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69章 三爷醒了吗?
 
“这个……再看吧,最近我要花一笔大钱,可能花了就破产了。”

再过一段时间,简术谦那边对胡重的动画片的评估报告就会出来,到时候,花钱哗啦啦的。

奚雨浓没再说什么,萧洋也就松了一口气。令她没想到的是,世纪名居那边的余妈竟然过来了,还自诩为这里的保姆,和奚雨浓聊得还比较投机。

突然间,萧洋就觉得自己选择住在这里,简直是个巨大巨大的失误啊!

可素,这过年期间,也找不到合心意的房子啊。

哎,做人实在是太难了。

回南都的当晚,萧洋就被门口站着的小团子吓得不轻。

“妈咪,宝宝好想你啊“宝贝儿,你怎么来了?”萧洋特别紧张的朝外张望,唯恐看见顾西城的身影。

好不容易哄好了奚雨浓,顾西城那边可千万别搞事情。

否则,她无法收场啊。

小家伙还没来得及回答,奚雨浓已经往这边看过来,问道。

“小洋,谁来了?”

“外婆,外婆……”小家伙也不顾上萧洋,一溜烟的跑了,嘴还特别甜。“外婆,宝宝好想你啊!”

“麦兜啊,来,让外婆看看,几天不见,又变帅了……”

“几天不见,外婆也便漂亮了。外婆,你看宝宝给你带了什么礼物……巧克力哦……”

萧洋听到客厅传来的有爱的互动,她紧张的拿出手机,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给顾西城发了视频通话。

那头隔了好一阵子才接,视频里的顾西城,脸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凤眼半眯着,眸底如夏夜的星空般灿烂。“洋洋……”

“你喝酒了?”说完,又有些失悔。这不是句有用的废话嘛!这个人不禁喝了,还喝得不少。

“嗯,喝了。不过你放心,我能把持得住!”

“……”一言不合就开车?

“小洋,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醉的不轻啊!秘密都敢随便说。

“其实,那天晚上……你醉了,我是清醒的,我没忍住,第一次是在沙发上……”

“我摸索了很久,但你好像很不舒服。但是,第二次以后,感觉很好……”

“洋洋,我后悔了。后悔没有早些享受你,我比你大五岁……很辛苦的……”

萧洋心乱如麻,颤巍巍的切断了视频通话。

那些年她坚信的东西,突然就崩塌了。原来,那晚上,主动的是顾西城!是他啊!

顾西城这个人,她还是有些了解的。若非是喜欢,他不会碰她。

呵,和她在一起时,他也是第一次!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

为什么不说?分开后,他来找她时,什么也不说,就默默走开。

四年后重逢,依旧是什么也不说,任由两人越走越远。

这一晚,萧洋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她的孩子没事,她努力把他生了下来。而顾西城出现在了产房里,呼唤着她的名字,亲.吻着她的眉心。而她的孩子,在他们膝下快乐的成长,已经长成了小小少年的模样,五官轮廓很像顾西城,眼睛特别像她。

一天,他们一家三口在花园里玩儿,突然跑过来一个女人,她凶狠的抢走了孩子,还凄厉的哭喊着。

“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和顾西城的孩子……”

这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么自己的孩子呢?孩子呢?

孩子去了哪里?

孩子呢?

“宝宝……宝宝……你在哪儿?别离开妈咪……啊!”

萧洋惊坐起来,浑身冷汗。

她的孩子萧洋再也睡不着,枯坐到天明。

幸好小家伙起得早,才打破了这满室的静谧。

“妈咪,你吃醋了吗?宝宝人见人爱哦,没办法,外婆非要跟宝宝睡……嘻嘻……”

“……”难道不是他哭着闹着非要挤过去的吗?

“不过妈咪放心,宝宝最爱妈咪了,就算抢走宝宝的人,也抢不走宝宝的心。”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爹地教的?”

“宝宝这么聪明,电视上看的。”

好吧。他赢了!对于糖衣炮弹,萧洋的确没什么抵抗力。

可是这是个什么情况,吃早饭还要一边听音乐玩魔方?萧洋忍着脾气,几次提醒都未果,正要严厉教育,奚雨浓瞪了她一眼,慈爱的耐心的哄着。

“乖,喝一口牛奶……牛奶营养。”

“外婆最漂亮了〜”“再吃一口,乖,外婆喂……”

“外婆好年轻哦〜”“宝宝乖,外婆抱……”

“……”萧洋只能目瞪口呆。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是亲婆孙啊。这宠溺程度,萧洋都实在看不过去了。

“妈,让他自己坐着。你腿伤还没好呢,伤着了怎么办?”

小家伙抱着奚雨浓,脑袋埋在奚雨浓怀里,肩膀还一耸耸的,跟受了莫大委屈一般。

而奚雨浓瞪了萧洋一眼,没好气的说。

“孩子还小,别那么凶。再说了,小麦兜这么懂事,这么乖巧……你怎么忍心凶他?”

萧洋扶额,暗暗决定让顾西城尽快来把人带回去。当她暗戳戳的发微信给顾西城的时候,对方则是发了几个“大仇得报”的表情包。

【当时,你宠得无法无天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心情〜】【你儿子,你自己管!动口不停,直接动手!】动手?咳咳……还是算了吧!舍不得。

收拾妥当出门的时候,萧洋把小家伙留在了家里,反正有余妈照顾,不会有问题。

而奚雨浓则是一直担心。

“小洋,你给小余打个电话,问问麦兜在做什么?”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打电话,听不到他的声音,我不放心……”

“哎,要不然,我们还是现在掉头回去,把麦兜一起带上吧?否则我这心里头,总是不得劲……”

萧洋被念了一路,她左耳朵进右耳朵,还算是平静。

“妈,你就别担心了。这个小人精,吃不了亏,更何况,有余妈照顾着呢。”

“也对,是我太紧张了。这样吧,过几天等我脚好了,我就去找找几个老朋友,看有没有合适的男孩子,安排你们相个亲……结婚后,你结婚了,尽快生个孩子。趁着妈还年轻,给你们带孩子……”

“咳咳……”萧洋吓得不轻,脸都白了。相亲,她现在这个情况去相亲,确定顾西城不会打断她的腿吗?

“那个,妈,搞男人不如搞事业。再过几天,我可能要签个经纪公司,会很忙的……”

“那有什么关系?面包和爱情,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嘛。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为了一棵歪脖子树,放弃整片森林吧?还是,洋洋,你根本没有忘记I奚雨浓口里的那个名字,还没有说出来,萧洋慌乱的打断了她的话。

“好,相亲,相亲。我也没说不去,对吧……”

而伪装成滴滴司机的某保镖,内心那个纠结啊。

听到老板娘被逼着去相亲,这么大的事儿,要不要汇报一声啊?

老板知道了,就是背叛了老板娘。若是不汇报,这条狗命会不会保不住啊?

他实在是太难了。

医院里,早就有护士在门口等着。萧洋和奚雨浓到了之后,便有专人带着挂号拍片做检査。

奚雨浓恢复的很好,直接转去了康复科。

奚雨浓享受着贵宾待遇,心里总是不安,趁着休息的时候,小声问。

“洋洋,这里的人……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客气?该不会又是顾家……”

萧洋还琢磨着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然后就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萧洋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指了指卫承楠,说道。

“卫叔,谢谢你安排这么好的医生,我妈的腿恢复得很好……”

说着,还狡黠的冲着卫承楠眨眨眼睛。

卫承楠风.尘仆仆,臂弯挂着外套,额头也隐隐有些汗水。见到奚雨浓,眼睛都亮了,模棱两可的嗯了一声,接着说。

“嗯,来晚了……”

奚雨浓见到卫承楠,眼里闪过一抹欣喜,然后别过眼,冷着脸说。

“上次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来做什么?”

奚雨浓不好意思了?萧洋觉得自己就是个一千瓦的大灯泡,实在是太亮了,于是找了个理由,遁走。

“卫叔,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儿。麻烦你照顾好我妈,一会儿你们就直接回家!地址,我会发到你手机上……”萧洋往外走的时候,就听到卫承楠耐心哄着的声音。

“雨浓,别生气了,气大伤身。我本来是昨天能来南都的,单位突然有点急事,便耽误了……”

这样的语气,温柔和缓,如沐春风。

奚雨浓辛苦半生,如果后半生能被人温柔以对,也算是命运垂怜。

这是岑三思的医院,专家又是他安排的。既然萧洋来了,自然是要当面道谢的。

谁知,还没敲门,就听到里面发出的声音。

“三思哥,我是哪里做错了吗?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还很多天不回家了……”

特么!这么嗲的声音,又是单芳菲那绿茶婊,真令人作呕。

什么叫不回家?若是被不知情的人听到了,还以为她和岑三思同.居了呐。

“芳菲,我已经把房子过户给你了。以后,那里就是你的家,我不会再去了。”

房子过户?萧洋虽然没去过岑三思的房子,但这位大少爷住的地方,肯定不便宜。这个单芳菲,捡了大便宜啊!而里面的女人,还在委屈的抽泣着。

“三思哥,我已经知道错了,也愿意给姚姚姐解释。可这个世界上,我就你一个亲人了,能不要赶我走吗?三思哥,我害怕……真的,只要你愿意收留我,就算给你和姚姚姐做保姆,我都愿意……”

啧啧,好一招以退为进。

就在萧洋猜测岑三思会不会再次妥协的时候,只听到里面清冷的声音。

“单芳菲,这些年,我自认为能给你的,我都已经给你了。在你身上付出的金钱,房产珠宝再加上你的学费生活费,已经将近一个亿了。这个数,比我和姚忆在一起将近十年都多。相信,就算你哥哥还活着,他这一生,也很难赚到这个数,也给予不了你这样奢华的生活。”

“三思哥……你什么意思?这些东西,并不是我找你要的。如果你要的话,我随时可以还给你……真的,我依赖的是如同亲人一样的你,并不是你的钱!”

“呵……你依赖的不是我的钱?每个月二十万的生活费,你竟然说你依赖的不是我的钱?这份文件……你自己拿去好好看看吧!”

“这是什么……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搞错了,我不接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