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14章 我是崔上书
 
  解剑崖上,风云突变。

  崔护法的手段惊人,一招即出势要决定战局。

  百道剑丸如水中游动的鱼群,绽放恐怖的气机,一番切割之下,勉强将那只黑气骷髅给切开一道口子。

  嗖的一声。

  苏莫七狼狈不已,竟是脚踏飞剑远遁天边。

  老宗主败了!

  败在了大师兄王耀召唤来的护法手里。

  剑宗上下无不心头一紧,宗主的落败,意味着剑宗前途未卜。

  难不成,我悠悠剑宗,竟是真要落入王耀这等宵小手里?

  “哈哈哈!”王耀笑声中透着癫狂,他大手一挥指向苏莫七逃遁的方向,喝令道:“崔护法,莫要跑了苏莫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公子请放心,老奴定然……”

  崔护法本是阴桀一笑,话未说完,却见他所站立的空间一阵扭曲,仿佛有人将空间当成白纸一般揉在一起。

  转瞬间,空间恢复如初,原地已不见崔护法的身影。

  王耀微微一怔,暗暗自得,这老奴才的实力看来有所精进,竟能在筑基境施展腾挪之术,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在他看来,苏莫七根本不是崔护法的对手,死在崔护法的手里不过是顺理成章之事。

  他气定神闲,扫视脚下广场上的剑宗门人,最后目光锁定在人群首端的燕小鱼身上。

  “苏莫七必死无疑,你们这些土著,最好趁着本公子伤停之时逃命,否则等我家的老奴才击杀苏莫七成功后回来,你等一个都别想活命。”

  这是王耀的自信。

  莫说眼前这些蝼蚁,就算是苏莫七和余三宗宗主,没有哪一个能入他眼。

  如今他已经撕下伪装,哪里还有先前那剑宗大师兄鼠目寸光的模样。

  崖下的燕小鱼很不甘心。

  他并不惧王耀,哪怕这人身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背景,也不会让他升起一丝一毫的退缩。

  眼下他有两个选择。

  其一,趁着那位崔护法追击苏老头的空隙,与王耀战一场。

  方才他与王耀交手一个照面,大致清楚对方的深浅,加上刚才后者遭受苏莫七一击受了伤,战胜他不难。

  燕小鱼略加思索,脚下爆射而出,竟是以蛮力全速奔跑,直奔某一处方向而去。

  正是朝着苏莫七遁逃的方向赶去。

  没错,不假思索的他选择了第二个,决心前去帮助苏莫七。

  燕小鱼一走,剑宗门人便是没了主心骨。

  ……

  吾名崔上书!

  我本是越国的一个平平小民。

  在我十五岁那年,一个因缘巧合之下,进入到一个大户人家,成了这户人家的奴才。

  这户人家,在越国的地位很高很高,熟悉一段时间后我得知,主家姓王,他们在越国的影响力,可与皇室掰腕子。

  王家里有很多向我这样的奴才下人,在这样的大户人家做事,处处都得小心翼翼,稍加马虎,轻则断手断脚,重则是当场被打死,然后如死狗般丢了出去。

  王家人丁兴旺,子弟甚多。

  我们称这些王家子弟为公子。

  本以为就这么畏畏缩缩的奴隶一生,却是得苍天庇佑。某一日,我得到王家的一位身份崇高的公子赏识,发现我有修士天赋后,便将我收为随从,终日跟在其身后。

  那时候我才发现,王家不仅仅是家大业大,而是凌驾于凡世之上的修士世家。

  传闻王家传承至今,祖上历史不下千年。

  我跟在这位公子身后做牛做马,敬业用心,为了服侍他可谓当作亲爹来对待。

  如此,公子看我越来越顺眼,时常随意指点我一番,并随手赏赐我一些丹药和灵石。

  这些随手之物对公子来说,不过是垃圾中的垃圾,但对我来讲,那简直是奇珍异宝啊。

  如此十年,一百年,两百年……在其他奴仆羡慕的目光下,也凭着我的不懈努力,我的修为不断在突破,从凝气期、灵脉期、气海期,一路涨到了筑基境。

  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公子所赐。

  若非公子这么多年来随意丢给我的‘垃圾’资源,就算我有那么点天赋,断是不能达到筑基境修为的。

  所以,我更加珍惜王家所赐予的一切,终日乞首摇尾讨好主家公子。

  某一年,我所伺候的公子扶摇直上,坐上了王家家主之位。

  从此,公子他成了越国的风云人物,权势滔天。

  而我并未因此鸡犬升天,公子……不,家主身边的奴才太多了,相比之下,我崔上书不过是毫不起眼的其中之一。

  我的修为也因此卡在了筑基境。

  筑基境的寿元是三百年,在我二百六十岁的时候,王家给我派了一个新主人。

  一位新公子——王耀!

  他也是家主的诸多子嗣之一。

  只是王耀是庶出,在这一代公子里,身份地位最末流。

  即使如此,小公子的地位也不是我所能去比拟的,简直是云泥之别。

  新公子天赋不错,却不甘命运造化,他偶得了一份古籍。

  古籍上记载在东荒之地,有一场机缘造化,若得之便可称天之骄子。

  于是,我随新公子跋山涉水,历经万千艰险来到了东荒,按照的古籍的记载,隐藏在了一个叫做剑宗的小宗门内。

  王耀公子伪装身世,拜入了剑宗门下,并稍稍展露天赋还成了剑宗宗主的大弟子。

  而我时刻隐匿在剑宗附近的某处,随时等待小公子的召唤。

  十年前,小公子施计,将剑宗宗主重创,使其寿元受损仅剩十多年,随后小公子趁着这个时间按古籍内容花费整整十年,将一切摸排清楚。

  三天前,公子与我碰面,称剑宗发生变故,那位宗主似乎失踪了,让我随时待命等待他的召唤。

  果不其然,这一日,小公子撕开了传送符。

  我知道小公子的机会来了,我崔上书的机会也来了。

  小公子虽然在众公子众地位不高,却能忍辱负重,有一颗争胜之心。

  若是我能顺利辅助其获得那场机缘,那我也算是立了功,将来说不定能得其赏赐,让我顺利突破到金丹境。

  我崔上书已经二百九十岁了,没几年可活了,我这一生虽能在一众奴仆中脱颖而出,却终归是碌碌无为,老大无成,突破金丹境是我最后的希望。

  传送符下,我被小公子召唤过来。

  也得到了小公子的指令,斩杀那位剑宗宗主。

  虽然这位苏宗主能在幽冥剧毒下不死还恢复了修为,让我感到奇怪,但他并不是我的对手。

  而且一个照面下来,我发现对方似乎并未痊愈,仅仅是全力一击,他便崩塌了一座道基,我有信心十招之内取他首级。

  姓苏的很自觉,打不过就跑。

  小公子下达了必杀之令。

  我自信低笑:“公子请放心,老奴定然……”

  没等我把叉装完,忽然我所站立的这片空间出现了异变。

  一股不可逆的空间扭转出现,在这股力量之下,我体内的道基都被压制,无法行动分毫。

  斗转星移天旋地转后,我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杀了此人。”嘴里那未说完的半句叉脱口而出。

  在我身前,矗立着一座恢弘的庄园,浓郁无比的灵气从庄园内溢出,庄园上的门匾写着‘天上人间’四字。

  身后传来一道破空声,我回头看去,却见那逃遁的剑宗宗主正御剑朝我这里疾飞而来。

  好哇,踏破铁鞋无觅处,本以为是什么手段让我把你跟丢了,没想到你却送上门来了。

  剑宗宗主似乎也很意外我的出现,本来凹陷的老眼球凸得像鹌鹑蛋一样,正当我二人准备大打出手时,却从身后传来庄园大门打开的声音。

  “啥也别说了,先上屋……”一个年轻的声音随即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