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筑梦年华 > 10.朋友
 
  “小崩!十字斩接上挑!平a怒气爆发我再吸!给爷die!”唐哲又在玩着游戏,十指在键盘上反复点击,嘴里正碎碎念。

  “你觉得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

  “蛤?你问我?”唐哲鼠标点击返回城镇,转头看向叶慕年。

  “你不是正谈着吗,交流一下。”叶慕年坐在被窝里,低头看着手机屏幕。

  “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好呢?”唐哲费解。“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呗。”叶慕年有些心不在焉。

  “这问题很有深度……老实说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眼神泛着好奇,唐哲盯着自己的室友,这突然之间的咋回事呢?

  叶慕年轻叹一声,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我就是有点好奇,恋爱时双方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你没谈过恋爱?”

  “没有。”

  “what?”

  叶慕年疑惑地注视唐哲,唐哲同样的眼神回看着叶慕年,两道目光在空中对撞。

  “没谈过恋爱很奇怪吗?”

  “也不算太奇怪,但这也要看人。”唐哲不晓得叶慕年是不是在唬他。

  “什么意思?”小朋友不懂就要问,叶慕年今晚的问号格外地多。

  唐哲手指在下巴摩挲着,今早没刮胡子,有点扎手。

  他在思考着应该怎么和对面这个纯情男解释,唐哲到现在才知道并肩作战多年的队友原来还是个感情初哥,“你今年已经二十有二了吧?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个来电的?”

  “我在青训营待了八年,之后回国到现在又过了四年。我到目前超过半数的人生都交给了足球,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有如今的我?”

  “你这太死板了,生活总需要点润滑剂……咳!总之就是你需要点感情上的滋润,不然白白浪费了你这么好的条件!”话音刚落,唐哲拿起身旁的手机:“回头哥哥给你介绍几个!”

  “这个就不用麻烦你了!”叶慕年果断摆手拒绝,他觉得这男人对于足球场外的事情都不太靠谱。

  “害!这有什么麻烦的!我这正好有几位……”停下正翻着联系人的手指,唐哲眼珠子一转,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啊,你小子突然之间的问这些问题,该不会就是你对别人起了意思吧?”

  “……”

  深夜时分

  叶慕年双手枕在脑后,借着依稀的白月光看着天花板上的纹路发呆。

  他和金泰妍之间的关系应该怎样来形容呢?

  出道至今陪伴在身旁的粉丝?认识了七年的好友?关系很好的姐弟?

  这些都是。

  那他喜欢她吗?

  毫无疑问。

  那是怎么样的喜欢?

  或许是粉丝对偶像之间的感情,又亦或是互利互助的朋友之间产生的友情,又或者是恋人之间的心水。

  与球场内的意气风发不同,对于感情方面叶慕年从来都是个小白,多年沉浸于训练让他严重缺乏异性交流。他的脑海里可以有一百种过人传球与进球的方式,但却没有哪一种能过掉自己的感情。

  而金泰妍恰好就是第一位在他心里留下深刻印象的同龄异性,甚至之前叶慕年一度想向她表露心意。

  但真的可以吗?那时正是她组合的事业上升期,她更是团队的队长!外界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她,她真的会冒着拉整个团队下马的风险与他在一起吗?

  所以叶慕年没有说出口,他默默见证了金泰妍的成长。从出道的年少青涩开始,经历了百般磨难后涅槃重生,造就了如今的女帝,他明白金泰妍为此付出了多少。

  作为fans,他不想看到那种情况出现。作为朋友,他需要支持泰妍,而作为喜欢的人,叶慕年只想让她好好的,安安静静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这样吧,朋友挺好的,叶慕年支持着金泰妍。而金泰妍同样也支持着他。

  可他万万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

  “唉……”

  ——————

  大巴内气氛肃穆,天朝队众人正襟危坐,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凝重。

  大巴的目的地是萨尔瓦多的新水源竞技场,国足将在那与已经无缘小组出线的波黑争取一个理论上的出线机会。

  小组的阿根廷与尼日利亚的比赛将会在于阿雷格里港的贝拉里奥体育场同一时间进行,两队都是在当地时间的下午一点开始比赛。

  天朝队的出线形势前面就已经说过,不但自己要努力,还得看别人脸色。

  通体大红色的大巴停靠在新水源竞技场的入场通道处,球员们陆续下车往更衣室走去。

  坐在后排的叶慕年最后一位走下大巴,一袭西装的他刚走下车便让人眼前一亮。

  今天天朝队众人不同于以往的队服,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正装出席,一个个西装型男下车让女球迷大呼过瘾。而叶慕年的压轴登场更是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头上梳了个大背头,剑眉星目。专门定制的西装勾勒出了上身硬朗的线条,极具美感,下身修身的西装长裤把长腿显示的淋漓尽致。

  下车后叶慕年对摄像机比了个手势,在直播画面看到这一幕的女球迷都感受到了心口处传来的悸动,忍不住在心中发出了尖叫。

  西装入场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为了展现一种态度,对于这场比赛球队必会全力以赴的决心!

  换好球衣后天朝队全队例行在更衣室围成了一个大圈,带上队长袖标的郑志正在鼓励队友。

  “我们的对手很强大!但我们不会惧怕!”郑志扫视一轮围在一起的队友“这场比赛我们即便是赢了!也不一定会出线!但我们不会因此而沮丧,我们要在场上全力拼搏到最后一刻!为了一直以来支持我们的所有人!”

  郑志双手搭上了左右两旁的孙翔与黄柏文“对于这次巴西之行,我们来过即是胜利!所以不要留有遗憾,天朝队!”

  “必胜!!!”

  气贯如虹。

  波黑与天朝队在球员通道排开两排,叶慕年站在队伍的尾巴。

  叶慕年和身旁的小女孩聊了几句,这位挺精致的白人小女孩来自塞尔维亚,她也是叶慕年与叶慕年入场的球童。

  牵起球童的手,叶慕年跟随队伍尾巴踏进了草皮上,感受这四周传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

  林允儿推开宿舍大门,进去后发现客厅沙发上那几道熟悉的身影。

  “onni,你回来了。”其中一位开口对林允儿道。

  “徐贤呐,你们都还没睡吗?明天不是要去机场吗?”林允儿把鞋子放好,在鞋柜找出自己的毛绒拖鞋。

  “睡不着,去霓虹前开个久违的女子会。”Sunny手中拿着一瓶罐装啤酒。

  “onni,晚上不要喝太多啤酒。”徐贤拿着张板凳坐在Sunny桌子对面,她看起来不是很喜欢啤酒。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忙内这么多年了还像个老妈子一样。”Sunny摆摆手,显得有些敷衍。

  “onni~”

  “其他人呢?”把行李箱放在一旁,林允儿走到冰箱那找到一瓶JUICY果汁。

  “Jessica和孝渊明天在机场会合,Yuri跑完行程回来睡了,泰妍……”崔秀英靠在沙发上刷着手机。

  “泰妍onni?怎么了?”,“泰妍在房间里……唉”Tiffany看了眼紧闭的房间门,叹了口气。

  “这几天网上各种言论对泰妍造成了很大的影响。”Sunny也是无奈,“双方的fans都很不满。”

  “idol也是人呀,就不能谈恋爱了吗?”林允儿在沙发上坐下,“是吧秀英onni?”

  “嗯哼。”

  “呀!咳咳!你们两个!”Sunny拿着啤酒的手一抖,差点噎到。

  “onni,要小心一点。”忙内在一旁默默地好心提醒。

  “泰妍onni现在怎么样了?”收起了玩笑话,林允儿不由地担忧起来,她也清楚泰妍最近的处境不太好。

  “不知道啊,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面。”Tiffany很担心自己的这位大亲友。

  “泰妍onni真的和……”,“徐贤呐,我们都不了解情况,不要乱猜测了。”Sunny打断了徐贤想说下去的话。

  “我们要不和泰妍谈一下?”Tiffany提议,“可以是可以,但你觉得她会说吗?”

  Tiffany闻言低下了头,她知道泰妍的性子,什么事情都摆在心里不让别人担心。能成为别人依靠的对象,但自己却从不依靠任何人。

  谁又能知道在那时常抽风大妈笑的靓丽外表下,隐藏着一只默默舔舐伤口的绵羊?

  “我记得,慕年xi好像今天有比赛来着?”一直低头刷着手机不说话的崔秀英脑海灵光一闪。

  “嗯?”一语惊醒梦中人,几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崔秀英身上。

  “什么时候?”Sunny眼睛一亮,连忙问崔秀英。

  “好像……就是现在?”

  ——————

  叶慕年上前要球,刚把球断下的郑志立即把脚下的皮球塞给叶慕年。

  叶慕年得球后转身往中圈带球加速,皮亚尼奇和波黑后腰哈兹奇一左一右前来包夹,面对对方的上抢叶慕年急停拉球,把球直塞给左边路的于汉朝。

  波黑后卫斯巴西奇早已站好位置,于汉朝打算硬突破,可惜被斯巴西奇截球成功,皮球被踢出边线,天朝队的快速反击宣告失败。

  叶慕年眼前快攻被破坏后有点失望,刚才于汉朝如果回传就好了,他已经看到了唐哲跑出了一个很好的空档。

  不过很可惜,现实没有如果,这次不行就等下次吧。叶慕年上前打算接应黄柏文的手抛球。

  但异变突生!

  叶慕年胸部停球卸下来后,左脚拨球转身,但在此时,一只球鞋覆盖在叶慕年的脚上,鞋钉更是直接踏在了叶慕年的左脚背上!

  剧痛瞬时随着脚面蔓延至全身,叶慕年蜷缩着身体倒在地面上,双手捂着左脚脚背,表情狰狞!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