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28章 第二条规则制定
 
  接下来。

  沈重又将殷藜的大致信息描述出来。

  “实话实说,本院长也有些意外,竟然会将统领召唤过来。”

  “不过,敬老院的召唤令一经使出,便不可逆转,所以,本院长纵使有万般不对,统领还是要接受现实。”

  沈重尽量保持谦谦君子的形象。

  尽管他与谦谦二字丝毫沾不了边,但该凹的造型还是要凹。

  试问,修仙界但凡有点逼格的人,哪个不凹造型?

  连苏莫七这等小宗门掌门都是如此,而且还是一个月内在所有门人面前凹了数次。

  “啊哈哈~”

  殷藜忽然大声发笑起来。

  女统领久居高位,她的笑声,也包含了上位者的霸道气势。

  “吾乃朱雀统领,在梁国境内试问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梁国殷家天女,朱雀城统领,元神境修士。

  这三个称谓随便扔一个出去,那都是震动梁国修士抖三抖的存在,殷藜所说并不是虚言。

  “虽说这短短一个时辰所发生的事情,的确超出了我的见识,但若如此便让我殷藜认命,那就太可笑了。”

  不知不觉中,殷藜已经把眼前这个凝气期小修是当成了同等身份的存在。

  旋即,她飘身至半空。

  女统领身上还披着院长的外套,只是她身材太高挑,又有猛料,升空之时,还不忘捂了捂黑袍以防止不必要的春光外泄。

  “我殷藜修行三百载,从不知何为接受现实!”

  “我敢于脱离殷家庇护,接受皇室封赏,来朱雀城镇守,便是向那该死的命运挑战。”

  殷藜目光低垂而下,以眼角的旁光瞥着下方的青年院长,淡笑道:“你方才说,我若是脱离了此地,便有寿元损耗直至殒命的后果?”

  “呵呵,此刻,我偏要离开,看能有何后果,哈哈哈……”

  女统领爽利的笑声传遍庄园。

  下一瞬,她身形疾速飞出,抬手间灵力磅礴,一掌再次拍出一道空间缺口,径直飞出庄园。

  殷藜悬浮上升,怕是飞至千丈的高空。

  脚下大地渐渐缩小,无数山川高峰尽收眼底。

  远远百里之外,苍山的轮廓出现在视线中,苍山之后,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巍峨大川。

  一眼不得尽头,此起彼伏,那里则是十万大荒。

  朱雀城的疆域,她这位统领再熟悉不过,这里毕竟算是她的封地。

  随即她便分辨出地理位置,这里距离朱雀主城怕是有千里之地,算是辖下最偏僻的地界,背靠大荒,对于元神境来讲,难听点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还好未出梁国疆域,否则真要费一番功夫。”殷藜暗忖。

  此刻她嘴角挂着轻笑。

  左眼佩戴的银色面具在眼光下闪耀着光泽。

  “吾世之天女,当为天下先,哈哈哈。”

  她只身横于天地间,敢笑天下无丈夫。

  在她踏出庄园的那一刻,健身区的苏莫七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毕竟元神境的灵力波动变化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老宗主立即来到了沈重跟前,气息有些不稳,先是朝院长躬身一拜,便好奇问道:“院长,您招收的新成员也太牛了,竟然是元神境强者,您可知其尊号?”

  元神境,一方巨擎,皆不是碌碌之辈,老宗主自是向往钦佩。

  沈重嘿嘿一笑,反问道:“我曾听老宗主有言,你修炼此生,还未曾踏足朱雀城,很想见一见朱雀统领的风采,对吧?”

  苏莫七闻言一怔,连连后退了数步,嘴巴张了又合,许久后从喉咙眼里挤出一句话:“院长的意思是?”

  “没错,今日你不就见到了?”沈重神秘微笑。

  “我靠!”

  苏莫七脱口而出一句脏话。

  她她她,她就是朱雀统领?

  朱雀城境地,只要是稍有见地的修士,谁不知女统领的名望?

  对于苏莫七这样的筑基境修士来讲,那简直是偶像般的存在。

  什么百剑真人?

  薄薄名声在朱雀女统领面前,简直就是土鸡瓦犬插标卖首。

  在他震惊匪夷之际,沈重附耳过来,低声道:“苏宗主不仅见了,还瞧见对方沐浴的场景哟。”

  靠靠靠!

  老宗主一连三声怒骂。

  今日不仅得偿所愿见到了传说中的朱雀统领,还一睹春光了?院长啊院长,我老苏今日就是暴毙身亡也死而无憾了。

  沈重瞧着记忆里仙风剑骨不外如是的剑宗宗主竟是犯起了花痴,不由三观碎了一地。

  他强忍着不适,掐算时间,差不多可以了。

  立即飘身来至刑罚区。

  抬起手指,于天上人间规则公告栏上写下了第二条规则。

  “成员不得院长允许不可私自脱离敬老院!”

  字句落下,嗡鸣扩散,冥冥之中的规则道理释放而出,划破天际。

  ……

  剑宗外门东边数十里之地。

  天空之上,一道黑影破空飞行。

  某一刻,那黑影骤然一顿,随之便晃晃悠悠的坠落下来,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崔上书跌跌撞撞爬起身,神色惨白,老脸布满疑云。

  他席地而坐,摆起修炼架势,仔细感受自身情况。

  “怎么回事?”

  “为何我的寿元无故损耗?!”

  此刻他仿佛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正经历筑基期身死道消的弥留之际,紫府内的三座幽冥道基悄然崩塌。

  不知为何,刚才一瞬间,寿元无端受损十年。

  他今年已经二百九十岁,仅于十年止。

  受损十年,则意味着,用不了一刻,他便会达到肉身溃败魂归九泉的地步。

  崔上书叹了一声,他心知此事已不可逆,老眼里的绿芒被浑浊所替代,眼神里仍有希冀,遥望西方天空。

  “终究不能为王家再继续效忠,小公子,老奴有愧于你,未能助你夺得机缘造化,虽死有憾……”

  他闭上眼,静静等待死去的那一刻。

  凉风瑟瑟,吹拂青松,更胜凄惨无数。

  此地是一片松林,忽然从旁边附近的乱石堆传来一阵声响。

  一道身影跳跃落下,轻咦一声,腾挪间来至崔上书跟前。

  “崔护法?”

  来人大呼一声,赫然正是隐匿已久的王耀。

  王耀脸上的惊愕,立即被兴奋所取代,蹲下身双手搭在崔护法的肩头摇晃了两下,喜道:“你果然没死!”

  “我就知道,我王家幽冥道,同级之下岂会败给边荒土著。”

  崔上书缓缓睁眼。

  此时他的气息异常微弱,见到小主人后,老眼爆发出一丝神采,满怀欣慰,可最终还是稍纵即逝。

  这幅状况自然是清楚的落在王耀眼底,后者松开手,漠然站起身,冷冷道:“你现在的状况很是不妙啊。”

  崔上书语气艰难道:“此间事由三言两语说不清,上天庇佑,终于让老奴再见到小公子了。”

  “崔护法岂不是说笑,王家世之幽冥,上可揽日月,下可碎九泉,岂需这天来护佑?”王耀冷冷讥讽,饱含不悦。

  崔上书自顾道:“小公子,老奴寿元已耗尽,不出一刻便会身死,不能亲眼看见公子你获得造化,此乃遗憾。”

  “嗯?你说你快要死了?”王耀惊疑。

  随后他伸手按住崔护法的眉心,感应一番后,脸色变得极不自然。

  崔护法无奈一笑:“公子不必担忧,老奴……”

  “老奴才,本公子岂会为你担忧。”王耀大手一甩,退后一步,漠然的盯着他。

  见此,崔护法心头一紧,还是努力把话继续:“原本老奴寿元尚有十年,不知为何方才那剩余的十年寿元突然损耗消失,公子请放心,老奴并未给王家幽冥丢脸,这绝非苏莫七所伤,那个老东西根本不是我……”

  “行了行了。”王耀立即打断他断断续续的话,语气无情道:“没用的狗东西,家族指派你给我护道,简直是天大的失策。”

  “废话勿言,我的储物戒呢?”

  被小主人呵斥嫌弃,崔护法脸色闪过一抹难过悲戚,但还是很好的隐藏下去,道:“一刻不离老奴身,就在我……”

  嗡!

  突兀地,崔上书的身体周围空间无端扭曲。

  这种感觉崔上书他太熟悉不过了,数日前,他现身剑宗解剑崖上不过就亮了个像后,便被这诡异的空间扭转吸进去,继而便被召唤至那个让他意难平的庄园内。

  “公子,沈重,剑宗沈……”

  老骷髅的五指伸开,保持抚摸的动作,继而消失于眼前,王耀连忙探出手却掏了个空。

  “啊呀呀!!”

  王耀几欲吐血。

  狗奴才,狗奴才啊!

  你死不死,死哪里去,本公子可不在乎,你把老子的储物戒给我就行啊。

  这位前剑宗大师兄连连跺脚,地面都被踩出数尺深的坑洼,怒遏连连。

  ……

  女统领如同天神游行,巡视脚下的四宗山川。

  笑话,吾世之天女,可争日月,天下大志尽在吾心,将来,定要升命轮,逆天命,问鼎东荒的存在。

  寿元损耗?

  直至殒命?

  脱离不得?

  “损一个我看看?殒一个我……”

  空间急剧扭曲,女统领的身体仿佛掉进了黑洞,身体无限扭曲拉长,呈麻花状消失于一点。

  下一瞬。

  以同样的情形,降临庄园刑罚金字塔尖。

  “……看看。”女统领独目争得比鹌鹑蛋还要大。

  与之一同降临的,还有另一个笼在黑袍里奇丑无比的老小子。

  “……重!”崔上书甫一出现,便是不受控制的丢下了骷髅杖。

  金字塔传出音乐律动。

  一串嘟噜声后,一个女性机械化的未知语言,随后嘀嘀嘀……

  金字塔顶,女统领和崔上书并排站在一起,两个人随着这串古怪的前奏,身体竟是不自觉的慢摇起来。

  经历过一次社死的殷藜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偏偏金字塔富有难以言喻的魔力,任她世之天女,任她问鼎东荒,任她元神大拿都无济于事。

  身体不仅不受控制妖娆摇动起来,并且表情也不自觉的抛出媚眼,做出诱人神态。

  不要,不要啊!!!

  “Na na na na~Na na na na na na~Na na na na~Na na na na na na~”

  “那怒无古一索,大噶无古一索,那噶不能怒喷切古要!难能把古一索,喷草得古一索,能噶不能接秒乃西爱……”

  女统领高挑曼妙无比的身材,极致诱惑扭动她的蜂腰,她的左手自下而上抚摸着脖颈脸颊,右手自上而下从峰峦抚摸至紧致大腿……

  如果说,女统领的舞姿写尽了世间红尘的千娇百媚,那么她身旁与其动作协调一致的老骷髅,则是刻画了人世间的穷凶极恶。

  金字塔下的老宗主苏莫七呆若木鸡,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头烤乳猪。

  这一刻,他心中的神碎了。

  就像他修炼近三百年的修仙节操碎了一地。

  沈重不知何时已退出了庄园。

  他倒是很想观摩现场无删减完整版,但是不得不退出。

  一来是被崔护法的舞姿所惊吓,不忍直视。

  二来么,这一曲过后,女统领势必会出现新一轮更加恐怖的暴怒。

  她虽不能伤害院长,但却能够已境界来进行禁锢。

  若是被她反应过来,殷藜可以就这么一直禁锢着他,如此在敬老院内生生世世,那就太无趣了。

  所以,趁此节点及时脱身。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再入庄园内。

  刑罚区有了那两条规则,就不用怕成员强行脱离,也不用担心苏莫七和崔上书被殷藜所杀。

  嘿嘿嘿,我是不是太坏了,是一个合格的敬老院院长吗?

  青年摸摸鼻尖,自我嘲讽了一把。

  他于竹舍外,搬出一张竹靠椅,惬意靠下。

  燕小鱼似乎并未一直呆在这里,沈重心下已有了对策,就算燕小鱼再来此地,他自有办法应付。

  只不过,还有可能挨对方的大火腿,想到这儿,院长内心升起了层层羞辱感,这个仇,迟早要报,而且应该很快。

  他掏出玉简。

  自女统领召唤而来,玉简上的提示持续不断,他还没来得及去查看,此刻刚好可以安心点击。

  最主要的还是关心奖励提示。

  首先点开了第一条信息。

  “成功吸纳元神境成员入驻,恭喜您获得院长奖励*修为提升至凝气期九层。”

  这第一条奖励,直接将他的修为从凝气六层干到了凝气九层,沈重差点从靠椅上摔倒。

  只见他体表白光连续闪烁三下,气息层层攀升。

  而这只是第一条奖励提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