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25章 有容乃大
 
  梁国,朱雀城。

  朱雀城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原本,此城本名并非朱雀。

  三百年前,大梁世族殷家一代女天骄殷藜横空出世。

  此女天赋过人,在当世梁国年轻一辈位列前三。

  她五岁凝气,八岁灵脉,十二岁气海,二十岁筑基,一路势如破竹,在一百五十岁时便已达至元神境,修炼出二品四灵元神‘朱雀’,成为梁国境内屈指可数的元神境大拿。

  在其成就元神之时,大梁皇室表其功彰,封为统帅之职,镇守边陲重镇,并将封地城池更名朱雀。

  自那后,大梁朱雀军声名鹊起,朱雀统领响彻举1国,这也是朱雀城的由来。

  自此,一城之地受治于女统领,更有当今梁帝御赐‘听调不听宣’,可谓是锦绣未央。

  这一日,朱雀城统帅府阴云笼罩。

  统帅府的女管家殷萍,金丹境修士,作为殷家旁系子弟,自小受任照拂殷藜,跟在殷藜左右近三百年,算是殷藜半个亲人长辈。

  殷萍半老的脸庞上镌刻些许岁月的痕迹,但容颜依旧,可以看出曾经年华时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她仰视上方,若有所思。

  这里是女统帅静修之殿,殷萍目光所及之处,雕龙画凤的穹顶,露出一个大豁口,地面上尽是散落的建筑物。

  “你是说,有一道白光降下,击破屋顶,而后殿帅就不见了?”

  殷萍目不转睛发声询问,在她身后,跪着数名俏丽的女子。

  其中一女微微起身,恭敬道:“回婆婆,殿帅正是日常泡药浴,我们伺候宽衣后便在主厅等候,约莫一刻钟左右,那光柱便从天而降,等我们进来,已不见了殿帅。”

  “行,都下去吧。”殷萍平静道。

  几个侍女战战兢兢的退下去。

  殿内只剩她一人时,殷萍的脸色立即黑暗下来。

  屏风完好,褪下的内外衣也完好,换洗的羽衣也在榻上摆放整齐,甚至储物戒都完好的放在一旁。

  地上连一滴水液的痕迹都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的浓浓药香以及贴身衣物尚在,说明女帅的确是在进行药浴。

  可现场并无打斗痕迹,她也没能听见女主人的呼唤。

  殷萍猜测有两种可能!

  一,一位修为远在女帅之上的修士强行掳走她。

  二,女帅出于某种原因,自行出走的。

  略加推敲后,殷萍又觉不合理。

  第一种可能,殷家在梁国或者周边势力国家内,确是存在仇家,到能做到悄无声息掳走女帅的,方圆十万里无人有此本领。

  第二种可能,女帅若是自行出走,怎么连储物戒都不带呢?

  她刚才可是检查过,储物戒应该是要泡浴自行取下的,其内属于女帅的印记尚在。

  最让她不解的是,为何连大浴桶都一同消失不见了?

  殷萍离开女帅行苑,来至统帅府的演武堂,手中掐碎一枚玉石,少顷,演武堂阴暗角落里浮现一道黑影。

  “你精通幽冥道,去搜索一下那几个侍女的记忆,看是否属实。”

  黑影发出阴笑:“确定吗?一旦对其使用记忆搜刮,重则丧命哦?”

  殷萍冷声道:“几个婢子的命死则死矣,弄清殿帅的去向才是最重要的。”

  “明白。”黑影缓缓消失。

  ……

  天上人间庄园内。

  殷藜陡然睁眼。

  先不管为何会乾坤倒转,自己出现在了一处陌生之地。

  在她出现在新环境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感应到自己的正前方,站着三个人。

  准确的说,三个男人。

  最初,殷藜还忌惮于对方的身份修为,可是……

  两个筑基境,一个竟然还是炼气境凝气期?

  三个蝼蚁般的男人,正站在自己的浴桶前?

  而她未着寸缕,就这么被他们尽收眼底?

  紧接着,那两个筑基境的修士全速退下了。

  凭着她强大的灵识,当即感应出这二人躲在了何处。

  至于眼前剩下的这人。

  女统领睁眼刹那,见是一个相貌平庸至极的青年,正好对方抬头,四目相对。

  女统领的目光蕴含了自身的元神修为,仅仅随意释放一丝,便将青年禁锢当场。

  不管你是谁,敢于猥亵本帅,必死!

  凝气期的修士太弱了。

  弱到她打个喷嚏估计能震死对方。

  如此低贱之人,竟然让他看到了本帅沐浴之景。

  想到这儿,殷藜怒火中烧。

  禁锢对方后,殷藜从浴桶中起立。

  在起立的瞬间,她的灵识探向浴桶一旁,却捕了个空。

  糟糕,换洗的内外衣都不在。

  她又摸向自己的右手中指,我去,由于要泡澡储物戒被我取下来了。

  念头结束时,她已经起立了。

  完美的躯体,一览无遗的展露在男子目光范围内。

  额。。。

  女统领分明瞧见了平庸男眼底下的淫邪猥琐。

  啊!!

  可恶啊!!

  我堂堂大梁一方女帅,殷家天女,元神境修士,被这个龌龊猥琐的小子看了个精光。

  死,那便宜他了!

  我要剐他的双眼,挑断他全身经脉,断他五肢……

  说实话,那仅仅惊鸿一瞥,沈重并没有看到全部。

  实在是女统领的身材太火辣,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上半身。

  这厮几乎鼻血要喷出来了,大,出奇的大,GGGGGGG!

  匆匆一眼他也发现,女子的正胸前,有一道三寸长的诡异伤口。

  何人如此丧心病狂,这不是破坏自然文化遗产么。

  哗的一声。

  水花四溅,浴桶内的玫瑰花瓣纷纷飘起。

  在女统领的手段下,所有的玫瑰花瓣贴在了她的胴体上。

  无奈花瓣数量有限,遮得住上面遮不住下面,光是一对G都用掉了三分之二的花瓣。

  最后,女统领仅仅是护住了娇躯几处重要部位,紧致白皙的大腿,平坦如玉的小腹,白花花的大片春光暴露在视线之下。

  尤其是这些玫瑰花瓣紧贴之下,更加将女统领曼妙无比的身材线条凸现出来,那种朦胧神秘美,简直更加要人命哟。

  女统领的独眼一片冰寒,根本没有羞赧,在她眼里,平庸男不过是一个死人。

  “剐你双眼!”

  殷藜欲要好好的折磨此人,抬起双指,成鹰勾状,直取沈重。

  但却在鹰指距离在沈重眼球一寸时,殷藜骇然发现,她竟无法再前进分毫。

  仿佛有一道令她也不可忤逆的特殊力量护在了平庸男体表,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这道力量不让她去伤害对方一丝一毫。

  二人僵在那里,从侧面看,他们保持了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

  女统领高耸的心胸就差一点贴在了沈重身上。

  沈重视线低垂下来,那惊心动魄的沟壑尽收眼底,果真是有容乃大,胸怀天下。

  “给我去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