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17章 劝说新成员
 
  (上一章重写了,如果感觉衔接不对的,返回上一章重看,不过这个阶段应该还没人看本书吧)

  沈重不敢打马虎眼,立即瞬移到现场。

  苏老头果然不是崔护法的敌手。

  至少从现在的场面上不是。

  老宗主手杵着剑,胸膛剧烈起,如风箱般大口喘息着。

  他的嘴角挂着血痕,浑身冒着丝丝的黑气,这些黑气似乎带有一定的腐蚀性,被老宗主散发的剑气努力抵挡着。

  反观崔护法,一派气定神闲,手里杵着骷髅杖,喉咙眼挤出一个‘凝’字,骷髅杖升空而起,化作一团遮天黑幕,黑气滚滚,狠狠朝着苏莫七头顶压下。

  “住手。”

  年轻的声音如惊雷响动。

  崔上书自然不会因此罢手,仿佛看到苏莫七被他镇杀,已经在公子那边请功。

  可随后他却发现,那遮天黑幕在苏莫七身体上方一丈处,如同遭遇了一道不可破灭的屏障。

  继而黑幕回缩倒退,尽数消散,全部流入骷髅杖的三个孔洞内,骷髅杖也失去了他的控制,破破烂烂的掉落下来。

  苏莫七擦拭嘴角的血迹,尴尬一笑:“多谢院长相助,这个老骷髅确实厉害,正常情况下,我不如他。”

  话说间,那身着黑袍相貌无奇的青年不紧不慢的走来,横在了二人之间。

  “宗主先行退下吧,解剑崖那边,你还需得去一趟。”沈重道。

  苏莫七点点头。

  “老骷髅,你先别得意,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切磋。”说罢,还不忘朝崔上书倒竖大拇指,走向大门处。

  “休走……”

  崔上书大怒,正欲出手拦截,却发现那青年如鬼魅般挡在了他跟前。

  “小子,你找死……哎哟,疼疼疼。”

  也不见青年是如何出手的,直接掐在了他的腰间。

  那力道出奇的大,以他筑基境的肉身,竟感受到了剧烈的痛感。

  且在青年这一掐之下,崔上书骇然发现,他紫府内的三座道基竟然彻底僵固,失去了控制。

  道基被封印,这就意味着他使用不了任何灵力,与常人无异。

  这个时候,苏莫七去而复返,见到这一幕后忍着笑,拾起那根骷髅杖,道:“先借你破拐杖一用。”

  此刻他得了院长允诺,再次脱离敬老院。

  “苏宗主,你脱离庄园时间有限,注意把握分寸。”沈重叮嘱了一句。

  苏莫七点头,便问:“还请院长相告时限是多长?”

  “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啥意思?”老宗主一脸懵逼。

  青年干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淡淡道:“宗主未成修士之前,可有如厕出恭的经历?”

  老宗主顿觉不雅,碍于院长的提问,脸色不自然的道:“有。”

  “二十分钟,大约就是你一次出恭的时间。”

  “噢……”苏莫七恍然大悟,提起骷髅杖便离去,心想院长果然打得一手好比喻,太形象了。

  庄园内,就剩下了院长和新晋成员崔上书了。

  “疼疼疼。”崔护法口中连连喊疼。

  他身形极痩,这是因为他寿元将止,原本魁梧的肉身都会一定的萎缩。

  像苏莫七这种的就不一样,他修炼的大多是武术,所以在其寿元快中止时仍能保持如常。

  这种皮包骨身材,腰上被人用力掐着,那酸爽不敢想象。

  沈重松开了手,笑意吟吟的看着对方。

  崔护法立即后退数步,与青年断开了身体接触后,紫府内的道基恢复如常。

  这个老头脸色阴狠,单掌劈出。

  纯粹是依仗筑基境的修为,毫无花哨的一掌,但却蕴含了筑基境的磅礴修为,哪怕是气海期的炼气境修士也会被拍成肉泥。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掌劲来至青年跟前立即消散如无形。

  就仿佛是一掌拍在了棉花上,石头砸进泥潭里。

  沈重摇摇头,哭笑不得道:“老先生,你和刚才那位苏宗主刚来我天上人间的表现一模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说着,不可忤逆的无形力量再次将崔上书禁锢。

  青年仅仅弹了弹手指,前者便如皮球般在半空中翻了好几个滚,而后重重摔在地面上。

  “这不可能!”

  崔护法爬起身,打死他也不相信,他刚才被一个凝气期的小修士,等等,他释放灵识感受了一下,没错,他确确实实被一个凝气五层的小修士给羞辱了。

  不可接受。

  他崔上书虽然此生在王家做奴,但那是高高在上传承无数年的王家。

  眼下却被一个出自东荒的小土著给欺压,这让他如何能忍受。

  旋即他双目绿芒跳动,一双双黑色雾气形成的大手如千叶散花,纷纷抓向青年。

  “还来?”

  沈重也失去了耐心,心念一动,敬老院内的空间猛然挤压,崔上书的这道攻势立即被粉碎,而他本人这被一道道无形的匹练捆缚,悬浮于半空之中,任凭他如何以自身修为冲击都无法动摇分毫。

  到这一刻他才艰难默认,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黑衣青年。

  “他到底是谁?”

  “就算我是面对王家的天骄,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难道,他也是某个超然世家的天骄,也是为了的那场机缘而来?”

  能以凝气期五层碾压他这个筑基境修士,而且还是绝对的碾压,这等底蕴那就恐怖了。

  青年在崔上书心中的形象无限拉至修仙界不世出的世家天骄身上,至少是不弱于王家底蕴的势力子弟。

  沈重转过身,背对崔护法。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天上人间的入住成员之一。”

  “我,沈重,是天上人间敬老院的院长,你日后可称呼我沈院长。”

  “我们天上人间成立的宗旨,就是让天下间孤苦无援、老无所依的老人有一个好归宿,在这里,你可安心养老,不用再去担心世间的尔虞我诈。”

  悬浮半空的崔护法不以为然,冷冷道:“老夫听不懂。”

  “崔上书,筑基境,地品道基三座,黑色形态……”

  青年自顾自说着,可每说完一字,就惊恐一分。

  “你自幼卖身于王家,这个王家是越国的一个修仙世家,你终日做牛做马,终于得到主家某位公子的赏识,赐了你修炼之法,你崔上书才得以翻身成了人上人。”

  “不过,最终,你还是王家奴仆。”

  ……

  青年如数家珍一般,将崔护法在王家的经历详细叙述出来。

  这些都是养老令检测时,所检测对象的身份资料,沈重不过时照搬照念而已。

  可崔上书却就感受匪夷所思了。

  “如今,你是王家三代公子王耀的护道者,寿元已经二百九十岁,还有十年,若是不得晋升金丹境,便会就此归天,对吧?”青年转过身,与崔上书对视,耐人寻味的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