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23章 院长吃瘪
 
  正面硬抗一记大掌心雷,燕小鱼的攻击立即化解,身形微微一滞。

  正是这短暂的停滞,让沈重抓住了机会。

  该我了!

  随之,青年的攻势如暴风骤雨般落下。

  庄园内,苏莫七和崔上书齐齐观望,随着画面的播放,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火蛇术、地刺术、双龙卷术、圣光术等等法术在青年手中,如变杂耍般接连使出。

  不仅如此,除了这些远距离的法术外,还有近身武术。

  这些术法,见不得有多强大精妙,但种类如此之多,根本不是一个凝气期的修士所具备的。

  修士的实力,术法占据很重要的维度。

  一般来讲,凝气期能精通三四种术法者,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而像沈重这般,将术法施展得如此廉价,至少是筑基境这种活了一两百岁的老骨头才行。

  此时此刻,苏莫七和崔上书就算再笨,也已经猜到了缘由。

  院长所施展的术法,尽皆是出自他们二人之手,正是这一连七八天里,两位比试之中所展露出来的。

  似乎被这位无所不能的院长复制了。

  没错,就是复制。

  那施法的手段和熟悉度,和他们如出一辙,不是复制是什么。

  燕小鱼此刻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画面是这样的,他的脚下冒出厚厚的火墙,刚躲退开来,便有一道道冰锥迎头刺下,连忙挥动火腿敲碎冰锥后,一个稳健的风杀术从脚下升起,罡风化作的利刃切割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燕小鱼不得不释放大量的灵力护住全身,而青年那张普通的面孔逼近过来,正面拍出火焰腾腾的烈火掌……

  燕小鱼已经厌烦了。

  想不到此獠竟然精通如此之多的术法。

  不仅有法术,还有武术,看来老东西给他开了不少小灶啊。

  他是什么时候受教于老东西的?

  难不成,老东西要把宗主之位传给这厮?

  一念至此,燕小鱼怒火中烧,单掌接下烈火掌,另一手点向自己的丹田,解开了气海封印。

  狂暴的灵力当即席卷全身,圆脸少年的气息顿时暴涨数倍。

  “吒!”

  一声爆喝,竟是直接将沈重的烈火掌震散。

  “小崽子,你竟然耍赖。”沈重暗呼不妙,急忙收住掌势,身形往后倾倒。

  但为时已晚,气海期的燕小鱼身法极快,眨眼不及间便已经来到他的身侧,二者身体相平行,圆墩墩的胖脸上挂着淡漠,清澈的眼珠子里倒映着沈重后怕的面孔。

  啪!

  大火腿如高尔夫挥杆。

  沈重的身体如抛物线般飞出。

  恰巧,重重摔在了竹园小门上。

  而后让燕小鱼讶异的一幕出现了,竹园小门兀自开了一道裂缝,沈重下坠的身体刚好没入那裂缝内,遁于无形。

  燕小鱼一个跳跃而至,却如同撞在了铜墙铁壁上,后退数步稳住身形。

  带着一丝惊骇,燕小鱼快步走上前,双手触摸过去,这里哪里是什么视线所及的简陋竹园,分明有一道看不见的透明墙壁亘在这里,与世隔绝。

  沈重连着翻滚了好几个跟头,才稳住身体踉跄起立。

  “咳……”

  院长的嘴角汩出鲜血来。

  燕小鱼的火腿一拍,力道勇猛异常,他受了小伤。

  所幸此伤不大,仅仅只是那力道震动了五脏六腑所致。

  进入到庄园范围内,沈重心念控制下,四周的灵气涌来,不出几个呼吸,便治好了伤势。

  两道破空声传来,苏莫七和崔上书相继赶来。

  “院长,何故如此灰头土脸的?”老宗主面含关切。

  俩人都表现得很意外。

  院长英明神武,经天纬地,那是站在他们肩膀上的巨人,怎么这般狼狈?

  这时燕小鱼的呼喊从庄园外清晰飘来。

  “苏老头,我知道你在里面。”

  苏莫七愕然不已,望着院长:“他,已经知道天上人间了?”

  沈重摇摇头,尽管伤势消除,带那强烈的疼痛感可不会这么快消失,强忍着不适,院长尽量表现得很平静,道:“若无本院长的意愿,无人能看见庄园本质,他充其量接触到的,是一面无形墙壁。”

  “好你个苏老头,想不到你暗中收徒,你想要瞒我到几时?”

  “你个老不死的,不要以为设下禁制我就没办法,有本事你永远别出来。”

  砰!

  砰!

  伴随着,一连串的撞击声从庄园外传来。

  很显然,燕小鱼想要强行破门而入。

  正如沈重所言,燕小鱼只是认为这面无形之墙,乃是师尊苏莫七所设。

  目的就是不让外人进入墙后的空间,这种手段对于一位活了近三百岁的筑基境修士来说,并不难。

  沈重对于那撞击充耳不闻,嘱咐道:“苏宗主,记住本院长的话,无我允许,不许回应这个小崽子。”

  庄园的进出,要有沈重的权限才行,所以两位成员是无法走出此地的。

  他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苏莫七不得和燕小鱼搭话。

  说完,沈重便消失在原地,去往院长塔上。

  苏莫七沉吟片刻,侧目问道:“老骷髅,你可看到刚刚发生了何事?”

  “老夫不曾看到,院长似乎摔了一跤。”崔上书正色道。

  两个老家伙给对方抛向一个你我都懂的眼神。

  “我们还是继续去修炼吧,对了,我还是先带你去别苑区吧,院长吩咐过,要老夫好好做你的入住向导……”

  崔上书暗忖,这里似乎还是挺有趣的哈。

  院长塔上,玉简发出震动。

  “成员崔上书感到身心愉悦,对敬老院的归属值上升百分之五,当前该成员的归属值为百分之十五。”

  沈重内心毫无波动。

  百分之五的归属值上升,已经激不起他的兴趣了。

  这是因为沈重很气愤。

  是的,院长现在很生气。

  事实上,刚才在庄园外面对燕小鱼时的言行举止,基本都是伪装的。

  比如对燕小鱼毫无预兆的出手先是愤慨,继而恼羞成怒,再佯装自信出手。

  本来是想继续苟下去,可事实是现在稍微出现了点偏差。

  今日苏莫七归来时,有一道极其微弱的气息附身在老宗主身上,沈重作为院长,对任何不属于庄园成员的气息靠近都能察觉到,紧接着燕小鱼就独自造访。

  这说明那道令老宗主都不易察觉的气息,是燕小鱼所为。

  这样的话,此地初步的伪装就暴露了。

  恰好,沈重也想检验一下,接收了苏莫七和崔上书大量术法的自己,实力究竟如何,趁此机会练练手。

  而且碰巧就是,有关崔上书的术法,大部分似乎与之相应的黑色灵力才能成功使用,所以,刚才他所施展的,基本上是苏莫七的术法。

  沈重觉得可惜自己没有长剑在身,否则可以借此施展老宗主引以为傲的剑术,估计会给燕小鱼带来更大的震撼。

  这样,燕小鱼就会认定,苏莫七藏身于此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偷偷教授沈重这位剑宗第四名宗主亲传弟子。

  但院长生气的是,他又被燕小鱼拍了。

  加上今天这次,已经是第三次被拍!

  此仇不报非小人,燕小鱼接下来会天天到此蹲点,除非他窝着不出去。

  可如此窝囊的话让那两个老家伙见了,肯定会低看我一眼,不利于院长人设的长久形象。

  燕小鱼,必须要搞定他,要让他后面见着我就怕。

  如有必要的话,弄死弄残这个小赤佬也不是不可以,沈重的眼角极为罕见的露出一丝凶芒。

  “想要以最快的时间制服这厮,就要加快我的修为提升了。”

  现如今的办法,除了崔上书的尽快归化之外,院长尚有一件物品——尊老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