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44章 弟弟妹妹,就这么被他给耽误了
 
“我顾西城的儿子,也是你动得的!”

“三哥,我不敢,我不敢,我只是……想摸摸他……”

顾星炜哂笑了一声,走过去,抱起来了小家伙,摸了摸他的头,教育道。

“小宝贝儿,你可把你四叔得罪了。说不定啥时候,你就会摔一跤,不对,说不定和你爹地一样出车祸……要不要跟着二伯去住几天?”

“宝宝好怕怕,宝宝不要住这里。”小家伙特别配合的抱住了顾星炜的脖颈,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疼。顾星炜顺势拍了拍小家伙的背,饶有兴致的看着顾子航。

顾子航此刻被顾西城压制着,顾一鸣和吉美禾都围了过去,却没敢上前去拉。

吉美禾转而跪着,像者老太太哭诉。

“老太太,您就不管管吗?我们家老四,细皮嫩肉的,这回胳膊都快被拧下来了。”

老太太有些不忍,刚要开口,就听到楚玉夫人的嘲讽声。

“怎么?你家老四娇生惯养,细皮嫩肉。我家老三,就活该被你家老四算计?就活该出车祸?现在,老三是活着回来了。如果运气不好呢?岂不是就是该死!”

楚玉夫人的声音不大,还带这些江南女子的柔弱。但是她说出的每个字,都惊心动魄,眼神也锐利如鹰。

这一下,吉美禾不敢哭了,老太太喉咙里的话也咽了下去。最后,摆了摆手,无奈道。

“一鸣啊,你怎么就让子航这孩子调皮成这样?什么事都敢做?阿城,这件事我来做主好了。来人,把子航关起来,面壁思过,什么时候悔过了再放出来。”

“老太太,我们子航是冤枉的!真的,他胆子小,怎么可能做出这样谋害性命的事儿!”吉美禾又开始哭,凄厉的声音在顾家诺大的客厅里回荡,尤为的刺耳。

顾西城松开顾子航,用纸巾擦了擦手,面无表情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冤枉了子航,就把这件事交给警察吧!我想,他们会还给我一个公道!毕竟,子航快当爸爸了。而我,已经是一个爸爸了,不能让我的儿子无依无靠,任人欺负!”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鸿威,不是很喜欢这出大戏,叫了妻子路香印,搂着她的肩膀往外走,说道。

“算了,本来是打算一家人吃个饭。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反正,这顾家是老三家的当家,就算杀了人,哭两嗓子也就算了。可我是干司法的,看不得啊!”

路香印是外交官出身,她想来清高自持,对于顾家的事儿,也不怎么管。此时,既然丈夫说话了,从众人微微颔首,便往外走。

四姑奶奶顾鸿雁快步过来,挡在了两人面前,脸上堆满了笑,劝道。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做什么?小孩子不懂事,你们别跟着起哄。再说,妈还在这儿呐,别让她老人家伤心。”

路香印看着这位小姑子,她们从来都交往甚少,厲于话不投机那种。只是斜睨了一眼,便暗自扯了扯顾鸿威的衣袖,顾鸿威沉下脸,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子航只比阿城小三岁。阿城在他这个年纪,已经单枪匹马闯意大利,把阿然的骨灰带了回来。之后,又运筹帷幄,稳定大局。若不是阿城,你们应该也没有这么风光吧?”

“对了,四妹妹,你家青柠也有八.九岁了,不小了。别让他再骂我们的小少爷是有娘生没娘教的孩子了……顾锦辰姓顾,青柠和雨沐是姓杭的!”

这番话,四姑奶奶一家脸色都很难看。特别是最后一句,更是让他们如坐针毡,如芒在背。

而顾西城的脸色就更黑了,鹰眸看向杭青柠。杭青柠素来最怕的便是顾西城,此刻急忙躲在了杭雨沐背后,支支吾吾的否认。

“三表哥……我没……没有……”

小家伙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小跑着过去拉着杭青柠,甜甜的喊他。

“表叔,不怕的,宝宝最喜欢表叔了。表叔,宝宝也很乖的,别不和宝宝玩儿哦……”

三四岁的小孩子,不会撒谎,更不会冤枉人。现在,基本已经把杭青柠的事儿坐实了。

而小家伙稚气的模样,更是令人心疼。

楚玉夫人走过去,把小家伙拉了回来,叮嘱道。

“乖,奶奶以后多抽出点时间陪你!现在,这个家,有爹地在,有奶奶在,有大伯爷,二伯在,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这话里话外,把三房和姑奶奶一家排除在外。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现在,顾鸿雁也没脸拦着顾鸿威夫妻了,路香印见状,说道。

“四妹妹,你大哥的话有些重,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先走了……”

说完,这风雪天,夫妻两人开车离开了。

顾老太太气得不轻,捂着胸口,喘着粗气,骂道。

“这都像什么样,像什么样!这是要把我老太婆气死吗?”

顾星炜直接踹了顾子航一脚,直接把他给踹趴下了,骂道。

“小兔崽子,你不知道你二哥我也是干司法的吗?这样的事儿,我抓你,要把老太太给气死。不抓你,对不起我的职责。你说……”

顾鸿威走了,顾一鸣也臊得慌,现在被一个晚辈落了面子,直接拿出长辈的款儿,指责道。

“星炜,你三叔还没死呐!”

“三叔,不是我说你!我们顾家四个兄弟,就你儿子不争气。现在奶奶不是张罗着,给他联姻嘛。他这又把人肚子搞大了,还闹到顾家来了……啧啧,你这是在打老太太的脸呐!”

顾星炜从小跟着他舅舅在军营长大,身上有股子与生俱来的正义感。再加上他身材比较魁梧,就这么站着,即使脸上挂着笑,都令人心惊胆战。

顾一鸣气得指着他,噎得说不出话。

顾西城看着趴在地上的顾子航,对顾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这些事,交给您来处理吧,我没意见。只是,今晚上这顿饭,恐怕是吃不下去了!”

说着,走过去抱起了小家伙,就朝外走。

顾星炜忙不迭的跟上去,还不忘埋怨道。

“这老宅,我也越来越不愿意回来了,什么乌烟瘴气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他们犯了法,我肯定得把他们抓起来顾星炜的声音不小,甚至可以说是,故意说给三房和四姑奶奶家听得。

老太太看着这一个个的都离开了,气得心口都在疼。吉美禾趁机哭道。

“老太太,他们这是不把您放在眼里。这小年夜,竟然不一起吃饭。这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们顾家嘛!”

“啪!”老太太扬手就给了吉美禾一巴掌,厉声斥骂道。“哭丧啊!我还没死呐!”是说完,就让人推着上了楼。

吉美禾挨了打,想着老太太的话,连哭都不敢。当她无助的看向丈夫和儿子的时候,他们也正懊恼的看着她,气呼呼的,丝毫没有扶她起来的意思。

而四姑奶奶一家也没脸待在这里,什么话也没说,生着闷气就走了。

顾一鸣走上前,又踹了吉美禾一脚,骂道。

“没用的东西!我要你有何用!”

骂完,拿了外套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吉美禾跟在后面,一边哭一边喊。

“老公,你又去哪个小狐狸精哪里鬼混?你给我回来!”

而顾子航,垂头丧气的跟着老管家上了楼。这一两天的禁闭,是免不了。

吉美禾没有追回老公,儿子又被关了起来。自然所有的气都撒在了私生女顾云月的身上,拽着她就出去上了车。而在半道上,顾云月便被丢下了车……那时,大雪漫天,朔风呼号。

喧闹的顾家老宅,终于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可怕。

楚玉夫人看着外面的大雪,转身进了餐厅,施施然坐下来,餐桌上的菜已经有些凉了。

她似乎未察觉,小口小口的吃了两口。随后,秀眉紧拧,放下碗筷,不悦的问。

“怎么没有二爷和大少爷喜欢吃的菜?”

她口中的二爷,是去世多年的丈夫。

大少爷,则是四年前去世的顾斐然。

北方的夜,天寒地冻。

顾西城所住的别墅里,暖气十足,穿着薄薄的衬衫即可。

小家伙早已经睡着了,顾星炜抓着顾西城在台球厅玩儿。

“老三,该你了,别喝了!快来……”

顾西城对此并没有多大兴趣,当初装修的时候,是顾星炜软磨硬泡非要装出个台球室来。

这些年,顾星炜也少来蹭住,连酒窖的酒也没少喝。

顾西城没说话,慢悠悠的喝着酒,有些嫌弃他。

“二哥,你这样好么?你家里还有一位呐……”

“有什么不好的?当初,是她设计我,死皮赖脸嫁给我的!我告诉你,我顾星炜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窝襄气!想起当年发生的事儿,顾星炜还意难平。他的一世英名,就被一个破落户的女儿给毁了。

反正是他用两千万买回来的,一个商品而已,那么在乎干嘛!

顾西城是知道这段往事的,对此,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他的眼前浮现出萧洋的脸。

分开才几个小时,即使知道她一切都好,还是想她想到发狂。

想到小女人,他幽幽的开口。

“或许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一个……舍不得她哭,舍不得她受委屈的人!”

顾星炜嫌弃的瞪了顾西城一眼,唾道。

“瞧你那点出息,又想那个小丫头了吧?”

“是啊,想她!”顾西城没有否认,眼神里一片温暖。“明年这个时候,我一定会把她带回顾家的!”

顾星炜自己玩了一会了,觉得没意思,便坐过来陪顾西城喝酒。拍着他的肩,表情凝重的问。

“三房和那个不省事的姑奶奶,已经联手了。你确定要那么做吗?尤家那边,只要被三房争取过去,你要翻盘可就难了。”

顾西城眸色严肃起来,仰头喝了一口酒。起身去书房拿了一份文件,丟给顾星炜。薄唇吐出两个字。

“绝密!”

顾星炜见顾西城表情严肃,本想调侃几句。但看清楚里面的内容,瞳孔一点点放开,惊愕的看着顾西城,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四年前。”顾西城给顾星炜又到了一杯酒,从容道。“这也是大哥去意大利的原因。”

“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会突然透出风声?”顾星炜想不通,虽然当时他年纪不大,但还是能记得清当日的情形,怎么会?

“这就要问三叔了,他到底有什么打动了尤老太太……”

顾西城的眸底一片肃杀,眼神锐利如刃。放在桌面的手,紧握着,骨节隐隐泛着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