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攻略偏执狂[快穿] > 第148章 终界01
 
上古圣山。

仙雾笼罩其间, 层峦叠嶂,桃梅齐放,无花之林点缀, 无叶圣果累累。

姜斐徐徐行于山林之中,脚步未动, 片刻却已在千丈外,身上白衣似练, 盈着一圈神光, 仙雾眷恋地绕着她,久久不愿散开。

远处两座山峰间,架起一束长虹。

脑海中,系统看着此番仙境美景, 不觉喟叹一声。

姜斐侧眸, 睨了眼长虹, 浅笑出声,手指轻点了下,身上的白衣刹那染上长虹的色彩, 氤氲着数道神光, 绮丽而妩媚,多情至极。

系统的喟叹声停了,却满是愕然【宿主,你神力如此之高,怎么还会被害……】

姜斐仍飞行于缥缈间,声音慵懒,带着浅浅的回音:“自是因为我对美人未曾设防啊。”

系统一怔,又想到什么,转头环视一遭【以往在山洞, 总有人在结界外候着,今日你重获新生,怎会没人……】

姜斐垂眸,半真半假道:“是啊,好生伤心。”

不过是她封闭了神识罢了。

被困山洞两千年,又用数百年完成任务,她早便馋了自个儿殿中珍藏的仙酿,最好先喝上几盅,滋润了这具干涸了近三千年的躯体,再理那些无聊之人。

圣山主峰已近在眼前。

系统越发诧异。

这座绵延万里的仙山当真璀璨万分,仙雾缭绕,而主峰中更是以山为殿,后方是素白的天河瀑布,四周是深紫的仙光焰花,灿银的宫宇立于其间。

姜斐缓缓落在宫宇前的白玉石阶前,刚欲前行,一旁传来几声嘶语,在飞快朝她而来。

她转身,只见一条足有三丈长的碧色巨蟒,吐着信子满是杀气地接近着她。

姜斐立在原处一动未动,反是系统被惊的倒吸一口凉气。

下瞬,那巨蟒在看见姜斐时顿住,蛇首悬于空中探究地望着她。

姜斐笑:“乖孩子。”

只一句话,那巨蟒顷刻化作手臂大小的小蛇,蛇首依赖而委屈地蹭着她的裙摆。

姜斐蹲下身子,一手抚摸着蛇首:“可是想我了?”

小蛇吐着信子舔舐着她的掌心,下刻又想到什么,不安地抬头看着她。

“安心,再无人能伤我。”姜斐宽慰。

小蛇终于放下心来,蛇身轻轻蹭向她的手背,旋即在她的掌心打了个滚,而后瞪着圆滚滚的眸讨好地看着她。

姜斐眯眸浅笑出声。

戎离飞到宫宇门口处时,看到的便是神光包裹中,女子懒散抚弄着灵蛇的模样。

纤纤玉指,比白玉石还要耀眼,侧颜妩媚,朱唇绮丽,眉间一线红,含着高高在上却的垂怜,却又如此魅惑人心。

而那个不许任何人靠近宫宇的灵蛇,此刻正缩小了身形,乖巧地任她抚摸着。

姜斐。

她归来了!

戎离呆呆地望着。

灵蛇似察觉到什么,眼神阴冷下来,朝戎离的方向防备地“丝”了一声。

姜斐侧眸,看着不远处一袭墨衣长发高束的男子,轻扬眉梢,拍了拍灵蛇的小脑袋便站起身,轻若鸿羽地飞至他眼前,仔细地打量着他。

性感的眉目此刻是掩饰不住的怔忡,眸光轻颤,冷峻的面容透着一股逼人的锐气,微抿的薄唇,恰若一轮朗月,却少了几分冷厉,多了少许矜贵。

只是,那张脸泛着些许疲惫。

姜斐探身怜惜地抬起他俊朗的下颌,凑近到他跟前,呼吸间吐出的媚香缠绕在二人间:“数日未见,小离儿怎的丑陋了?”

动作与方才轻抚灵蛇几乎一样。

戎离的身躯骤然紧绷,喉结滚动了下,数日未见……

上次见面,已是近三千年前,受了重伤的她,结了结界,将所有人都排除在外。

戎离张了张嘴,耳根与眼圈却同时泛了红:“姜斐?”嗓音沙哑。

“嗯哼,”姜斐懒懒地应了一声,轻柔问道,“那断开的半截姻缘线,可曾给连迦?”

戎离睫毛微颤:“嗯。”

“真乖,”姜斐笑开,手背轻抚了下他的脸颊,而后收回手,“一直待在这儿?”

戎离抿唇:“嗯。”

姜斐沉吟片刻,俯身侧眸:“身为凤族太子,待在我这圣山,恐有不妥。”

“小离儿,你不该留下的。”

戎离一滞,许久才哑声道:“……是你让我留下的,姜斐。”

“嗯?”姜斐认真思索了下,在那些久远的记忆中,似乎真的有过这样一件事,不过……

“若我没记错,当初你便一心想杀我,被我逼着成我神卫时,你可是足足醉了百日才忍辱负重前来。”

“如今怎的还要赖上我这圣山不成?”

“姜斐!”戎离蓦地抬眸,却在迎上她高高在上的眸时怔住。

魅人,却无情。

不远处,仙雾翻涌,一道白影疾速朝宫宇飞来。

戎离脸色微变。

姜斐却懒的朝那边看一眼,只轻飘飘道:“唔,你的心头血我用着还不错……”说着,她以食指轻点着他凉薄的唇,俯身暧昧道,“这是补偿。”

一道白影落在宫宇前不远处,白衣白发白肤,他的身形晃了晃,看着眼前这一幕,嗓音嘶哑难听:“姜斐!”

姜斐却只如未闻,慢条斯理地飞身进入宫宇,微微抬手,顺势布了结界。

待看见酒架上的诸多仙酿,立时眉开眼笑,忙拿了一坛解馋。

仙酿入喉,美味至极,正适合大醉一场。

【系统:宿主,刚刚那位……是你的前道侣?】

姜斐连眸都吝啬睁开,懒散地倒在玉榻上,喟叹一声:“未曾看清,听声音倒是像那么几分。”

【系统:……】

【系统:你为何不理他?】

“……”

【系统:莫不是弑神酒真的同你前道侣有关?】

“……”

【系统:他……】

“而今你的话怎的这般多?”姜斐慢悠悠道。

【系统:我……】

它的话终未能说出口,姜斐伸手抵着自己眉心,运出一道白色游移的光束,下瞬掌心变出一枚玉钗:“给你个真身,免得成日在我脑中扰我。”

话音刚落,系统只觉自己如被抽离,化作一缕烟,再有意识,已经附身在那枚玉钗之上。

姜斐将玉钗簪入发间:“乖,忙了数百年,你也歇歇。”

仰头喝一口坛中酒,她重新倒下,大梦一场。

前道侣这种东西,果然很晦气啊……

……

姜斐是在那个山洞中,由天地孕育而生、日月精华滋养成长的。

约莫已有数万年了。

听闻,如她一般的先天上古神,六界少有。

曾经倒是有几个上古神体,却都羽化而去,不知所踪了,只留下各自的血脉,也便是如今执掌神界的上神。

自诞生始,姜斐便纵游于六界间,赏美景,喝美酒,留美人。

先天神体,六界少有对手,她看上的,不论什么,总能得到,无一例外。

六界皆知,有个“冰肌玉骨醉妖娆,姝颜妩媚度芳华”的神女,虽蛮横,惹不得。

却也只有所耳闻。

如是她快活而无所顾忌地活了近万年。

直至一日,她被一个老头缠上了。

那老头胡须与肌肤都是雪白的,每逢见她必笑呵呵的,说些“庇佑六界、匡扶众生”的屁话。

她强抢美人,老头阻她好事。

她偷几坛美酒,老头要她留银钱,若无银钱,便趁她不备,抢了她的发簪留下。

她偏爱坐在云端观雨,一挥手便用法术造了场瓢泼大雨,老头却吹了一阵风,将她的云彩吹散。

……

如是,姜斐见他极不顺眼,几次将他甩开,只愿醉卧在温柔乡里。

却不管甩开多远、多久,过段时日,老头总能寻到她,口中念念有词地说声“无量天尊”。

姜斐不耐,问他为何跟着她。

那老头笑道:“自是缘法,神女不若同我一同佑六界太平。”

姜斐的回应不过是一个白眼,便如常游戏六界。

最终,姜斐被老头扰烦了,几年没出圣山,老头似乎也消失了。

直至一日,姜斐以为老头终于放弃,准备下界寻欢时,却见天外天上雷鸣阵阵,阴云翻滚,有毁天灭世之态。

她方才知,这世界万物皆有定数,她化为上古神体,劫难自然比寻常上神难上许多。

她将有一场持续数百年的雷劫,一次次被劈到魂不附体,神体再复又归位,她自己亦不知,哪一重时,自己便会归了西,彻底与天地融为一体。

可没想到,在她最为虚弱时,那老头再一次找到了她,以身为盾替她挡了最大的一劫。

而他自己却羽化了。

羽化前,老头拉着她的手,又道了遍他说过无数遍的那番话——“庇佑六界,匡扶众生”。

并说:“六界众生皆愚钝,但你与他们大不同,你生于天外天,岂能与那些愚钝之人计较。”

最后,他说:“你要替我,护六界。”

姜斐看着老头被血染红的胡须,还有浑身寸骨寸断的肢体,沉思了许久。

护六界这个重任,若是担下,意味着她要付出太多自由。想了想,她终于找到了他话中的漏洞:“我若是找人生个小神女,可否将这个任务交给她?”

老头似乎被她的讨价还价气到了,道了句:“死孩子。”而后一口气没能上来,坐地羽化了。

姜斐一个人安静地在圣山待了许久。

不得不说,老头临羽化前拍的这番“马屁”,她还是很受用的。

姜斐自这场浩大雷劫中活着走出去时,六界皆惊,毕竟六界众生自问,便是联手怕是都难从雷劫中全身而退。

可那之后,他们发现,放浪六界的神女,突然变得有正义感了。

仙界地裂,神女赶来阻止了一场天灾。

人界干旱,神女下了一场暴雨,缓解了旱情。

妖界内讧,神女……买了一坛美酒,坐在云端看好戏,直到两方厮杀时,她方才挥手止了一场干戈。

如是,一桩桩,一件件。

姜斐深觉,那老头是存心的。

毕竟,他本就年老,怕是时日无多,而她风华正茂,大好年纪,往后还有千万年……

再加上老头死亡那瞬,让她陡然意识到身死如灯枯,于世间再无存。

诞个小神女的念头再次兴起,一则是自己的美貌、神力总得有人继承,二则是她馋以往悠然的日子了。

因此,若想诞下小神女,上古神族是她的首选。

在听闻“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后,她很满意龙族微弱的毫无参与感的遗传血脉,尤其如今的上古神龙族的天帝,妻子早逝。

姜斐特地去了一趟神界神龙族的地盘,可传闻中的仙境,却变成了炼狱,血流成河。

不少神龙族人横死,海水泛着血雾,仙山中,云雾尽染血红。

姜斐见到了神龙族的天帝,果真生得俊美如俦,沉稳从容,即便虚弱至极,却仍面若朗月,一双眸可使日月无光。

然而,他却已奄奄一息。

姜斐忙上前扶起他:“你可不要死,再撑上一两日。”

“神女……”那天帝竟也认识她。

姜斐松了一口气:“再撑上一日,五个时辰,两个时辰也不是不行,待我取了精血……”

“求神女,保我体弱幼子……”天帝撑着最后一口气道,说完便已咽了气。

像极了当初那老头。

姜斐顿了顿,不死心地探他的魂魄,已魂去身亡。

姜斐泄气地松开他。

天帝死亡,也与众生平等啊。

也是在她转头的瞬间,她看到了正站在不远处站着的穿着雪白袍服的小和尚。

连迦——天帝的幼子,听闻是自小身子虚弱,被天帝送往西天修身养性去了。

连迦不过才三千岁,少年模样却已风华初显,容颜如玉,可令天地失色,额头龙角雪白,虽比其父多了少许稚气,却更为华丽,想来其母也是风华绝代的美人儿。

只可惜,没有头发。

姜斐看着那张与自己的审美分毫不差、完美嵌合的小脸,又想到天帝临终前的嘱托,突然觉得,这几万岁的差距,也许自己可以勉强忽视一下。

“跟我走?”她对连迦伸出了手。

连迦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她身后的血流成河,平和的眸逐渐翻涌着与少年不符的仇恨。

而后,他回绝了她。

姜斐浅笑:“我可以帮你复仇哦。”

这一次,连迦动了心。

姜斐又道:“有条件的,我帮你复仇,你要为我做事,且,我会断了你天道所定的姻缘线,直到你为我延续血脉为止。”

神龙族、凤族与凰族,有世代联姻的姻缘线。

连迦未曾言语。

姜斐转身便走,也是在此时,连迦跟了上来。

“对了,将你头发养长。”姜斐慢条斯理道。

于是,这一日,神龙族幼子连迦,被接到了上古圣山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前段时间三次元工作太紧了,加上只剩主世界我也有些懈怠,间隔好久……

主世界不会很长~

本章24小时内评论有红包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