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72章 你家男人,易推倒
 
“不用,反正我就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对事业的要求也没有那么多。应该不会别人的奶酪。当然,平时被骂几句也很正常的。妈,卫叔,你们得有心理准备啊!”

奚雨浓的神色黯淡下来,看了看萧洋,又看了看卫承楠,说道。

“小洋,妈知道你的心思。你担心妈孤独,没人照顾。但妈已经这样过了大半辈子,不需要有人陪着。还有,承楠,以后,别再来了,也别再等了……”

这个……萧洋觉得自己突然成了闪闪发光的大灯泡,还是一千瓦的那种。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萧洋就找了个借口躲开了。

“妈,卫叔,你们慢慢聊,我去找麦兜……放心,一个小时之内,我是不会回来的。”

在萧洋离开后,卫承楠脸上的温和全无,直接弯腰把奚雨浓从沙发上抱起来上了楼,踢上门,将她放在床上,就狠狠地吻住了她。他很用力,即使奚雨浓恼怒的咬他,也没有松开。

半晌,微微放开了些,抓着奚雨浓的手,放在胸口,咬牙切齿的问道。

“奚雨浓,有时候,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当年,你决绝的要分手,不到两个月就嫁给了时海峰。好,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没用……惹你生气,让你误会。”

“但是现在呐,我们都是单身,双方家庭都没有问题,你为什么还要拒绝?为什么还要赶我走?”

当年的事,如同一根刺扎进卫承楠心里,疼痛了大半生。而现在,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得偿所愿,奚雨浓的态度却一次次的伤了他的心。

电话不接,微信拉黑,私下几乎一言不发。但,她对他的感情,他很明显的感觉得到。

奚雨浓看着身上的男人,心虚的别过了眼,鼻子泛着酸,声音有些哽咽。

“我不喜欢你,卫承楠,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不喜欢你……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对于这些,卫承楠一句话也不相信。他捧着奚雨浓的脸,眼神迫人。

“不喜欢?不喜欢,你会一直在雾花镇?不喜欢,你会看着是我失神?雨浓,你摸摸自己的心,在我亲你的时候,你有没有心跳加速,有没有恋爱时的感觉?”

奚雨浓羞恼的推开他,撑着身子站起来,眼里闪着泪光,激动的反问道。

“卫承楠,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你应该知道爱一个人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生活。更何况,你现在是位高权重,有权有势。而我呢,不过是一个弃妇而已!我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我能做些什么?能带给你什么?”

“雨浓,我从来都不需要你为了做什么!也不要是你带给我什么!我卫承楠喜欢的,从来就是你这个人。只要有你在,我就特别的安心知足。”

卫承楠隐约猜到奚雨浓在顾及这些,没想到竟然顾及到直接把他们的感情拒之门外。

这让他不得不重视!

“雨浓,你也说我们年纪不小了,为什么不能抛开这些世俗的偏见?更何况,你忍心看着洋洋一直被人欺负,连个靠山也没有吗?”

靠山?奚雨浓眸光闪了闪,若有所思。

从今天的事情来看,萧洋的敌人真的不少。日后/进入娱乐圈,若是没人护着,更是容易被人欺负。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奚雨浓还是懂的。

卫承楠见奚雨浓有些动容,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接着说。

“洋洋这孩子长得俊,就算她低调,嫉妒她的人肯定也不会少。更何况,娱乐圈这么复杂的地方,别有居心的人更多。到时候,雨浓你用什么去护着她?而我,又该用什么身份帮她,才不会被人说闲话?”

是啊。这便是重点了,卫承楠应该用什么身份帮忙?

就网上那些人,一个个颠倒黑白,还不得泼萧洋一身脏水。

奚雨浓抿着唇,看向窗外,窗外月色茭白。突然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往心头涌。

“当年,我被……时海峰……强/奸了……”

时海峰霸占奚雨浓之后,便拿出大笔钱财收买了奚雨浓的家人。奚家父母便逼着奚雨浓嫁给时海峰……时隔多年,卫承楠听到这不堪的真相,脸色铁青,双肩都在颤。

当时,他找过奚雨浓很多次,她都决绝的要分手。

后来,奚雨浓结婚了,他也死了心出了国。再后来,便是按照家里的安排,相亲结婚。

他也曾想过可能别有隐情,但他没想过会是这样。

原来,原来 卫承楠心里憋着一口气,黑着脸就往外走。奚雨浓连忙抓住他,颤声问。

“难道把他打死,就能挽回这些年吗?”

“打死都是便宜这个混蛋了!”既然不择手段的得到了奚雨浓,又不好好待她!让她们母女受了这些苦。

“承楠,告诉你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不仅不能接受你,更加接受不了自己!”曾经,奚雨浓想过去死。可父母跪在她面前,她不忍心。后来又怀了孩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这个孩子,在时海峰的拳脚下,也没能顺利生下来。

卫承楠没有说话,只是坐下来,抱紧了奚雨浓,亲.吻着她的眉心。这一,奚雨浓没有推开他。

“你在我心里,始终是初见的模样!”

那样的美好,那样的纯洁……这一晚,卫承楠没有离开,在客房里抽了一宿的烟。次日天光后,他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老汪,凤城官商勾结贪腐案,进度也太慢了点。我这吃瓜群众,都不得不催一催了……”

“老卫,你怎么也关心这事儿来了?实话告诉你,不是我们进度慢。而是有人要求我们一鼓作气,低调迅速。”

“谁也在关注这件事?”

“顾三爷,顾西城……”

顾三爷?萧洋的前未婚夫?

不是说没有关系了吗?怎么也暗中出手了?

有卫承楠陪着奚雨浓,萧洋便带着小家伙出了门。

刚出门,就看到顾西城的车,里面坐着表情严肃的男人。他还是穿着昨晚的衣服,下巴上还有一群青色的胡茬桩子。萧洋心头一紧,问道。

“你昨晚上没回去?”

顾西城把原本在中间的小家伙,拎到窗户边上坐着,不满的反问道。

“老婆儿子都在这里,你觉得我会去哪里?”

萧洋抬眸就撞进男人委屈的眼里,撇了撇嘴,辩解道。

“我们也没有让你守着,再说,就算你不守着,我们也不会飞到月亮上去。”

“就是,爹地,我们又不是嫦娥,怎么会奔月呢?”

小家伙不满的从顾西城的胳膊下露出脸上,选择战队萧洋。

“还有,爹地,你好丑!”

被儿子嫌弃的顾西城更委屈了,粗暴的小家伙的脸转向了窗户的方向,期盼的问道。

“洋洋,你觉得呢?”

这特么根本就是送命题!萧洋斟酌再三,还是决定把彩虹屁吹起来。

“我觉得挺……man!”

果然,顾西城立刻眉开眼笑,然后爽朗的开口。

“为了奖励你,下午我们飞南海!”

南海,是近海的淡水岛。物产丰富,气候宜人,是旅游度假难得的好地方。

下午四点,顾西城和萧洋就抵挡了目的地。

萧洋换上了长裙,带上了长檐帽。身边的顾西城,也换上了休闲的衬衣,卸下严肃的表情,但看着像是年轻了几岁。和萧洋站在一起,更多了几分朝气。

不过,萧洋心头不安,再次追问。

“要不然,咱们还是给小家伙打个电话吧?道个歉,要不然,他真的该生气了……”

中午趁着小家伙午睡,顾西城便拽着萧洋去了机场,撇下小尾巴来了南海。

顾西城好不容易才享受下二人世界,怎么会再去招惹这小尾巴?一本正经的说。

“我们是来办正事儿的,真的不适合带他……”

“不是来过二人世界?”萧洋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他,顾西城毫不心虚的否认。

“当然不是。过年前,我不是答应你,要带你见顾锦辰的亲生妈妈吗?这便是,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

见小家伙的亲生妈妈?萧洋突然紧张起来,她这个假妈咪,真的有点心虚。

“那个……是现在就去见吗?”

“我觉得……今晚上,我们应该渡过一个浪漫的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听到这四个字,萧洋只觉得有些腿软。

“阿城,可能不行。我亲戚来了……”

“嗯?”

“大姨妈!”嗯,大姨妈是世界上最好的亲戚了,只是希望这个月能早那么几天来。

顾西城挑了挑眉,凑过去咬住了小女人精巧的耳垂,轻轻的哈着气,声音蛊惑。

“洋洋,我有信心……让你的这个亲戚,十个月都不来……”

十个月都不来?

再联想到这个男人惊人的命中率,萧洋觉得腰都在疼了。

天啊,这晚上可咋过啊。

而这一切,对于顾西城来说,再美.妙不过了。

沙滩海浪,海风朗月,白纱飞舞,身下的女人娇美如花,她的声音和着海浪,让他心甘情愿跟着一起沉.沦。

萧洋是在第二天午后见到小家伙的生母的,她穿着大红色的紧身长裙,皮肤白皙,棕红色的卷发妩媚动人。

她提早来了,坐在原木色的椅子上,戴着墨镜看着大海。见到顾西城,并不惊慌,甚至都没有起身,施施然摘下墨镜,问道。

“三爷,你这大老远让我从澳洲回来,该不会是想我了吧?”

顾西城牵着萧洋的手,在对面坐下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心有所属!温佳,千万别自我感觉良好。”

然后,举起两人交握的手,扬了扬,看萧洋的眼神里尽是宠溺。

“我太太,萧洋。”

顾西城语气自然,甚至嘴角物勾了勾。只是,萧洋听得,有些刺耳。

但是,面对外人,她也该有自己的风度,伸出手,说道。

“温小姐,幸会!”

“好说。”温佳伸出手,一握即松,态度带着几丝傲慢。“本来,我们差一点点就是妯娌,可惜啊,斐然死得早。要不然,就算被养在外面,也不至于流落异国他乡,永生不能回京都。”

萧洋打量着温佳,她很美,张扬如烈焰。同样,太烈的火焰,容易烧死人。

看着她的态度,萧洋倒无所谓,温声说。

“既然是差一点的事情,也就不要再说了。其实,这一次,其实是我想单独见见温小姐。”

说着,萧洋看向身边的男人,柔声撒着娇。

“阿城,我要喝果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