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冰刀至梦想那一刻 > 第21章 21、初始·长谷津
 
初始·长谷津

待迪兰睡到早上九点自然醒来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应该在圣彼得堡的两位教练,都已经回到日本并且呆在自己的身边。

“……你们应该忙自己的事情的。”他慢吞吞的坐起来,一晚上过去他觉得喉咙更加痛了, 甚至因为吞咽动作带来的疼痛,让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于是他坐起来哼哼了两声, 又软趴趴的倒了回去, 给自己来了个对折, 趴在被子上。

维克托看着他这受伤可怜, 但动作又可爱的样子无奈, 伸手将他扶起来背靠着床板,“给, 水。就算我们再怎么心大,在接到你别劫持的消息,都没办法继续玩了啊。”

看着少年低头乖乖喝水,但是吞咽的时候又疼得皱起眉头的样子,维克托觉得自己刚才跟勇利去警署的时候,就应该坚持要见那个犯人一面,然后给他揍得半死的。

喝了几口之后,迪兰明显觉得润了嗓子舒服了一点, 于是将水杯放下, 又想要继续趴回去。

但维克托将他按住了,现在已经早上九点多, 距离迪兰平时起床时间过了三个小时, 昨晚也睡了超过十个小时不能让他继续睡下去了。

“勇利在外面给你煮了粥了, 想睡的话也喝完再睡吧。”维克托道。

话音刚落下, 褐黑色头发的亚裔青年就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 来到迪兰的床边坐下。喉咙痛的迪兰现在压根就不想喝粥, 于是他直接拉起被子,就将头埋了进去。

勇利哭笑不得的将碗放到床头柜上,将不听话的少年从被子里扒拉出来,“都十三岁了,难道还要喂的吗。”

然后迪兰听到这个之后,淡蓝色的眼睛亮了亮,理直气壮的要勇利喂了,就算旁边的维克托不耐烦的掐他的脸,他也坚持要喂才肯吃。

“尤拉奇卡呢?”迪兰含了一口粥,皱着眉头吞下去之后往外房间外面看了一眼,好像没感觉到外面还有人的声响。

“出去买必须品去了,顺便还有给你带一点润喉糖。”勇利又给少年喂了一口粥,给他解答道,“因为考虑到我们都不想要宽子妈妈以及雅科夫教练他们知道你受伤的事情,所以只能在这里多呆几天等你好了再回去。”

这套公寓在维勇夫夫加上迪兰上一次过来的时候,都有给自己留下一些日常使用的衣服在,但是尤里却没有,昨天他的睡衣还是直接拿身形差不多的维克托的。

而现在维克托也从圣彼得堡回来,所以他得给自己买几件衣服睡衣才行。

“哦。”迪兰点了点头,为了润喉糖他无比期待尤拉奇卡的回来。

维克托看着一人敢喂一人敢接的画面,思考了一下,然后在伴侣将碗里的粥喂到一半的时候,将碗拿了过来。

“我也来试一下好了——”银发青年一副对于喂孩子超级感兴趣的样子,拿起勺子就给迪兰伸过去。

“唔——”

迪兰不习惯的躲开了,并且自己伸手拿过碗,他要自己吃了。

留下维克托在身旁‘怎么到现在我和勇利还有差别待遇啊’的抱怨。

迪兰没有回话,并且安静的一口一口将粥喝完,然后把碗递回去给露出无奈笑容的勇利。

预计到喉咙康复好需要几天,但是明天就是周一,迪兰是需要上学的,回不去长谷津也没办法出勤。于是勇利在下午的时候,打了个电话过去给市立中学的班主任,跟对方说需要给少年请将近一个星期假的事情。

迪兰从房间看出去,能够看到对方讲电话时,时不时鞠躬,以及一直请假表示歉意的语气。

等勇利好不容易向迪兰的班主任落实完请假的事情后,他回头就看到瞪大眼睛盯着他看的少年,因为喉咙痛的关系,他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

分不清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的勇利哭笑不得,只能自己开口寻找话题。

“体育生的身份还是没有落实下来,我们都打算给你转学了。”勇利回忆自己在长谷津周边所有普通中学的宣传手册的对比结果,“但是具体哪一所学校还在挑……”

因为暂时还没有学校,能够完全符合他的要求。

“唔。”迪兰应了一声,在被子里的腿动了动,又缩回去躺下了,但看表情又不像是困了想睡的样子。

勇利:“……你昨天到现在已经睡了有十小时了。”

对于迪兰不同寻常的样子,他拿出温度枪,给迪兰探了一下,看在正常的体温范围内后,又担心是不是昨天的事情,把孩子给吓自闭了。

也许……抱一下他会好一点?

勇利想起四年前他和维克托参加大奖赛俄罗斯站的时候,身为教练的维克托不得不先回去日本,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赛场那会。比完赛的他,感觉只有拥抱能够让他感觉好一点。

对此他几乎对赛场每一位选手和教练,都拥抱了一次,还把尤里奥吓得满赛场狂奔。

而且他也记得,他还在底特律,迪兰还很是个大宝宝的时候,可以说每当见到他就伸手要抱的。

这样想着,他走上去床边将自家的孩子从被窝里拖了出来。现在迪兰身形比他三岁的时候大太多了,所以他也只能抱住少年的头,像撸玛卡钦那样撸他的头发。

啊,不过迪兰的头发颜色是淡金色的,充其量算是一只金毛。

于是当俄罗斯籍青年组两人,在公寓门口打电话的维克托,以及买完东西回来碰巧遇到一起进门的尤里,进来看到的就是迪兰一脸懵逼的表情,头在勇利手里被撸着的样子。

“啊?这什么鬼。”十九岁的金发青年毫不客气的嗤笑道,“你在模仿妈妈带孩子么猪排饭。”

“我、额……我只是在安慰他而已。”勇利也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磕绊的解释。

迪兰浅蓝色的眼睛动了动,从仰看着勇利的角度,转到进门的两位身上,最后定格在尤里手里的塑料袋。

确定那袋东西就是对方买回来的东西后,少年将头从勇利怀里抽出来,顶着一头乱发几步跑到尤里那边,伸手拿过他的袋子,扒拉里面的新睡衣。

淡灰色的纯棉睡衣被他抽出来,连带着新换洗的内衣也被他丢到了一边。迪兰最后在尤里气急跳脚叫着的背景音下,找到买回来的润喉糖,拆开一颗吃掉。

维勇两人呆呆看着迪兰全程的行动,至此勇利才隐约猜到迪兰刚才的不对劲,很可能是因为喉咙不舒服,所让他产生孩子自闭了的错觉。

“我预约了下午的医生,打算再带迪兰去看一次。”维克托伸手将迪兰丢到一边的塑料袋捡起来,还给尤里后转头对自家伴侣说道。

这就是他刚才在公寓外面打电话的主要内容,他打了好几个心理咨询医生的预约电话,预约到最近的时间,在他们回去长谷津之前给迪兰看一下。

“嗯,找医生辛苦了,维克托。”想也知道在这么急得时间内,成功预约到医生是非常麻烦得事情,但心理干涉这种治疗,最好还是尽快比较好,所以两人都在尽全力的找能够接诊的医生。

勇利伸手去捞了一把已经吃完了第一颗润喉糖,伸手又要拆第二颗来吃得少年,“走吧,收拾一下我们就准备出发了。”

去医院一般由家人陪同去的,所以尤里就留在了公寓,被维勇两人拜托煮粥,以及属于他自己吃的运动员餐。

为了少年的心情考虑,他煮出来的运动餐,还得在他们回来之前独自吃完。

从心理医生得诊疗室出来后,两位初次成为家长就成为一个十三岁孩子父亲的维勇二人长舒一口气。

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迪兰的心理很健康,劫持事件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心理阴影,只不过现在可能是因为孩子的喉咙不舒服,让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但那应该随着过几天伤康复了,就没事了。

“那过几天我们带点礼物,去拜访那位救了迪兰的女孩子的家里吧。”从医院出来心情轻松了许多的维克托提议道,“但这两天为了小迪兰的心情,我们吃和儿子一样的菜谱好了!”

“……”

被教练及监护人们当着面再一次叫了‘儿子’的迪兰还是没出声,默默伸手从勇利口袋拿出一颗润喉糖吃。

那是勇利发现他吃完后不肯停下来继续吃下一颗的时候,他就把所有的都收起来了。

“有点不习惯啊,小迪兰那么安静的样子。”没有接到回应的银发青年低头看了一眼少年,虽然迪兰平时也不是热衷于聊天的性格,但也不会完全不搭话的。

他又弯腰凑过去迪兰面前,试图逗他开心一点,“想要背吗儿子?”

他们现在所呆的地方是东京,繁华程度和行人的数量都比长谷津要多许多,迪兰是不会肯在众人的围观下要背的,而且维克托的银色头发那么明显,可以想象要是维克托将他背会公寓的话,明天推特的头条是什么了。

“不要闹他了,维克托。”勇利也无奈的看向自己的恋人,“迪兰不舒服就让他安静的待几天吧。”

“唔,好吧。”俄罗斯青年最后的语气,还是有点遗憾的。

他只是想让孩子心情好一点而已。

……

就如之前一声说的那样,迪兰脖子上的掐痕在第三天的时候,就已经但淡得几乎看不出来了。不过伴随而来的,是他怎么都止不住的咳嗽声。

而且由于很大部分的止咳药都是运动员慎用的,就算现在还不到赛季,迪兰也没有再去医院开。

因为他的这个咳嗽,这两天不仅是他没有办法睡好,家里的其他三位青年也被他在半夜吵醒了很多次,毕竟这个东京的二室公寓挺小,就算隔音再好在这么近的空间里,还是会听到的。

就连从一开始‘和勇利一起养孩子’兴致最高的维克托,也因为迪兰的咳嗽,搞得开始抱怨养孩子怎么那么难之类的话起来。

当然,这个话他们没有在迪兰面前说,毕竟少年已经生病了就很难受了的——而且这也算是他被带到胜生家里面,一个月生了两次病。

从侧面再一次表现出,维勇这对夫夫作为家长组,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不靠谱。

四月底即将到达五月的时候,在东京请假了将近一个星期,连带着冰上陆地训练也搁置了一个星期的迪兰,终于不再咳嗽了。

带他从医院复诊回来的两个大人松了一口气,然后抓紧时间准备拜访礼品,去完成留在这边的最后一个任务——带着孩子去拜访之前救了迪兰的毛利兰一家。

时间依旧是周末,迪兰跟着自己的两位教练来到一栋写字楼的办公室前,手里捧着一个水果篮。

“叩叩——”

三人中日语最好的勇利负责敲门,而维克托站在少年的背后,扶着他的肩膀。

他们在两天前联系了毛利小姐的监护人,然后得到了这个名为‘妃英理法律事务所’的办公室地址。

门开了,可能因为早就猜到了来人是他们,所以开门的是就是兰。

她略微抬头看着前阵子在电视上面宣布退役的日本前王牌花滑选手,以及抱着果篮背后的银发青年,忍不住捂住嘴巴小声的惊呼。

“啊,真的是胜生选手和维克托选手……”

和新一推理的一模一样。

“打扰了,我是前天约定了来拜访的,迪兰的监护人。”勇利点头跟对方说明自己的来意。

“啊啊,请进。”兰回过神来,马上侧身让三人进门,“妈妈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好的谢谢~”维克托在后面应道,然后推着少年走进门。

“嗯……”迪兰走进玄关,学着勇利那样的日本礼仪,抱着果篮跟女生鞠了个躬,“谢谢你上星期救了我,这个是给你的。”

说着将果篮递了过去。

“哦哦不用谢。”小兰慌忙的将水果都接了过来,带领着三人来到待客的沙发前,“请在这里稍微坐一下,我去拿些茶水。”

顺便还可以将果篮里面的水果切掉一部分,拿出来招待。

三人来到待客厅的时候,才发现除了初中的女孩之外还有一个男孩,也是迪兰在那一天见过的,叫做工藤新一的初中生。

就在迪兰打算跟他打招呼,顺道跟两位家长也介绍这位少年的时候,去了茶水间的兰伸出了个头,将新一给叫了回去。

“新一——你在那里带着不如过来帮我一下忙。”

“来了——”男生拖长了声音应了一声,跟做客的三人点了点头之后走进了茶水间。

妃英理律师也正好在这个时候忙完自己的工作,从办公室隔间走出来接待维勇两人。被大人们围住的迪兰,带着些许好奇的目光看向茶水间,那里有两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同龄人。

“想过去玩吗?”维克托看到他的动作,带着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可以走出去。

“唔,算了。”迪兰看了一会,又收回眼神坐了回来,继续安静陪着大人们聊天。

茶水间只有毛利兰和工藤新一两人,被叫来帮忙的新一也并没有去帮什么忙,只是双手背着头,等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将水果切好,自己最多负责端一下盘子拿出去。

“为什么要将接待的地方定在英理阿姨的事务所啊,”新一有些不解问道,“大叔的侦探事务所不是空间更大一点吗。”

他前天给小兰告知迪兰君的监护人要上门道谢的时候,直到今天早上都以为地点定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的,他还是出门的时候,才被对方告知要来这边。

“因为爸爸对花滑没有任何兴趣,所以我就将他们要拜访的消息告诉妈妈了。”而妃英理在工藤有希子以及兰的影响下,也潜移默化的成为世纪花滑情侣,维克托和勇利两人的粉丝,所以兰提出的话她肯定会答应的。

她将洗好的葡萄放盘子上,将它递给新一示意端出去,“而且妈妈在听到了迪兰君的遭遇后,也想要帮忙。”

具体要怎么帮忙,在工藤新一将水果带回到待客厅的时候,他就听到了。

在法庭上非常出名,并且有人脉关系的妃英理律师,正在跟维勇二人承诺,会联系她认识的九条检察官小姐出庭,一定要将那个逃犯定罪到应有的刑罚为止。

“需要我们出庭吗?”这时勇利他们到目前为止,最为关心的话题。

没想到自己准备了对方一些列其他问题解答模板,比如能不能增加民事诉讼之类的妃英理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解答,“根据未成年人的保护法则,迪兰君是不用到法庭作证的。家长的话可以携带证据代替孩子出庭。”

勇利听到前半句迪兰不用出庭后送了一口气,但是听到后边那半句后,他那舒了半口没舒完的气又重新提了起来。

“唉——那就是我可以到场了。”与勇利预料的一样,下一秒他身边的维克托就开口说道,“那我就要好好准备一下了。”

勇利听着恋人的语气,忍不住打了个颤。

完了,维克托要上庭了肯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个逃犯揍一顿的。

“我建议你们任何一个,最好都不要上庭哦。”刚开始进入变声器的男声响起,是将水果盘放下后加入对话的工藤新一。

面对两位成年大人的目光,只有十四岁的初中生表情自信的将自己的意见分享出去,“按照你们的知名度,一旦上庭,等八月青少年组赛季开始的时候,迪兰君被劫持过的事情就会全世界都知道了。”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他们三人当中无论哪一个,连听庭都不要参加。

“确实我也不建议你们上庭。”身为律师的妃英理也赞同新一的观点,“但是我敢保证,九条检察官一定会指认出他每一项的罪行的。”

“……”发现还是没有办法亲手揍犯人的战斗民族青年还是不太甘心,一旦情绪有一些开心以外的起伏都会面无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的他,低头看向坐在他隔壁,现在伸手正在掰一颗葡萄下来吃的迪兰。

第一次见到自己教练看起来这么凶的他,愣了一下,随之将手中的葡萄给对方,“这个难道不可以吃的吗,我以为这种水果的含糖量没有什么问题的。”

“没事,你吃吧。”维克托伸手将迪兰的手退回去,看少年又来回看了手中的葡萄和他几眼,最后吃下去之后表情缓了下来,伸手去撸他的头,“迪兰想要我将那个欺负你的混蛋揍一顿吗?”

“维克托——”勇利表情不赞同的看向自己的恋人。

“那个人被兰桑踹了一脚,已经够疼了吧。”迪兰想起那天小兰抬腿扫过来的时候,所带来的风吹起他金发的力度。

他默默吃掉手中葡萄,看维克托真的没有阻止他之后,又伸手去果盆那边又掰了一颗,“与其让你去揍人,我的训练已经拖后一个星期了……”

他想回家接着自由滑的步伐以及跳跃训练了。

“上周你还说我的转三(注)接的勾手跳不是很流畅,还要继续练的……”一提到滑冰,迪兰又开始细数这些天漏掉的练习,“还有就是体能训练,空白了一周休息时间,之前的一个月应该全部白费了……”

看着少年一提到滑冰就停不下来的话题,维克托和勇利两人抬头借着迪兰不够高的头顶上方对视一眼,然后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好吧,等下就回去长谷津。”亚裔青年笑着伸手去摸迪兰的头,“那回去了之后,不能再抱怨体能训练累了。”

“唔。”迪兰没有点头。

愿不愿意去训练,以及训练累了结束后撒娇要背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来的。

但他没有明说出来,毕竟在座的除了几个大人之外,还有两个和他同龄的初中生,他还是要面子的。

三人再临行离开前,再一次跟毛利以及工藤两人道谢,然后不出意外的被提问能不能要签名。就连妃英理律师,也拿出了她办公室里面的维勇台历周边出来,递给了两位。

就在迪兰安静的站在两人旁边,心里默默的评价两位教练签名形状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戳了一下。

是一个写字板并没有笔,而戳他的人是工藤新一。

迪兰接过写字板:“……?”

“咳哼——”现今还算是一个稚嫩的侦探,伪装自己的表情还需要用点功的新一清了下嗓子,“我是想问上次陪你的那位,世界第一的尤里选手还能不能签的。”

上次在警署门口的时候,只有兰拿到了尤里·普利赛提的签名,后来他回家被有希子妈妈知道了之后,家里可谓是鸡飞狗跳。

原本他今天出门过来,就带着要帮她签名的任务过来的,结果没想到那位选手压根就没有过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维克托选手和胜生选手的,但想了下他妈妈的要求,所以只能拜托一下这个同龄少年了。

“……我等下可以把地址给你,然后拜托你寄过来……”十四岁侦探少年挠着头,自顾自的安排后面的事情,突然就看到金发少年从他父亲那里拿过一支笔,“喂你干嘛——!”

出声的时候已经晚了,十三岁的金发少年,面色冷淡的在写字板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dylan iose」

“给。”迪兰将写字板还给已经惊呆了的工藤新一,“这——是未来的世界第一选手的签名,留着吧。”

至于尤拉奇卡的签名,还是等工藤下次见到的时候,再自己跟他要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