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15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苏宗主,事不宜迟,你赶紧返回天上人间。”

  敬老院内,沈重几乎是咆哮喊道。

  玉简的提示,让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再拖下去,任由苏莫七脱离敬老院,他这近十天恢复的修为,立即被打回原型。

  到那个时候,恐怕不是对面那位崔护法一合之敌。

  感应到沈院长的雷霆传音,苏莫七也自知后果。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寿元突然消逝,好不容易恢复来的道基又行将崩溃,一切都朝着不可预料的迹象发生。

  但院长的话肯定不会错,他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当下老宗主心提上来,立即施展了百心剑诀。

  以他筑基境修为施展而出的百心剑诀,比之刚才王耀和卓亦凡所施展,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紫府内的剑形道基嗡嗡作响,一连百道剑影飞出凝聚成剑丸,迎着头顶笼罩而下的骷髅头激射而去,剑丸凝聚了百剑真人的剑意,威势大增,当即抵消了骷髅头不少雾气,并强行割开一道缺口。

  瞅准这个机会,苏莫七不敢恋战,立即祭出飞剑,瞬间移走百丈开外,头也不回直奔剑宗外围的某座荒野小山而去。

  感受到老宗主确实是朝庄园这边飞来,沈重才稍稍松了口气。

  敬老院的每一位成员对于院长来说都是无法形容的财富,绝对不容有失,尤其是老宗主是这首位成员。

  沈重其实也在赌,只要苏莫七能在崔护法追到之前,抢先一步进入敬老院,以玉简的控制隐藏起来,就算崔护法赶来,对方虽能看到他这位剑宗弟子,但绝对是感应不到敬老院的。

  就赌崔护法不把他这个凝气期蝼蚁放在眼里。

  倏忽间,玉简上再次发出震动。

  沈重查探之下,脸上立即浮现出诧异怔然之色。

  “当前养老令检测范围内检测到第二位符合养老条件的修士。”

  “搜索到符合‘未老先衰’特性的老者一——佟**”

  “佟**,男,一百八十岁,筑基境人族修士,该老者原本寿元三百载,因修炼魔道心法心脉受损道基衰竭,剩余不足五年……”

  “搜索到符合‘老大无成’特性的老者二——崔**”

  “崔**,男,二百九十岁,筑基境人族修士,该老者寿元三百载,一生奴颜卑膝碌碌无为,寿元即止,剩余十年……”

  “请选择……”

  沈院长心头千万甘泥马奔过,化作狂喜。

  “选择第二项,确认!”

  他毫不迟疑做出了选择。

  “恭喜您成功吸纳‘老大无成’特性老者一位。”

  “崔上书,当前隶属势力:越国修士世家王家——三代公子王耀之护道者。”

  “该老者已在敬老院门外,尽快前去相迎。”

  “当前拥有养老令零枚,尊老令零枚!”

  真乃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一枝红杏出墙来!

  缺什么来什么。

  本就对先前那枚养老令无法正常使用而耿耿于怀,却不曾想王大师兄千里送鹅肝。

  既让本院长获得了第二位成员,又解了剑宗之难,两全其美。

  他当即来至大门处,打开朱红大门。

  只见一个像极了地精法师,高握骷髅杖的枯槁老者正在大门前东张西望,而这时老宗主业已赶到。

  仇人再见分外眼红。

  苏莫七起先一怔,但随后却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瞅着刚才强压他一头的崔护法。

  “啥也别说了,先上屋吧。”

  沈重朝苏莫七连连招手,示意后者赶紧进屋。

  老宗主在外多呆一会儿,修为和寿元就会持续倒退。

  苏莫七没有与崔护法纠缠,一头钻进了庄园。

  “站住……”崔上书大喝,哪见苏莫七不理不顾直接进了庄园。

  崔上书警惕打量眼前的黑衣青年。

  这小厮打扮似是剑宗的低阶弟子,他释放灵识感应,对方确确实实仅是个凝气期四层的修士。

  可从方才二人的对话,崔上书有种荒唐的推测,那就是前一瞬他被一股莫名力量扭转至此,那手段十之八九是眼前的青年所施展。

  沈重又招了招手:“老先生,你想要取苏宗主项上人头,还不赶紧进来。”

  崔上书略显迟疑,恐有陷阱。

  “老东西,进来受死。”苏莫七不屑一顾的嘲讽从庄园内传来,他一经回院,受损的状态便立即恢复。

  崔上书勃然大怒,手下败将安敢如此。

  当下他一脚踏入了庄园内。

  沈重怀里的玉简立即发出震动。

  “崔上书成功入住天上人间。”

  “当前敬老院成员:二。”

  文字末端有新成员的信息资料闪烁。

  院长来不及点开这段讯息,急忙收起玉简,并施加手段,将身后的庄园隐藏,变回他原来的简陋竹舍。

  他正襟衣衫,恭敬以待。

  下一刹那,远处有一道身影疾速本来。

  在来至竹舍前稳稳停下,正是手里抄着大火腿的剑宗三弟子燕小鱼。

  “见过三师兄。”沈重立即行礼。

  燕小鱼对此不闻不顾,而是目光不断在四周搜索着。

  如此过后,燕小鱼并未所获,略感奇怪,这才把目光落在了眼前的拘谨青年身上。

  “小子,你在此地,可曾见到过有两个老头经过,或者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燕小鱼冷声质问。

  沈重上身压低了一分:“回师兄,不曾见到。”

  燕小鱼没有作声,却往竹舍小园走去。

  沈重咯噔一下。

  眼前的竹园,看似是他的竹园。

  可实质上是敬老院庄园,不过被他以玉简用障眼法隐藏了下来。

  若是燕小鱼走进竹舍,推开院门,便会发现有一层透明墙壁横在这里。

  非敬老院成员,是无法进入庄园的,除非有沈重这位院长允许。

  燕小鱼虽然看似稚气未褪,可却是个心细精明之人,若是让他发现此地有奇门玄关,那沈重就不得安生了。

  以他目前的卑微修为,敬老院还见不得光。

  最终让沈重心下长出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燕小鱼来至竹园门前便停下脚步。

  只见小胖脸轻轻闭眼,一条条如丝灵识以其为中心快速扩散而开,在方圆千丈范围内形成一道灵识大网,这等手段看得沈重胆颤心惊。

  不一会,燕小鱼收起灵识密网。

  老东西看来在这附近消失了,也没有发现那位崔护法的气息,还真是古怪。

  燕小鱼没有过多的纠结,欲返回解剑崖,王耀还在那里,在苏老头和那崔护法未决胜负之前,眼下首当其冲是要看住王耀。

  离去前燕小鱼瞥了仍是半弯折腰的黑衣青年,淡漠道:“你为何在此地?”

  沈重心头失笑,嘴上却不敢失敬:“师兄,此地是在下的住所。”

  “我记得三天前警告过你,今日宗主大选,你必须到场并选择支持我,看来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沈重:“……”

  啪!

  ……

  ……

  燕小鱼锉着小虎牙,仍是不拖泥带水的离去。

  留下某人咬碎牙龈原地破口咒骂:“@#¥%&*@!@¥*)%&…戳大木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