以马上宣布姜柔柔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可是他仿佛一点也不想这么做。

从心底,非常抗拒。

他的确和姜柔柔夫妻一样地住在了一个院子里,可是两个人一个是东厢房、一个是西厢房,他看见姜柔柔的时候心头依旧会欢喜,有些暖意,可是仿佛再也不能接受和她亲密地接触。

那个一直以来讨厌的人都死了,可他没有如想象中一样高兴起来。

姜柔柔是个聪明的姑娘,她看得出来。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叶墨均把姜柔柔的饮食生活喜好,记成了安冉的喜好的时候,姜柔柔终于忍不住了。

“墨均,你是不是爱上安冉了?”

她轻言细语地道。

“没有!”

话音刚落,叶墨均就后悔了,这样着急的否定,岂不是欲盖弥彰?

姜柔柔笑笑,经过这一场生死,她也看破了,再没什么放不下的。

从前觉得一生的依靠就是表哥,如今看到他这样子,也终于明白过来,很多事,在这么多年的潜移默化间,就已经变得不同了。

也许他早已和自己渐行渐远,爱上了生命中其他的女人。

姜柔柔开口道:

“表哥,你回去吧,回到你和安冉一起住过的地方,好好想想所有的一切!爱是爱,喜欢是喜欢。爱有时候在很多细节里,也许你意识不到,但它一直都在。”

“柔柔固然喜欢表哥,但并不想和心中爱上了别的女人的表哥在一起。表哥如果想过了之后还是觉得自己能放下安冉,再回来找我也不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