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26章 恐怖的刑罚
 
  庄园外。

  呈守株待兔状的燕小鱼正津津有味吃着火腿,忽然察觉到了竹舍的异动,侧目看去。

  只见那条诡异的缝隙打开,苏老头火急火燎的身影从内跳出,燕小鱼大叫:“苏老头,你还有脸……”

  却见苏莫七口中吐血不闻不顾,竟像是逃命一般远遁而去。

  随后,空间缝隙里又跳出一道黑影。

  手握骷髅杖,一身宽松黑袍的王耀护道者接踵而出。

  “竟然是他!”燕小鱼吃惊之余,如临大敌,并下意识的抬起火腿呈拱卫状。

  黑袍老者一样不曾理睬他,面露狂喜,终于能出来了,此地虽好,但老夫的命属于王家,此生不负,不做任何停留御空而去。

  燕小鱼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苏老头怎么和王耀的护道者混在一起,他看向那条空间缝隙,已经弥合消失。

  缝隙后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辛。

  等不到他继续猜测,轰的一声,竹舍上方轰出一个大豁口,豁口内清晰可见火光四射,继而一袭剑宗弟子黑衣装扮的身影飘身而出。

  伴随着还有昭然若揭的杀机肆意弥漫。

  一瞬间,整个剑宗疆域被这股杀机笼罩。

  门内的八百弟子无不匍匐倒地,瑟瑟发抖,在这股恐杀意镇压下,所有人体内的灵气僵凝,身上仿佛压下一座冰山。

  剑宗某个角落,红发红衣的男子,感受到杀机降临的一瞬间,立即双膝跪地低下头颅,大气不敢出一声,额头上的冷汗如淋暴雨。

  披着沈重外衣的女统领悬浮半空,浓密青丝飞扬,气息无限释放,仅仅一个呼吸间便将剑宗上下掌握在内,狭长的美目里充斥无尽冰寒。

  距离最近的燕小鱼却并未露出太大的震撼,他似乎不受女统领的杀气影响,竟仔细打量起来。

  女统领淡淡一瞥,目光化作实质,直接轰击在燕小鱼的脑海,后者表情一滞,退数步往地上一瘫,手里的火腿掉落,闷哼一声,嘴里飙血。

  随即女统领目光锁定,朝着某个方向闪身消失。

  那个方向,正是苏莫七遁逃的方向。

  燕小鱼本是红扑扑的脸蛋一片苍白,他拾起火腿,瞧见竹舍上方的豁口已经弥合,迟疑一瞬后,全速朝着苏莫七逃遁的方向纵跃。

  ……

  天上人间庄园里,一片火海。

  再一次深感被猥亵的女统领暴怒中,释放了自己强悍的力量。

  元神境的恐怖,沈重现如今是亲身感受到了。

  她竟是能操控火焰,焚天毁地,整个庄园内,除了几处庄园自带的特殊区域,其他普通场地例如沈重自行设计的院长塔,还有原本葱翠茂盛的植被,尽数毁于一旦。

  地面狼藉不堪,坑坑洼洼,碎石乱土遍地残破。

  女统领走出庄园后,沈重身上的禁锢顿时消散。

  他只穿着里衣,外面的弟子袍在束缚中被女统领扒走了。

  望着前一秒还还鸟语花香洞天福地此刻却是满目苍夷的庄园,沈重一脸苦笑。

  其实,身为院长的他也很无辜。

  谁能想到,尊老令的召唤下,竟会把正在沐浴的殷藜连人带桶一起给召唤过来。

  又恰巧被他和两个老家伙亲眼目睹。

  女统领盛怒之下,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让沈重略感心安的是,元神境修士虽然能够凌驾于他这个院长之上,但却无法伤害到他分毫。

  方才,女统领殷藜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尽了所有术法手段,这些真实伤害尽数被沈重免疫。

  而沈重也尝试了,用之前对付苏莫七和崔上书的手段,根本拿对方没办法。

  换句话讲,沈重无法阻止新成员殷藜。

  但是殷藜虽然不能伤害沈重,却能以修为境界来禁锢他。

  殷藜见伤不了沈重,恼羞成怒下便把目标转向了庄园里的另两位成员。

  无疑,老宗主和崔护法叫苦不迭。

  用他们二老的话来讲,我们压根儿就没看到什么,就看到一个头而已,前辈何苦以死相逼呢。

  元神境杀筑基境,像杀老鼠般简单。

  危急关头,院长放开了权限,先让二人躲出庄园。

  虽然脱离庄园内有时间限制,但总比在里面等死强吧。

  可随后让沈重骂娘的一幕出现了,女统领竟是一击轰破庄园壁垒,直接强行脱困追杀逃遁的二老去了。

  沈重顾不得满目苍夷,身形移动,来至投影区。

  硕大的投屏上,形成了三个分屏,依次展现的是苏莫七、崔上书、殷藜的画面。

  很快他发现,殷藜追的是老宗主。

  筑基境的速度再快,和元神境相比简直是弟弟中的弟弟。

  先让苏莫七跑了那么远,却还在女统领的灵识感应半径区,如何逃?

  十多息后,殷藜轻松截住老宗主。

  殷藜不能伤不了他这个院长,但绝对能杀老宗主。

  刻不容缓,好不容易经营到这一步,绝不能因为一枚尊老令就前功尽弃。

  这一刻,沈重脑海飞快思索解救之法。

  画面中,殷藜仅仅抬起玉手,手掌压下,便形成一只庞然无匹的大手,倒扣而下,老宗主奋力反抗,整个人化作一柄巨剑,顶在了大手之下,肉眼可见巨剑之尖逐渐崩塌……

  手中玉简发出震动。

  沈重飞快点开。

  “成员苏莫七燃烧寿元八十载,寿元尚余十年。”

  “成员苏莫七受到致命创伤,生命力在飞快流逝。”

  很显然,老宗主能硬扛下殷藜的手段,是以消耗寿元为代价。

  沈重连连点向玉简,最后神色僵凝了一瞬间,眉头舒展开来,死马当活马医吧,立即瞬移到了刑罚区域。

  一星敬老院,刑罚区可制定两条规则。

  沈重伸出手指,点向规则制定公告栏,以手代笔飞快写下一行字。

  “所有成员必须听命于院长!”

  公告栏轻微荡漾,消除了沈重所写下的文字。

  “规则无效,院长和成员关系对等,互尊互敬互爱。”

  我去!

  沈重大脑快速思索,快快快……

  他目光一定,手指再次书写。

  “成员之间不得厮杀!”

  “规则制定成功!”

  公告栏上,当即自动浮现第一栏文字——天上人间规则第一条:成员之间不得厮杀!

  紧跟其后,公告栏上浮现一行小文字。

  “元神境成员殷藜触犯院规第一条,欲杀害筑基境成员苏莫七,刑罚开始!”

  嗡!

  高耸的金字塔顶射出一道光柱,直接冲向半空,下一瞬,光柱消失,穿着沈重弟子袍的女统领一脸茫然的跌落在塔顶平台上。

  这时,刑罚区突兀响起本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欢快音乐。

  那喜庆欢愉的前奏一出现,沈重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晕倒。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女统领的独眼圆睁,肢体不受控制的随着陌生而古怪乐曲舞动起来,说不出的滑稽和不和谐。

  动次动次动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