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筑梦年华 > 24.胜利过后
 
  【taeyeon:恭喜你!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你那得意的样子!】

  叶慕年摆着高低眉,嘴角勾出一丝无奈,这姐姐能不能坦诚一点?夸一句贬一句的。

  【叶慕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好歹也是我在这里拿到的首个冠军】

  【taeyeon:我说了啊!恭喜你!】

  打开录像功能,把自拍摄像头对准自己,然后自身又转了一圈,把身后的场景也记录进摄像头里。

  “叶!我们来拍张照!”罗贝托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手指向面前站着的维尔马伦。

  “ok”和罗贝托互相搂着肩膀,对维尔马伦拿着的手机比了个双剪刀手,照完合影后晃了下罗贝托“干的漂亮!朋友!”

  “你那球传的太美妙了!”罗贝托红光满面,用手搓着叶慕年的头发。

  把头顶紊乱的头发理顺好,这时手机提示音响起。

  【taeyeon:kkk把衣服穿好啊,一群大男人光着上半身搂搂抱抱的,好奇怪!】

  【叶慕年:你不是挺喜欢这种的吗?变态妍?】

  【taeyeon:呀!】

  “叶,你和塞尔吉跟我来。”

  “怎么又是我?我能不去吗?”叶慕年闻言用毛巾盖脸往后一靠,背部依靠在更衣柜前,指向皮克“你叫杰拉德去吧。”

  “你和赛吉尔是救世主,不找你们找谁?”皮克的声音在左边传来。叶慕年拨开毛巾一瞅,发现自己指的是佩德罗,把手收回来在肚皮上抹了抹。

  “onni,不用和慕年xi打声招呼吗?”徐贤抿着嘴唇,用手扇着微微发红的脸蛋。

  “对啊泰妍,他还不知道我们来了吧?就这样走了吗?”Tiffany眼神带着些许飘忽,脑海里回想着适才金泰妍手机里的画面,只觉得鼻头有些痒痒的。

  “不去,讨厌的家伙!”嫌弃地撇着嘴角,见叶慕年没回信息,把手机熄屏后放好,“走吧,我们不是还要去橙县吗?”

  ……

  台下已经坐满了各大媒体的记者,室内四周角落都架着一台摄像机对着他们,偶尔闪过一刹炫目的白光。

  “恭喜你们夺魁成功,这对你们是一种激励吗?”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能获得这个冠军,这让球队可以用激昂的斗志进入到新赛季。”

  “那么对于新赛季,巴萨有什么目标吗?”

  “目标还是只有那些,上一个赛季我们成绩不佳,但这些都影响不到我们,我们对阵容进行了补强,而大家也对此看到了成效!”

  “那么叶慕年先生,您对新赛季巴萨的前景有什么期盼呢?”

  “嗯?”叶慕年坐直了身子,把话筒扶正,干咳一声清了下嗓子,“我想说的教练都表达的差不多了,球队未来的目标就是在联赛中拿到好的成绩,并争取在欧冠上取得突破。”

  “您在这四场比赛中都为队友送上了助攻,决赛上更是上演助攻帽子戏法,这意味着你已经彻底融入到球队体系当中了吗?”

  “还不能说彻底融入,我就传了个球他们都能转换为进球,没办法的,队友太猛了。”叶慕年微眯双眼,咧开嘴角的模样有些贼兮兮的。

  “在比赛最后时刻,您送出了一记传球帮助罗贝托绝杀了比赛,您是如何在那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策?”

  “你应该问一下赛吉尔,其实我那时候还是打算起脚射门,但我又看到了赛吉尔的切入,在传球的那瞬间我还担心会越位犯规。”

  足球场上没有什么是可以完全预测到的,球员在场上灵机一动的念头,有时就可以改变整个比赛的趋势。

  “在赢下这项赛事冠军后,梅西有向您祝贺吗?”

  “额……”把头扭向罗贝托与恩里克那边,见到他们投来那疑惑的眼神,“我还没有梅西的联系方式。”

  空气中弥漫着一缕尴尬。

  “不过你要是问路易斯.苏亚雷斯,他倒是向我发来短信道贺了,他现在和梅西每天都在一起训练。”把苏亚雷斯搬出来,也算是回答了这个略有尴尬的小问题。

  “我还不知道你没有梅西的联系方式。”罗贝托侧头看着他。

  “我来到这就没见到过他,去拿找他的联系方式?”叶慕年摊开双手,“facebook和ins我都关注了他,可人家梅老板日理万机,哪有空闲理会我这小粉丝。”

  “哈!小粉丝?哦我的朋友!你可真是我的小开心果!”

  “哦我的天哪!那可真是怪恶心的!”

  ……

  “伙计们,今晚你们随意支配个人时间,但不要太放纵!夜店这些是禁止的!”

  听完恩里克说的话,叶慕年继续摇晃着手上的高脚杯,使里头的纯净水逐渐形成一个小漩涡。

  上流上流,应该再播放一曲贝多芬的钢琴曲!

  “叶,今晚不会就这么待在酒店吧?来到LA这么久,我们还没单独出去过呢!”罗贝托在一旁饶有兴致地探着他的口风。

  “你要去哪?”

  “本来还想去夜店,不过教练说的你也听到了。”

  “夜店还是算了吧,开季前还是安分点好。”

  “我知道,这几天除了训练就是待在酒店,要不就出去参加商业局,太没劲了。”

  嗡嗡

  面前桌面上的手机传来振动,叶慕年把它拿起来点开待机键。

  “橙县你知道在哪吗?”看清楚对方发来的内容,转头向罗贝托问道,不过看到他脸上的迷惑,叶慕年也就放弃了咨询罗贝托。

  “橙县?加州那个吗?”又见皮克拿着一大块吐司面包从背后经过,恰好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

  “应该是,离这好像不太远。”叶慕年回头看到他,视线下移又见到熟悉的吐司面包,“能给我一点吗?”

  “喏,我在托马斯那拿的。”皮克也不吝啬,直接把整块吐司放在叶慕年面前的餐盘上,拉开他身边的座椅坐下。“橙县离这不远,怎么?你今晚要去迪士尼?”

  “不是,橙县嘉年华你知道吗?”叶慕年又点开消息记录,确认过后才和皮克道。

  “听说过,好像是这段时间举行,你要去?”

  “嗯,有人约我去。”

  “哇哦,看你是个新人的份上,今晚我帮你给教练打掩护,别太疯,明天早点回来嗷。”

  “为什么明天我才能回来?那我今晚去哪睡?”

  皮克抬头望向他,手里刚撕下一小块面包。叶慕年也皱眉回视着他,眼神里藏着两个问号。

  “你……不会凌晨就回来了吧?”这就够了吗?

  “我为什么要等到凌晨才回来啊?”叶慕年越听越觉得困惑。

  皮克艰难地把那干燥的面包咽下,拿起眼前水杯将杯口贴在嘴唇上,缓慢将杯内的液体倒入口中,与此同时眼神又悄然地瞟向罗贝托。

  恰巧罗贝托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没事,玩的开心。”

  “蛤?”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边飞驰而过?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