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77章 她在那儿,他还能跑了不成?
 
陆姿跟着红姐的步子往外走,心里未免有些忐忑。

“红姐,时琥珀该不会不来吧?”

“不会!酒店的房钱,她都交不起了,哪还有什么资格骄傲?”

果然,她们还没有走到大门口,身后的时琥珀已经追了上来。

”戈林湾别墅萧洋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

奚雨浓正饶有兴致的翻看着治疗,不时还啧啧称赞。

“这个不错,就是长得矮点。没关系,洋洋不穿高跟鞋就好了。”

“这个也不错,就是……嗯,收入少了点。没关系,洋洋节约点就好了。”

“再看看这个,结过婚,年纪大点……这个……”

萧洋绕道奚雨浓背后,看着她手里的资料和照片,附和着说。

“没关系,年纪大点知道疼人。但是这个,结过婚就不要了吧?妈,我才二十三,难道让我一毕业就当后妈?”一想到给人当后妈,萧洋就浑身一个激灵。此刻的她,自动把顾锦辰小萌宝划归到亲生儿子的类别了。

奚雨浓转过身看见萧洋,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下,宠溺的笑了笑。

“鬼丫头,就你意见多。竟然回来了,那就一起看看。从明天开始,每周相亲一次,直到找到男朋友为止。”

“妈,这些歪瓜裂枣……”在奚雨浓眼神扫来的时候,萧洋识相的改口。“青年才俊,真的和我不合适。您女儿,马上要开一个工作室,要成为霸道女总裁。哪有时间谈恋爱呀?”

“没关系,如果你不相亲的话,我就掐掉你做女明星,做霸道女总裁的梦想。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虽然不擅长,但也是可以好好学一学的。”

萧洋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来,冲着奚雨浓竖起了大拇指。

“去,怎么会不去呐。”

这届家长实在太难带了,她好难。

这时候,余妈端着汤出来,随口说道。

“太太,小洋年纪还小,应该不着急吧?”

萧洋心里警铃大作,奚雨浓和顾西城方的忠实粉丝开战,这简直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萧洋三小五初二的喝掉汤,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奚雨浓说。

“你是不知道,咱们小洋以前也有个男朋友。那就是个混蛋,我这不是怕他们复合嘛。所以才出此下策。”

这几天的相处,奚雨浓和余妈相处的很好。就算交流起这么秘密,也十分的清新自然。

余妈闻言,便有些错愕。三爷对萧洋的宠溺,他们可都看在眼里的。怎么在亲家太太这里,便成为了混蛋前男友呢?“太太,这个前任……很坏吗?”

萧洋咽下最后一口汤,几乎是拽着余妈往厨房走。一边走,还一边嚷嚷。

“实在太好喝了,余妈,再帮我盛一碗。”

进了厨房,萧洋立刻压低声音,苦哈哈的哀求。

“余妈,这件事你千万别去打小报告。那位现在还在医院里呐,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来……”

余妈虽然很好奇,但也是极有分寸的人,想了想,说道。

“三爷肯定做了很过分的事。否则,亲家太太也不会如此生气。”

萧洋:所以,您是答应还是没答应这个请求呢?

再出来的时候,奚雨浓正在打电话,三句话不离相亲。

“承楠,你周围有没有年轻小伙子,适合咱们小洋的……我准备给她相亲。不同意?她要是不同意,我就不讲理一回,一哭二闹三上吊!”

好吧〜萧洋突然就想泄了气,看来相亲的事,势在必行啊!

吃过晚饭,萧洋和奚雨浓报备过后,便去了医院。

医院里的一大一小,早就翘首以盼了。

顾西城正面无表情的批阅文件,而旁边的小家伙则双手环在胸前,歪着头,气鼓鼓的看着窗外。

小家伙的面前,是摆的整整齐齐的饭菜,一下都没动。

所以,这两人是在闹什么别扭呢?竟然傻到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妈咪,老顾虐待我!”小家伙看到萧洋,立刻抹眼泪告状卖惨。

“老婆,小顾欺负我!”顾西城也气呼呼的,被儿子气到爆炸,实惨。

萧洋放下包,又把带来的饭菜从保温盒拿出来。这些是余妈准备做夜宵吃的,既然小家伙的饭菜凉了,就先喂给他吃好了。

“乖,不理他,咱们先吃饭。”

小家伙倒也乖巧,一边吃饭,一边含糊不清的告状。

“老顾说晚上要吃小混沌,还不给宝宝吃!凭什么不给……宝宝吃?难道,宝宝不是亲生的吗?”

萧洋:这个,好像,有可能,真的不是亲生的。

顾西城撇了撇嘴,直接来了个心灵暴击。

“顾锦辰,这点你猜对了。你真的不是我亲生的,在垃圾桶旁边捡的。”

突然,小家伙哇得一声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不忘嚼饭。嚼完后,才含糊不清的控诉。

“为什么其他小朋友都是在商场,机场,超市这样干净明亮的地方捡来的。而我是从垃圾桶旁边捡的,多脏啊!”萧洋瞪了顾西城一眼,有些无措。

虽然小家伙非常聪明,但是再聪明也只是个小孩子。在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上,异常的执着。

而顾西城则是和大多数家长一样,都用“国谎”来回答“国问”。

“别哭,别哭,你不是从垃圾桶旁边捡来的。真的……你这么聪明可爱,谁舍得把你丟在垃圾桶旁边呢?”

“可爹地说我是在垃圾桶旁边捡来的……”小家伙哭得一抽一抽的,眼睛都红了。

顾西城看着哭哭啼啼的小家伙,不悦的蹙起眉头,低声斥责道。

“差不多就行了,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想什么样子!”

最过分的是,这种撒娇又软萌的样子,只在萧洋面前才会表现出来。平时对着他这个亲爹,都是张牙舞爪的。男女不平等,差别对待啊。

话音刚落,萧洋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低吼道。

“顾西城,你给我出去!不准出现在我们面前。”

顾西城看到小家伙能软软的抱着小女人,而他则被无情的赶出去,心里就更加郁闷了。俊脸一黑,站起来往外走,还不忘交代。

“我出去抽根烟,有事儿打我电话。”

顾西城离开后,房间里的气氛好了很多。小家伙也慢慢停止了哭泣,但他对从哪里来的问题,依然比较执着。

“妈咪,我到底是在哪里捡的?”

说完,还特别懂事的安慰萧洋。

“没关系,妈妈你说吧,宝宝能承受得住。”

萧洋想了想,给小家伙穿好外套,戴好了帽子,就牵着他往外走。

“走,我们去妇产科和儿科看看,你就明白自己是哪来的了。”

眼见为实,事实胜于雄辩。既然孩子心里有顾虑,那就用事实来打败流言好了。

虽然是晚上,妇产科仍然是人满为患,有些准妈妈挺着大肚子正在散步,有些躺在床上做胎监,有些已经开始有了阵痛。

无一例外的是,她们身边都有丈夫和家人陪同。而她当年,是被绑进手术室的,那种无助和绝望,深入骨髓。

“妈咪,宝宝也在你肚子里住过吗?”

“嗯,住过。七个月二十一天。”

“妈咪的肚子是宝宝最温暖的小房子。那妈咪一定很辛苦吧……”小家伙看到前面的孕妇,身上披着的外套掉地上了,他连忙跑上去,帮忙捡起来,特别的暖心。

“妈咪,刚才那个阿姨给宝宝道谢了哦。”

对上小家伙那双明显要糖吃的双眼,萧洋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宝宝真棒,有礼貌,又有爱心,是个小暖男哦。”

“嘻嘻,那爹地有像刚才那位叔叔那样关心阿姨吗?宝宝出生后,爹地有关心宝宝吗?”

关于这个问题,萧洋张了张口,实在无法做到撒谎。

她女儿出生的时候,顾西城在哪里呢?可能正在怪她,怨她吧?

这时,纤腰被搂住,熟悉的气息停留在耳侧,顾西城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当时爹地比较忙,陪妈咪的时间比较少。不过,以后不会了,一定多抽时间陪你们。如果妈咪又怀了弟弟妹妹,爹地是一天也舍不得离开的……”

这些话是特地说给她听的吗?一天也舍不得离开,又怀上?

听着这些字眼,萧洋只觉得一阵阵心悸。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生一双备受期待和祝福的孩子,这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可是,因为这个男人是顾西城。这么普通简单的事儿,变得特别的困难。

萧洋正在失神的时候,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

萧洋一惊,回眸看身边的男人。他星眸里倒映着她的脸颊,疑惑茫然又倍感安慰。

甚至,在那一瞬,萧洋觉得顾西城知道了什么。正要开口询问,又听到小家伙兴奋的声音。

“好多刚出生的小宝宝,妈咪,我们快去看看吧……”

原来是护士带着小婴儿们去洗澡,小家伙好奇得紧,乌溜溜的双眼饱含期待。

萧洋只觉得心都化了,哪会拒绝,便跟了上去。

顾西城跟在这对母子背后,眼神越发的温柔。他此生能找回这对母子,也算是是上天眷顾。

就如楚玉夫人所说:她把小家伙送到顾西城身边,便是为他们的母子关系留了一条生路。

是啊,如果他失去了这个儿子,失去他和最爱女人所生的长子。

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自己也不知道。

当天晚上,因为找到了自己从哪里来的答案,小家伙特别兴奋,睡得也很晚。不过,睡得也很深沉。

听着小家伙绵长均匀的呼吸,顾西城把小女人抱到了自己的床上。

床虽然很小,胜在结实。

这一夜,顾西城耐心十足,温柔绅士,却也是最为磨人……次日,顾西城检査后便出院了。而此次车祸事件的调査结果,也摆到了他的面前。

“谋杀搞得这么频繁,看来我这位三叔真是按耐不住了……”顾西城坐在庄严肃穆的办公桌后,两指微曲,一下下的叩击桌面,发出一声声闷响。

“三爷,我们现在要怎么做?”这几次车祸,很不巧,宋书都在场。同时也深深感受了一把豪门争斗的残酷。

“什么也不做,把我受伤的消息放出去。让他们高兴高兴……”这些人,越高兴才越容易露出马脚。现在,顾西城要做的,便是把自己弱点抛出去,让他们知道。这样,才能釜底抽薪。

宋书离开后,萧洋便走了进来,表情凝重。顾西城抬眸看着她,轻笑了一声,安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