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半生细沙风雪中安冉叶墨均 > 第10章 为什么会这样
 
安冉的事被叶墨均压了下来,京城里几乎没几个人知道她这样死了。不过她和叶墨均的离婚书却见了报,二人协议离婚的事随着小贩叫卖的报纸传到了京城的街头巷尾。

外头传说,这位署长夫人靠着家里背景嫁给署长,家里慢慢落败,和仕途越来越顺的署长婚姻渐渐不谐,最终受不了冷落自请下堂,回了娘家之后想不通,挥刀自尽了。

至于上头对叶墨均的处理,安家的势力已是昨日黄花,叶墨均却是风头正劲得力的组织年轻中坚,所以只是随口批评了叶墨均几句了事。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叶墨均还要处理一些其他的细节……譬如安冉和寇云的棺木还在叶府,安广还在等着他来给他一个解释。

“情况怎么样了?”

他走进办公室,随口问早就等在一边的秘书。

秘书的表情有些忐忑:

“安冉的尸检结果……是匕首穿心死亡,不过……”

“不过什么?”

叶墨均死死地盯着秘书。

秘书赶忙把头低下去:

“不过尸检显示她身上有很多外伤!脚上几乎全部骨裂了,腹部很多内脏受了冲击伤,身上还有被强制拘束的痕迹。而且……她应该是得了严重的肺痨,本就没有几个月可活了!肺里还曾被人灌过大量的水,消化系统也有损伤,更是对身体情况雪上加霜……”

叶墨均的脑子嗡的一声:

“你说什么?”

秘书快速地说道:

“署长,我万万不敢撒谎。”

叶墨均愣愣地坐在那里,严重的肺痨病,本就没有几个月可活了?所以她选择了那么激烈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可肺痨这样重的病,不是一时一刻能得的,自己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还有其他的那些伤口是怎么回事?

他的眉头缓缓皱起来,终于下定决心低声道:

“对外只称有肺痨,其他伤势的事提都不要提起!把所有情况写成报告提交给我,报告直接交到我手里,不要让别人看到。尽快找一处好风水的地方,让她入土为安罢!”

然后起身离开办公室。

“你先跟我来。”

他得对安广有一个交代……

……

叶府的小院里,老人孤独地一个人躺在床上,白发苍苍。

他背着人已经是哭了好几次,虽然男儿有泪不轻弹,老英雄也一样,可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是摧毁了他的身骨。

人到六十岁,居然妻子女儿都先自己而去了。他对女儿虽然有气,可是毕竟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女儿啊!他性子是急了些、倔了些,可还是心里拿女儿当宝的,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何受得了!

至于妻子,更是伉俪情深却阴阳两隔了。本来以为这辈子就算英雄迟暮,也有妻子女儿相伴,却没想到妻子就这么去了;本以为还能带着女儿隐姓埋名平淡后半生,结果女儿自尽了!

他悔呀!没用的老骨头!如果当时不体衰昏过去,女儿是不是顾及自己,就不会有那么激烈的举动?是不是好歹能活着!

是那个姓叶的小子,是他毁了老头子的一切呀!从女儿和他成婚之后,就没过上一天舒心的生活!是他逼着女儿,选了这么一条路!

老头子隐忍着,磨牙吮血地恨恨等着,终于等到了叶墨均来。看起来濒死的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从床上一下跳起来,挥着拐棍打向叶墨均的头!

叶墨均近来本就有些恍惚,根本没有料到他一进门安广就突然暴起,幸好身后的秘书反应及时,冲过来推开叶墨均,把那拐棍用背挡开。

这一棍子风雷赫赫,秘书口里立刻吐出血来。

叶墨均才反应过来,怒道:“你做什么!”

安广见这一棍没得手,知道自己再没机会了,惨然笑了几下。

“杀了忘恩负义的小子,为我的丫头报仇!可老头子真的老了,这也能被拦下来。”

然后不管不顾地又倒了回去,一言不发。

哪怕叶墨均马上杀了他,他也无所谓了!

秘书头晕目眩,拉着叶墨均要走:“署长先避一避,这个老头子疯得很,别把您伤了!”

却不知为何,叶墨均心里没有恐惧,也没有太多的愤怒,只有黏滞不去的梗塞感,堵得他心头难受。

“你先出去,找个大夫看看吧,我和老爷子有话说!”

秘书大吃一惊,连忙苦苦劝叶墨均这里不安全,叶墨均却态度坚决。

实在没有办法,秘书只能叹口气出了屋子,然后赶紧偷偷叫来了人在外头看着,有情况及时冲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