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工作细胞U-4869号的正确使用方式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原石篇(十一)

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两个人聊得起劲。夏目羽久和江户川乱步也跟着听得入神,或者那个时候,趴在集装箱边上, 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只是夏目羽久没有想到对方那么凶。

他也不是故意偷听的。

见那个人把他们骂了一下,江户川乱步拍着夏目羽久的肩膀说道:“他骂我, 你怎么不想着为我出头?”

“他也说我了, 你怎么不为我出头?”

夏目羽久直接翻上集装箱。战斗中最忌讳空战, 因为重力太影响身体四肢的协调性, 在半空中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能力。再来, 聊天的两个人看外形都是纤瘦,完全没有充分地锻炼过身体的迹象。很明显, 两个人应该都是非常依赖自己的其他能力,也许是脑力,也许是异能力。

再来看到猎物的瞬间就是最好的狙击瞬间,但是两个人没有第一时间出手,说明两人要么自恃甚高,不愿意出手浪费在“小蚂蚁”身上,要么就是他们本来就不擅长体术。

乱步被夏目羽久放在地上后,对着夏目羽久不满地“啧”了一声, 说道:“这种小事还得我来出头, 你真是太没用了。”

江户川乱步直接朝着涩泽龙彦的方向大步走过去。因为这个举动太过突然又过于肆无忌惮,反倒有着十足的威慑力, 两个穿着白衣的人都只是盯着乱步的动作, 当然他们也没有忽略手上不声不响就已经拿了两柄匕首的夏目羽久。

“你们两个人刚从俄罗斯过来不久, 虽然看起来是在合作, 但是合作时间并不长。两个人谈话的时候, 不仅很少对视, 而且脚尖朝外,很明显现在彼此都没有信任。可是,能在没有信任的基础上进行合作,代表你们不过是目标一致的利益关系。你们两个虽然嘴巴上说是要建立异能组织,但是其实真实目的是狙击异能者。”

“你,绰号「白麒麟」的涩泽龙彦,你正在无聊又无趣地收集异能者的能力,就像是那些大腹便便的收藏家一样以为收藏点别人拿不到的东西,就觉得超级与众不同。”

江户川乱步指完涩泽龙彦,之后又对着旁边的披肩少年说道:“你是情报屋「死屋之鼠」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你来横滨,完全就是来凑热闹,就是想看涩泽龙彦如何在横滨被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然后你再提供帮助,让他加深对你的依赖。你以为你的计划能这么顺利吗?”

陀思脸上的表情不变,只是眼神的意味变得越来越深。

乱步直接挥着手,用大拇指指向涩泽龙彦,说道:“没错,他确实是个笨蛋,你百分之两百会成功!”

涩泽龙彦表情瞬间一沉。

陀思原本还在为乱步直接点破自己的想法而动了杀心,但是最后却被乱步的那句话逗笑了。人被莫名戳中笑点,原本的情绪也散了一地。只是身为合作人的素质太高了,陀思不为所动地说道:“你以为你只是说两三句话,我们就会受到你挑拨,自己打自己人吗?我们至于那么容易就进了你的圈套吗?对吗?涩泽先生。”

江户川乱步顶着“谁管你”的表情,直接转头就朝着夏目羽久的方向跑去。涩泽龙彦目光冰冷地盯着乱步毫无防备的后背,一柄匕首也跟着从袖中抽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涩泽龙彦的眼前便亮起一阵寒光,就像是有人朝着自己的眼睛打光,那光只是一瞬,涩泽龙彦下意识地眨了一下眼睛。与此同时,他听到了“咔”的一声,再次睁眼,穿着斑马装的人持着双柄匕首卡住了陀思手里的军刀。

而这军刀的朝向,很明显就是朝着涩泽龙彦的方向,而且已经迫近到涩泽龙彦的腹部。涩泽龙彦猩红色的眼神一凝,正徘徊在「这刀是陀思下的毒手被对方拦截」,还是「这刀是被斑马装面具男夹到自己面前」的想法之间,就被夏目羽久直接从集装箱顶上踹下。

夏目羽久连一眼都没有看涩泽龙彦,而是一手压着陀思的军刀,另一只手直接挥向陀思脖颈和下巴的交界处。

陀思仰着脖子生生躲开这一击,但还是能明显地感觉到刀尖舐过了自己下巴处,一股冰冷的寒意刚结束便是火辣辣的疼痛。但是,陀思吃了一记亏,表情也没有变,非常从容地说道:“居然避开脖颈的主动脉,你还真是善良仁——”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夏目羽久一脚踢下,直接坠进现在就如修罗场一样的几个黑帮组织械斗的中心内。底下场景混乱,并没有因为掉下两个人而有任何停滞,械斗中的人斗得肾上腺素飙升,从地上尸体踩过去都没有知觉。

夏目羽久之所以把人都踢进人群里面,并不是想要放他们一马,而是集装箱上面还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户川乱步。他素来不会轻易看轻敌人的实力,只要江户川乱步被牵扯进战圈,存在着可能性,两个人就不能留在集装箱上。

现在,羽久站在高处往下看。

连体衣帽子上的耳朵也跟着下垂。

涩泽龙彦和陀思两人都是穿得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在一群黑压压的人群里面也该是鲜明的,但是夏目羽久并没有看到人。于是,夏目羽久随手扔了一把匕首给江户川乱步,说道:“你在这里待着。我不会让人靠近这里。”

江户川乱步看着没有鞘的匕首就这么飞过来,完全不敢接,直接往后退,等匕首落地之后,他再捡起来。而匕首落地的时候,夏目羽久也已经从集装箱上飞跃而下,直接把人当做踏板落地,底下顿时腾起一片撕裂喉咙似的痛苦的哀命嘶叫。

站在集装箱的江户川乱步眨了一下眼睛,像是一休和尚一样盘坐在了地上,虽然皱着眉头,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打开背包里面的焦糖爆米花的手。

“哎呀哎呀,完蛋了完蛋了——”

落地的夏目羽久并没有停住搜寻涩泽龙彦的下落的举动。他虽然没有办法阻止这场黑帮大乱斗发生,但是既然出现了一个似乎要利用异能特务科办事的涩泽龙彦,那么五花大绑也要把人带走。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搜寻工作在其他人眼里面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杀神从天而降——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只要挡在他面前的,不管是谁都直接被砍翻。一开始被打到的人被砍了一脸血,血性都是飙涨,但是回头一望,对方白衣浴血,就连光滑的小丑面具上也跟着被血水斑驳。他身手如电,动若追捕猎物的恶犬,下手狠绝准,尤其是目睹对方用刀柄往碍事的人后颈狠狠一砸,对方的脖子顷刻间就像是被折断的筷子,瞬间耷拉歪倒在一边。

围观者不仅看呆了,连双手双脚无意识地发麻。

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卧槽,那个人到底是哪个帮派的?”

“没见过这样的打扮,是哪个新组织吗?”

一时间,各大黑帮成员原本形成的修罗场,以夏目羽久为中心,半径一米内形成一个中空区。乍看起来,像是所有人在对付排斥夏目羽久,但实际上周围的人自觉不要踏入那片雷池区。

夏目羽久自然也不去管他们的想法,自顾自地找人。

然而就在这时,集装箱间漫起乳白色的雾气。那雾来势汹汹,只是顷刻间就像是高压水枪一样,把集装箱横七倒八的尸体冲洗得干干净净,目力所及之处一片安静的码头。

(是夜雾。)

夏目羽久的想法还在成型,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冰冷的视线。肩膀的肌肉有一瞬间僵硬起来,但在夏目羽久转身的时候,他的肩膀就像是看到亲人一样,很快松弛了下来。

夏目羽久看到的是什么呢

他看到的是,在他身后,站着一个与他身形一致的全白人形。它穿着连体的白色工作服,头上戴着一个帽子,因为面上没有五官,只有额头上镶着绯红色的晶石,所以看得出它并不是人类。

夏目羽久和它对视三秒之久,刚要有所动作,突然破天的一声惨叫引起夏目羽久的注意。而那个人形头顶上的帽子瞬间立起了一个圆牌。它的行动比夏目羽久还要快,直接冲向声源方向。

羽久想也没有想,直接紧追其后。他自诩追踪能力不低,但是对方比自己还要厉害,更别说它直接穿过了挡在面前的实物,并没有多久就跟丢了。等到现场的时候,羽久还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就踩到了一滩正在往外慢慢蠕动的血池。

而血池中间全是破碎的肝脏、血管以及如果有光就能清楚地辨别的人体其他部分。这里仿佛刚才是一个装满血水的人形气球爆炸,破碎的气球散落在地。

这一幕冲击太大,连夏目羽久也跟着愣住了,把他拉回神的是奇异的咀嚼声。夏目羽久被这声音刺激得背脊一凛,回头一看,见到刚才穿着白衣的“人”正在吞一块红色的晶石。那晶石就像是饼干一样直接被吃进了嘴巴里面。

「异能是创造空间」。

对方明明没有嘴巴,但是夏目羽久就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么一个声音从脑袋里面响起来。它吃完之后,夏目羽久看到它的手背上多了一个蓝色的晶石。

“……”

这雾气持续时间不长,就像是台风一样来得猛,去得疾。

雾气散去之后,人声再次像是被拉近,而且越来越多,就像是涨潮一般气势汹汹地压向夏目羽久的耳膜。可那声音也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看向血池前站着一个穿着斑马装的面具人,在他脚下的血池里撕裂的人脸正是他们所找的五千亿持有者。死者面容可怖,对比起冰冷的面具人,一下子把所有人拉到了活生生的恐怖电影现场。

“……”

他到底做了什么?

把空间系的异能者生撕了吗?

此刻的海风就像是从极北之地吹过来一样,冷得人都失去了血色,连说话也忘记了。没有一个人敢动,生怕自己动了之后,下一个爆体而亡的就在这时。但也并非是所有人双手双脚都僵硬。

空气里面传来连续六发枪响。

“砰砰砰砰砰砰!”

那枪响很稳定,就像是开枪者一样,完全不是那种遇到怪物时心慌手乱的无措,清晰的枪声就像在人们心里面画出了一条无限延伸着的,再笔直再尖锐不过的直线。只是这枪声的尽头并不是想象的血花四溅,而是一道道收纳了子弹的光晕,仿佛子弹是打入了水池里面。

“这个异能者可以抢别人的异能!”

和那持有五千亿的异能者交手过的人都见识过这样的本事。

这么一说,那五千亿日元到底去哪里,就再清楚明白不过了。

这个人抢了那人的异能,也抢了异能创造出的空间里面的所有物。那五千亿就在在里面!

可是没有人敢动,就像是自己的脚钉在了地面。

就在这时,遇到突袭的面具人动了一下脚步,站在前排的人害怕地连连后退,更有瞬间脚软,瘫倒在地的。

夏目羽久暂时无法消化目前的情况。

他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多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里面堆着大量的金银钱财。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面前密密麻麻拿着刀枪的人群,他又要怎么突围?

就在他不知道应该先处理什么事情的时候,夏目羽久远远地看到站在最高点集装箱的江户川乱步用手臂做了一个撤退的动作。之前约定过了,江户川乱步说得离开,就是得离开。

意随心动。

夏目羽久才想着撤退,就发现自己瞬移到了江户川乱步身边。乱步想也没有想就握住他被血水浸透的袖子。

“你完蛋了,我们得快点跑了!”

乱步连问都没有问羽久是怎么做到瞬间移动的。

羽久看着不远处人群攒动,反应过来后的搜寻声开始越来越响。

“嗯。”

羽久再次用刚掌握的「瞬移」离开现场,把所有混乱又狼藉的现场丢在脑后,交给那些又惊又怕又急又怒的黑帮成员自己去处理。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第二天自然会告诉他们。

羽久只觉得很累很饿。

明明他也没有做很多事情。

※※※※

二十分钟后。

换回普通衣服的羽久和乱步在家庭餐厅里面吃夜宵。

不同于疲惫的羽久,乱步因为第一次半夜偷偷溜出门吃饭而感到十分新奇兴奋。在等饭过程中,乱步跟羽久说道:“看起来,你新的异能很消耗体力,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病恹恹的。”

“我没事。”

夏目羽久现在累到没法思考其他事情,太多的事情了:五千亿,涩泽龙彦,陀思、白雾、奇怪的白衣怪物、异能者惨死,新异能等等,还要考虑其他黑帮成员的反应。他现在的脑力大概只能计算简单的数学题了。

他太累了。

现在有点困。

再加上有精神的乱步在场,他感觉更累了。

事实上,夏目羽久总觉得每次看乱步,无论是迷路的也好,面对权威的也好,面对嫌疑犯也好,又或者撞见血腥的现场也好,江户川乱步始终如一,理直气壮又无忧无虑的,好像没什么可以影响到他的,让他感觉到畏惧的。不过也幸好有乱步在,他起码可以在混乱的思绪里面立刻找到方向——

是的,当时的夏目羽久不能继续留在船坞间。

他的身体承受不了突然出现的新异能。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一段时间,夏目羽久想起乱步趴在他背上做的奇怪举动。

“话说,刚才的‘喵’是怎么回事?”

“反正一定会被发现,我就想试一试电视情节。”

“然后呢?”

“很好玩!”江户川乱步笑嘻嘻地说道。

“你不怕危险吗?”

“若合我心意,一切皆好!乱步大人一辈子都是要痛痛快快,开开心心地生活的,哪有时间害怕呢?”

夏目羽久顿时一愣——这真是意想不到的答案。

“江户川先生,你真特别。”

“我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