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半生细沙风雪中安冉叶墨均 > 第11章 绝对不是她
 
叶墨均拉了一把椅子在安广床头坐下,看着老头子消瘦的背脊。

他低声道:

“对不起,老爷子,我没有看好她。”

他是恨安家,恨安冉,厌恶透了她,可是做事还是要有底线,无论怎么撕扯伤害,他没想过要安冉死!

当年成婚时的誓言历历仍在眼前,他从安广手里接过安冉的手,发誓保安冉一辈子健康快乐,快乐他肯定给不了,也确实一直想要和她离婚。

可是在柔柔出事之前,他一直想的是即使离了婚,他也会保这女人家里平安一辈子,保这女人衣食无忧,毕竟是夫妻一场,他还借了她家里的势力,她并没有亏欠他什么!

就算在柔柔出事后,气头上的他也只想折磨折磨她出气而已,给她一些惩罚,让她明白不该为了自己那点对他的喜欢就去伤害别人……

毕竟大夫说了柔柔没有生命危险,只需要花一些时间治疗才能醒过来,哪怕折腾得她半死不活,但他没想过要安冉的命……

可怎么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还是这样惨烈的死法!

安广见叶墨均的话终于有了些女婿的样子,口气也稍稍软化了点,可绷紧了弦的人心头一发软,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丫头为什么会死?就死在你的眼跟前,老头子知道你不喜欢她,可到底做过夫妻,那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你为什么不救她呀,不救她呀……丫头的性子你知道,未出阁的时候怕羞胆小的一个女孩儿家,出了阁也是和旁人多吵一句话都要红脸,她怎么就选择了一条死路啊?”

叶墨均低声道:

“刚刚尸检查出,安冉得了很严重的肺痨病,本就……本就没有多少时候可活了,想来她早就知道这件事,知道自己本来也命不久矣,所以才会这么激烈地选择去死。”

肺痨病?

安广一骨碌就坐了起来,瞪着叶墨均道。

“你小子别唬我,那是我的女儿,她什么样子我清楚!丫头从小身体就好,大病小病一场没得过,怎么可能得肺痨?”

叶墨均不说话,默默地把之前特意挑出来,尸检报告单里关于肺痨的部分递给安广。

安广一把抢过去看完,愣愣地不说话,老眼里藏不住地都是泪。

叶墨均低声道:“我也根本不清楚她到底什么时候得了这样的病,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会送她进监狱,也许就不会……”

提起监狱的事安广更怒了。

“监狱?把一个没有定罪的人送进监狱,难道不是你干的好事!老头子我一直等着有人来惩罚你,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的大事居然被你压了下去,竟全然没有了天理公道和做人的良心!”

叶墨均也再忍不住了。

“有证人证明她是罪人!而且说到底是安冉嫉妒心作崇,先害了柔柔才会有现在的这一切!她死了固然非我所愿,我也很愧疚,可安三爷也不要颠倒黑白!她不先作孽,又有谁会抓她去监狱?”

安广哈哈大笑了三声。

“姓叶的小子!当年虽然老头子我因为知道你不喜欢丫头,反对过你们两个的婚事,不过后来答应,也是因为觉得你是个有前途有能力的孩子!没想到老头子我看走眼了啊!你自己想想丫头怎么可能杀人!如今你更说了她得了绝症,一个命不久矣的人为何要去杀别人,她何苦?”

叶墨均愣住了,是啊,他得知安冉得了肺痨生命只剩几个月之后,一直觉得心头很堵哪里不对,原来却是这么一回事!

安冉的性子其实他心里清楚,有些优柔寡断又善良天真,他曾经一直以为,她是因为怕被姜柔柔抢走署长妻子的位置,才一直想让寄人篱下的姜家姐妹搬出叶府,他一直反对后才会下了毒手!

可是如果她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她又为何要杀人?

做出这样大的事,自己也得不到什么利益,毕竟自己也不久于人世,保不住什么署长夫人的位置!如果说是只是由爱生恨单纯为了复仇,为何不连他叶墨均一起杀掉?她可有很多机会悄无声息地杀了他……

可是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她安冉又怎么可能那么决绝地自杀!怎么就对人世一点留恋都没有!如果说是他逼的,她毕竟还有老父亲在世,总会投鼠忌器,而且她也不是那么偏执的人啊……

见到叶墨均发愣,安广又冷笑了几声,躺了回去: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斯人已逝,不过只要老头子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容许别人诬陷我的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