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我在修仙界开敬老院 > 第7章 特性消除,院长奖励
 
  剑宗主峰。

  这里是历代剑宗宗主清修场所,与解剑崖相连,峰顶上有一座洞府,原是苏莫七住的地方。

  苏莫七的三大人才弟子王耀,卓亦凡,燕小鱼正聚集在此。

  一身青袍的王耀率先出列,不急不缓来至宗主洞府门前,抬起手按在石门上,掌心灵气涌出在洞门上激起层层波纹,并伴有玄奥的符文亮起。

  旋即,石门上反向喷出一股强悍的力量,将王耀推开数丈。

  另一侧的马脸青年卓亦凡见之,手掌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三弟子燕小鱼似乎并不在意这一幕,手里的火腿似乎从未断货,津津有味的啃食着,黄沾沾的油水从他嘴角缓缓溢出,一边吃着,还不忘用小拇指的指甲剔着牙缝。

  “师尊怎么把自己关在里面三天三夜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王耀喃喃低语。

  方才一番试探之下,他深知以他现今的修为,根本不能打开洞府大门。

  那门上设下了阵法,非宗主本人不得入。

  除非有超越筑基境的修为,强行破开阵法。

  三天前,老宗主解剑崖上一声叹息后,自此宗门上下在无人见过他的身影。

  第一天的时候,王耀三人并未在意。

  第二天仍不见宗主前往解剑崖凹造型,这就有些反常了。

  第三天,王耀便喊上两位师弟,一同来主峰请安,却见洞府大门紧闭,任凭他们呼唤也得不到回应。

  卓亦凡突然大喊:“师尊啊,我苦命的师尊哟,你莫不是招呼不打一声,这就归西而去了吧。”

  他这嗷的一嗓子,着实把旁人吓得不轻,燕小鱼手里的火腿差点吓掉。

  马脸青年一脸悲愤,痛心疾首,连连锤击心口,长长的五官拧在一起,哀泣道:“你后事不曾交待,就这么撒手人寰了,好叫徒儿心碎啊。”

  “你老人家孤苦一生,黄泉路上孑然一人好不寂寞,师尊你慢行,徒儿这就去陪你,啊……”言语间,卓亦凡三步并两步,跑到主峰崖边,竟是一跃而下,做出了跳崖自死的举动,啊的余音还在峰顶,人已经不见了。

  不一会儿。

  一个狼狈的身影从主峰脚下快速奔跑而上。

  王耀冷漠的瞅着衣衫稀破的马脸青年,一脸的鄙夷。

  燕小鱼仅仅是瞥了一眼,便是自顾自的啃着手里的火腿。

  卓亦凡摸了摸脸上的泥垢,心无旁骛的回到原地,眼观鼻鼻观心,心想你个老东西若是没死,怕是要感动得泪流满面吧。

  燕小鱼的心思似乎没那么重,火腿很快啃光,扔掉骨头后砸吧砸吧,红扑扑的圆脸上意犹未尽,手里变幻出一把明晃晃的锉刀,咧开嘴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在王耀和卓亦凡瘆得慌的目光下,用手里的锉刀挫起那两颗虎牙。

  阳光下,两颗小尖牙闪烁光泽。

  “我先走了,老东西若是出关了,记得告诉我一声。”燕小鱼漫不经心的走开。

  出关?

  王耀和卓亦凡相视一眼,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师父肯定是闭关了。

  他伤势那么重,只有闭关压制伤势才能延寿啊。

  不一会儿,两大弟子各怀鬼胎也相继离去。

  待三人走后不久。

  一道火红色身影悄无声息的降临在主峰上。

  这是一个浑身赤红的中年男子,他红发,红眉,红须,红袍,赤足,嘴唇有些紫乌,眼神很犀利,透着精芒。

  中年男子双臂环抱胸前,感受到主峰附近有数道若隐若无的气息,心下冷哼一声,看来是丹宗和阵宗的修士,他们不知苏莫七踪迹,看不出深浅,所以畏畏缩缩的守在此地静观其变,可是他们却不知苏莫七早已不在剑宗。

  三天前解剑崖上,苏莫七的气息就在他们的锁定下,凭空消失了。

  当时他可是亲眼瞧见苏莫七欲要自裁辞世,却是无端端的不见了影踪。

  “哼!想躲?我看你如何躲!”

  语落,红发男子目露凶芒,抬手拍掌而出,但见一连串的红色掌印刺啸而出,不下百十道掌印合二为一,凝聚成一个硕大的红色手掌虚影,拍在了洞府大门之上。

  膨的一声巨响,强势的能量涟漪扩散而出,形成强烈的飓风将峰顶掀得土石乱飞,草木折断拔起,宗主洞府的大门上的阵法破碎,大门碎裂巨石四溅。

  漫天飞扬的尘土落地,洞府门外刻上了几个鲜红的大字。

  “苏莫七愧对先辈,自裁于此!”

  红男邪邪一笑,身形一晃,遁走此地。

  ……

  天上人间。

  玉简上传来讯息。

  “成员苏莫七在健身区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彻底祛除毒素恢复伤势,对敬老院的归属感上升百分之十五,当前该成员的归属值为百分之六十五。”

  沈重正躺在院长办公室的床榻上,被玉简传来的消息所唤醒。

  “这就消除伤势了?”沈重有些意外。

  苏莫七似乎是个修炼狂人,入住敬老院后,便一直呆在健身区。

  连续三天的时间。

  也羡慕对方筑基境的修为,完全不用吃喝,可以一心一意扑在修炼当中。

  沈重就不行了。

  目前他还是凝气期的境界,尚不能脱离五谷。

  炼气境有三个阶段,分别是凝气期、灵脉期、气海期。

  其中处于凝气期和灵脉期的修士,仍会有凡人的困倦和饥饿感,只有到了气海期,丹田内的气海源源生出灵气,此后便可脱胎换骨,可不食人间烟火。

  当然,这饥饿感对于凡人来讲,一顿不吃就空腹难受,但凝气期的修士三天不吃依旧生龙活虎。

  而且沈重身上还有一枚辟谷丹。

  这种丹药是修仙界最廉价的丹药,他的作用是专门用以凝气期和灵脉期修士服用的,期内蕴含充沛的能量,可使之十天半月不用进食饮水。

  丹药自然是先前剑宗派发的,剑宗普通弟子每月可获一枚辟谷丹和一枚下品凝气丹,算是修行资源,至少要到凝气六层,才会获得宗门重视以得到更多的资源。

  “百分之六十五,并未产生院长奖励。”

  沈重沉吟了一下,百分之五十的归属值能获得院长奖励,不知道下一次院长奖励需要苏莫七达到什么程度才行。

  不过以苏莫七的这股劲头,应该是不远了。

  果然,如此五天过后。

  玉简上再次发出震动,沈重连忙取出查看。

  “成员苏莫七在健身区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原本受损的道基全部得到恢复,寿元恢复到三百载,对敬老院的归属感上升百分之二十五,当前该成员的归属值为百分之九十。”

  归属值直接干到了百分之九十!

  “成员苏莫七当前恢复巅峰修为,消除‘老弱病残’特性。”

  “恭喜您获得院长奖励*修为提升至凝气期四层,养老令一枚。”

  来了来了。

  随着玉简文字不断浮现,沈重身上微光闪过,修为气息又拔高了一层。

  最让他欣喜的是,此次奖励,又让他获得了一枚养老令。

  这也意味着,他可以再次进行检测召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